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罗荣桓元帅在临汾的战斗片断

解放战争中罗荣桓(右)与林彪(中)、刘亚楼(左)在前线(来源:资料图)

 

罗荣桓元帅在临汾的战斗片断

罗荣桓是十大元帅中逝世最早的,其人生的历程只有61年。但是,他的大半生是在战火纷纷的战争年代中拼搏奋战 ,经历了艰苦的革命征程,作出了卓越的历史贡献。追溯历史,罗荣桓与临汾有着一段深厚的历史情缘。1936年春,红军东征中,罗荣恒随红1军团驰骋于临汾的汾河两岸和西山诸县,播下了抗日的革命火种。抗日战争初期,1938年初至1938年12月,罗荣桓率115师师部及343旅,在以临汾为中心和主要区域的晋西南战斗了整整一个年头,开辟了晋西南抗日根据地。在临汾革命斗争的史册中谱写了光彩夺目的一页。

转战临汾挑重担

1937年10月下旬,根据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的决定,115师主力准备转移到汾河以西的吕梁山脉,留下师独立团、骑兵营和两个连,共约2000余人,由聂荣臻领导创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

师机关的“分家”工作由时任师政治部主任的罗荣桓负责。罗荣桓很快稳妥地解决了各部门干部的去留问题,聂荣臻很满意。11月7日,晋察冀军区正式成立,罗荣桓结束了在河北阜平的工作,率领115师政治部抵达山西五台县东冶镇。他放手发动群众,筹粮筹款,扩大兵员,吸收了一批煤矿工人参军。特意安排宣传部的干部带上30块钱,看望慰问了徐向前的亲属。尔后,又折返到河北平山县的洪子店。根据罗荣桓的要求,当地党组织给115师输送130多名具有高小以上文化程度的爱国青年。1937年底,罗荣桓率领师政治部从洪子店南下,经昔阳等地,于1938年初抵达洪洞县马牧村,与先期到达这里的115师司令部会合,着手创建晋西南抗日根据地。

1937年初,罗荣桓在后方政治部工作时留影

 

此时,344旅已划归总部直接指挥。343旅的两个团进驻洪洞、赵城一带休整。同时,派出扩军小组,协同地方宣传抗日,号召青年参加八路军。仅20多天,685团在赵城一带,686团在襄垣、屯留一带就扩军3000多人。罗荣桓率师政治部与司令部会合时,大批新兵已到部队。师部除把两个团的兵员补齐外,又成立一个补充团。

1938年7月7日,115师在山西孝义兑九峪举行纪念抗战一周年大会,罗荣桓在会场上留影纪念

部队驻地的洪洞、赵城地区,罗荣桓并不陌生,而且十分熟悉。1936年春,红军东征时,红1军团曾驻扎和活动在这一带,发动群众,宣传抗日,开仓济贫,筹粮扩红,仅赵城就有300多名热血青年参加了红军。时任红1军团政治部副主任的罗荣桓,曾在军团部驻地赵城河西的石止村接见了当地共产党员许荒田、李式楷等人,并派肖克、张国华在此组建了中共山西河东工委和河东抗日游击队,播下了抗日的革命火种。为了抗日,罗荣桓再次来到洪洞、赵城地区,可以说是重返故地。他在这里,与久别重逢的乡亲们,叙寒问暖,并宣传抗日,发动群众,参军参战,组建武装,忙碌地开展抗日工作,洪赵地区迅速掀起抗日的热潮。

   

1938年9月,六届六中全会期间,罗荣桓(左五)和徐海东(左二)、贺龙(左三)、谢觉哉(左四)、萧克(左六)、关向应(左七)

日军占领太原以后,即开始大举南侵,并以一部向西进犯,逼近黄河,窥视陕甘宁边区。为了保卫黄河河防,保卫陕甘宁边区,115师主力奉命向隰县、大宁一带转移,寻机打击日军。1938年3月1日(又一说法为2日),林彪率部途经隰县城以北的千家庄,事先已与驻防该地的阎锡山第19军警戒部队取得联系,未及时通知后面阵地的哨兵。因为部分人员穿着缴获来的日本军大衣,骑着大洋马,又是在浓雾笼罩的清晨行进,阎锡山19军的哨兵误认为是日军,开枪误伤了骑马走在前面的林彪。罗荣桓将此意外情况,立即致电朱德、彭德怀并报告毛泽东。紧接着,他迅速安排人员将林彪及时送过黄河,由中央派人接回延安接受治疗。

当天24时,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和参谋长滕代远联名致电罗荣桓:“林之职务暂时由你兼代。”但数小时之前,集总已决定并电示115师由陈光代理师长,并报告了国民政府军委会。集总命令在先,乃执行集总命令,由陈光代理师长。但115师的全面工作一直由罗荣桓负责。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以后,罗荣桓任第115师政委。陈光和罗荣桓井冈山时就在一起,曾同时在红军大学一科工作,分任科长和政委,关系很好。此时,共挑重担,互相尊重,密切配合,齐谋战事,携手率115师转战吕梁山脉,开创晋西南抗日根据地。

午城井沟战敌顽

1938年2月28日,日军20师团占领临汾,3月1日进占蒲县。尔后兵分两路,主力沿同蒲铁路继续南侵,另以4000余人由蒲县西犯,企图占领大宁和马斗关渡口,进犯陕甘宁边区。

根据毛泽东的战略意图,为防止日军西渡黄河,在罗荣桓和陈光率领下,115师选定了山西省永和县至陕西省延川县之间的永和关、清水关、延水关为预备渡河点,待机行动。基本方针是:如日军西渡黄河,115师也西渡;如日军不渡,115师也不渡。并欲在隰县的午城和大宁一带寻机打击日军。

陈光与罗荣桓

罗荣桓长期做政治工作,几乎没有单独指挥一次大的战斗,后来,他突然之间变成了一位卓越的军事家,似乎是一个难解的谜。那时,罗荣桓的警卫员经常抱着一个木匣子,里面装着几瓶药和一本油印的小册子。行军作战中,一有空闲,罗荣恒就拿出油印的小册子仔细阅读琢磨。

有人说,罗荣桓的成功与汉代张良颇有相似之处。汉代名士张良年青时巧遇黄石公,得兵书一部,于是便有了“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雄才谋略。而罗荣桓那本油印的小册子,不是什么“黄公兵书”,而是毛泽东在红军大学的一份讲义,即《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罗荣桓从中受益颇丰,由此熟谙游击战法。因此,罗荣桓的意见对陈光影响很大。从“陈罗”当家开始,115师一改林彪喜欢大兵团运动作战的方式,逐步回归以“山地游击战”为主的战略上来。

1938年3月13日深夜,陈光和罗荣桓召开军事民主会,研究御敌之策。陈光说:“大家提了很多建议,老罗,你看这一仗该怎么打?”罗荣桓抬起头,微笑着说:“你还记得延安的‘窑洞大学’吗?这一仗该怎么打,毛主席在课堂上就讲过了,打游击!”两人一拍即合,于是决定:把兵力分散,以营为单位,自寻战机,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利用午城、井沟一带的复杂地形,布下天罗地网,置鬼子于处处挨打之境。师部掌握全盘情况,及时捕捉歼敌战机,积小胜为大胜,以山地游击战的拿手好戏驱敌退兵。并率主力部队迅速进至蒲县至大宁公路一线,隐蔽待机。

14日一早,陈光和罗荣桓率师部及直属队由辗头急驰午城。午城位于吕梁山脉中南部山区腹地,北通隰县,东达蒲县,西连大宁,是三条公路汇聚点,公路两侧是崇山峻岭,地势跌宕,林草覆盖,是打游击战的理想地域。

陈光和罗荣桓率警卫连刚抵达午城,侦察参谋即骑马来报,“蒲县之敌,600余人已向我开进,离此只有五里路程”。陈光回答:“继续监视敌人!”侦察参谋侧身上马,朝东奔去。罗荣桓望着公路上被马蹄卷起的尘雾,平静地说:“敌人来得好快,我们要设法迟滞他们,以利343旅主力进至机动位置。”“我率警卫连迅速抢占午城镇有利地形,迎头阻击。你电令685团进至午城至大宁公路两侧,686团进至午城至蒲县公路两侧隐蔽待机。”

陈光脱掉棉衣,挽起衣袖,警卫员连忙递给他一把驳壳枪。罗荣桓制止道:“你是师长,应留在这里指挥。”陈光说:“我想亲自摸一摸鬼子的底。你放心,我会注意安全的。”陈光跨上战马,振臂一呼“警卫连!跑步跟上!”100多名战士跟随陈光的马后,冲向午城镇东面的高地。

陈光率警卫连刚冲上山头,日军骑兵正行至山脚下。陈光果断地高喊:“打”,手榴弹象冰雹般砸向敌群,顿时浓烟滚滚,弹片横飞。敌人遭此突然猛烈的袭击,人仰马翻,四处乱窜。

中午,日军纠集步骑兵五、六百人,向警卫连据守的山头发起猛烈攻击。陈光沉着迎战,命令除几名“神枪手”外,其余兵力均到山背后隐蔽,以躲避敌人猛烈的炮火。而这些神枪手则专打日军的指挥官,待大批敌人攻至阵前,集中火力消灭敌人。陈光这一招频频奏效,连续挫败了日军的十多次疯狂进攻。

当炮弹覆盖山头,浓烟尘土飞扬,罗荣桓手持望远镜,忧心如焚。他仔细观察了周围的地形,主动决定将师部及直属队转移到午城镇西北侧的高地,凭险继续牵制敌人,以便为685团和686团两支主力尽快进至机动位置赢得时间。

下午,日军增至1000余人,并调来了两门大炮。陈光得知罗荣桓率师部已从午城安全转移,立即命令警卫连迅速撤离阵地,向罗荣桓和师部所在的高地靠拢。他们刚刚撤离,原来的阵地即被炮火吞没。日军的炮火整整轰击了半个小时,未费吹灰之力攻占了山头,可强劲的对手已不翼而飞,难弥踪影。恼羞成怒的日军,又气势汹汹地扑向午城镇,却是一座空城,神秘的八路军无踪无影。

午城大战中被击毁的日军汽车。图为成赟所著《八路军第一师——一一五师山西抗日纪实》插图

罗荣桓和陈光两人,灵活指挥,巧妙配合,率115师师部和343旅两个团,在汾西游击队等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的密切配合支持下,在蒲县的井沟、隰县的午城和大宁县的罗曲沿公路一线,利用复杂地形,在若干阵地上,此起彼伏地向日军连续发动猛烈袭击。平均一天打一仗,有时一天打好几仗,打不赢就转移到别处再打,分段伏击,多处袭扰,运动歼敌。从1938年3月14日至19日,连续打了5个昼夜,共歼敌千余人,击毁汽车69辆,缴获战马200余匹,粉碎了日军西渡黄河,进犯陕甘宁边区的战略企图,稳定了晋西南的局势,丰富了对日军作战的经验,为创建以吕梁山为依托的晋西南抗日根据地创造了条件,奠定了基础。

白耳岭解救卫立煌

罗荣桓与陈光率115师转战晋西南期间,处于国共合作抗战时期,为了顾全大局,维护和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罗荣桓和陈光曾率部浴血奋战,全力解救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被传为佳话。

115师在午城、井沟一带与日军激战之时,卫立煌正率部在霍县(今霍州市)与灵石交接的韩信岭一线设防阻敌,因大举进攻的日军绕道迂回,沿同蒲路南北夹击,卫立煌只得率部仓促撤离。卫立煌自抗战爆发后始终在华北战场正面与敌作战,他的军队自南口一直被推到晋西南的黄河边。阎锡山和卫立煌的军队只好躲进吕梁山、太行山、太岳山和中条山的崇山峻岭之中。

午城、井沟战斗给予气焰嚣张的敌人以沉重打击,日军第108师团25旅团遭到115师连续袭击之后,遂放弃了大宁、蒲县等据点,退缩回临汾休整。旅团长中野直三少将异常窝火,其兵马5天之内损失了千余人,心痛无比,急欲找对手决战,可是八路军神出鬼没,飘忽无常,专伺偷袭伏击,决战之事无异于痴人做梦。

正在中野暴躁焦急之时,其获得了一个重要情报,“支那虎将”卫立煌的电台讯号出现了。原来卫立煌的电台早已处于日军情报机关的严密监视之下,并破译了电台的密码,卫的一举一动均在日军的掌握之中。卫立煌带一个旅刚进入吕梁山南麓,日军就发现并对其行踪了如指掌。急欲报一箭之仇的中野认为这是一个绝好的报复和立功机会,憋着一股气想一举歼灭“支那虎将”。亲率主力2000余人再次急速西犯午城、大宁一带,仅平静了几日的吕梁山又是炮火连天。

卫立煌率部刚到大宁一带,立足未稳,即遭到日军的阻拦围困,猛烈的炮火掀翻了刚刚披上新绿的原野,参天古树被重磅炸弹劈得粉身碎骨。不管卫立煌走到哪里,日军就迅速跟到哪里,炮弹就接踵而来,激战一个接着一个,打得极其惨烈。卫立煌率领的一个旅被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被迫率第二战区前敌指挥所钻进深山密林,仍然摆脱不了日军的追击和纠缠,形势危急,陷于困境。

此时,卫立煌的秘书赵荣生(共产党员)建议说:“八路军115师师部就在附近,他们打鬼子有经验,卫老总何不向他们求援”。卫立煌茅塞顿开,恍然大悟,即刻请求115师支援。

罗荣桓和陈光速派师司令部侦察科长与卫立煌联系,并令686团一部前往掩护和援助。当时,卫立煌的指挥部也已被日军冲散,增援部队迅速在白耳岭占据险要地形,顽强抵抗,全力掩护,抵御800多名日军的轮番进攻。已脱离险境的卫立煌用望远镜遥望白耳岭,只见整个阵地都处在飞机大炮的狂轰滥炸之下,已成一片火海。他问那里有多少部队,当得知只有一个连时,他缓缓放下望远镜,沉痛惋惜地说:“这个连完啦!”然而,这个连却在完成掩护任务后胜利归来,全连仅伤亡20余人。卫立煌不禁敬佩地说:“八路军真能干!”后来,卫立煌特地送给八路军100挺轻机枪、10万发子弹,表示谢意。在以后的对日作战中,卫立煌多次与八路军协同配合。

维护统战抓武装

1938年4月2日,毛泽东、张闻天、刘少奇致电陈光、罗荣桓并中共中央北方局副书记杨尚昆,部署115师建立以吕梁山为中心的晋西南抗日根据地和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事宜。遵照中央指示,罗荣桓在巩固和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以及抗日武装建设等方面,脚踏实地做了许多工作。

抗战初期,中共中央同阎锡山建立了较为密切的统一战线关系。为了支持阎锡山抗日,八路军总部在1938年初抽调了两个新建的连队,编入阎锡山的晋绥军总部执法队。行前,康克清向两位连长交代:在晋绥军中要搞好统一战线工作。

部队编入晋绥军执法队后,却遭到排斥刁难,一些顽固分子还污蔑这两个连队是“赤匪”,扬言要予以“解散”,并企图拉拢一些人叛变。一时,部队思想混乱。此时,八路军总部已东赴太行山区。连长邱金发便连夜赶到40里外的115师师部向罗荣桓汇报,要求将部队拉回来,编入115师。

罗荣桓听完汇报后,耐心地说:“你们到晋绥军去,是朱总司令同阎锡山商定的。现在遇到一点困难就把部队拉回来,于统一战线不利,会影响我们八路军的信誉,不能撤回来。执行这项任务,困难肯定是不少的,甚至会遇到危险。你是红军老战士,又是共产党员,一定要按照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去办,要在斗争中锻炼成才,要提高警惕,防止反动分子的暗害。你们只要坚持下去,斗争得法,就一定会胜利。”罗荣桓还就如何巩固部队,如何开展统战工作,如何坚持合法的斗争,一一作了详尽具体的指示。

经过罗荣桓的耐心说服,邱金发进一步理解了做好统战工作的重要意义,增强了坚持下去的信心和勇气,掌握了斗争的办法,愉快地返回了部队。按照罗荣桓的指示,他们整顿部队,加强了思想教育,向顽固派进行了坚决而巧妙的斗争,终于保存巩固了部队,维护和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胜利完成了任务。

决死第2纵队驻在洪洞、赵城一带。这支部队发展很快,在短时间内由3个团迅速发展到11个团,达两万余人。但是,缺干部、少经验成为部队建设的突出问题。115师师部与决死2纵队驻地相邻,罗荣桓对这支新军部队的建设十分关心。1938年初,他便遵照总部指示,给决死2纵队调去了一批得力干部。随后,又将纵队领导干部韩钧、张文昂、徐荣、郝德青等请到115师师部,商谈2纵队的建设问题。罗荣桓说,你们的部队发展得很快,这很好,说明群众的抗日热情高涨。但是,军队是要打仗的,部队不但要多,而且要精。所以,我建议你们进行整军,部队要整编,不要怕编掉几个团,主要看部队有无战斗力,能不能打仗。在整军的基础上,抓紧进行军政训练,特别要加强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搞好官兵关系,加强部队的团结。

罗荣桓还在百忙之中,特意安排陈光、肖华和宣传部长肖向荣等,多次给决死2纵队的干部上军事课、政治课,讲解如何建设人民军队,如何开展游击战争,如何做部队的思想政治工作等等,传授红军的建军经验。陈光还深入决死2纵队,住了半个多月,言传身教,手把手地帮助他们进行整顿。罗荣桓多次与2纵队的政治干部同室而眠,促膝长谈,深入交流做思想政治工作的经验。

在罗荣桓、陈光的具体帮助下,决死2纵队进行了认真的整军。首先整顿了组织,将11个团精编为8个团,共约1.5万人,使部队更加精干。团、营、连都配备了政治工作干部,排还配备了政治工作员,部队在组织和政治上得到了加强。然后,在115师派出干部的具体组织下,加强军政训练。通过一系列的整顿和军政训练,使这支部队从一开始就接受了红军的建军经验,深受红军优良传统的影响,同旧军队有着本质的区别,很快成为一支具有一定战斗力的抗日部队。这支新军在抗战中的表现不俗,在粉碎“晋西事变”中英勇坚定,经过长期战斗的磨练,成为人民军队中的一支劲旅。

在115师帮助决死2纵队整训期间,从延安抗大来到八路军驻晋办事处主办学兵大队的何以祥,根据中共中央北方局的指示,也来到晋西南组织抗日武装。他从学兵大队带来的十多个学员,全都被极缺干部的各县要去了。他既缺人,又缺枪。一天,他带着晋西南区党委的介绍信来115师请示罗荣桓。罗荣桓鼓励他说:“人是不缺的,干部也不用愁。在人民群众中间,你要去发动群众,在群众中发现和培养干部。”罗荣桓接着具体交代,红军东征时,撒下了一些革命种子,有的党员现在隐蔽起来了,你要到每个村、每个区去找,恢复党的组织。以阎锡山的名义建立的牺牲救国同盟会中有很多进步分子,你要同他们取得联系。在阎锡山政权的县长、科长里头,也有一些进步分子,你要学会做统战工作,妇女工作,深深扎根于群众之中……。

何以祥从罗荣桓那里没有得到人和枪,但他得到了有效的办法和坚强的信心。他按照罗荣桓的指示,深入到群众中去,从秘密串连到公开活动,团结的群众越来越多。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找到阎锡山部队撤退时丢下的几百条枪,把新组织和发展的游击队员全副武装起来。何以祥又去115师师部汇报,罗荣桓鼓励他说:“你做的对,有了朋友,胆子就大了;有了群众,办法就有了,枪也有了”。罗荣桓还派115师的干部去传授经验,培训干部,并派宣传队去演戏慰问,又组织该部队的新干部到115师学习实践。在罗荣桓的关心和帮助下,这支白手起家的晋西南游击第1、2、3大队,迅速发展到2000多人,长期活动在临汾的西山地区,寻机打击日军。

这些只是罗荣桓战斗在晋西南的几个片段,可以说是其这一段战斗生活的缩影。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他肩负重任,厉兵秣马,披肝沥胆,一心抗日,为创建晋西南抗日根据地做出了重要的历史贡献。

1942年,罗荣桓和夫人林月琴与子女在一起

1955年,毛主席为罗荣桓授勋

1963年12月19日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向罗荣桓遗体告别

毛泽东主席作七律《吊罗荣桓》:
 
    记得当年草上飞,红军队里每相违。
 
    长征不是难堪日,战锦方为大问题。
 
    斥鷃每闻欺大鸟,昆鸡长笑老鹰非。
 
    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