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尧文化>>正文内容

漫话帝尧之——凿井而饮

中国根 黄河魂 这里是临汾!

 

敬授民时是帝尧执政初期的一项伟大成果。它从本质上帮助人民解决了农耕问题,实现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有序生活。可就在此时,天下出现了大旱,尧又是如何带领我们的先民抵御大旱的呢?《漫话帝尧》系列节目第四集 《凿井而饮》,继续讲述。

凿井而饮

在上一讲中,乔忠延老师为我们讲述了帝尧执政初期的一项重要举措——敬授民时,这一措施有效的改变了当时原始、落后的农耕状况,由此而让我们了解了帝尧制定历法的起因、经过以及它给人类带来的重要影响,这也进一步见证了帝尧开创文明的非凡之举。但世事难料,就在人们享受五谷丰登、丰衣足食的生活时,一次罕见的旱灾悄然而至。那么,面对这场天灾帝尧又会想出什么办法来拯救人民呢?《漫话帝尧》系列节目第四集 《凿井而饮》,为您讲述。

▲  玉圭  陶寺遗址M1700出土  长17、宽3.7—4.9、厚1厘  米陶寺考古队藏

今天我来讲尧的另一个大的功绩:开凿水井,或者说推广水井。在前一讲咱们说过,尧庙有眼尧井,这眼井的位置在广运殿前面,非常引人注目,而且引发了不少非议。建筑学家认为,这井的位置不当。中轴线在宫廷里是甬道,在甬道上摆一口水井,影响出入,实在欠妥。易学专家认为,皇宫一般占子午线,此线又称龙脉,开挖水井必然截断龙脉,有伤风水。

面对以上两种非议,我们仔细想来都有道理,但令人不解的是比我们更讲究风水的先祖为何会干出这样有伤风水的事情呢?

对这疑问的回答是,不是先祖忽略了风水,而是因为此井最能体现帝尧的功劳,所以是围绕其选址建庙的,尧井处于尧庙的中心位置理所当然。这也等于告诉人们,这是尧井,即便不是尧亲自开挖的水井,也是为纪念尧开凿水井而开挖的。那么尧为什么要开挖水井?他为什么会有这个创造?这和那个时候的天下大旱有关。

《淮南子·本经篇》中就有记载: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论衡·感应篇》也有相同的记载:尧之时,十日并出,万物焦枯,尧上射十日。《淮南子·本经篇》还有:“尧乃使羿上射十日”的记载。

看来,多处史籍都有“尧之时,十日并出”的记载,可十个太阳为何会同一时间出现呢?乔忠延老师将在这段神奇的传说中为您细述缘由。

羿,就是后羿。这些记载构成了一个完美的神话。尧时期,据说曾经十个太阳一起出现在天空,带来了严重的旱灾。炎热把土地烤焦了,把禾苗晒干了,人们热得喘不过一口气,大地上几乎找不到什么可吃的东西。人们躲在山洞里不敢出来,出来的人就被烈日晒死了。尧王急得忧心如焚,如坐针毡。

传说这十个太阳是东方天帝帝俊的十个宝贝儿子。他们的家在东方海外的阳谷。阳谷的海水像开水一样滚烫,那是因为太阳常在那儿洗浴。洗完就上扶桑树休息,扶桑是长在海中的巨树,树上共有十个枝条,每个枝条上住着一个太阳。轮到谁住在最上面那个枝条了,那就该上天去值班了。不过,每出去一个,要等前一个回来。这是父亲帝俊和母亲羲和为他们安排好的活动规律。

太阳升天的时候,庄严而又美丽。据说,扶桑树梢还住着一只玉鸡。每当夜色消退,黎明快要到来时,玉鸡伸长脖一叫,太阳就出来了。六条龙拉着一辆车子,母亲坐在辕上驾车,太阳宝宝坐在车上为天下照亮。母亲护送到最高处,就告别孩子,驾车回去。剩下的路就由太阳宝宝自己走了。他走下去,落下去,慢慢落在大山的背后,再回到阳谷。这时候,羲和也回到了阳谷,稍事休息,护送下一个儿子升空。

这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轮流着,天下太平,人间安详。可是,日子久了,太阳宝宝都厌烦了,想玩点新鲜的。有一天,他们聚在一起开了个会,定了个新玩法。这一玩就玩得天下大旱,人们难活了。因为,十个太阳一下子都窜上了天空。母亲羲和怎么呼喊也喊不住,他们还高兴得乱蹦乱跳。

这一来,天下的人们可热得快死了。以往也闹过旱灾,每逢此时,人们就将那个名叫女丑的巫师放在山头的草席上去晒,不多时就会阴天下雨。这一回,帝尧带着人们抬着女丑求雨了,不仅啥事也没顶,还把女丑给晒死了。帝尧没有办法了,只好跪在地上朝高天祷告。帝俊听到了,就派神射手后羿下凡吓唬吓唬他的孩子。

后羿领命后,带着妻子嫦娥来到人间。他一到地上,就发怒了,树枯了,草焦了,河干了,遍地都是浮土和热死的人。后羿按住火气朝太阳宝宝喊:“快回去吧,别闹了,人间遭大难了!”太阳宝宝玩得正上瘾,谁也不理睬他。他说多了,还怪他多管闲事。后羿更怒了,挽弓搭箭,就朝天空射出一支。只听飕的一声,一团火球爆裂,流火乱飞,一个太阳不见了。后羿又搭一支箭,射了出去,又一个太阳破碎了。天空凉了好多,人们感觉到了,纷纷跑出山洞来看热闹,为这位射日英雄喝彩加油。

后羿更为带劲,射了一箭又一箭,太阳掉下一个又一个,眼看天上只剩下一个太阳了,他正要拔箭去射,帝尧慌忙将他拦住,告诉他天地间不能没有太阳,留个太阳还有用呀!就这么,天上只剩下一个太阳了,人们又恢复了往日平静的生活。

用我们现在科学的眼光看,这仅仅是民间流传的一个神话传说,但关于帝尧时期“十日并出”史学界还有另外一种说法,这似乎更为可信。

▲ 唐尧 彩绘陶壶  陶寺遗址M3002出土  口径15.7、肩径26.5、通高27.3厘米  陶寺队藏

史学界较多的说法是,古时候有许多民族都以太阳为图腾,“十日并出”是指太阳为图腾的好多部落纷纷称雄,不服从尧的领导,各自为政。羿射九日留一日是个比喻,实际上是后羿按照帝尧的命令征服了其他部落。这种认识看上去不无道理,可是也有不同看法。我国有射日神话的就有27个民族。汉族、水族、瑶族都是射落九日,其余有射落八日的、七日的、六日的,还有射落的太阳变为月亮的。少数民族兼并过其他民族的很少,为何也会有射日的神话?对于这个疑问还有另一种认识,即以台湾史学家张光直为代表的说法,他认为这是一次历法变革。

中国社科院的何新先生在《诸神的起源》一书中写道:上古时代可能实行过以十个太阳为‘月’的这样一种历法。把一年的周期,划分为十个等份,每年有十个不同的太阳月在天空运行。……但是作为一种纪年法,它当然很不准确的。所以,尧才重新制定了一年12个月的历法,并命令后羿推广,这就有了后羿射日的神话。这个神话的真实意义,实际上是暗示了一场重大的历法改革。

经过专家这么一分析,就可以看出,后羿射日解除不了天下的大旱,要解除大旱还要靠人们自己,还要靠尧。面对大旱,众人躲在山洞一筹莫展,帝尧也同大家一样发愁。凡人发愁是没办法,圣人发愁是想办法。

如此说来,后羿射日的传说也许是帝尧指派后羿率兵征战,平息纷争,以获取天下的安宁,也许是上古时期一次重大的历法变革。可无论怎样,如何应对眼下的大旱之灾,是亟待解决的问题,那么尧又想出了什么样的对策呢?

有一天,帝尧在一棵树下歇脚,跑来跑去的蚂蚁引起了他的注意,它们出入洞中生机勃勃,一点也没有干渴的样子。帝尧想,难道这小虫子就不喝水吗?既然要喝水,那就说明地下会有水。这么一想,眼前豁亮,他立即将这个想法告诉了随从。随从听了,觉得很有道理,就动手挖水。先从哪儿下手呢?还是伯益有法子,他带领众人打猎时挖了不少陷阱,就从陷阱开挖,只要加深一些就行了。这一挖,挖出了大伙儿的惊喜,果然挖出了水,众人可高兴啦!这一来,人们有了水可喝,禾苗有了水可浇,大家又能活下去了。所以,有史书写:伯益始穿井。襄汾县的南社村还有伯益的坟墓。

伯益帮助帝尧开凿了水井,这也使得大旱之年的人民能够有效地抵御天灾,人们也随之把开凿水井的功劳与尧联系在一起。但随着历史的不断更替,关于是谁最先开凿了水井的说法也一直众说纷纭。那么,此时是否有一种恰当的观点能为我们揭开水井始创者的谜团呢?

《世本》这么记载:“黄帝见百物,始穿井,”我在前面也讲过,河姆渡文化遗址也发现了水井,这么说水井先于帝尧就已经有了。对这一点该怎么看呢?柳诒徵先生在《中国文化史》中有一番议论,他认为,古人往往重复发明,原因是古代交通不便,未有文书传播。所以,既有黄帝作井的说法,又有唐尧之时伯益作井之说。

这个说法实在高明,为我们客观认识水井及古代发明提供了新的思路。的确如此,古人交通闭塞,传播滞后,一项新的发明要传播开去很为费时费力。尽管黄帝他老人家早就“始穿井”了,可是,风调雨顺,人们不知道什么是旱情,又怎么会知道井有用处呢?待到数代之后,天下大旱,禾木枯焦,急需用水了,却忘了先祖的创制,只好重复发明。因而,水井的发明权又归结到尧和他的大臣伯益身上了。这便让我想起比尧时期早的河姆渡文化遗址中的井了,也是这个道理,没有传播开去。

经过史学家的研究分析,也许第一口井并非尧最先发明,但在大旱之年无疑是尧普及、推广使用了水井,因此开凿水井与尧的功绩紧紧联系在一起。那么,尧的这一重要举措对当时的社会发展又起到怎样的推动作用?乔忠延老师又怎样证明了这些论断呢?

尧时期发明水井最大的作用是抵御了大旱,让人们有水喝,让禾苗能浇灌,大家也就有了饭吃。也就是发展了农耕。所以,水井在农业上的作用是很大的,后来不是有井田制吗?但是,尧绝对不会想到他发明的水井会推进了城市进程。

走进陶寺遗址更能证明这个论断。前面我讲过陶寺发现了古城区,这城里的水井有几个特点:一是多,多是说在不到一平方公里的范围内,竟有3个时代大致相同的水井,说明水井密集;二是深,深是指水井一般在14米左右;这三是连井字的来历也可以看个清楚明白。那时的井底是有护栏的,井壁是泥土,用陶罐打水,一碰不是罐破,就是井壁受损,于是就安了护栏。护栏是井字形的。原来以为中国是象形文字,井字应该是个圆圈,怎么能是井字呢?看了陶寺的井就明白了。

陶寺遗址的井简直让人陶醉了。由此我们至少应该明白两点,也许尧发明水井只是出于抗旱,让人们活下去。可是没想到,水井的出现让人们的居住离开河谷,住到高地上去了。这就为城市的出现做好了准备。居住的人多了便有了聚落、村落,乃至后来的乡、镇、城市。说到底,城市的根源在乡村,而生成城市的关键因素就是水井。城的形成离不开井,市更是由于井才产生的。古人多是日中为市,到哪里为市?井边。大家都要去井边去打水,顺便就把多余的吃的、用的交换了,这是最早的交易,也是最早的市场。你看,城市能离开井么?离不开。要不为什么城市文化一直被叫做市井文化,城市文明一直被叫市井文明呢?所以,帝尧在率领先民凿井的时候,决不会想到他在一举两得,既推进了农业文明,也为城市文明铺平了道路。

由此可见,陶寺遗址中的水井,为尧时期水井的发明提供了佐证。同时,尧开凿水井不但帮人民解决了实质性的问题,而且还萌生出了许多新的含义流传至今。

在很早的时候,人们就把井当作家园来看待了。不是有个成语“背井离乡”么?你看,若要离开家乡,首先是背着井而去了。井早成了家的代名词。谁愿意离开自己的家乡,尤其是生活在尧乡大地的人,真不愿离开,所以当年大槐树下移民都是被捆绑着手发配出去的。既然井这么重要,人们当然要“饮水思源”。从近处讲,是吃水不忘打井人,教导后人不要忘记前人的恩德。若再说得远一点,就是要牢记水井的发明者,要永远铭记尧时期创造水井的先祖。所以,建造尧庙的先贤便把一口井保护起来,而且还要建筑个纪念亭,不就是要铭记尧的功绩吗?

那么,尧还有什么大的贡献?请听下一讲。谢谢!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