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民俗·民艺·非遗>> 非遗>>正文内容

独特的用水习俗

用水习俗

项目类别:民俗

申报单位:霍州市群众艺术馆

用水习俗,存在于地处霍州陶唐峪乡和洪洞一带的村社组织,历经汉、隋、唐、宋、元、明、清,距今已一千余年。

四社五村,并不是有四个社和五个村,而是只有五个村。包括仇池社(洪洞),李庄社,义旺社和杏沟社(洪洞),四社五村中的第五个村即孔涧村。四社五村下设9个附属村。四社五村水利工程,地处太行山脉霍山脚下,晋南地区的霍州市、原赵城县和洪洞县交界,属于霍,赵,洪三县灌溉水利区域的边缘地带。黄土高原十年九旱,自古吃水困难,用水纠纷不断,严重者可发生武装冲突,为了解决群众的吃水困难,避免严重纠纷的发生,当地群众在不断地探索中发明了四社五村用水管理模式,是村社组织管理本地人畜饮水,耕而不灌,无官方参与的一项具有独特地域特色的水利管理制度。

四社五村水利簿分水规、社首谱、神谱和香首谱四部分。水规是四社五村水利簿的主体部分,是四社五村确立不灌溉水利制度的成文标志。四社五村水利簿的抄写,传承上千年,在后来历经了不同的社会制度,一直被沿用和补充,成为四社五村一致认同的管理制度。水利簿明确地规定了管理水利工程的社首集团,村社取水合法许可权和公共利益,提出了节约用水的具体措施和对违规用水的制裁办法。四社掌管控水和分水的权力、举行祭祀仪式、保存和修改水利簿、维修水利工程。四社轮流坐庄,管理水利工程,每社管理一年,周而复始。

这项水利管理制度旨在解决人畜饮水的可持续问题,这种不灌溉村社的水利活动十分活跃,水利系统十分严密,水利管理的观念也很突出。在四社五村节水被大加强调,农民以节水为主导的水利观念,形成了自己的民俗传统和历史基础。 这种水利管理制度,被视为支配性的制度因素,直接影响了当地人与自然的关系,也影响了当地的社会关系,包括人际关系,婚姻关系,贸易关系,宗教关系和行政关系等,形成了当地独具风格的非物质文化特点。

一、简介:

山西省是华北地区的缺水省份,干燥少雨对人畜饮水造成极大影响,更谈不到农田灌溉的需要。在长期干旱少雨人畜饮水困难的压力下,地处霍州陶唐峪乡和洪洞一带的村社组织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创造出一种独特的民间水利管理机制和模式----四社五村水利管理制度。

山西省四社五村水利工程,地处太行山脉霍山脚下,晋南地区的霍州市,原赵城县和洪洞县交界,属于霍,赵,洪三县灌溉水利区域的边缘地带。

按照传统,水利工程的名称一般以水、河、渠、泉或者地名等命名,因地理位置、民间习俗等有关的特殊原因,一直未命名,四社五村的叫法一直沿用至今。1984年地区备案时起名“洪霍团结渠”,但一直以来没有叫开,习惯上还是称为“四社五村”。

四社五村,并不是有四个社和五个村,而是只有五个村。包括仇池社(洪洞),李庄社,义旺社和杏沟社(洪洞),四社五村中的第五个村即孔涧村,四社五村下设9个附属村。四社五村水利管理制度是村社组织管理本地人畜饮水,耕而不灌,无官方参与的一项具有独特地域特色的水利管理制度。历经汉、隋、唐、元,明清,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改革开放,已距今一千余年并延续至今,显示其顽强的生命力。

这项水利管理制度旨在解决人畜饮水的可持续问题,这种不灌溉村社的水利活动十分活跃,水利系统十分严密,水利管理的观念也很突出。在四社五村节水被大加强调,农民以节水为主导的水利观念,形成了自己的民俗传统和历史基础。水利管理制度被视为支配性的制度因素,直接影响了当地人与自然的关系,也影响了当地的社会关系,包括人际关系,婚姻关系,贸易关系,宗教关系和行政关系等,形成了当地独具风格的非物质文化特点。

二、所在区域及其地理环境:

霍州市位于山西省南部,地处东经110°38′—112°3′,北纬36°26′—36°42′之间,南北长约30千米,东西宽约36千米。东依霍山邻沁源,西跨汾河连汾西,南扼白壁关接洪洞,北隔韩信岭交灵石。市域总面积 765 平方公里,人口 28.56 万。霍州地处临汾盆地,四周群山环绕,扼山西南北交通之要冲,南同蒲铁路、108 国道、大运高速公路及霍侯一级公路贯穿全境,距省城太原198公里。霍桃(霍州——隰县)、霍上(霍州——沁源)公路横跨东西,为山西省“三纵八横”公路网第六横和其中两纵的交汇处,是省内重要的交通枢纽和物资集散地。 霍州属温带大陆性气候,四季分明,气候温和,降水量353—688毫米。霍州矿产资源丰富,工业经济发达,主要有煤、铁、石英砂等矿产资源,是山西省重要的能源重化工基地之一。

纵观古今,霍州历史悠久,人杰地灵。霍州有近三千年的文化积淀,古称“霍国”、“霍邑”,为尧都畿内,旧属冀州地,因东依霍山而得名。霍州文化底蕴深厚,康熙、李商隐、孔尚任等历代帝王将相、文人墨客都曾驻跸游览霍州,留下众多著名诗文和遗迹;朱镕基推介的著名官箴“公生明、廉生威”,就源出明代霍州学正曹端之口;霍州威风锣鼓历史久远,威震四方,被誉为“华夏第一鼓”。霍州旅游资源丰富,有全国保存最完整的州级衙署霍州署、有约10万年前的大张古文化遗址、有唐高祖反隋南下中途休整的歇马滩和马刨泉、国家级森林公园七里峪、尧王避暑圣地陶唐峪等积淀深厚、品位不凡的人文自然旅游资源。

“四社五村”,地处海拔600-900米之间的黄土高原上,土质为河流冲击物,地面沟谷纵横,主要水源由霍山植被积存的雨水在山间自然泄流而成。水源地在沙窝村沙窝峪,是霍州十三峪中水流量最少的一条峪水。其他水源还有雨水、泉水和雪水。

三、分布区域:

四社五村水利工程地跨霍州、洪洞两县三乡,涉及仇池社(包括洪洞兴唐寺乡桥东村、赵城镇桥西村),李庄社,义旺社(含孔涧村)和杏沟社(洪洞兴唐寺乡),下设9个附属村:洪洞县兴唐寺乡南川草窐村、北川草窐村、窑垣村,霍州市琵琶垣、百亩沟、桃花渠村、南泉村、南庄村和刘家庄。四社五村水利工程,水源地分布在沙窝村的南,北两峪(南峪属于洪洞,北峪属于霍州,二峪汇集于霍州沙窝村),据水册记载:“霍山之下,古有青、條两峪,流至峪口汇集一处。”(青、條二峪即今南北二峪),涉及耕地近2万亩,人口1.5万。

四、历史渊源:

黄土高原十年九旱,自古吃水困难,用水纠纷不断,严重者可发生武装冲突,为了解决群众的吃水困难,避免严重纠纷的发生,当地群众在不断地探索中发明了四社五村用水管理模式。四社五村水利管理制度最早起源于何时,现已无从考证,但据现存水利簿记载,四社五村水利管理制度由来已久。“霍山之下,古有青、条二峪,各有渊泉,流至峪口,交汇一处,虽不能灌溉地亩,亦可全活人民。二邑四社因设龙君神祠,诸村轮流祭赛。自汉、晋、唐、宋以来,旧有水例,至大元至正年间,大军经过,水案遗失。大明洪武#年六月十七日设立水册,传至弘治九年闰三月十###例抄写,又传隆庆六年闰二月初九日,复遵例抄写,迄今大清道光七年,二百五十六年,其簿残缺,难考其文,断续莫{辨},四社香末,因将旧例残缺者补之,失次者序之,因录水例于左。四社香首盘头,龙王殿抄写,各画花押,永无异议。......”

五、基本内容:

(一)水利簿

四社五村水利簿分水规、社首谱、神谱和香首谱四部分。水规是四社五村水利簿的主体部分,是四社五村确立不灌溉水利制度的成文标志。四社五村水利簿的抄写,传承上千年,在后来历经了不同的社会制度,一直被沿用和补充,成为四社五村一致认同的管理制度。

水利簿明确地规定了管理水利工程的社首集团,村社取水合法许可权和公共利益,提出了节约用水的具体措施和对违规用水的制裁办法。四社掌管控水和分水的权力、举行祭祀仪式、保存和修改水利簿、维修水利工程。四社轮流坐庄,管理水利工程,每社管理一年,周而复始。老五孔涧只是没有坐社权,它和义旺村同属一社,享有和四社同等的权利。四个主社村都有自己独立的水日,水日按照农历分配,每月按28天计算。仇池社8天,南李庄社7天,义旺社7天(孔涧村与义旺村共享,其中孔涧村3天),杏沟社6天。对于附属的9个村庄,皆无水可饮,被允许使用该渠,只能使用主社村的路过水和剩余水,并要为主社村分担修渠的劳力、经费,以换取用水的资格。其中,刘家庄附属于孔涧村(1天),南川草窐村、北川草窐村附属于仇池村,窑垣村附属于杏沟村,琵琶垣、百亩沟、桃花渠村、南泉村、南庄村附属于义旺村,但没有固定的用水日,有水则给,无水不给。

(二)水利簿的仪式运作

根据水利簿规定,祭祀仪式峪每年清明节前举行,分小祭和大祭。清明节前一、二日举行小祭,事先用鸡毛信发通知,各主社村的社首在接到通知后,按指定时间于午前到场,风雨不误。小祭的核心是公布账目,主要过程是,经众社首当场听证,由上年的执政村述职和报账。所报账目,分水利工程帐和祭祀经费帐两种。报账的过程要求数字精准、票据齐全,不得有任何失误。报账之后,众社首要一起到水利工程的现场查验上社使用经费维修水渠的实际效果,评估报账的真正程度,发现有记帐不实和水利工程没有达到标准的地方,要在现场指出,令其返工、经费自付。通过审核后,众社首一齐目睹将旧帐烧掉。

在大祭仪式上,上社的结余账目要移交下一个执政的水权村,然后众社首在下社的带领下,商定来年的水利工程项目和经费、劳动摊派,一并落实,以利于下社当年执行。

以2001年祭祀仪式为例:

(1)上社是老大仇池社,下社是李庄社。在小祭4月2日这天,由下社始发鸡毛信,通知各社参加仪式,表示祭祀仪式的开始。

鸡毛信的信封,牛皮纸,小32开。左上方有红、绿色两个圆点,红色代表四社,绿色代表第五村。在红色圆点上,粘三根鸡毛,表示要求社首风雨无阻,按时参加祭祀。在信封的中下方,写下社的名称和发信日期。

鸡毛信的格式如下:

四社五村支书、村长:

决定公历四月三日上午八时在南李庄村召开四社五村水利祭祀会议,希望届时参加,风雨无阻,不得有误。传递路线:南李庄村—义旺村—孔涧村—杏沟村—仇池村—南李庄村。

李庄社

公历四月二日

(2)祭祀准备活动

四社五村其它非执政村的社首已于一天前就各自的仪式活动和日程做了安排,从4月2日起,他们听从下社的总体日程安排,由下社社首指挥祭祀活动的分工内容。准备项目如下:唱戏,车辆安排,锣鼓队,鞭炮,香,会场标语布置,参加会议人员。以上所有经费均由李庄社负担。

(3)小祭仪式

四社五村的社首、副社首、放水员和村会计到南李庄村同吃祭饭。

四社五村的社首、副社首,上社的放水员和下社的放水员,及四社五村的总放水员,步行到沙窝峪水源点至分水亭一段的总堰上,检查上社去年维修水利工程的质量。

四社五村的社首到沙窝村龙王庙小祭。主祭人燃香、焚表、奠酒、指挥放鞭炮,并对神像说:都是神龙爷的弟子在这里。社首们按顺序三叩九拜。

四社五村的社首回到南李庄开小祭祀会议,会议日程:下社宣布会议开始,宣读会议致词,宣读当年水规新制度草案,征求四社五村社首的意见,上社说明上年工程项目与经费开支交接账目,四社五村社首讨论检查的结果,对不足之处提出批评,下社根据四社五村的讨论意见,提出下年工程摊派方案,会议总结散会。

(4)大祭仪式

小祭之后的大祭,召开于4月5日。参加会议的人员还包括附属村的村长,副村长和放水员。

仪式的全过程:1.早上全体人员到下社南李庄吃祭饭。2.四社五村社首到沙窝峪渠口总堰正式检查水利工程,交接账目,分沟放水。3.上社宣布龙王庙大祭开始。龙王庙内,主祭人指挥烧香、焚表、奠酒、放鞭炮。社首们按顺序三叩九拜。庙外锣鼓声高亢有力。戏班子唱戏《苏三起解》、《贺后骂殿》片段。4.下社在结义庙召开大祭社首聚会:下社重读旧水规,并宣布当年的新制度,社首轮流讲话,放水员代表讲话,最后下社社首作总结,散会。5.吃席看戏。

(三)子项目说明

1.借水风俗

关于取水风俗,也称借水,村社间借水有借无还。因天时等原因,在某个村固定的水日中,如果其他村出现吃水不足的时候,可以向该村借水。名曰借,但有借无还。

2.吃席看戏的风俗

每年大祭的时候,要在坐社村进行祭祀活动,中午唱戏,坐席,台上唱戏,台下吃席看戏,而且,只有四社五村才有资格吃席,吃席的名额有规定,就是有几天水出几个人,其他人和附属村的人只能吃烩菜馒头。附属村只能列席大祭会议,没有发言权和表决权

3.鸡毛信

所谓“鸡毛信”,即“坐社”的村为了管理水源和总水渠而发出的紧急信件,就是当水源和总水渠出现问题或者其他需要大家共同解决的大事的时候,“坐社”一方以鸡毛信的方式传递信息,传递鸡毛信的顺序为仇池、南李庄、义旺、杏沟。如坐社村为南李庄,顺序就是南李庄-义旺-杏沟-仇池-南李庄。鸡毛信必须当天送出,当天返回坐社村,风雨无阻。如果鸡毛信的传递出现中断或者接到信而没有到来的村将受到其他村的严厉科罚,科罚一般为罚款。由于近年通讯工具的发展鸡毛信也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老人心中的记忆。

4.求雨的风俗

在四社五村,每遇天旱水渠没水的时候,农民就到四社五村祭祀的渠首村沙窝村龙王庙求雨。求雨仪式由村社里的寡妇婆婆的领头人起事,找人求雨。在领头人的家里设龙王堂,领头人写两个纸条,一个写沙窝南峪,一个写沙窝北峪,进行抓阄。抓到南峪,就到南峪求雨,抓到北峪就到北峪求雨。接着就由七个寡妇婆婆,带上柳条帽,拄着雨棍,步行上山(上山穿鞋,下山赤脚),在草窝里走,谁也不允许说话。边走边敲簸箕,边唱歌。歌词是:“敲簸箕,敲簸箕,不出三日三夜就下里。池水的娃娃饿死拉,寡妇婆婆受死啦。”社首们带着锣鼓队在半山腰迎候,跪迎时不许说话。

到沙窝峪龙王庙后,烧香,焚表,三跪九拜。烧掉三柱香,起身谢龙王。到沙窝泉,用空瓶子取水,慢慢地,一滴一滴,让湫水流满,带回去放到龙王堂。家里的媳妇孩子不上山求雨,在家里刷擀面杖求雨。一般找来七个孩子,两个男童,五个女童(不穿裤子),男童敲笸箩,女童在笸箩里刷擀面杖。一边敲一边唱:“刷擀杖,敲簸箕,不出三日三夜落透雨,给条路,赤du子(方言:不穿裤子)娃饿死了,寡妇婆婆受死了”。等求雨人从山上回来,孩子把刷擀面杖的脏水喝掉。每人喝三口,表示娃渴了,喝这么脏的水,借以表示求水心诚。

下雨后,要给龙王还愿。如求雨未成,被认为可能是求雨的地方不对,回来再抓阄,再求。

5.“娇子沟”的传说

传说,很早以前,孔涧村一闺女嫁给刘家庄姓刘的为儿媳,有一次,这位闺女的父亲去女儿家,看见女儿将洗涮锅碗的脏水舍不得倒掉,等澄清后洗脸、淘菜、拌草喂牲口,一水多用。其父问之,方知皆因缺水而不得不为之,父亲痛惜女苦,回村后便向村长求水,并恳求村长和乡邻割让一天的水与女儿以洗涮、饮水、做饭之用,村长应允,这位父亲便套牲口扶铁犁,从流水出口处,沿平地向女儿院前犁了一犁深的流水渠,天长日久,雨水、山洪冲刷,流水渠渐渐成为了20余米深,20余米宽的深沟了,就是今天的“娇子沟”。至今,孔涧村3天的水日中有刘家庄村的一天用水日。刘家庄村每年杀猪宰羊,祭祀、设席还礼并交纳水费。另一说为当时嫁出去的姑娘就是孔涧村的社首之女,社首为女儿陪送一天的水,犁地为渠。

6.沙窝村吃水

四社五村的供水顺序不同一般,它是优先保证下游距离水源较远的村,而且强调用水的平等,大村不压制小村,上游不压制下游,显示了这个制度的科学性、合理性。而作为距离沙窝峪地表水最近的沙窝村,不属于四社五村,自古不允许沙窝村有蓄水池,他的吃水问题的解决方法是,沙窝村可以自由吃水,但绝对不能蓄水,只能瓢舀桶挑吃过路水,更不得阻碍“四社五村”的吃水,否则“四社五村”将予以制裁措施。上世纪90年代沙窝村经过协商在北峪截留坝接一根管道输水自由吃水,第一次的管道为一寸,受到四社五村的抵制,改为6分管道。但如果遇到干旱少雨水量不足的时候,四社五村有权拔出沙窝村管道,优先保证四社五村的吃水。沙窝村吃水不掏钱,不承担维修义务,现在每年作为“特邀”参加四社五村各种仪式。

7.移交用水期限不犯红日的风俗

用水村用水时限到期之后,须向下个村移交,移交讲究不犯红日,即移交不能见太阳。说法有两种,一种是迷信,红日为火,水火不相容,须避开太阳。另一说法为古时没有表,移交需要有一定时限,由此确定移交水必须在太阳出来以前完成。

8.龙王庙

龙王庙位于沙窝村,古时有看庙人,庙后有几亩地,专门供给看庙人。古有“庙前打死庙后埋”的说法,由于从前不是法治社会,发生用水纠纷时严重的可以打死人不偿命,庙前打死,庙后埋。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