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民俗·民艺·非遗>> 非遗>>正文内容

襄汾花腔鼓

花腔鼓

项目类别:传统舞蹈

申报单位:襄汾县赵康镇赵雄村委会

赵雄花腔鼓傩舞是一种祭祀性民间乐舞,其内容表现为钟馗带领小鬼提拿人间作恶多端的坏人,表演者全部戴狰狞可怕的鬼怪面具,表演剧目主要有《五鬼闹判》《众鬼闹判》等。最初是祭祀礼仪的一部分,后来演变为一种民俗,当地就有“正月二十五,赵雄去看花腔鼓”的民谚。其表层目的是驱鬼逐疫、除灾呈祥,而深层内涵则是人们希望通过这种仪式活动达到阴阳调和、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寿年丰、天下太平的大美愿景。

据传,花腔鼓的历史可追溯至唐朝,在明末清初达到鼎盛,成为当地年节必不可少的表演项目,花腔鼓亦被看作是扶正祛邪、求宁保安的象征。花腔鼓使用扁鼓、梆子、小锣、夹板四种乐器,无锣和铙。演奏以鼓为主要乐器,演奏以击鼓心、蹭鼓皮、打鼓梆、滚鼓边、檫边钉、锤相击等为技巧。其声优美动听,节奏明快,鼓的组合表演更是千姿百态,让人眼花缭乱。演奏曲牌有[过门][大得胜][小得胜][珍珠倒卷帘][凤凰单闪翅][八仙过海][厦坡滚核桃][逗鹌鹑][摘豆角][老虎呲牙][单憋脚][双憋脚][尾声]等。

从1933年起花腔鼓因战争原因被搁置20余年;1956年由本村老艺人组织恢复演出;“文革”时期再度被搁置。1985年,村“两委”组织民间老艺人进行了挖掘整理,重新恢复了这一频临灭迹的民间艺术。2009年,组织成立了第一支女子花腔鼓队。

花腔鼓这一北方罕见鼓种,具有较高的学术与历史研究价值,在省内外全国享有盛誉,为许多专家、学者所称道。曾参加电影《炮打双灯》、中央电视台“乡村大舞台”拍摄;作为开场节目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第六届中国民间艺术节演出;2009年9月参加了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演出。2009年,花腔鼓为山西省“非遗”普查十大发现之首,具有极高的文化传承价值。

一、简介:

襄汾县地处临汾盆地中心,盛产粮棉,具有悠久的农耕文明,赵康镇赵雄村位于县城西南30公里处,与运城市新绛县接壤,是古晋遗址所在地,流传千年的“赵氏孤儿”故事就发生在这里。悠久的人文历史孕育了这里灿烂的乡土文化。

据传赵雄花腔鼓傩舞的历史可追溯于唐朝,但苦于历史久远,难以追觅相关资料与实物,可考资料也限于村中老人口传。在北方有逢年过节闹社火的传统,花腔鼓傩舞即为社火中奇葩,古太平(今襄汾县汾城镇)三大社火(中黄抬阁、尉村鼓车)花腔鼓名列其中。当地也有“正月二十五,赵雄去看花腔鼓”的谚语, 花腔鼓傩舞是一种祭祀性民间乐舞,内容是表现钟馗带领小鬼提拿人间作恶多端的坏人,表演者全部戴狰狞可怕的鬼怪面具,使用扁鼓、梆子、小锣、夹板四种乐器,无锣和铙。表演剧目主要有《五鬼闹判》、《众鬼闹判》等。这一鼓种在明末清初达到鼎盛,成为当地年节必不可少的表演项目,此鼓被看作是扶正祛邪、求宁保安的象征。花腔鼓傩舞因战争原因从1933年起被搁置二十余年,新中国成立后, 1956年为庆祝高级社成立,才由本村老艺人组织恢复演出,“文革”时期再度被搁置,改革开放后,在 1985年,经多方努力,村“两委”组织民间老艺人进行了挖掘整理,重新恢复了这一频临灭迹的民间艺术,2009年,组织成立了第一支女子花腔鼓队。苦于资金目前生存较为困难,而这一北方罕见鼓种具有较高的学术与历史研究价值,为许多专家、学者所称道。

花腔鼓傩舞在全国享有盛誉,曾参加电影《炮打双灯》、中央电视台“乡村大舞台”拍摄。作为开场节目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第六届中国民间艺术节演出,2009年9月参加了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演出,被誉为2009年山西“非遗”普查十大发现之首。

二、所在区域及其地理环境:

赵雄村位于襄汾县城西南三十公里处,汾阳岭下,地势平坦,土地肥沃,村西高东低,海拔459米,年降雨量600毫米左右,地理坐标东经111.25度,北纬35.72度。本村为纯农业村,农民以种植业为主,主要作物有三樱椒、小麦、棉花、豆类、果树。三樱椒是村主导产业,市场化经营十余年,被誉为“华北辣椒第一村”。行政管辖归襄汾县赵康镇,有五百余户,二千余人。

赵雄村人文历史悠远,村中央有千年古槐一株,存有元、清重修大庙、阎王殿的碑刻,见证了村悠久的发展历史,相传为晋大夫赵盾故里,村中有宋元佑(1085—1100)年间建造的赵氏祠堂一座,清朝重修,遗憾的是该建筑在1992年被拆除,村至今仍有赵家不与本县永固村人通婚的习俗,相传永固村为陷害赵氏的屠岸贾后裔所在地。

三、分布区域:

当地锣鼓文化十分发达,但花腔鼓这一鼓种仅为赵雄村独有。花腔鼓因其独特的表演形式,备受关注,影响广泛,在参与影视拍摄的同时,还参与各种广场文化表演。

四、历史渊源:

花腔鼓的鼓与傩结合,在北方是少见的,按古文献记载,最早的鼓,是进入陶器时代用陶土烧制的“土鼓”, 土鼓标志着农耕文化型舞蹈之开端,而作为中国鼓文化最早发祥地的山西,已经伴随着旧石器时期最原始的打击乐器——“鼍鼓”在临汾境内的发掘,广为流传,地处临汾盆地的赵雄村有着鼓文化传承的深厚积淀与地理现实。

傩,是原始狩猎、图腾崇拜、部落战争和原始宗教祭祀的产物,广泛流传于我国黄河以南的农村。主要包含傩坛、傩仪、傩歌、傩舞、傩戏、傩面具和傩俗等内容,花腔鼓介于傩舞、傩戏之间,从记载和表演看,功能为祭祀、

悦神娱人,其表层目的是驱鬼逐疫、除灾呈祥,而内涵则是通过各种仪式活动达到阴阳调和、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寿年丰、和天下太平。花腔鼓缘何以傩舞的形式表现虽无从考证,但从古籍中仍可见这一鼓种的渊源,钟馗驱鬼是唐宋时期民间傩的主要内容之一,《还京乐》(中唐乾元、大历年间〈758~779〉),是敦煌傩歌的曲调,其唱词只留下一首,写的是一出严肃威武的钟馗捉鬼傩舞。所描述的形式与花腔鼓表演十分相似, 《旧唐书•音韵二》有:"拍板,长阔如手,厚寸余,以韦连之,击以代拍"的记载,其中描述的乐器与今天花腔鼓所用的夹板有异曲同工之妙。而相传花腔鼓缘于唐朝应该与当时的民俗有很深刻的联系。虽然这些并不足以给花腔鼓的来源断代,但至少这些为花腔鼓的形成提供了足够的物质及文化基础。

五、基本内容:

花腔鼓傩戏舞最初是祭祀礼仪的一部分,后来演变为一种民俗,当地有“正月二十五,赵雄去看花腔鼓”的民谚,据此可见表演是在正月二十五。而清末以来,则在年、节、大型活动时均进行表演。表演者身着戏剧服装(旧时为粗布衣裤),脸带各种狰狞面具(演奏者面具到鼻子部分,钟馗小鬼面具则遮盖全部面部),口挂胡须。演奏乐器为鼓、小锣、梆子、夹板四种,四种乐器演奏者为一组,表演分八组。表演形式有两种,一种是队列行进,演奏曲牌为《大得胜》和《小得胜》,行进时一般是二个小锣在前,名为鸣锣开道,后跟两面鼓,接着又是二锣二鼓,后面是四个夹板四个梆子排列,中间是判官小鬼,后面又是一组和前边排列一样的队伍。另一种是广场表演(见图),演奏者分列两边,名为八面威风。钟馗头带官帽,身着红官服、一手高擎虬杖,上挂生死薄,一手握笏板,威风凛凛,张嘴怒视,五小鬼中一人举遮阳伞拿折扇,伴随判官左右、另一个一手举“夺命锤”,一手持“索命牌”,上面写着“就是你”,一般不对观众,其余三个小鬼手持铁链,口含哨子,前后左右蹦跳,在人群中寻找捉拿的对象,引来各种哄笑或是躲闪。演奏曲牌有过门、大得胜、小得胜、珍珠倒卷帘、凤凰单闪翅、八仙过海、厦坡滚核桃、逗鹌鹑、摘豆角、老虎呲牙、单憋脚、双憋脚、尾声等。花腔鼓的演奏,以鼓为主要乐器,演奏以击鼓心、蹭鼓皮、打鼓梆、滚鼓边、檫边钉、锤相击等为技巧。其声优美动听,节奏明快,鼓的组合表演更是千姿百态,让人眼花缭乱。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