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明探源>>正文内容

古唐国与刘姓始祖刘累的历史渊源

第一稿

古唐国与刘姓始祖刘累的历史渊源

——刘累故里寻觅

 

                                  蔺长旺

 

内容摘要

 

       本文围绕着“何以古唐国”的命题,通过对典籍记载的系统梳理、借助于龙山文化(陶寺型)考古文化分布状况以及断代工程年代等相关数据,并参考历史地名文化之演变与民间传说等信息资源,充分论证了今之翼城即为古唐国地望之所在;并对翼城刘王沟村即为刘累之出生地的命题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探讨。

 

关键词

      古唐国   陶唐氏  豕韦氏龙唐龙艺村刘王沟刘累故里

 

 

一、何以“古唐国”

“古唐国”之称,可谓历史悠久。自尧受封于唐,其子丹朱及其苗裔承袭,直至周初被周公所灭以封叔虞为“唐”进而到晋国诞生,其间长达1300余年之久。

考“古唐国”之地望所在,多种典籍之记载却不尽相同,有河北唐县说,有晋阳(太原)说,有平阳说,有永安(霍县)说,有安邑(夏县)说,还有翼城说等等;然能够同时满足“典籍有记载、考古有支撑、地名有传说、时空可吻合”等多个要素和条件之多重论证者,非翼城说莫属。

(一)、典籍有记载

1、翼城与“古唐国”相关的典籍记载

(1)《左传·哀公四年》:“唯彼陶唐,帅彼天常,有此冀方”。

(2)《通志》:“帝尧,高辛氏第二子,母帝喾四妃陈丰氏曰庆都,感赤龙之祥,孕十有四月,而生尧于丹陵,名放勋,育于母家伊侯之国,后徙耆,故名伊耆,年十三佐帝挚受封于陶,十有五封唐,为唐侯,合翼与浮山南为国,而都浍南之尧都,后迁于平阳,年十有六以侯伯践帝位,都平阳,是为陶唐氏”。

(3)《通志·都邑略》: “晋都唐,谓之夏墟,大名也,本尧所都,谓之平阳,成王封母弟叔虞于此,初谓之唐,其子燮父始改为晋,以有晋水出焉,其地正名翼,亦名绛,而平阳者是其总名。”

(4)《诗经注解》:“唐国,本帝尧旧都,在禹贡冀州之域……周成王封弟唐叔虞为唐国。”

(5)《史记·晋世家》:“唐在河、汾之东方百里……”。

(6)《括地志》:“故唐城在绛州翼城县西二十里,即尧裔子所封者也。”

(7)《平阳府志》(翼城):“古尧始封国。虞封尧子于此。夏商因之。周唐乱,周公灭之,成王封弟叔虞于此,是为唐叔……”

(8)《平阳府志·建置沿革·浮山县》(清康熙版):“浮山县,虞丹朱食邑。”

(9)《辞海》:“唐,古国名,相传为祁姓,尧的后裔,在今山西翼城西,为周成王所灭,后来作为其弟叔虞的封地。”

(10)《辞源》:“唐指唐尧,即陶唐氏,或诸侯国名,今山西翼城县西有古唐城。”

(11)《汉语大辞典》:“唐指西周诸侯国名,周成王封弟叔虞于唐,今山西翼城县西有古唐城。”

(12)《汉语大字典》:“唐为古国名,相传为祁姓,尧的后代,在今山西翼城西,为周成王所灭,后作其弟叔虞的封地。”

(13)《中国历史大辞典》:唐为“商代方国,祁姓,相传为尧之后裔,都今山西翼城县西唐城村,为周成王所灭。封其弟叔虞于此。都今山西翼城县西唐城村。”

(14)《翼城县志·建置沿革》:“翼在《禹贡》冀州之域。尧受封于此,号陶唐”。

(15)《翼城县志·建置沿革》:“翼在禹贡冀州之域。尧受封于此,号陶唐。禹封丹朱于此,因名曰‘唐’。今县西唐城村,其故都也。至周成王五年,唐有乱,周公灭之,迁尧子孙于杜。成王戏剪桐叶为珪,封其弟叔虞于唐,建都翔翱山下,以山形如鸟舒翼,故名翼城,即今之故城村是也。自尧至此皆名唐……”

(16)《翼城县志·古迹·村落》:“尧都村:邑南二十里,浍水之阳,尧封唐侯时所都也。”

(17)《翼城县志·村落》:“弃里村,在邑北二十五里,盖后稷生处。其母初见后稷而弃之,故名。俗讹为契里,误矣。又《稷山志》以稷墓在彼,遂以为稷山。人不知彼为葬处,非生处也。”

(18)《吕氏春秋-重言》:“成王与唐叔虞燕居,援桐叶以为硅,而授唐叔虞曰:‘余以此封汝。’叔虞喜,以告周公,周公以请曰:‘天子其封虞邪?’成王曰:‘余一人与虞戏也。’周公对日:‘臣闻之,天子无戏言,天子言则史书之,工诵之,士称之。’于是封叔虞于晋。”此说亦可见于《史记-晋世家》和刘向《说苑-君道》。

(19)顾炎武《日知录》(卷三十一): 唐叔封于翼。

(20)*《左传》(昭公元年):“迁实沈于大夏,主参,唐人是因,以服事夏、商。”杜注以为大夏在今太原市。服虔则认为大夏在汾浍之间,即今山西翼城、隰县、吉县一带。

(21)*《史记-晋世家-正义》两处引《括地志》,其一:“故唐城在绛州翼城县西二十里,即尧裔子所封。”其二:“故唐城在并州晋阳县北二里”。

 

2、翼城与“尧之子——丹朱”相关的典籍记载

(1)《翼城县志·古迹》:“古唐城:丹朱封唐侯时所都,在房陵之右,今名唐城村。在翼城县西二十里,今有庙存焉”。

(2)《翼城县志·村落》:“朱村,在邑北二十五里丹山东北。丹朱生于此,盖尧封唐侯时,生子于丹山之傍朱村,因命名曰丹朱。”

(3)《翼城县志·古迹》:“丹渊,在龙艺村南,即丹朱所封之丹渊,又一名‘善渊’。”

3、翼城与“帝尧陶唐氏裔孙——刘累”相关的典籍记载

(1)《左传·襄公二十四年》:“昔匄之祖,自虞以上为陶唐氏,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在周为唐杜氏,晋主夏盟为范氏,其是之谓乎?”

(2)《左传-昭公二十九年》晋太史蔡墨所述:“昔有飂(刘)叔安,有裔子曰董父,实甚好龙,能求其欲,以饮食之,龙多归之,乃扰畜龙,以服事帝舜。帝赐之姓曰‘董’,氏曰‘豢龙’,封诸鬷川,鬷夷氏其后也。故帝舜世有畜龙。及有夏孔甲,扰于有帝,帝赐之乘龙,河、汉各二,各有雌雄。孔甲不能食,而未获豢龙氏。”

(3)《左传·昭公二十九年》:“陶唐氏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能饮食之,夏后嘉之,赐氏曰御龙,以更豕韦之后,龙一雌死,潜醢以食夏后,夏后飨之,既而使求之,惧而迁于鲁县,范氏其后也。” 刘俊男注:这是尧后裔第一次代替豕韦氏。

(4)《史记集解》引贾逵曰:“刘累之后至商不绝,以代豕韦之后。祝融之后,封于豕韦,殷武丁灭之,以刘累之后代之。” 刘俊男注:这是尧后裔刘累之子孙第二次代替豕韦氏。

(5)《水经注》(卷三十一):“尧之末孙刘累以龙食帝孔甲,孔甲又求之不得,累惧而迁于鲁县,立尧祠于西山,谓之尧山,故张衡《南都赋》曰:‘奉先帝而追孝,立唐祠于尧山’。”

(6)《通志-氏族略》:“至夏时,丹朱裔孙刘累迁于鲁县,累孙犹守故地。至商更号豕韦氏,周复改为唐公。成王灭唐,以封弟叔虞,号唐叔,又封刘累裔孙在鲁者为唐侯以奉尧祠。”

(7)《国语-晋语》韦昭注曰:“豕韦自商之末,改国于唐。周成王灭唐而封其弟叔虞,迁唐于杜(陕西杜陵),谓之杜伯。”

(8)《史记-晋世家》张守节正义引《括地志》云:“刘累惧而迁鲁县之后,夏后别封刘累之孙于大夏之墟为侯。至周成王时,唐人作乱,成王灭之,而封大叔,更迁唐人于杜,谓之杜伯”。

(9)《翼城县志·古迹》:“刘王沟,刘累故里。今其村多刘氏,即其裔也”。

(10)《翼城县志·古迹》:“龙艺村,邑北十五里,丹渊傍。尧后刘累学扰龙处也。土人皆称‘龙艺’。”

(11)《翼城县志·建置沿革》:“唐侯御龙氏,姓刘名累,尧子丹朱后,居龙艺村。夏孔甲时,天降二龙,累以养龙术事孔甲,孔甲赐曰御龙氏,以更豕韦之后,为唐侯,都翼之西,曰龙唐,即今龙唐村。”

(12)《翼城县志·古迹·村落》:“韦沟:在履釜山东南,盖夏时豕韦氏侯此所都也。至商时豕韦灭,遂渐浚为沟焉。”

(13)《曲沃县志·沿革》(光绪六年):商时“豕韦复承其国,商末国于唐,为唐公,沃在其西境,凡六百四十四祀。”

经初步查阅和不完全梳理,笔者搜集到的翼城与“古唐国”相关的典籍记载有21条,翼城与“尧之子——丹朱”相关的典籍记载有3条,翼城与“帝尧陶唐氏裔孙——刘累”相关的典籍记载有13条。这些记载有源自于被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太史公司马迁所著的中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史记》,有被誉为“卓见明理、独见别哉、古人不能任其声、后代不能出其规范、诸子之意寓于史载、终为不朽之业”的南宋郑樵巨著纪传体中国通史《通志》,有“文采若云月,高深若山海”的中国第一部叙事详细的编年体史书《春秋左氏传》,还有源自于多种具有权威性的“辞书”以及地方方志等。在翼城与“古唐国”相关的21条典籍记载中,唯有第20 和第21条的两条记载,或是其自身矛盾,或是读者对其理解各异,所占比例较小。

至于河北唐县与山东肥城等地尧迹的由来,前人对《汉书-地理志》的记载早有质疑,例如《水经注》就曾提出过质疑,云:“唐水在西北入滱,与应符合。又言尧山者在南,则无山以拟之,为非也。阚骃《十三州志》曰:‘中山治卢奴,唐县故城在国北七十五里。’骃所说此则非也。《史记》曰:‘帝喾氏没,帝尧氏作,始封于唐。’望都县在南,今此城南对卢奴故城,自外无城以应之。考古知今,事义全违。俗名望都故城,则八十许里,此城距中山城则七十里,验途推邑,宜为唐城。城北去尧山五里,与七十五里之说相符,然则俗谓之都山,即是尧山在唐东北望都界。皇甫谧曰:‘尧山一名豆山。’今山于城北如东,崭绝孤峙,虎牙桀立。山南有尧庙,是即尧所登之山者也。《地理志》曰:‘尧山在南’。今考此城之南,又无山以应之,是故先后论者,咸以《地理志》之说为失。”

总体来看,笔者认为这些相关典籍之记载,绝非空穴来风,据此而得出“古唐国”在翼城这一结论的可信度是很高的,且是难以被轻易否定的,因为与其他“古唐国”之说相比较,唯有翼城之说能从考古支撑、历史地名、时空地理等多个层面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条,而不得不令人信服。

 

(二)、考古有支撑

《通志》云:帝尧“年十三佐帝挚受封于陶,十有五封唐,为唐侯,合翼与浮山南为国,而都浍南之尧都,后迁于平阳,年十有六以侯伯践帝位,都平阳,是为陶唐氏”。

帝尧何以“陶唐氏”?学界关于唐尧封地“陶”与“唐”的争议是个历史久远的问题。 据有关文献记载,尧十三岁(另说十五岁)辅佐兄长帝挚,封于陶地。十五岁改封于唐地,号为陶唐氏。十八岁,尧代挚为天子,定都平阳。那么,这个“陶地”在何处? 这个“唐地”又在何方?

至于“陶地”之所在,目前的争议至少有两处:

一是山东菏泽地区的“定陶”,据王大有考证,尧将在其联合羿东夷平叛主战场荷泽与单县之间的两个地方命名为“定陶”和“成武”,寓意“成于武、平定于陶”, 说明在尧联合羿于东夷平叛之前,山东就已经有“陶地”存在,而且考古文化也已经证实尽管山东地区几乎没有发现仰韶文化时期的陶器文化遗存但龙山文化时期山东的制陶技术却达到了最为鼎盛的阶段。据此,有学者称山东“定陶”就是尧的封地“陶” 。

图一 唐尧联合羿东夷平叛示意图

二是山西襄汾县的“陶寺”,亦即陶寺遗址所在地,此地无论是仰韶文化还是龙山文化时期均不乏陶器文化遗存的存在。但在陶寺城址被发现之前,陶寺这个地方从未被历代史学界所关注,也从来没有人把它和史籍《今本竹書紀年疏證》中的帝“八十九年,作游宮于陶”、“九十年,帝游居於陶”联系起来。这个“陶”也许就是陶寺,因该地海拔高度近600米,其地势远远高于“平水之阳”地势平缓之处的古尧都所有可能处于的“金城堡”一带。学者魏文成认为“陶寺”应是尧最早的封地“陶”。

不过也有学者把《史记-货殖列传》所云“昔尧作(游)[于]成阳”中的“成阳”与《竹书纪年》“作游宮于陶”中的“陶”等同了起来,认为“尧作(游)”就是“作游宮于成阳”,笔者认为无论是说尧曾经到成阳巡视或说是“出游”,还是说在成阳建宫殿,“成阳”也好,“陶”也罢,都不能直接证明那里就是尧称帝之前的封地“陶”,因为这只是一种推断而已。

笔者认为,尧称帝前的封地“陶”与“唐”都在平阳域内。关于唐尧称帝前之封地“陶”与“唐”的问题,笔者近年来一直被一个疑问所困惑:为何会先封其“陶”而后又改封为“唐”?其中必有缘故,也许破解这一疑点正是回答“陶”与“唐”在何处之关键所在。

从大的历史背景来看,帝喾时期因海浸与洪水的影响,可以说在今太行以东与黄河中游地区,其生态环境之恶劣已不适合各部族聚落的生存,举族西迁去寻找新的领地是很自然的事。

从考古文化之层面来看,陶寺遗址年代的上限超出了距今4300年甚至可到距今4450年。这与东部地区各部族聚落西迁的历史背景相吻合。

如此,帝喾之所以先封尧与“陶地——陶寺”之说就有了合理性与可能性,之后又因其在陶寺建设都城之需,再改封尧于临近的“唐地——翼城”就在情理之中了。联想到《括地志》中“尧裔子所封”之记载,其“根源就非常清楚了:翼城既是尧即位前的封地,也就是古唐国的创始地”(刘合心《大唐之源》)。

回过头来再说河北的“唐地——唐县”,若说是唐尧部落庆都较早时期的迁徙与栖息地尚可,又何以再能成为“尧的封地”?至于山东的“陶地——定陶”,在尧联合羿东夷平叛时乃属其他部族所居,又何以能称其是尧的封地“陶”?

再者,从时空的角度来看,从尧十三岁辅佐兄长帝挚受封于陶地到十五岁改封于唐地,其间仅有两年时间,时间很短就改封为唐,这很可能是因陶地(陶寺)建设需要所发生的改变;而从其受封于唐到其十八岁代挚为天子定都平阳至,其间长达三年时间,这三年时间正是其在古唐国建功立业为其能被万邦推举为天下共主,继“天子”位后定都陶寺奠定基础的时间。

笔者的这一推论,在考古学层面具有充分的证据:

既然古唐国(地)是帝尧定都平阳(陶寺)前的地域,那么其在古唐国所具有的考古学文化特征,必定会在陶寺遗址得以充分的体现,二者之间应当具有共性,这个特征就是陶器的特征,也就是考古文化所称谓的龙山文化陶寺型。

这种特征在河北唐县与顺平一带可以说是无以体现,只有一个1万平米的仰韶与龙山文化共存的微型遗址而已,这也说明笔者在本文中根据典籍记载的上述分析是符合逻辑的。

 

图2-3 中国文物地图集河北卷唐县、顺平词条

至于太原与榆次一带,虽有龙山文化遗存,但属于当地的一种称为白燕性的文化,似乎与陶寺文化毫不相干。

图4 翼城县龙山文化(陶寺型)考古文化遗存分布图-1

图5 翼城县龙山文化(陶寺型)考古文化遗存分布图-2

但在翼城县的龙山文化(陶寺型)遗址分布却极为丰厚壮观,总面积达573.1万平方米,这在晋南陶寺文化分布区域内是非常突出的,其中有50万平方米的古暑遗址,还有仅次于陶寺280万平米的北寿城遗址(200万平方米)。这对典籍记载翼城即为古唐国提供了最为直接的考古实证。从如此面积规模的文化遗存来看,不难想象昔日尧所治理的古唐国之兴盛与繁荣之状,也许这正是其能被“共为天下之主”并定都陶寺进而“协和万邦”实现中华民族大融合的政治与经济基础。

另外,翼城县的庙底沟考古文化遗址也极为丰厚,特别是这里还有早于庙底沟文化的枣园文化遗址,也是山西年代最早的新石器文化。翼城枣园与北寿城一带从距今7400年到距今2000年的汉代,其间长达5000多年的考古文化绵延不断,这对研究确定翼城曾为唐尧受封地和周公对陶唐氏后裔封地、改唐为晋时的“唐地”以及陶唐氏后裔刘累的发祥之地等无疑是最完美的脚注。

 

 

图6、7 翼城县庙底沟文化遗存分布图

 

笔者通过对浮山县南部地区龙山文化(陶寺型)遗址分布情况的调查,也充分说明典籍尧“十有五封唐,为唐侯,合翼与浮山南为国”这一记载的可信性,如下图所示。

 

 

 

图8、9 古唐国地望示意图

 

特别是上世纪自翼城、曲沃到侯马一带晋国遗址的发现,从根本上肯定了“成王封母弟叔虞于此,初谓之唐,其子燮父始改为晋”这一典籍记载的合理、准确与真实。

再者,翼城民间传承千年的尧都砂锅制作技艺以及尧都砂锅之“尧王玉印”、“尧王金牌”和“朝王板”的传说,翼城南唐乡北史村的丹朱墓、1989年唐城村曾出土的“古都唐城”、“陶唐遗风”、“守唐风”等门额刻石以及被称之为“古房陵”的丹朱避舜之地等古迹遗存,都是对翼城曾是古唐国这一历史真实的补充佐证。

 

二、刘累故里在翼城

《元和姓纂》对刘姓之起源的记载十分清晰:劉 帝堯陶唐之後,受封於劉,裔孫劉累,事夏后孔甲,在夏后為御龍氏,在商為豕韋氏,在周為唐杜氏……

近年来,刘姓社会学者对刘姓之起源的研究成果颇丰,基本理清了其传承脉络,并尊刘累(尧十六代孙、夏朝人)为中华刘姓始祖。张衡《南都赋》称:“远世则刘后甘厥龙醢,视鲁县而来迁。奉先帝而追孝,立唐祠乎尧山。固灵根于夏叶,终三代而始藩。”《后汉书-郡国志》载:“鲁阳有鲁山,有尧山,封刘累,立尧祠。”《水经注-滍水》:“滍水出南阳鲁阳县西之尧山,尧之末孙刘累,以龙食帝孔甲,孔甲又求之,不得。累惧而迁于鲁县,立尧祠于西山,谓之尧山。”

 

图10 《元和姓纂》刘姓词条

刘累所居邱公城,是鲁山最早古城址,有新石期仰韶、龙山文化堆积层。刘累墓冢在邱公城东北招兵台山上,当年刘秀曾在此筑台招兵,以恢复汉室。今刘累陵园,规模恢宏,位于县城西30里昭平湖畔,已经成为世界刘姓寻根之圣地。

如此,笔者若言“刘累故里在翼城”,似乎与之相悖。 

《左传》记载:“陶唐氏即衰,后有刘累”;《史记》承接了这种说法。《史记》还记载“尧的儿子丹朱,舜的儿子商均分别(在唐和虞)得到封地,来奉祀祖先”;《新唐书》卷七十一上,宰相世系表一上记载“刘氏出自祁氏。帝尧陶唐氏子孙生子有文在手曰‘刘累’因以为名”;《新唐书》卷七十四下,宰相世系表四下还记载:“舜封尧子丹朱为唐侯,至夏时,丹朱裔孙刘累迁于鲁县,累孙犹守故地,至商,更号豕韦氏……”。

从《左传》和《史记》记载的“陶唐氏即衰,后有刘累” 的字面上看,陶唐氏和刘累之间没有其他刘氏存在其中,刘累就是陶唐氏的直接后裔,并非是陶唐氏之后的刘氏的后裔。

《新唐书》记载的:“帝尧陶唐氏子孙生子有文在手曰‘刘累’因以为名”、“舜封尧子丹朱为唐侯,至夏时,丹朱裔孙刘累迁于鲁县……”这两段记载把“陶唐氏即衰,后有刘累”这句话说得更清楚,更明白:“舜封尧子丹朱为唐侯”,说的是因为丹朱“顽劣好讼”,帝尧没有把帝位传给丹朱而传给舜,舜继位后将丹朱封为唐侯,陶唐氏的地位由天子变成了诸侯,这就是“陶唐氏即衰”;丹朱以封地为氏,即为唐氏,仍然属陶唐氏的范畴。丹朱的唐氏子孙(也是陶唐氏子孙)繁衍到刘累的父亲时“生子有文在手曰‘刘累’因以为名”,这就是“后又刘累”。“至夏时,丹朱裔孙刘累迁于鲁县……” 这是肯定到鲁县为孔甲养龙的刘累是帝尧嫡子丹朱的裔孙。所以,《左传》、《史记》、《新唐书》之上述记载,已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刘累是帝尧嫡子丹朱的后裔

那么,进而考究“舜继位后将丹朱封为唐侯”的“唐地”之地望所在,就成了确定刘累出生地亦即刘累故里的关键之所在。

图11 翼城县与刘累相关历史地名分布

图中的地名“朱村、丹子山”无疑隐含着这里曾是“舜继位后将丹朱封为唐侯”之地的信息,且舜将丹朱封于尧继天子位之前的古唐国之地也是合乎情理之举;而“刘王沟”、“龙唐”与“龙艺村”之地名明显记载了刘累出生在刘王沟和在龙艺村学习豢龙技艺的历史信息;至于“苇沟”这个地名无疑与商时“累孙犹守故地,至商,更号豕韦氏”的记载相关。

   地名及其在不同地方的复制重名,往往记载着氏族部落迁徙的历史信息,如以“唐”命名的地方,自帝尧陶唐氏受封与唐(翼城)起到今天的“唐人街”,就已遍布全球。河北的唐县、鲁山县以南的唐河、唐城等地名的出现,无疑也会与“古唐国”有着内在的联系。

图12 河北、山西、河南、湖北与“唐”相关之地名分布

 

 据刘俊男教授的研究,综合汉以前之记载,周代对尧之后裔大约有四封,一是封于唐,如周公灭掉古唐国、封叔虞于唐;二是封于蓟;三是封于黎;四是封于祝。因此,尧迹也随之散布于“蓟”(今北京附近,属河北省),“黎”(今山西长子县),“祝”(按魏嵩山《中国历史地名大辞典》,今属山东肥城县东南)等地。 在东汉班固《汉书-地理志》以前,河北等地的尧迹未见记载,《汉书-地理志》只记尧迹,未考证其来历,所以河北等地的尧迹皆尧后裔所为,皆为后世纪念性遗迹。 

 在今天河南、山东交界处的滑县至郓城、曹县及其附近,尧舜禹之时属古“曹”国,夏、商之时称为“豕韦”,周时此处有曹、卫等国,秦汉以后又分出鄄城、定陶、成阳、曹等县(郡或国)。据刘俊男教授研究,这个区域的尧迹也是东汉以后《汉书-地理志》等地理著作记载风土民情时所记的遗迹,读《水经注》可知,郦道元曾提出过质疑。

河南鲁山,作为刘累因避难而迁徙居住之地,那里有“尧山”,那里有“尧祠”,这更能说明刘累及其子孙始终不忘其根源、不忘其先祖、不忘其故里祖庭之历史情结的深厚。

以上,笔者结合典籍记载,从地名文化的角度,初步探讨了古唐国“刘王沟”与刘姓始祖刘累的历史渊源;下面笔者拟结合夏商周断代工程和陶寺考古年代数据的成果,对刘累迁移鲁山之前所在地域(古唐国)进行进一步的分析。

陶寺遗址的年代距今4300年的上限到距今3900年的下限,根据断代工程公元前2070年大禹立夏,其间还有170年的时间处在夏朝年代的区间。笔者曾撰文《寻觅夏朝之初都——陶寺晚期百余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提出了“陶寺既是尧舜之都,也是大禹立夏且在位仅有8年的大禹之都,还是太康失国四十载与少康最终复国的征战之地”的观点。

《竹书纪年》记载:“帝孔甲元年乙巳帝即位,居西河”(学者魏文成认为此西河即陕西的石峁一带)。有资料显示孔甲在位9年,孔甲继位不久便派刘累养龙,长达7年之久;而据有关文献记载,刘累生活在夏代孔甲年间,公元前1898年出生公元前1788年去世,公元前1879年孔甲封他为御龙氏。显而易见,刘累出生的年代公元前1898年,恰是陶寺遗址年代距今的3900年,也正是少康复国事件发生之后。此时夏代的活动中心尚在石峁与陶寺和东下冯一带,那么,刘累出生在今翼城县“刘王沟”之说,在年代上便是完全吻合的。

图13 刘累出生年代分析参考图

据此,笔者判断,冠以“王”字的翼城“刘王沟”当是刘累之出生地无疑,与之相关的“龙艺”、“龙唐”等村名自然也就具有了其“豢龙”之地的历史内涵。

 

当然,如今之天下刘姓后人,将河南鲁山作为其寻根之圣地也无可厚非,但对于翼城古唐国的那个“刘王沟“和”龙艺村”,那个曾经是帝尧陶唐氏裔孙刘累心目中的祖庭之地,今之刘姓人恐也不应漠然视之吧!

参考文献(略)

                      2018年7月9日于平阳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