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毛泽东与临汾的历史情结

毛泽东与临汾的历史情结

临汾历史悠久,是中国之源。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位于神州大地的中部地段。雄踞吕梁和太岳山之间。交通便利。地势险要。进可攻,退可守。广阔的晋南平原。棉茂粮丰,经济发达。历为兵家必争之地。临汾是山西省建党最早的地理之一。在中国革命的历史上占据重要的地位。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伟大领袖毛泽东在领导中国革命的斗争中。对山西这块热土格外关注,并确立“经营山西”的伟大战略构想对临汾更是情有独钟,有着深厚的历史情结,把临汾作为“经营山西”战略构想的重点重点区域。土地革命时期毛泽东亲率红军东征,立足并转战于临汾往西的诸县,取得了胜利。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高瞻远瞩,领导创建了以临汾为主要区域和中心的晋西南抗日根据地,临汾一度成为山西和华北的抗战中心。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运筹帷幄,亲自安排部署夺取了临汾攻坚战的胜利,临汾成为人民解放战争的兵源补充基地,后勤保障基地,干部培训基地和组织西进南下的战略前进基地。与此同时,在各个革命历史时期,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任弼时、邓小平等。多次亲莅和立足临汾领导革命斗争。其光辉足迹遍及吕梁太岳,汾河两岸和整个平阳大地。在临汾这块红色沃土上运筹帷幄,指挥若定,为中国革命事业创建了丰功伟绩。

伟大领袖毛泽东在领导中国革命的斗争中,对山西这块热土格外关注。他两次踏上三晋大地,第一次是1936年2月毛泽东率红军东征,转战山西;第二次是1948年3月毛泽东率党中央机关东渡黄河,前往西柏坡,途经山西。他两次果断决策出兵挺进山西,第一次是毛泽东亲率红军挥师东征,在山西播下了抗日的革命火种;第二次是毛泽东派遣八路军三大劲旅奔赴山西抗日前线,开展山地抗日游击战争。

然而,毛泽东对临汾更是情有独钟,有着深厚的历史情结。土地革命时期,他率红军东征,立足并转战于临汾的西山诸县,在吕梁山南麓指挥红军作战,从永和县境胜利回师西渡。抗日战争时期,他高瞻远瞩,把以临汾为中心和主要区域的晋西南,视为山西四大战略支点之一,提前摆兵布阵,及时部署115师创建晋西南抗日根据地,使临汾一度成为山西和华北的抗战中心。解放战争时期,他运筹帷幄,亲自安排部署夺取临汾攻坚战的胜利,并向全国全军推广临汾攻坚经验,吹响了解放山西和全中国的进军号!

毛泽东胸怀中华,心系山西,情牵临汾。他以其英明的军事决策和战略部署,在临汾这块红色沃土上,亲手描绘了一幅又一幅美丽壮观,波澜壮阔的革命历史画卷。他在临汾的伟大革命实践和雄伟壮举,是中国革命史册中弥足珍贵的光辉篇章,是永远鼓舞和推动临汾人民前进的巨大力量。

红旗飘飘 率红军东征战平阳

1935年10月,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经过两万五千里长征胜利抵达陕北,与陕北红军会师,创建了陕甘宁根据地。然而,陕北根据地地盘狭小,地瘠民贫,人吃马喂都成问题,严重地影响和制约了红军的巩固和发展。而向北向西是广袤的沙漠地带,向南有东北军和西北军。于是,毛泽东把战略眼光投向了山高水美,土地肥沃,民生较殷实的山西。1935年12月,中共中央在陕北瓦窑堡召开政治局会议(即瓦窑堡会议),作出并通过了两项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决议:一、《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确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治路线;二、《关于军事战略问题的决议》,确立了“把国内战争同民族战争结合起来”,“准备直接对日作战的力量”和“猛烈扩大红军”的方针。

此时,毛泽东以总揽全局的真知灼见,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知难而进的无畏精神,主动灵活的高超谋略,提出了“以发展求巩固”的战略思想。详细阐述了山西在中国革命中的特殊战略地位和广阔发展前景,经过反复讨论,力排众议,力促中共中央作出了红军东征的伟大战略决策。经过充分准备,正式组成了“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彭德怀任总指挥,毛泽东任总政治委员,叶剑英任总参谋长,杨尚昆任总政治部主任,下辖红1军团、红15军团及红28军、红30军等。中共中央政治局随军行动。以周恩来为中心组成中央局,留在陕北负责后方工作。

1936年2月20月晚,东征战役正式打响。红1军团和红15军团等部分别在北起绥德县沟口,南迄清涧县河口,长达百余里的黄河一线奋起强渡,一举摧毁阎锡山苦心经营的黄河防线,红军相继突入山西,并迅速向纵深发展。

2月22日清晨,毛泽东率总部人员从清涧县西辛关渡河,在山西石楼县东辛关登岸。经义碟,先后驻扎留村、张家塌村和李家塌村(西卫村)。毛泽东指挥红军势如破竹,连战连捷,迅速占领永和、石楼、隰县、中阳和孝义等地。毛泽东和彭德怀向红军部队部署创建山西抗日根据地,发出《争取在山西发展抗日根据地的训令》,提出“扩红、筹款、赤化”三大任务。并把石楼、永和、隰县和中阳等地作为赤化山西的起点和立足、依托、发展的核心地区。3月1日,毛泽东和彭德怀签发了《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布告》。

3月5日,毛泽东率总部经东石羊、马家庄抵达隰县后水头村(今属交口县)。3月8日,经交口、桑后峪挺进隰县大麦郊和冯家港一带。在大麦郊,毛泽东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集中兵力在兑九峪重创阎军,开辟东进道路。

红军东征毛泽东交口县路居地

3月10日,毛泽东经西宋庄、温泉庙、范石滩抵达孝义县郭家掌村(今属交口县)。3月12日,在郭家掌召开了军团领导干部会议。毛泽东指出:“为了推动全国抗日的高潮,我们要迅速东进,打到同蒲路、汾河流域去,威胁太原,调动敌人,坚决消灭一切阻拦抗日去路的反动分子。同时,要猛烈扩大红军,创立根据地,广泛发动群众,让抗日在山西扎根……”。决定兵分三路:红1军团为右路军,沿汾河和同蒲路南下作战;红15军团为左路军,北上晋西北,威逼太原;毛泽东带领红30军、总部特务团等为中路军,转战晋西,牵制阎军。

在红1军团和15军团左、右两路大军分兵北上和南下的同时,毛泽东率中路军紧紧拖住敌军20多个团,在隰县、永和、石楼等晋西一带的吕梁山区转开了圈子。3月17日,毛泽东冒雪从郭家掌动身,经城北沟、温泉庙、西歧沟、桃红坡等地,到灵石县双池镇附近的西庄村(今属交口县)。

3月20日至27日,毛泽东率中路军兵锋一转,回师向西。在孝义县上益千村(今属交口县)、隰县石口村(今属交口县)、石楼县曲江村、罗村和石楼县城附近等地流动行军,连续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史称晋西会议。中共中央通知留守瓦窑堡的政治局成员周恩来、秦**、取发、王*祥等到前方的晋西参加会议。重点研究讨论了两个问题:一、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决议和如何建立和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问题;二、中国共产党的军事战略方针,争取迅速直接对日作战的问题。发布《中国人民抗日红军西北军事委员会为一致抗日告全国民众书》。参会人员一致同意毛泽东关于军事战略的统一战线的工作报告。晋西会议是中国共产党继窑堡会议之后,又一次重要的战略决策会议。这次会议的战略决议为中共军事、统一战线政权建设等方面提供了新的工作思路,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的统一战线思想和政策进一步成熟完善,对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行动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3月28日,毛泽东率总部进驻永和县岔口附近的赵家沟,召开军事会议,作出了重要的战略部署。4月4日,毛泽东又率部移驻隰县东端的义泉镇。此后,毛泽东率总部在永和、隰县兜了一个大圈子,于4月13日进抵隰县康城镇(今属交口县)。4月下旬,毛泽东率总部经隰县二次进入永和县,在桑壁镇连日召开重要军事会议,作出了逐步收缩兵力,向西靠拢,准备回师西渡的战略决策。决定把“渡河东征,抗日反蒋”改变为“回师西渡,逼蒋抗日”。

4月25日,中共中央发布《为创立全国各党派的抗日人民阵线宣言》,提出“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等六项共同行动纲领。4月28日,毛泽东率部进至永和县西部交口村一带。

从毛泽东东征期间转战的线路可知,70多天里,其多数时间主要立足于临汾境内的隰县和永和等一带的晋西吕梁山南麓,运筹抗日大计,指挥千军万马。而红军部队将临汾地区作为东征的主要战场。依据毛泽东和总部的部署,左路军红15军团,一路北上,直指太原。右路军红1军团,沿同蒲铁路迅速南下汾河流域。红2师为前锋,兼程疾进,奔袭临汾,将晋南第一重镇临汾城团团围困,并分兵攻克襄陵。红1师,红4师及红81师乘虚而下,将霍县、赵城、浮山、洪洞等同蒲铁路沿线重要城镇分别包围。遵照指令,红1军团又兵分三路继续南下,红4师和红81师为左路,进展于汾河和同蒲路以东之古县、安泽、浮山一带,先头部队进入沁水,高平境内;红2师为右路,沿汾河西岸南下新绛、侯马等地;红1师及军团直属机关居中策应,积极活动于霍县、洪洞、赵城、临汾、汾城一线,大力开展群众工作,扩红筹款。整个临汾地区的汾河两岸广大乡村都布满了红军。后又转战临汾西山地区的汾西、蒲县、乡宁、大宁、吉县、隰县、永和等县,红军的足迹遍及临汾下辖的所有县市。、

决定回师西渡后,左路军红15军团等回头南下,右路军红1军团等转向西进,收缩靠拢于临汾地区的隰县、大宁、永和诸县。5月1日,毛泽东率总部抵达永和县阁底乡上退干村关帝庙,指挥各路大军从清水关、永和关、铁罗关等地陆续渡河回师。5月2日,毛泽东从黄河东岸永和县的于家咀上船,在西岸的清水关登岸。5月5日,毛泽东回到陕北杨家圪台,签发了《停战议和一致抗日通电》。

《红军东征》剧照

毛泽东领导的东征红军,转战山西50余县,历时75天,驻一处红一片,走一路红一线,红旗飘遍三晋的半壁河山。期间,共歼敌13000余人,俘敌4000余人;扩大红军8000余人,筹款约50万元(包括筹集的主要物资),组建地方游击队30余支,建立了一些县、乡、村苏维埃政权,发展了许多党的地方组织。红军东征转战临汾地区17个县市,途经3700多个村庄,进行大小战斗近百次,斗争土豪恶霸800余户,扩红3000余人,占整个东征扩红总数的约40%。在临汾地区帮助组建了中共山西河东工委和赵城、洪洞、蒲县、汾西、临汾5个临时县委以及汾西县勍香区苏维埃委员会,蒲县克城苏维埃区公所、襄陵县苏维埃临时政府等43个政权组织,3支较大规模的游击队和一些地方武装。

毛泽东亲率红军东征,在山西和临汾地区播下了抗日的革命火种,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和汉奸卖国贼的嚣张气焰,推动了山西和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为1937年八路军再度出师山西和创建敌后抗日根据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山西抗战,以及临汾一度成为山西和华北抗战中心创造了有利条件。

永和红军东征纪念馆

战火纷纷 为抗战开辟晋西南

毛泽东亲自率领红军东征转战吕梁山区和同蒲沿线及汾河流域,这使他对山西的地理环境和人文社情有了更进一步的亲身感受和深刻了解。他深深感到山西与陕北不同,有山可以藏兵,便于进行游击战争;有水有粮可以养兵,部队人马不缺粮草;人口稠密,利于扩兵,可发展壮大红军。革命军队要有一个大的发展,离开山西的特殊地形和优越的社会环境是不行的。至此,毛泽东更加坚定地断定,山西在中国革命中处于一个特定的地位,可以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

1936年5月,红军东征之后,毛泽东的战略思想依然是坚持经营山西。山西在他的革命蓝图上具有特殊的战略地位。这缘于他率红军东征第一次进入山西,可以说,是一次身临其境的实地考察,是一次军事战略的具体实践,尝到了极大的甜头。在陕北的窑洞中,毛泽东念念不忘的就是山西这个地肥、水美、山多、五谷香的好地方。可能是由于毛泽东在井冈山坚持数年的战斗经历,他见到山就有深厚感情,就生特殊灵感,就会浮想联翩。在这段时间里,毛泽东多数时间查看地图,都是在聚精会神地琢磨研究山西那几座大山。

临汾地区位于山西省西南部,西倚吕梁,东靠太岳,同蒲铁路纵贯南北,汾河流经其腹部,地理位置非常优越,交通十分方便。以山峰称奇,以汾水显幽,以森林见秀,以农牧养生,历为兵家必争之地。毛泽东的眼光目不转睛地久久注视着这一区域,对素有“北方江南”和“山西粮仓”之称的临汾地区及其所处于的吕梁山脉和太岳山脉倍加关注,似乎胸中蕴藏着一幅幅宏伟壮丽的革命蓝图。

抗日战争爆发后,在中国共产党倡导下建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决定二次出兵山西,迅速派遣八路军115师、120师和129师先后东渡黄河,挺进山西抗日前线。

毛泽东审时度势,及时确立了开展山地游击战争的战略思想,并为八路军三大劲旅绘制出了战略部署的第一张蓝图。这是毛泽东根据其长期关注山西,研究山西的历史沉淀和积累,而作出的英明决策。1937年9月16日,关于三个师的部署问题,毛泽东致电朱德总司令,指出:“拟以115师位于晋东北,以五台山为活动重心,暂时在灵丘、涞源,不利时逐渐南移,改以太行山脉为活动地区。以120师位于晋西北,以管涔山脉及吕梁山脉之北部为活动地区。以129师位于晋南,以太岳、吕梁山脉为活动地区。”毛泽东从始至终把以临汾为中心的晋西南和太岳山脉视为八路军重点部署和作战的区域之一。

毛泽东密切观察着战争的发展,眼光敏锐,思路非常清晰和准确,凭借他对山西的熟悉和了解,他十分自信且把握的很准。他坚信他在山西倡导的山地游击战争的方针的正确性,坚信八路军高级将领和地方的党政军领导都有能力、有谋略、有韧性、有信心,坚持敌后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与此同时,毛泽东将山西划为四大块和四大战略支点,建立抗日根据地的战略思路也逐渐明确。1937年9月23日,毛泽东致电彭雪枫并告周恩来、朱德、彭德怀、任弼时等,提出在山西应分为晋西北、晋东北、晋东南、晋西南四区,向着进入中心城市及要道之敌人,取四面包围袭击之姿态,不宜集中于五台山脉一区,集中一区是难以立足的。”毛泽东再一次明确地将以临汾为中心的晋西南,作为创建抗日根据地的主要区域之一。

随着战争态势的变化,毛泽东关于八路军分兵建立抗日根据地,实施持久抗战的构想逐步形成。1937年10月20日,毛泽东关于准备在日军占领太原后,八路军的作战部署问题,致电周恩来、朱德、彭德怀、任弼时。指出:敌人占领太原后,在太原以北的国民党抗战部队将溃乱无序,八路军第115师、第129师和八路军总部的联系可能被隔断。为此,拟定部署意见如下:留杨成武团在恒山、五台山地区坚持游击战争;第115师主力准备转移于汾河以西吕梁山脉;第129师在正太路以南之现地区坚持游击战争;总部准备转移至孝义、灵石地区;第120师坚持晋西北之游击战争。

11月8日,太原失陷。当天,毛泽东致电周恩来、朱德、彭德怀、任弼时并告八路军各师主要负责人。指出:“太原失陷后,华北正规战争阶段基本结束,游击战争阶段开始。这一阶段,游击战争将以八路军为主体,其他则附于八路军,这是华北总的形势。”吕梁山是八路军的主要根据地,但其工作尚未展开,第115师的344旅、第343旅应立即迅速转移至吕梁山地区,第129师全部在晋东南,第120师在晋西北,准备坚持长期游击战争。

从毛泽东的多次电示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对坚持山西抗战的战略思路和坚定信念。并能深刻感觉到,他对临汾地区所处于的吕梁山和太岳山的分外重视。他觉得吕梁山是个好地方,吕梁山脉与陕北隔河相望,河东河西连成一片,战略上可以相互呼应,牢固的黄河防线将成为陕北和延安大本营的天然屏障。因此,毛泽东对临汾投入了更多的关注。

1938年春,日军调动几个师团大肆向临汾及晋南进攻。毛泽东于2月25日致电朱德并告彭德怀:必须使用全力歼灭府城西进之日军。请告阎锡山、卫立煌,“即使该敌冲入临汾,亦决不可动摇整个战局。该敌甚少,可用一部包围之,其余全军均应决心在敌后打不要后路之运动战,如此,必能最后制敌。”3月3日,毛泽东致电朱德、彭德怀。指出:八路军主力留在山西攻击日军后路,必须是在黄河、汾河不被隔断的条件下,否则对于整个抗战及国共关系是非常不利的。3月6日,又致电朱瑞(时任中共中央北方局军委书记)并告八路军总部及北方局:晋豫边很重要,望有计划地部署沁水、翼城、曲沃、垣曲、济源、博爱、晋城地区的游击战争,配合主力在西北两面之行动。3月9日,关于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的战略方针,致电朱德、彭德怀。指出:为了保障将来转移便利,必须巩固吕梁山脉的转移枢纽,并布置太岳山、王屋山工作。3月24日,毛泽东同刘少奇致电八路军总部、各师、朱瑞并各省委,提出组织游击兵团的任务。指出:在晋西南组织三个支队,各支队至少各有一千人左右,各以八路军有战斗经验的主力一、二个连作基础,由地方游击队及新兵编成。4月2日,致电转战于临汾西山地区的陈光、罗荣桓并杨尚昆。部署115师建立吕梁山为中心的晋西南抗日根据地和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事宜。毛泽东紧锣密鼓地对临汾,以及吕梁山、太岳山区域的抗日游击战争,频频作出一系列具有远见卓识而详实具体的战略部署。

由于毛泽东的高度关注和一系列的重大战略部署,临汾地区位于的吕梁山区和太岳山区逐渐成为共产党、八路军和山西新军开创敌后抗日根据地的主要区域之一。随着抗战形势的深入发展,临汾地区逐步形成了以同蒲铁路为界线的路东太岳抗日根据地和路西吕梁抗日根据地两大块。抗战八年中,英雄的临汾人民前仆后继,英勇战斗,为夺取抗战的胜利做出了卓越的历史贡献。

太原失陷后,临汾成为风云一时的山西和华北的抗战中心。1937年11月,八路军总部、中共中央北方局、中共山西省委、八路军驻晋办事处和山西牺盟总会先后移驻临汾。阎锡山为首的山西省政府、绥靖公署和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部等军政首脑机关也相继来到临汾。遵循毛泽东的战略部署,八路军115师率343旅移驻洪洞、赵城一带。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根据毛泽东山西抗战的战略构想和部署,在临汾及时提出了“坚持华北抗战,誓死不过黄河”的战斗口号。时任中共中央北方局书记的刘少奇,在临汾起草了北方局《关于目前形势和华北党的任务的决定》。并在临汾刘村主持召开了山西省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作了《关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新发展与新任务》的报告。周恩来在临汾举行的山西临汾党政军民联欢大会上,发表了题为《目前抗战危机与坚持华北抗战任务》的重要演讲,并印发5万多份,传播全国。八路军总部在洪洞召开了中央军委华北军分会议,朱德、彭德怀、任弼时、张浩、林彪、聂荣臻、贺龙、刘伯承、关向应和刘少奇等参加了会议,调兵遣将,精心部署,逐步把华北抗战推向了以八路军为主体的山地游击战争的新阶段。此时,临汾以其在华北抗战中的特殊地位,吸引了大批爱国青年和进步人士,先后有18个省(市)的热血青年和归国爱国华侨学生万余人汇集临汾,李公朴、沈钧儒、沙千里、江隆基等众多进步教授学者和民主人士也纷纷来到临汾,从事民运和抗日宣传活动。丁玲率领的西北战地服务团也从延安赶来临汾,以文艺演出等多种形式向广大军民宣传抗日。抗战名曲“游击队歌”也在临汾诞生,从汾河岸边唱响大江南北的各抗日战场。这一阶段,实际上形成了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在陕北延安,八路军总部、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周恩来、刘少奇、朱德在山西临汾的抗战领导体系和指挥格局。

共产党的各级组织在临汾地区得到空前发展,成为领导人民抗战的中流砥柱。抗日战争爆发后,遵照毛泽东的战略部署,中共中央组织部派遣山西籍干部贾长明、孟容贤、刘子聪、郭万胜等一批干部,返晋开辟晋西南党的工作。在中共中央北方局、山西省委以及后来的中共晋西南区党委、中共晋西区党委、中共太岳区党委和中共晋豫区党委的直接领导下,临汾地区境内先后组建了14个地级党的组织,各县均恢复或建立了党的各级组织。到抗日战争胜利时,临汾地区基层党组织有32个区委、253个党支部,共产党员发展到7065人。与此同时,相继恢复和建立了各县、区、乡和村的抗日政权组织,先后有14个县的县长由中共党员担任。临汾地区先后建立了牺盟洪赵中心区、牺盟翼城中心区和牺盟乡宁中心区,各县均成立了牺盟分会,1937年底全区牺盟会员已发展到11万多人。各县还相继成立了工人、农民、青年、妇女等救国会。党的地、县组织都相应地组建了军事机构和抗日武装部队并不断发展壮大。

八路军115师率343旅和决死2纵队曾转战同蒲铁路沿线及以西的吕梁山区,八路军129师386旅和决死1、3纵队长期战斗在同蒲铁路沿线以及以东的太岳山区,以灵活的山地游击战给日军以沉重打击。1938年2月下旬,朱德率八路军总部的警卫部队,在安泽、古县一带阻击日军,歼敌200余人,重挫了日军进攻的锐气。1938年3月,115师发动午城、井沟战斗,歼灭日军1000余人,粉碎了日军西犯黄河河防的企图,为巩固和开辟晋西南抗日根据地创造了有利条件。1938年7月,自卫队配合决死3纵队在曲沃秦岗与2000余日军激战,毙伤日军500余人,击毁敌机1架。1943年10月,王近山率八路军16团,取得了韩略伏击战的胜利,全歼日军军官战地观战团,击毙180余人(其中少将旅团长1人和联队长6人)。在党中央和毛泽东领导下,临汾人民同仇敌忾,英勇不屈,与八路军、决死队等一起浴血奋战,顽强抗敌,筑起了抗击日寇的钢铁长城,为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以人民战争的辉煌胜利,实践了毛泽东的伟大战略构想。

车轮滚滚 大决战攻坚临汾城

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是继抗日战争之后最终决定中华民族前途和命运的人民革命战争。而这场正义的大决战,又是一代伟人毛泽东,针对蒋介石依靠美帝国主义发动全面的反革命内战而精心设计和运筹谋划的。文韬武略的毛泽东,在驾驭战争全局,致力于策划领导全国解放战争的过程中,又一次将战略眼光投向了他非常熟悉的山西,投向了他了如指掌的临汾。

山西和临汾是晋绥、晋察冀、晋冀鲁豫三大解放区的依托和腹心地带,是东北、西北、山东和华中各解放区相互之间联系的枢纽之一。在整个解放战争中,它处于华北战场的中心,既是消灭阎锡山和胡宗南集团的主战场,又是支援人民解放军在西北、中原和东北战场作战的重要配合战场和战略后方。含盖山西和临汾地区的晋冀鲁豫解放区、晋绥解放区和晋察冀解放区及环绕与穿插其间的平汉铁路、同蒲铁路、正太铁路和平绥铁路,便成了国民党军队进攻的主要目标和重点区域。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如同伟大的抗日游击战争首先从山西发起和开始那样,旨在推翻蒋家王朝的人民解放战争的第一仗,也是从山西这块黄土地上打响的。著名的上党战役是解放军对国民党军作战的第一个大战役,是保卫抗战胜利果实的第一仗。从此,揭开了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的序幕。继而毛泽东在临汾地区境内及其周边地区,周密部署和指挥导演了一个接一个的重要战役,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光辉史册上谱写了一页接一页的辉煌。

1945年10月,根据蒋介石的密令,胡宗南部沿同蒲铁路北进,配合阎锡山部大肆进犯解放区。10月12日,毛泽东电示刘伯承、邓小平:“阻碍和迟滞顽军北进,是当前的战略任务。”据此,10月26日至1946年1月,晋冀鲁豫军区和太岳军区部队在当地军民配合下,发起同蒲铁路战役。先后在霍县、赵城和曲沃、翼城地区连续作战,共歼8000余人,解放了赵城、翼城、侯马、高显、蒙城、东镇等。

1946年7月上旬,国民党军第一战区胡宗南部6个旅与第二战区阎锡山部1个军,分别由运城、介休南北大举向临汾对攻,企图打通同蒲铁路南段,消灭晋南的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在吕梁、太岳军区部队配合下,以一部兵力在临汾以北牵制阎锡山部,集中主力歼击北上的胡宗南部,先后发起了闻(喜)、夏(县)战役和同蒲铁路中段战役。7月13日至22日,第4纵队在闻喜、夏县地区歼灭胡宗南部第31旅等部6000余人。接着乘阎锡山从晋南抽调兵力增援晋北作战,同蒲铁路灵石至洪洞段守备薄弱的有利时机,于8月14日,向该段发起攻势作战。至9月1日,连克洪洞、赵城、霍县、灵石、汾西等县城,歼灭阎锡山部万余人,控制铁路百公里,有效地切断了胡、阎两部的联系。

1946年8月中旬,胡宗南将整编第30师和自诩为“天下第一旅”的整编第1师第1旅调集运城地区,沿同蒲铁路及其东侧北上,企图配合平遥、介休地区南下的阎锡山部夹击晋南地区的人民解放军主力于洪洞、赵城地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及太岳军区部队,遵照毛泽东和中央军委“以灭胡军一个旅为目标”的指示,以一部在灵石以北牵制阎锡山部,主力于9月22日至24日,在临汾、浮山间的官雀和陈埝村地区歼灭由临汾向浮山分批前进的国民党军第1师第1旅,毙伤敌2000余人,俘中将旅长黄正诚以下2500余人。

1946年11月上旬,胡宗南调集在晋西南的4个旅,欲由临汾地区经禹门口西渡黄河,准备配合进攻陕甘宁解放区的国民党军偷袭延安。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晋绥军区第2纵队和太岳军区第24旅等,为策应陕北人民解放军的作战,遵照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军委的指示,迅速发起吕梁战役(又称晋西南战役)。于11月12日至12月12日,连克中阳、石楼、永和、大宁、隰县、蒲县等县城,全歼守敌,俘国民党军晋西地区上将总指挥杨澄源。胡宗南被迫仓惶将已西渡黄河的4个旅东调,集中6个旅由临汾、吉县向大宁进攻,企图先稳定晋西南局势,然后再犯延安。12月22日至1947年1月1日,解放军连续以伏击、截击手段歼灭国民党军第67旅等部。此役,共歼敌1万余人,打乱了敌人进攻延安的计划。在吕梁战役的作战中,毛泽东自始至终密切关注战情,及时予以具体有力地指导,曾连续五次电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司令员陈赓、政委谢富治等,根据战局的进展,及时作了具体的战略部署。指出;“(一)你们动身西进(指西进驰援陕北延安)之前,对于被服、弹药、新兵需作充分之准备,尽量携带,并要求太岳于尔后源源接济。你们的基本后方仍是太岳……。(二)你们到吕梁后看情况,如胡(指胡宗南)军向延安急进,你们亦急进,如胡军缓进,则你们可以攻占吕梁各县,待命开延。(三)24旅速西开吕梁。”又指出:“(一)为威胁临汾、河津、禹门、吉县等处胡军,延滞其北进时间,除攻隰县所必要之部队外,其余各部应迅速南进攻占蒲县,并相机攻占乡宁,攻占南面一切阎顽所守之薄弱据点。派遣几个支队迫近吉县(该县已有90师一个旅)、禹门、河津、临汾各胡顽据点,展开游击,愈快愈好。(二)据王罗(指王震、罗贵波)报,24旅在大宁得粮5万担,证明吕梁各县阎顽掠夺人民之粮甚多,只要打开据点便有粮食。望通令各部注意保存为持久计。(三)必须说服全体指战员,不要讨厌吕梁区居民落后,物质困难,应使人人明白发展吕梁区是保卫延安巩固太岳的重要条件。目前是蒋军与我军争夺吕梁时期,望全体努力取得胜利。”接着指出:“同意增调24旅及13旅及全体炮兵向北,由陈赓统一指挥夺取中阳,并歼灭赵承绶,打通晋西北与太岳联系,巩固后方。乡(宁)吉(县)可放在第二步。”毛泽东洞察战局,研究敌情后又指出:“(一)此次向吕梁进攻之敌,现已查明1师两旅,90师两个旅,由董剑率领沿大宁、临汾公路前进,其目的似在占领大宁后再攻延安。1师之78旅守备宜川。原驻宜川之47旅开吉县,仍将协攻大宁。30师除67旅驻土门外,余在临汾南北未动。(二)此次作战,不但保卫吕梁,而且有保卫延安之意。你们应速集中兵力于蒲县附近地区准备连续战斗,以歼敌两个旅为目标。(三)滕薄王(指滕代远、薄一波、王宏坤)应令王新亭部攻击浮(山)翼(城),积极向同蒲线活动,策应吕梁。”毛泽东获悉人民解放军在吕梁作战中连续取得几次胜利后,指出:“(一)你们最近两仗打得很好,每次歼敌一个营,若能再打几个这样的仗就可等于一个大胜仗。(二)现地区作战敌我皆困难,你们应在隰县、永和附近地区找小仗打,每次歼敌一个营、两个营,坚持一时期,不怕敌人深入,总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目的。暂时不要去打蒲县、土门……”。毛泽东的一系列战略部署和指示,字里行间处处折射出毛泽东在战略上的雄才大略和高瞻远瞩,反映出毛泽东在战术上的精雕细刻和无微不至。正是毛泽东的高掌远跖,指挥若定,人民解放军驰骋三晋,横扫千军,迫使国民党军和阎锡山部困守同蒲铁路的运城、临汾、太原、大同等孤城中。

毛泽东在总结这一阶段的作战经验中,还特别以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陈赓纵队)胜利进行闻(喜)夏(县)战役和临(汾)浮(山)战役为样板,明确提出了“集中主力各个歼敌”和“指挥灵活加勇敢”的作战方法。指出:“此次阎军万余,胡宗南第1、第27两军5万余向我晋南解放区进攻。我陈赓纵队现已开始作战,采取集中主力打敌一部,各个击破之方针,取得两次胜利。我各地作战亦应采取此种方法,每次集中主力打敌一部,其比例应为三对一,最好四对一,以求必胜,各个击破敌人。望此种战法普遍教育团级以上将领,是为至要”。毛泽东又指出:“查我陈赓纵队仅三个旅,7月间歼灭胡(宗南)军一个旅后,胡军停止于绛县以南不敢冒进。8月我陈纵队北上攻取洪(洞)赵(城)、霍(县)灵(石)及汾西区域,此时胡军乘机占我垣曲、曲沃、浮山等地,故陈纵此次回师再歼胡军主力(第1旅及167旅均老1军)。由此可见,只要指挥上既灵活又勇敢,敌人进攻是可以打破的”。毛泽东在认真总结临汾及其周边地区这些战役取胜经验的基础上,为中共中央军委专门起草了《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对党内指示,将此作为党指挥作战的一条重要原则和战略战术。毛泽东强调指出: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是战胜蒋介石进攻的主要战法。这个方法,“不但必须应用于战役的部署方面,而且必须应用于战术的部署方面”,以收到全歼速决之效。极善于总结经验的毛泽东,在指挥临汾地区作战的实践中,及时提炼和凝结出“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理念,进一步丰富和提升了其军事战略思想和作战指挥原则。

随着中国政治局势和战争态势开始发生历史性的根本转折,对于山西战场,毛泽东更加给予密切关注和审慎部署。他再一次将战略眼光投向了临汾。临汾古称平阳,相传是古帝尧王建都的地方。临汾古城位于晋南平原的汾河谷地,素有“卧牛城”之称,是山西南北相通的咽喉,又是太岳和吕梁两大山脉东西连结的枢纽,是晋南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中心,历为兵家必争之地。此时,在毛泽东的脑海里,一个新的日渐成熟的战略构想业已成熟。

继夺取运城战役的胜利之后,毛泽东立即指令徐向前率部发起临汾战役。他致电徐向前等,指出:“攻克临汾,对各面(特别是对支持西北战争)极为有利。2纵可以再留晋南作战一时期。但对临汾城防及陕州、宜川两处敌人增援之可能性,我们尚无把握,望调查并考虑电告……”。又指出:“(一)完全赞成先作攻坚战术训练,待解冻后再打临汾,只要攻克临汾就是对彭张(彭德怀、张宗逊)的大帮助。(二)但临汾之敌有两种可能,一是固守不动,二是弃城北走。因此,你所率准备攻城的各部队的整训位置,应放在便于打逃敌而又很隐蔽的地点,并要预先作出准备打逃敌的计划,以便不失时机歼灭可能逃跑之敌。(三)李周(李井泉、周士第)应令吕梁部队确实受领向前所给协同作战的任务”。毛泽东对敌情明察秋毫,胸有成竹,对临汾战役的安排部署非常周密细致,并密切关注,及时督导。徐向前率晋冀鲁豫军区两个纵队及吕梁、太岳军区部队各部共6万余人,将固若金汤而孤悬在解放区内的临汾城团团包围,发扬攻坚精神,经过72个日日夜夜的浴血奋战,首先扫清外围,接着突破城垣,全歼守敌2.5万余人,活捉敌第6集团军中将副司令梁培璜。晋南全境获得解放,使吕梁、太岳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有力地配合了西北和中原人民解放军的春季作战,并为尔后解放太原创造了有利条件。与此同时,锻炼了参战部队,取得了攻坚经验,涌现出了闻名遐迩的“光荣的临汾旅”等英雄战斗集体。在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平阳大地,再一次圆满实现了毛泽东的又一个伟大战略构想。

临汾战役的胜利和卓著战绩及其成功经验,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高度评价,并向全国全军推广。临汾东关被我军攻克后,正在赴晋察冀根据地和西柏坡途中的毛泽东,闻讯后立即致电徐向前并攻城部队:“祝贺你们歼灭阎军66师及肃清临汾外围和攻占东关的胜利”。临汾战役结束之后,毛泽东在给东北野战军领导人的电报中指出:“徐向前同志指挥之临汾作战,我以9个旅(其中只有两个旅有攻城经验),攻敌两个正规旅及其他杂部共约两万人,费去72天时间,付出15000人的伤亡,终于攻克。我军9个旅(约7万人)都取得了攻坚经验,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大胜利。临汾阵地是很坚固的,敌人非常顽强。敌我两军攻防之主要方法是地道斗争。我军用多数地道进攻,敌军亦用多数地道破坏我之地道,双方都随时总结经验,结果我用地道下之地道获胜”。

(本文图片选自百度图库)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