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档案>>正文内容

临汾历史人物(秦汉)字典库

魏豹 (?—前204)魏诸公子。汉高祖刘邦元年(前206)项羽封诸侯,欲占有梁(开封)地,徙豹于河东为西魏王,都平阳。高祖二年兵渡临晋,魏豹以国归属汉王。四月又随汉击楚于彭城,结果汉军败还荥阳。六月,豹请假回平阳探亲,一过河便派兵把守河津渡口,叛汉自立,与楚约和。八月,汉王派韩信、曹参领兵击魏豹于河东,韩信明里陈船欲渡临晋,暗里伏兵夏阳,渡河袭安邑,对豹跟踪追击,战于曲阳(曲沃北)。九月追至武垣,豹知寡不敌众,乃降。韩信、曹参回师平阳,虏豹母、妻儿,尽得魏地52城。汉王令魏豹戍守荥阳,第二年楚围甚急,守将周苛以其为“反国之王”,不可轻信,遂杀之。魏豹国都平阳城,在尧都区金殿镇一带。

纪信 (?—前204)河东郡杨县(今洪洞)人。纪信是秦末刘邦起义军的著名将领,楚汉相争时期曾随从刘邦赴“鸿门宴”,因其智勇双全,深受信任。汉高祖二年(前205)四月,刘邦利用项羽率兵北上攻打齐王田荣的时机,联络诸侯军56万,一举攻占楚国国都彭城。项羽急领精兵3万回师,向汉军突袭,刘邦几乎全军覆没。三年冬,刘邦率部分军队固守荥阳(河南郑州西北),项羽凭借军事优势围困荥阳,刘邦采用张良缓兵计向项羽求和,遭到拒绝,荥阳危在旦夕。危急关头纪信挺身而出,扮为刘邦模样,乘车出东门诈降,刘邦出西门突围而去。项羽发现有诈,命军士烧毁来车,纪信忍痛端坐,被烧死。洪洞县下纪落村原有纪信庙、纪信墓。

张良 生卒年不详,字子房,西汉开国功臣,杰出的政治家。一说河东郡襄陵(今襄汾)人。张良祖、父五世相韩。秦灭韩后,张良年少长,遂毁家纾难,为韩报仇。曾求客刺秦王于博浪沙,未成。后亡匿于下邳,受兵书于圮上,从高祖于沛县,辅佐刘邦统一天下,建立汉室,与萧何、韩信并称汉初三杰。张良胸怀韬略,足智多谋,为刘邦最得力的谋臣之一。楚汉战争中,张良用反间计,助刘邦击破秦军,取蓝田,破咸阳,逼秦王子婴投降。刘邦入秦宫后贪图重宝宫女,享受豪华宫廷生活,樊哙屡谏不听,张良晓以利害说服刘邦,还军霸上,退守西南,建立汉中根据地,既取信天下,又避开项羽锋芒。楚汉相争彭城时,项羽势大,刘邦弃地求和。胜败关头,采纳张良之谋略,联结楚将黥布、齐人彭越,重用韩信,追击项羽,歼灭楚军。使战局很快由防守转为进攻。垓下一战,强楚灭亡。刘邦称赞张良说:“运筹帷帐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汉朝建立,封张良为留城侯。后辞官,埋名隐姓,居于深山。襄汾县陶寺乡张相村和附近的东张,西张、张纂等村落的张姓,奉张良为其先祖。

薄姬 生卒年不详,汉文帝刘恒之母。西汉河东郡杨县(今洪洞)人。薄姬父为吴人,秦时与故魏王宗女魏媪通,生薄姬。魏豹被立为西魏王时,魏媪将其女养在宫内。刘邦灭西魏国,薄姬输织室,后为刘邦之姬,生子刘恒。刘恒是刘邦第4子,汉高祖十一年(前196)立为代王,都晋阳。第二年刘邦去世,薄姬随刘恒去代国。《汉书·外戚传》说:刘恒之母薄太后“自有子后,希(与高祖)见。高祖崩,诸幸姬戚夫人之属,吕后怒,皆幽之不得出宫,而薄姬以希见故,得出从子之代,为代太后。”周勃、陈平铲除诸吕势力后,立薄姬所生代王刘恒,是为汉文帝。故薄姬称为薄太后。洪洞县薄村相传为薄姬故里。

霍去病 (前140—前117)西汉河东郡平阳(今尧都区)人,汉武帝时抗击匈奴、开拓北部边疆的主要将领。

霍去病为其父霍仲孺(平阳县衙役)与卫青之姊卫少儿私通所生,自幼习武,善骑射。卫子夫被武帝宠幸,卫氏家族从此平步青云。元朔六年(前123),霍去病随舅父卫青出征,武帝赠票姚校尉,率精骑八百,深入匈奴后方,斩杀单于族祖父行籍若侯产,生擒单于叔父罗姑比,斩敌2千余人,勇冠全军,武帝以1600户封他为冠军侯。元狩二年(前121)春,任骠骑将军,统万骑,兵出陇西,长驱直入越乌戾山,涉狐奴河,横扫匈奴5部落,在皋兰山下斩卢胡王、折兰王,捕获浑邪王子等。夏,率师西进,逾居延,过小月氏,攻祁连山,迫使单桓、酋涂二王率众2500人投降,斩敌首,虏3万余人,俘获5王、5王母单于阏氏、王子59人,相国、将军、当户、都尉63人。武帝赞誉去病攻占祁连山的功绩,增封食邑两次7000户。匈奴单于怪罪并欲擒杀浑邪王、休屠王,二王决定降汉,遂派使者前往汉朝商谈。三年,武帝派霍去病到河西受降,去病当机立断,宁息边关,稳定了局势。四年,武帝命卫青、霍去病各领精兵5万,分别从代郡、定襄出兵,深入漠北,捣毁匈奴后方基地。去病出代郡2000里,大败匈奴左贤王,杀车耆王,俘单于近臣章渠等,活捉屯头等3王及将军、相国、当户、都尉83人,斩首7万余级,并在狼居胥山积土增山,举行祭天封礼。从此匈奴远遁。霍去病增封食邑5800户,并与卫青一起被拜为大司马。霍去病前后6次出击匈奴,解除匈奴对汉王朝的威胁。六年,霍去病去世,年仅24岁。武帝极为悲痛,赐葬茂陵,以祁连山之形为其树立墓冢,以象征其开辟河西走廊之功。

卫青 (?—前106)字仲卿,西汉河东郡平阳(尧都区青城村)人。西汉抗击匈奴的著名将领。

卫青出身贫寒,其父郑季,以县吏的身份在平阳侯曹寿府中任事,与婢女卫媪私通而生卫青。青同母有兄长君,弟步广,还有3个姐姐,长名君孺,次名少儿,三名子夫(后为卫皇后),皆冒姓卫。卫青年壮为侯府骑奴,为平阳公主侍从。建元二年(前139),卫青之姊卫子夫被选入宫中,卫青也被调到建章宫当差。子夫有孕,更得武帝宠幸,但遭到陈皇后的怨嫉。她们不敢加害子夫,便迁怒于卫青,把他抓捕下狱,准备处死,以绝卫氏。卫青幸得好友公孙敖派人劫狱搭救,得以幸免。武帝为保护卫青,任他为建章监和侍中,不久,迁太中大夫。元光五年(前130),武帝任卫青为车骑将军,与公孙贺、公孙敖及李广等将军分道进击匈奴。由于匈奴实力强大,敖、广、贺均未取胜,只有卫青斩敌数百进至笼城(蒙古乌兰巴托西南),斩敌首百级。因战功赐爵关内侯。元朔二年(前127),匈奴入塞,杀辽西太守,掳掠渔阳2000余口。卫青奉命率骑兵4万,由云中(内蒙古河套东)出兵,西至高阙(内蒙古杭锦后旗),深入匈奴之地,由河套以北转战于陇山以西,俘敌数千,夺取河套黄河以南之地,在黄河北岸筑障建塞,修复了秦朝在宁夏地区所设之榆谷塞,基本上恢复了秦时在这一地区的疆土。武帝在该地设置朔方郡,募民徙居,恢复农垦。卫青因功分封3800户为长平侯。元朔四年(前125),匈奴大举入侵代郡、定襄郡和上郡,为消除北部边患,次年春,卫青奉命统帅10万大军,分道出击匈奴。卫青乘夜袭击,匈奴右贤王惊恐不能应战,只领着爱妾及数百亲兵逃脱。汉军追击数百里,俘虏右贤王属下小王10余人,男女15000人,牧畜数百万头回朝。大军返抵边塞时,武帝派使者迎接,于军中拜卫青为大将军,统帅六师,节制诸将,并增封卫青6000户。元狩四年(前119),武帝为根除边患,命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各率5万骑兵深入漠北,直捣匈奴腹地。卫青从定襄(内蒙古和林格尔北)出塞1000多里,与匈奴单于指挥的精骑相遇。卫青沉着镇定,以战车环绕为营,派精骑5000突入匈奴阵地。两军恶战一天,时近黄昏,朔风顿起,砂石扑面,两军对面不得相见。卫青当机立断,派骑兵从两翼包围匈奴,单于见势不妙,趁夜突围而逃。汉军追击200余里,焚烧其谷仓,斩敌1.9万人,从此“匈奴远遁,漠南无王廷”。武帝加封卫青为大司马。卫青前后7次出击匈奴,斩捕敌虏5万余人,功勋卓著,官至大司马大将军,赐爵长平侯,但他从不居功自傲,更不邀功请赏。元朔五年(124)大胜匈奴后,武帝除给卫青增封6000户外,还要封他的3个儿子为侯,卫青上表坚辞不受。以武帝诏命,卫青娶孀居的平阳公主为妻。元封三年(前108)卫青病故,谥烈侯,随葬茂陵。

卫子夫 (?—前91)西汉河东郡平阳(尧都区)人。汉武帝皇后,秀丽聪慧,稍长为平阳公主家歌伎舞女,深得公主欢心。建元二年(前139)三月上巳,武帝春游祭礼,顺便到平阳公主家休息,卫子夫在宴席上跳舞助兴,光彩夺人,汉武帝带入宫中为妃,备受宠幸。后怀身孕,元朔元年(前128)生子据儿,晋封皇后。元狩元年(前122)刘据立为太子,卫子夫受宠至极,其弟卫青官至大司马大将军,侄儿霍去病官至大司马骠骑大将军。武帝末年发生“巫蛊之变”,太子兵败自杀。卫皇后征和三年(前90)为武帝所废,旋被迫自杀。卫子夫为后38年,安分守已,含冤死去,宣帝时才恢复名誉追尊为思后。太子据有一子,虎口余生,其名病已。后霍光废昌邑王贺,择立病已(刘询)为帝,是为宣帝。

霍光 (?—前68)字子孟,西汉河东郡平阳(尧都区)人,霍去病同父异母弟。十几岁随兄就职于京城长安,兄去世后,光任奉车都尉、光禄大夫,常侍皇帝左右,深得信任。征和二年(前91),武帝赐光“周公负成王朝诸侯图”,令其辅佐太子弗陵。后元二年(前87)春,武帝临终时,封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与大臣金日磾、上官桀、桑弘羊共辅少主。昭帝即位,封霍光为博陆侯,掌管朝政,从此,汉朝“政事一决于光”。光勤于王事,不徇私情。辅政大臣上官桀,为讨好昭帝之姊盖长公主,极力为公主之近亲丁外人求官,遭到霍光拒绝,上官桀由此对霍光产生怨恨。当时,燕王旦、桑弘羊等也与霍光不睦,他们串通一气,密奏昭帝削光权势。目的未达,又阴谋废帝杀光,被霍光诛灭,燕王、盖主自杀。此后,霍光威名远播,深得昭帝信任。昭帝亲政13年中,霍光始终被委以重任。元平元年(前74)昭帝崩,无嗣,霍光奉太后旨,迎立武帝之孙昌邑王刘贺为帝。刘贺即位后,不理朝政,专行淫乱,霍光忧愤至极,与大司农田延年计议后,往见太后,奏帝“不可承天序,奉祖宗庙,子万姓”,征得太后同意后,遂废昌邑王,立武帝曾孙刘询为帝,即汉宣帝,使汉室江山得以稳固。宣帝即位后,仍信任霍光,一切政事皆由光决断。地节二年(前68)春,霍光病逝。宣帝封乐平侯。浮山县平里村西有霍光墓,传为衣冠冢。

尹翁归 (?—前61)字子况,西汉河东郡平阳(尧都区)人。昭帝、宣帝时历任郡守及京畿一带地方官,执法任刑,秉公忘私,时有盛名。

尹翁归父母早丧,随叔父长大后,在平阳做狱卒,尝研习法律,喜击剑,后任平阳市吏。宣帝时,霍光秉政,权倾朝野,其亲属族人在平阳者,依仗权势横行乡里,奴客骑马执刀,闯荡市区,血衅斗殴,市民畏惧,吏不能禁。尹翁归为吏,凡霍家奴客屡教不改者缉捕归案,使恃势横行的霍家奴客有所收敛。翁归十分廉洁,不受馈赠,商贾无不敬畏。后因得罪权贵,被迫辞职闲居家中。适逢田延年任河东太守,得知翁归确有奇才,遂任为卒吏,入太守府任事办案。见其办案干练,提升为督邮,负责汾水之南各县的治安和吏治。后朝廷举孝廉,翁归由缑氏(偃师)尉升都内令,再任弘农(灵宝县南)都尉。任东海太守前,尹翁归向廷尉东海郡人于定国辞行,于定国想让翁归安排两个亲友,殷切接待翁归。两人谈话终日,翁归无一语谈及私事,于定国为己私事未敢开口。翁归离去后,于定国说:“尹翁归是国家的贤将,你们不足以在他手弄虚作假,我也不能拿你们的事去干扰他。”在东海太守任上,尹翁归明察秋毫,将全郡吏民,皆记入簿籍,功过行状个个清楚。重大奸邪人事,一一亲自审理决断,公布于众,晓喻百姓。秋冬考课官吏时,集中拘捕判决,杀一儆百,东海大治,吏民皆服。尹翁归又被调任为右扶风郡太守,到任后一如既往,惩治豪吏猾民,鼓励犯人告发,立功赎罪,让有罪的豪强割收牧草,以示惩罚,“缓于小弱,急于豪强”。京畿要地在他的治理下,出现了良好的治安秩序。尹翁归死后,“完无余财”,十分清贫。汉宣帝特下一诏表彰其功,说他“廉平向正,治民异等”,赐其子黄金百斤,立祠奉祀。其所生3子,皆为郡守,各有好名。

张敞 (?—前48)字子高,西汉河东郡平阳(尧都区)人,西汉时贤吏。

敞初任乡官,后为太仆丞、太仆。时昌邑王刘贺即位,荒淫惑乱,失帝王礼,敞上书切谏,指出恐危社稷。20余日后贺果被废,敞由此升任豫州刺史。敞多次上书进言献策,宣帝感其忠言可嘉,征为太中大夫,参预尚书事。后因与霍光意见不合,被调主兵车出军省减费用事,再调函谷关都尉、山阳太守。霍光去世后,宣帝亲政,念霍氏兄弟功绩,封去病之孙霍山、霍云为列侯,任霍光之子霍禹为大司马。霍光亲属封官补吏,一时十分显赫。敞上书宣帝说“辅臣专政,贵戚大盛,不利社稷”,建议罢霍氏三侯,让卫将军张安世致仕,这样朝廷加恩,朝臣知礼,社稷安宁,霍氏无患。宣帝嘉其言。时渤海、胶东连年歉收,民无所食,社会动乱,敞上书请命,愿往治之。朝廷任他为胶东相,赐黄金30斤,以资明赏罚、奖功效,可以与京畿三辅同等对待。敞到任后,悬赏捕“盗”,乱民争相请赏除罪,互相捕斩。敞对吏佐追捕有功的数十人,报请尚书调补县令,由此社会安定,国中大治。宣帝又征拜敞为京兆尹,长安大治,宣帝下诏嘉奖。敞曾为妻画眉,长安传言“张京兆眉怃”,宣帝问他有无此事,敞巧妙地回答:“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帝爱其才,未予追究,然始终不得大位。敞对掾属絮舜有疑,舜以为敞将免其职,遂弃职归家,扬言:“敞任京兆尹无日矣”,敞一气之下,将舜入狱治罪,处以弃市。次年春,朝廷遣使查冤狱,舜家属告敞“滥杀无辜”。皇帝闻奏,从宽处理,将敞免为庶人。敞交印绶,离京亡命。京师吏民松懈,袍鼓数起,同时冀州民变,宣帝想起敞廉能治绩,遣使召敞,拜为冀州刺史。敞得知广川王宗族党刘调等勾结外人为患,于是先杀首恶,跟踪追捕,直到王宫,搜出刘调等一一斩首,悬首王宫门外。劾奏广川王不法,上不忍治其罪,诏减食邑户了事。后调敞任太原太守,卒于任上。

郭大 亦作郭太,东汉末年人,家世及生卒年不详。曾参加张角领导的农民起义军。汉灵帝中平五年(188)二月,率众起事于西河白波谷(襄汾县永固东),名“白波黄巾”。郭大以白波谷为基地,聚众10万,北攻太原,南下河东。中平六年灵帝死,少帝初立,郭大与南下的匈奴单于於扶罗骑队结合,再攻河东。京师洛阳为之震动,太师董卓惊慌失措,急派中郎将牛辅带兵堵截,被郭大杀得丢盔弃甲,大败而逃。白波联军经上党渡河,攻陷河南不少郡县,兵锋直抵今河南濮阳、清丰一带,兵临洛阳城下,迫使董卓弃洛阳,挟汉帝西走长安。建安二年(197),白波黄巾失败,郭大下落不明。后人曾在白波谷起义旧址建“白波一径”门楼一座,楼内塑有黑脸绿袍,头裹黄巾,手持钢鞭的大王神像一尊,春秋奉祀,现已不存。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