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尧文化>>正文内容

漫话帝尧之——敬授民时

中国根 黄河魂 这里是临汾!

 

尧作为一代贤明君王,在平阳建都后,又是如何管理国家,采取了哪些重要的举措,开创了民生殷实、政治开明的繁荣盛世?这些伟大的功绩,对后世产生了哪些深远的影响呢?《漫话帝尧》系列节目第三集 《敬授民时》,继续讲述。

敬授民时

在上一讲中,乔忠延老师借助丰富的典籍和有趣的故事为我们揭开了尧都平阳的真正面纱。那么,帝尧定都平阳后,面对农耕初创、四时无序的状况,他会想出什么样的办法发展农耕,解决百姓的吃饭问题呢?《漫话帝尧》系列节目第三集 《敬授民时》,为您讲述。

▲  玉骨组合头饰  陶寺遗址M2023出土  玉笄长18.6、宽1.1、厚2.6厘米  玉坠长7.9、宽0.7-0.8厘米 陶寺考古队藏

今天,我就先从第一件大事敬授民时说起。敬授民时,其实就是制定历法。不过,他制定历法却是从发展农耕开始的,其目的就是要大家都能吃饱肚子。所以,我们讲制定历法要从农耕开始,而讲农耕要从了解当时的状况开始。当时的状况如何?可以用一个词概括:刀耕火种。什么是刀耕火种?就是放一把火将森林树木烧毁,然后用石头刀子在地里打个小孔,把种子撂进去,就等着禾苗结出果实来收获。

用现在的科学眼光看,刀耕火种比较落后,但在四千多年前的上古时期,人们以打猎为生,捕不到野兽就得饿肚子。这时,“刀耕火种”无疑使得五谷纳入了人们的食物范围。据考证,最先发现五谷能够食用的是炎帝。那么,炎帝又是如何发现这一相传几千年的、人类始终赖以生存的食物?人们又为何尊称他为神农氏呢?

说到神农氏大家一定熟悉他尝百草的故事。说的是他为了探明哪些野草能吃,亲口品尝,时常吃了有毒的东西,昏迷过去。可以说,神农尝百草是冒着生命危险的。正由于危险,人们对他也就非常尊敬,尊敬到了神化的程度。神话传说中讲,神农的肚皮是透明的,能看见里面肠胃的蠕动。他摘下一片绿叶,往嘴里一含青涩淡雅。咽进肚里,看得见那绿叶上来下去,在肠胃里巡查,就将之叫作茶。又挖到一株细根,味道甘甜,香沁浑身,就将之叫作甘草。有一天,他挖到一株草,刚一咬就昏了过去。好久好久,才醒了过来,就将之叫作断肠草。这么一株株,一天天品尝下去,终于认定了哪些草能吃,哪些草不能吃。又选些结籽多的草种植,这便定了五谷。

即便定了五谷,由于那时的耕作技术落后,收成也就很低。你想,刀耕火种产量能高吗?还不就是广种薄收吗?可以说,尧当年接过的就是大众难以吃饱饭的乱摊子。看来,提高农耕水平是当时的一件大事。尧首先抓了这件大事,他任用了一个人管这事,史书上说这是教民稼穑。稼穑,稼是庄稼,是讲种植;穑是收获,是讲收打储藏。那他任用的是谁呀?弃。说弃这个名字,大家感到陌生。如果说后稷就很熟悉了。据说,后稷是他的职务,是尧任用他为农官,让他教民稼穑。因为他的名气大了,所以人们连他的名字都忘了,只记住了他的职位。

看来,后稷这个人在后人心目中也有着不可估量的历史地位。但是,尧为什么要让后稷来掌管农业?他在帝尧执政期间又有什么样的作为呢?

▲ 唐尧  彩绘折腹湓  陶寺遗址M2168出土  口径34、底径12、通高19.7厘米  陶寺队藏

说起这位后稷,我们在讲尧的身世时说到过,他和尧是一父两母的兄弟。他的母亲是姜嫄,后人把他们也神化了。有一天,姜嫄去野外游玩,回家的路上,看见地上有个很大很大的脚印。她很稀奇,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脚呢?脚这么大,那人该有多么高呢?她越想越觉得奇怪,就想和这个大脚比试一下,看他的脚比自己大多少。因而,她就伸出一只脚踩在了那个巨大的脚印上。这一踩可不得了,浑身发麻,如果让当代人形容那种感觉可能就像触了电一般。回家后,她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怀孕了。过了些日子,生下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可家里人觉得她怀孕有些奇怪,不愿养这孩子,就将他扔到了村巷里。村巷又窄又小,牛过羊窜,鸡飞狗跳,肯定会把这孩子踩死。奇怪的是这孩子非但没有被踩死,还有牛羊给他喂奶。家人见他不死,又将他抱起扔进山上的树林。山高林密,野兽出没,这孩子肯定必死无疑了。然而,上山砍柴的人看见孩子好端端的。为啥?有一只老虎守候在他的身边,别的野兽哪里敢挨近他呢(现在还有人给孩子做老虎枕头、老虎鞋,据说就是因为老虎保护过弃)!家人得知,索性将他扔到湖面的冰凌上,这一来非冻死他不可。可是,这孩子还没死,天上飞来好多好多的鸟,轮流背负着他,给他温暖。过了几天,家里人跑去一看,孩子还好端端的。他们也觉得这孩子不同一般,就将他抱回去抚养。既然要养,就该有个名字,因为被抛弃过,就叫他弃。

弃长大了,很喜欢种庄稼。他不光播种,还及时除草。他制作了几样简单的农具,干起活来效率提高了好多。尧知道了,就将他请进宫去,聘请他当农师,官职为后稷,要他管理天下农业,教广众耕作。可以看出,帝尧让后稷教民稼穑一定起了不小的作用。但是,这改变不了广种薄收的局面。因为,如果把握不住农时,种不到时候,到天凉了,五谷还长不成。所以帝尧要下定决心制定历法。

作为掌管农业的后稷,尽管在普及农业、传授耕种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当时原始、落后的农耕状况,并不能有效地发展农业,人民的温饱问题仍然不能彻底解决。

由于无法贯通天人,因而古代的圣哲,殚精竭虑,“察悬象之运行,示人民以法守”这就告诉我们,帝尧敬授民时是何等重要。帝尧继位之始,农耕初创,四时无序。人们掌握耕作的时间,只能观测物候。据说,人们多住在河边,就根据河水的涨落大小来判断气候的。这么耕种不仅在尧那个时候,就是到了几千年后的宋朝,在偏僻的山野还是。我们不妨看一首诗:

野人无历日,鸟啼知四时。

二月闻子规,春耕不可迟;

三月闻黄鹂,幼妇悯蚕机;

四月鸣布谷,家家蚕上簇;

五月啼雅舅,苗稚忧草茂;

……

这是陆游的《鸟啼》诗。陆游生活在宋代,尽管离帝尧时期也有几千年了,可是僻地山村的“野人”仍然按照鸟鸣的情况判断时令,决定农事,上古那个时候就更不用说了。物候判断难免有误差,误差大了,势必广种薄收,或者有种无收。

薄收或无收都会没有饭吃,由此看来,这观天测时确实是个大事。帝尧当政后,将此事放在首位,那么尧又会采用什么样的办法来观天测时、制定历法呢?

史籍中说,尧命令羲氏与和氏谨慎地遵循天数,推算日月星辰运行的规律,制定历法告诉人们。他分别命令羲仲、羲叔、和仲、和叔到东南西北四个不同的地方进行观察。羲仲住到了东方的阳谷,恭敬地迎接日出,辨别测定太阳东升的时刻。昼夜长短相等,南方朱雀七宿黄昏时出现在天的正南方,依据这些确定仲春时节,也就是春分。这时,人们分散在田野,鸟兽开始生育繁殖。

羲叔住在南方的交趾,辨别测定太阳往南运行的情况,恭敬地迎接太阳向南回来。白天时间最长,东方苍龙七宿中的火星黄昏出现在南方,根据这些确定仲夏时节,也就是夏至。这时,人们住在高处,鸟兽的羽毛稀疏。

和仲住在西方的昧谷,恭敬地送别落日,辨别测定太阳西落的时刻。昼夜长短相等,北方玄武七宿中的虚星黄昏时出现在天的正南方,依据这些确定仲秋时节,也就是秋分。这时,人们又回到平地上居住,鸟兽换生新毛。

和叔住在北方的幽都,辨别观察太阳往北运行的情况,白昼时间最短,西方白虎七宿中星黄昏时出现在正南方,依据这些确定仲冬时节,也就是冬至。这时,人们住在室内,鸟兽长出了柔软的细毛。

根据观测和研究的结果,尧断定一周年是三百六十六天,多余的时间用加闰月的办法解决,确定春夏秋冬四季,也就是一岁。

关于它,《尚书·尧典》中的原话是:“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

从《尚书》的记载至少可以读懂两点:一是帝尧主持研究了历法,因为他分派羲氏与和氏观测日出日入进行研究;二是帝尧亲身参与研究。若是不参与其中,不了解研究情状,很难做出用闰月解决余数的定论。由此完全可以断定,说尧钦定历法是符合实际情况的。历史上对尧制定历法评价很高,柳诒徵先生在《中国文化史》说过:古人立国,以测天为急,后世立国,以治人为重。盖后人袭前人之法,劝农教稼,已有定时……邃古以来,万事草创,生民衣食之始,无在不与天文气候相关。

从上述记载可以看出:尧制定的历法与人们的生息劳作、鸟兽的繁殖息息相关。正因为此,才逐渐形成几千年来一直为后人所遵循和信奉的二十四节气。

历法研究的成果,直接推进了当时的生产生活。我国民间喜欢将节气说成节令。节气是时节气候,节令则成了时节命令。显然,这节气认定后,帝尧选派的官员发布命令,根据这命令人们可以安排农耕和生活事宜,就将节气变成了节令。至今,民间流传着很多关于节令的谚语:惊蛰不耕田,不过三五天。是说惊蛰前后,大地解冻,到了耕牛遍地走的时候了。四月芒种齐芒种,五月芒种过芒种。是说收麦的时间。如果农历四月芒种,那芒种时就能割麦;如果农历五月芒种,那过了芒种才能收麦。头伏萝卜末伏菜,是说播种蔬菜的时间。头伏时可以种萝卜,末伏时才能种白菜。还有,秋分早,霜降迟,寒露种麦正当时。白露种高山,寒露种平川。无数信手拈来的农谚,那时就是时节对农事的命令,这节令从帝尧那时起一直流传了数千年,一直是人们遵循的规律。这是何等了不起的创举!

看来,尧制定历法不仅对当时改变农耕状况、提高生产力起了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而且对后世农业的持续发展也有着无法比拟的深远影响。

对于历法的设定和使用,我国的气象学家竺可桢先生在《天道与人文》一书中说:四季之递嬗,中国知之极早,二至、二分,已见于《尚书·尧典》,即今日之春分、秋分、夏至、冬至。持这种观点的不仅是竺可桢先生,许多外国学者均是这样。意大利学者安东尼奥·阿马萨黑认真研读了《尚书》,说“得知四季的主宰就是生命的创造者”,无疑,他将钦定历法视为最辉煌的科学发现了。

钦定历法对人类的繁衍生息、社会的进步起到了重要作用,而且在一些史籍中也有许多关于尧制定历法的记载。在我市陶寺遗址的重大考古发现,则更是对史料记载的有力证明。

最为有趣的是,这隐藏在史书深处的事实被陶寺遗址新的发现认定了。中国社科院考古工作者在祭祀区发掘出了古代的观象台。古观象台的对面有一排弧形的土柱。土柱间留有缝隙,站在观象台基可以看见塔儿山(崇山)的不同山头,古人就从这缝隙里观察时节变化。今年3月18日市人大刘合心主任,他也是尧文化研究开发委员会的主任,带着尧文化的研究人员实地进行了观看。由于时差这一天应是尧那时的春分,比现在提前了两天,7时5分太阳准确从六七号土柱的缝隙升起,全场寂静肃穆,大家对先祖充满了礼敬。这发现正好实证了帝尧观测天象,敬授民时。古老的史料,在崭新的考古发现中焕发了生机,使帝尧钦定历法的创举更为真实可靠。

关于历法还有种说法,认为尧时期有蓂荚历。据《宋书·符瑞志》中记载:蓂荚草生于台阶边,每月初一开始,每天长一个荚,半个月时长够十五个荚,十六日以后,每天落一荚,月末落尽。要是小期,则不落。名叫冥荚历,这就叫日历荚。这明显带有传说性质,但古人对此却深信不疑,早先尧庙大殿前建有几个纪念亭,其中一个就是蓂荚亭。近年,史学家就此事作了探究,认为这可能是最早的仿生学,用植物的叶片长落变化,来显示日月交替。在没有数字标示的年代,这样就准确直观地告诉了人们今天是几日。这或许就是那时敬授民时的最佳办法。这办法有点时下气象预报的味道,只是其时只能报告日子,不能报告其他。

如此看来,观天测历和敬授民时的确是帝尧时期一项系统的科学工程,此项工程的研究成果,大大推进了社会进步。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