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血洒吴淞的革命先烈邢士贞

 

 

血洒吴淞的革命先烈邢士贞(1903年—1929年)

邢士贞,原名邢履祥,1903年出生于山西省汾西县邢家要村一农民家庭。1914年进县城读初级小学。1918年入县高级小学,受进步教员影响,经常阅读进步书刊。1921年,考入太原私立新民中学,学习刻苦,成绩优异,常与同籍学生谈论民族革命运动。1924年,报考北京民国大学未果。1925年五卅运动期间,邢士贞积极参加了太原人民的反帝爱国斗争。在中共太原支部的领导下,太原的学生到山西各地发动群众,深入开展声援五卅运动的斗争。邢士贞与几位同学到汾西,发动汾西中小学师生举行游行示威,并在此基础上筹建汾西农民协会。

1925年8月下旬,邢士贞跟随同学王耀星南下汉口参加革命工作。1927年春,他在汉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8年初,他历经艰难,辗转来到上海,与上海中共组织接上关系,被分配到中共江苏省委军科工作。不久,即与中共吴淞区委取得联系。

吴淞是上海的海上门户,国民党驻有重兵。为此,中共江苏省委以此作为兵运工作的重点。1928年初,中共吴淞区委创建,就根据江苏省委的有关指示,指定专人负责兵运工作。由于缺乏经验,工作开展不力。1928年夏,江苏省委军科重组,确定邢士贞为兵士运动委员会负责人。

通过对吴淞区驻军情况的实地调查,邢士贞总结了以往兵运工作的教训,全面改进了兵运工作的方法。他与中共吴淞区委负责兵运工作的同志通过深入细致的工作,壮大了吴淞南炮台的党组织。在邢士贞的指导下,南炮台党组织团结广大下层士兵,灵活而巧妙地开展了反对吴淞要塞司令邓振铨的斗争,对国民党吴淞驻军起到了分化瓦解的作用,在当地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1929年8月24日下午4时许,邢士贞与彭湃、杨殷、颜昌颐、张际春等在上海新闸路经远里参加中共江苏省委军委会议,因叛徒告密,被公共租界帝国主义的武装巡捕和国民党上海公安局的包探逮捕。

抓到彭湃、邢士贞等,国民党当局自然大喜过望。因25日是星期日,租界临时法院不办公。26日,在没有任何外人旁听的情况下,法庭装模作样地通过了一下审讯的形式,便匆匆引渡给了国民党上海市公安局。公安局将彭湃、邢士贞等人用铁甲汽车武装解入城内北门水仙庙侦缉队拘留所。当天晚上,上海市公安局就迫不及待地开庭审讯。

为了开展被捕以后的斗争,彭湃、邢士贞等及时地交换了应付敌人审讯的对策,决定尽量不暴露真实身份,利用一切可能与敌人周旋,争取保存生命。因此,在审讯中,邢士贞自称名叫郭瑞生,是到上海报考学校的学生。因为朋友介绍,才到新闸路李家借宿的,其他情况一概不知。彭湃等人在法庭上也都一问三不知,使满怀期望的审问官一无所获。

27日下午,重新作了一番准备的敌人第二次开审。由于曾任国民党汕头市市长的方乃斌的出庭作证,彭湃、杨殷的真实身份已无从隐瞒。他们就索性将敌人的法庭当作了宣传革命的讲坛,严厉声讨国民党反动派的反革命罪行。而邢士贞等则仍然坚持原来的口供,拒不承认是共产党员。在长达四五小时的审讯过程中,敌人没有任何收获。

二审以后,国民党上海公安局深恐发生意外,于28日清晨将彭湃等人转押龙华警备司令部看守所。

得知战友被捕,中共中央军委书记周恩来心急如焚,于24日晚即召开中央特科紧急会议,研究营救办法。根据得到的情报,决定趁被捕同志转押龙华之机,沿途武装劫车。周恩来下令特科所有会打枪的同志全部出动,装作是拍外景的电影工作者,赶往囚车必经之地枫林桥。但因事情过于仓促,临时发生了技术上的意外事故,延误了时机而使计划未能实现从而失去了唯一的营救机会。

在被捕人员中,邢士贞年纪最轻,但他与彭湃等一样,始终保持着高昂的革命斗志。敌人的严刑拷打,只能残害他的肢体,却丝毫折损不了他的革命意志。他的英雄行为,令敌人束手无策,惊恐万状。

被押解到龙华警备司令部看守所后,邢士贞明白自己已必死无疑。在死亡面前,他面无惧色,依然谈笑自如。尽管手铐脚镣,铁链钉铛,彭湃和邢士贞等人在狱中没放过一刻机会,不断向在狱群众与司令部内的士兵作宣传。与士兵谈至痛切处,士兵中竟有捶胸落泪,痛骂国民党军阀非杀尽不可。当他们说到激昂处,便齐唱《国际歌》与《少年先锋歌》,士兵与狱中群众亦高呼口号和之,于是愁苦惨淡的狱中,一变而为激昂慷慨的沙场。有些因贫穷而走入抢劫的盗犯,他们都感动而觉悟道:只有跟共产党走,才是我们穷人的正当出路!有些因革命嫌疑而入狱的群众乃更加坚决地说:“我们今后只有革命的一条路了!”

被革命者们的英雄气概吓得心胆俱裂的敌人终于黔驴技穷了。8月30日,蒋介石亲自下令枪决彭湃、杨殷、颜昌颐、邢士贞四人。他们四人慷慨地向士兵及在狱难友说了最后的赠言,唱着《国际歌》,呼着口号出了狱门。敌人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在30日晚秘密行刑。他们甚至不敢将邢士贞等四人解至刑场,就在淞沪警备司令部内的空地上加以枪杀。死后,敌人又秘密地把他们掩埋,以图灭迹。

彭湃、邢士贞等被害的噩耗传来,周恩来代表党中央,起草了《中国共产党反对国民党屠杀工农领袖宣言》,愤怒声讨国民党屠杀革命领袖的滔天罪行,沉痛哀悼为革命牺牲的四位烈士,号召人民为完成烈士未竟的事业而继续努力奋斗。周恩来一边起草,一边流泪。他对机要处的同志说:文告要马上发出去,马上发出去!又说:我们一定要把叛徒白鑫干掉!

邢士贞等牺牲后,1929年9月14日,周恩来撰写了《彭杨颜邢四同志被敌人捕杀经过》一文,刊载于1930年8月30日中共中央机关报《红旗日报》。1930年中共中央机关报《红旗日报》在题为《彭杨颜邢四同志被屠杀一周年》的社论中也指出:“邢士贞是上海吴淞群众斗争的领袖。”邢士贞的英雄业绩已陈列于龙华烈士纪念馆中,上海人民永远怀念这位革命烈士。

邢士贞出生于临汾市汾西县,参加革命在河南,在他短短的一生中,革命足迹遍及晋、豫、皖、鄂、苏、沪等地,他的成长是与临汾这块红色沃土的哺育分不开的。当转载烈士英勇就义消息的“申报”传到临汾,传到汾西县后,人人互相传告,个个痛心疾首。英烈的壮举和鲜血,为中国人民,尤其为临汾和汾西人民树立了名标青史的光辉榜样。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