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明探源>>正文内容

中华历法之源初探

中 华 历 法 之 源 初 探

——兼论翼城历山在中华历法发展史上的地位

蔺长旺

 

内容摘要

 

   本文作者赞成“七十二候历”起源于翼城历山之说,并从翼城历山与其周边历史天文环境之相关性这一角度着笔,分析了翼城历山之所以能被冠以“七十二候历之源”这一桂冠的文化积淀与历史渊源,对中华历法之源与翼城历山在中华历法发展史上的重要地位进行了初步探讨。

 

关键词:  历法之源  斗维之野 足履翼宿 景星出翼 舜耕历山

 

    据山西新闻网、山西经济日报讯, 2018年8月6日下午,由中国气象服务协会组织的翼城·历山“历法之源”申报论证评审会在中国气象局影视大楼举行。以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为组长的评审组,通过对典籍的深入分析,历史文化遗存的相互印证以及气候资料的对照分析,评审组一致认为,“七十二候历”起源于翼城历山。

   笔者认同评审组关于“七十二候历”起源于翼城历山之评审结论,本文拟从翼城历山与其周边历史天文环境之相关性这一角度着笔,对中华历法之源与翼城历山在中华历法史上的地位进行探讨。

 

一、 两个关键词:“斗维之野”与“足履翼宿”

据《竹书纪年》:(尧)母曰庆都,生于斗维之野,常有黄云覆其上。及长,观于三河,常有龙随之。一旦,龙负图而至,其文要曰:“亦受天佑。” 下面还有七个字 “赤帝起成天下宝。” 眉八采,鬓发长七尺二寸,面锐上丰下,足履翼宿。既而阴风四合,赤龙感之。孕十四月而生尧于丹陵,其状如图。两只脚心上各有二十二颗朱痣,仿佛同天上的翼星一般,这个叫作赤帝之精生于。取名为“放勋”。尧是他的谥号,《谥法》说,善传圣曰尧,善行德义曰尧。帝尧 “身长十尺”, 《春秋元命苞》说:“尧眉八彩,是谓通明。历像日月,璇玑玉衡。”就是说,尧的眉毛具有八色的光彩,他洞明天象历数,明了日月星辰的运行

 

二、何以斗维之野

所谓 “斗维之野”者,是指在地面上显示为斗维形状的原野,是与天上斗维之天相对应的地面上的那个区域。那么,它位于何处呢?数年前学者周文洁先生就对高邮学者以所谓“吴越斗分野”而称“尧生高邮”的命题进行过慎密的研究和论证。

《辞源》“维斗”条: 乃“即北斗星”四字。摆明了七星北斗在天官中的纲维地位。《史记·天官书第五》开篇就肯定了中宫紫微天极星组乃为天官诸宿的中枢首府, 强调了北斗对“南斗”和“参首”的不同而特殊的统率关系:“衡殷南斗”,“魁枕参首”。所谓“衡殷南斗”,旨在玉衡星对整个南斗六星的遥感;而所谓“魁枕参首”,则强调了北斗星的“斗维之天”与参宿的贴切关系。

                斗维之天与斗维之野

地面上与“斗维之天”相对应的斗维之状的原野就是指被古“三河”(史书上称西河、南河、东河)所框围以内的呈斗方形的区域,而天文星宿中北斗七星的那种长杓和斗维之态,与地面的古代黄河渠道的“斗维”之势,恰遥相呼应。

                斗维之野与中华历法之源

斗维之野在冀方,“冀方”就是古冀州,所以附以“方”者,宋人蔡沈先生释道:“言冀方者,举中以包外也。”就是说冀州之周边有个框维存在。蔡先生又释道:“冀为帝都,东、西、南三面距河。”距什么“河”呢?他说:“兖河之西、雍河之东、豫河之北,周礼职方,河内曰冀州。”请注意,这里所写的“兖河”、“雍河”和“豫河”者,是指位于古兖州、雍州和豫州的那三段古黄河体。此处的“河内”者,是指被“三河”所框围以内的区域,此域呈斗方形,故以古冀州特称为“冀方”,其他州者不能附加“方”字。唐人张守节先生在《史记·正义》中写道:“黄河自神州东,直南至华阴,即东至怀州南,又东北至平洲碣石入海也。东河之西、西河之东、南河之北,皆冀州也。”所以,古之“三河”者,称东河、西河和南河,也称兖河、雍河和豫河。冀州乃是被其框维的斗方之野。由此可见,从大的空间与地理范围上来看,古陶寺城址就建立在古冀州斗维之野的中心地域,它上应斗维之天的魁都,下居斗维之野的中枢区,可谓是帝尧时期的“天之中”与“地之中”。

笔者之所以从大的空间与地理范围上来强调“斗维之野”这一时空概念,旨在说明翼城历山之所以能被冠以“七十二候历之源”这一桂冠的历史渊源:

一是“斗维之野”与古“三河”这两个地理称谓与确定帝尧的出生地直接相关,因此而不可小觑;如果尧生于斗维之野的冀州域内这一命题成立,那么,这对解释尧初封于陶、后封于唐的地望所在,对理清古唐国在翼城和尧定都平阳之间的内在联系,对探讨陶寺遗址与尧都平阳的关系进而进行深入的定性分析,无疑将是一个极有价值的可参考的空间地理坐标;

二是“斗维之野”与古“三河”这两个地理称谓在“冀方”域内,因此它与最早关于“中国”这一概念的形成极其相关,对确定陶寺遗址在帝尧时期的诸多方国中的地位十分重要。“冀方”域内,从陶唐乃至近代、现代、当代,都是全中国的中枢与地面上的“紫微”区域。《淮南子·览冥篇》:“女娲杀黑龙以济冀州。”此处的“冀州”乃中国的代词。《路史》云:“中国总称冀州。”黄帝、尧、舜、禹建都冀州,夏、商二代亦建都冀州。顾炎武先生指出:“冀州为中国之号。

三是确立“斗维之野”地域之所在,对研究中华历法之源在何处并进而探讨翼城历山在中华历法史上的地位至关重要,因在斗维之野、三河域内有着其他地方无可比拟的非常丰厚的历史天文遗存信息。

三、 何以历山

  从历史地名学的角度来看,翼城之历山之所以称其为“历山”,其名讳已经蕴含着与“历法”直接相关的重要历史信息。

从地理角度来看,翼城历山也处在斗维之野、三河域内。因而其“七十二候历”之起源与斗维之野这一历史天文文化遗存丰厚的地域必然会具有一定的相关性和某种内在的联系。

               山岳之名蕴含的天文信息

 

其一:从与天文信息相关的山岳之名讳来看, 位于斗维之野的霍太山,之所以被尊为“太岳”,是因为这座圣山上有着中华先祖三皇五帝开启文明的足迹,查阅先秦典籍,此说并非虚言;位于斗维之野的人祖山、云丘山和洪洞卦底村有着远古伏羲时期观天象画八卦的文化遗存,对此,学界的研究成果早已见于报端;位于斗维之野且与陶寺遗址处在同一经度的洪洞历山,因山上有陶寺时期文化遗存的发现而使得其与天文相关的“历山”之称已名副其实;位于浮山且与陶寺古观象台处在同一纬度的浮山圣王山(尧舜之山),曾发现有两米厚度活土层疑似天文观测的三层台基和一尊长2.5米、宽约1.5米、厚0.4米刻有内经40公分(1尺6寸)三个大圆和方位的疑似古天文观测器物(目前中国社科院天文所专家对其数据功能和年代正在进行测定);而历经四十年考古位于斗维之野陶寺遗址尧舜时期古观象台的发现,更是展示了4000多年前中华天文与历法的科学水平,并已走进了世界的视野。鉴于有如此之多的历史天文遗存出现在“斗维之野”,完全可以说,这里是“中华历法”赖以诞生的摇篮。

从人祖山伏羲画卦的传说到陶寺帝尧历像日月的历史真实,数千年的文化传承与历史积淀,无疑也为尧舜时期能在临近的翼城历山得以诞生“七十二候历”奠定了坚实与可信的基础。

作为业余的历史文化爱好者,近年来笔者先后多次在陶寺观象台、洪洞历山、霍州观堆、浮山天坛山、圣王山等地对二分二至进行实地观测,获得了一批可资研究的参考资料。通过梳理分析,笔者认为这些地方很可能都是陶寺古观象台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因其可资补充陶寺古观象台不适合日落观测和仅可观测20个节气之不足。

翼城历山与陶寺古观象台的相关性

虽然笔者未能到翼城历山进行实地观测,但通过理论计算,笔者发现翼城历山的纬度坐标,相对于周边其他观测点包括陶寺观象台而言,更能相对准确的获得相当于尧舜时期(《周髀算经》)“夏至日影一尺六寸”的数据,这无疑对于掌握二分二至和由此延伸出的二十四节气,并进而将其细化到72侯的观测与确定是十分有利的条件; 加之翼城历山其海拔高度较高,且视野开阔,适合观测,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评审组关于“七十二候历”起源于翼城历山之说是有一定科学依据和置信度的。

其二:从考古学层面来看,翼城历山临近地区的翼城县枣园遗址,大约距今7000~6400,作为目前山西省发现年代最早的新石器时代遗存,其年代正处在炎帝神农氏时期(距今7000年—距今6000年),这就为确定翼城历山地区为早期炎帝神农氏活动区域提供了最为直接的佐证,而农耕对时节的需求自然会促使“七十二候历”在翼城历山的诞生。

考古学界认为,翼城枣园遗存的发现,不仅丰富和充实了这一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的内容,而且对聚讼已久的半坡文化与庙底沟文化关系问题的研究也有所启迪。枣园遗存处于东、西两大文化区的交界地区,在东、西文化交流中它有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使得更先进的文化出现于这一地区成为可能,同时也使得其向外围扩展成为可能。河南洛阳伊川土门遗址的发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1959年河南伊川县土门遗址出土了6000多年前的“伊川缸”,提供了目前所见伏羲及炎帝神农时代易经八卦与天文历法图最早的实物。我们知道,翼城枣园遗址的的年代是距今7000—6400年,而伊川县土门遗址的年代是距今6000年前,二者的年代一早一晚,之间相差约400年的时间。换言之,伊川土门的先民很可能就是来自初国伊、继国耆进而从高平、翼城枣园一带向伊洛盆地迁徙的炎帝神农氏部族。因为自本一山挡河的中条与华岳出现断裂,经过千年时间后,这时的伊洛盆地已经可以适合人类居住,或是先民找到了一个更为适合生存繁衍的地方。

“伊川缸”历法图案,为炎帝神农时代的天文历法提供了所见最早的实物证明

 

而南部地区距今6400年大溪文化的出现,在时间上又可与北部地区枣园文化的下限无缝相对接,这无疑标志着炎帝神农氏族向南经烈山(历山)已经到达巫山以东的南方地区。此外,通过对炎帝神农氏部族,自其北部领地翼城历山继续向东迁徙发展历史的研究,也反证了其北部领地高平与翼城历山一带曾经存在过的客观性与真实性。

其三、关于舜耕历山之说在全国范围内可谓多多,随着农耕文明的传播与发展,地名文化的复制当是自然,并不奇怪。但对位于斗维之野的洪洞历山与翼城历山其地位之重要却非同一般。数年前笔者曾撰文《舜耕历山辩》,认为舜耕翼城历山是舜耕洪洞历山之后向四周推广农耕的第一站,二者关系紧密,可谓一体。据考,在周天子于曲沃桥山祭祀黄帝之后的季夏丁卯日,天子又北升于舂山之上,以望四野,曰:春山,是唯天下之高山也。〔《淮南子》曰实为帝之平圃也〕。那么,“平圃”何在?《山海经〈西山经〉》中又云:“又西三百二十里曰槐江之山,丘时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泑水,……实惟帝之平圃,……南望昆仑,其光熊熊,其气魄魄,西望大泽,后稷所潜也。” 从《山海经》的记述来看,泑水与“平圃”相邻,又在昆仑之北,而且向北流,还与泑泽、泑山相邻。伏先生在《蜀史考》一书第九章《昆仑山考》中已经考证:“平圃”即中条山顶峰翼城历山上的舜王坪,在翼城县最南端处。这足以说明翼城历山舜王坪直到周时都是一处适合农耕的良土之地,也证明了舜耕历山的可信性。

2005年陶寺遗址IIM26中型墓曾出土用牛肢骨磨制而成的骨器一件,长16.4、刃宽3.4、尾宽4.6、尾端厚1.4厘米,编号为:IIM26:4, 学界称其为:骨耜,上有一疑似文字的刻符,学界专家称其为“辰”,亦即“农”字。

IIM26刻划符号摹本

根据此骨耜之大小,笔者认为这很可能是一种祭祀或纪念性用品,所以在其上会有刻划符号(刻文)存在。此文字“农”当是对尧舜时期大力推广农业耕作的重要佐证,也证明了“舜耕历山”这一历史记载的可信性。

 

四、何谓“足履翼宿”

据南宋宋樵著《通志》记载:帝尧,高辛氏第二子,母帝喾四妃陈丰氏曰庆都,生于斗维之野 ……年十三佐帝挚受封于陶,十有五封唐为唐侯,合翼与浮山南为国,十有六以侯伯践帝位,都平阳,号陶唐氏。可见,翼城与浮山南部一带当为帝尧时期的古唐地或曰古唐国。至周成王时以天子无戏言而封弟叔虞于唐,唐地(今之翼城)便成为叔虞之唐。唐叔虞子燮父因旁晋水而改称晋侯。传至晋孝侯(晋昭侯之子,晋国第十三任君主,在位15年(前739年——前724年),被曲沃庄伯所杀),改国都名为“翼”(平阳绛邑县东翼城)即今天的翼城县。也就是说“翼”之名当始于此时,距今至少也有2750年的历史。

那么,至于昔日之晋孝侯是依据什么而取“翼”为国都之名的问题,《翼城县志》是这样解释的:城当翔翱山下,山形如鸟舒翼,故以山形为名。但笔者认为,此说虽有一定道理,但并非是问题的完整答案,晋孝侯取“翼”为国都之名,恐还与历史上尧舜时期出现过的奇特天文现象有关。

《翼城县志》有“尧四十二年,景星出于翼”之词条,但笔者不知编者对其中的“翼”字作何解。

   《竹书纪年》载:帝尧“四十二年,景星出于翼。” “帝在位七十年,景星出翼,凤皇在庭,朱草生,嘉禾秀,甘露润,醴泉出,日月如合璧,五星如连珠”。
   《汉书.天文志》载:“景星者,德星也,其状无常,常出于有道之国。”正义说:“景星状如半月,生于晦朔,助月为明。见则人君有德,明圣之庆也” 孙氏瑞应图也说:“景星王者不私人则见。” 景星乃祥瑞吉庆之星,君主厚德有道,不以天下为私,感动上天,景星方才出现。景星其形虽如半月,其光则大于月亮。

翼星,是二十八星宿之一,共二十二颗,位在南方,色赤。有记载说帝尧是翼星之精,足履翼宿。两次景星出于翼,昭示帝尧乃“神”来世间。

由这些典籍记载可知,尧舜时期历像日月的技术水平还是很高的,从另一方面也说明当时陶寺古观象系统包括翼城历山观测点在内,其观测与记录是可信的,因为据现代天文专家的测算,史书所载尧舜时期的两次“景星出翼”确实是真实发生过的天象,而且第二次不但“景星出翼”,而且还“五星连珠”。

中国传统占星学以此为国之祥瑞兆。《易坤灵图》曰:“王者有至德之萌,则五星若连珠。”

   天文史学家黄一农先生回推过去的天象,发现距今6000年以来,发生过的五星聚会仅有五次:

1、颛顼帝高阳在位六十四年,前3724年,丁巳岁,有五星聚会。

2、帝尧在位七十年,前2279年,壬戌,景星出翼,日月如合璧,五星如连珠。” 此次“七曜同宫”的张角是13度。

3、大禹摄政第6年,前2210年,辛未岁,五星连珠。

    4、帝辛四十年,前1143年五星聚房,跨度当为11度,呈连珠状。越明年(前1142年)文王始受命。

5、 1962年2月5日的日月合璧五星连珠。

在这五次五星聚会中日月合璧五星连珠只有二次,一次

是帝尧在位70年,还有一次就是1962年2月5日。

说来也巧,尧四十二年,景星出于翼,恰是舜开始协政之年,舜协政20年,代天子8年,28年后正是尧在位70年禅位于舜那一年。此年景星出于翼,日月如合璧,五星如连珠。据《论语》《尧曰》篇,尧禅位与舜时:“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舜亦以命禹。” 历数、历法对执政者的重要性显而易见。

“景星出翼”,而“翼宿”乃楚之分野。但当景星出现在“翼宿”时,若从昔日的尧都平阳向东南方向观望,又恰是今之翼城这个方向,也许这是巧合,因为“景星出翼”的“翼”并非是指翼城这个“翼”。不过,笔者认为,“翼”这个祥瑞之字对改国号“晋”为“翼”的晋孝侯来说,恐是其精心的选择,因为此时距离尧在位70年景星出翼、日月合璧五星连珠的时间相较于今天来说并不遥远。再者,正如明末大学者顾炎武所说:“ 三代以上, 人人皆知天文,‘七月流火’,农夫之辞也;‘三星在天’, 妇人之语也;‘月离于毕’, 戍卒之作也;‘龙尾伏辰’, 儿童之谣也. 后世文人学土, 有问之而茫然不知者矣.”(《日知录》卷三十);也就是说晋孝侯的时期天文知识是很普及的,其取“翼”为国号当属自然。

 

历山,翼城历山,一座承载着中华历法基因的圣山!

 

注:因笔者未能到翼城历山进行实地考察观测,对其地形地貌是否适合24节气的观测亦即是否具有确立72侯的必备条件,尚未掌握一手资料,只是纸上谈兵,故此文论述尚未到位,若有不妥,欢迎方家指正!

 

                                 2018.8.11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