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尧文化>>正文内容

漫话帝尧之——声和击壤

声和击壤

在上一讲中,乔忠延老师从教育对象、教育内容、教育形式三方面为我们展现了尧舜时期的教育状况,以及帝尧发展教育、教化万民的伟大功绩。这无疑又是尧推进人类文明进程的一大贡献,同时也体现了和合文化中的精神实质,那么,尧文化中的和谐内涵如何体现,人们津津乐道的“声和击壤”又有着怎样的含义,声和击壤四字到底蕴含了哪些根脉文化呢?《漫话帝尧》系列节目第九集 《声和击壤》,为您讲述。

声和击壤是临汾城里大中楼上一块匾额的题词。大中楼也就是鼓楼。这题词是对《击壤歌》的赞许和光大,《击壤歌》可以说是中国的第一首诗,而这第一首诗就诞生在我们临汾。这也是因为尧在临汾建都的缘故。说清《击壤歌》来历,就要从尧的出外巡访说起,干脆我们就从尧的巡访讲吧!

大家知道,尧是一位仁爱子民的君王,他经常到民间去走访,了解广众的疾苦。这样他治理天下才能心中有数。寻访的过程中免不了就有故事发生,而那些故事居然流传下来成为传统文化,影响到了我们今天的生活。这里我除了讲《击壤歌》的诞生,还要讲洞房花烛夜。

尧作为一代明君,他的知人善任和深谋远虑自古以来一直为后人所传诵。可是在此,乔忠延老师为何要将万众敬仰的尧和洞房花烛夜联系在一起?这其中又有着怎样的故事流传于世呢?

据说,尧的时候,牛、羊、狗、猪、鸡都调养顺了,关在栅栏里、笼子里乖乖听候人的旨意,干活的干活,长肉的长肉,生蛋的生蛋。唯有马还是野的,散生在山川里,一惊动就撒蹄狂奔,腾起漫天黄尘。如果将马驯服了,干活不是比牛快多了吗?就这样,人们逮住了不少马,成天驯养,姑射山前就有个牧马川。

这一天,帝尧来到牧马川巡访,看到棚中那些高大的骏马很是兴奋。正看得眼热,栅栏外的野马一叫,栏内的一匹骏马腾跃而起,踏破栏杆,跑出去了。帝尧顺手牵过一匹白马,跳上马背,就朝那匹红马追去。红马跑得飞快,紧追慢追,跑进了姑射山里,怎么也追不上。就在这时,只见草地上飞来一只梅花鹿,直向红马飞去。帝尧再看时,哪里还有梅花鹿,竟是个美貌迷人的女子,她早已骑在红马上,将它捉住了。等尧前来好将马交给了他。那个女子被后人叫作鹿仙女。她和帝尧一见钟情,就在姑射山中成亲。他们成亲不在野地,而是进了山洞里,所以往后成亲就被说成入洞房。

虽然鹿仙女与帝尧在山洞中喜结良缘仅仅只是传说,但民间婚礼之洞房花烛夜习的俗却流传了几千年。如今,帝尧与鹿仙女成婚之地——“天下第一洞房”,已成为姑射山的一大景观,可是,我们不禁要问,这入洞房为何又说成是“洞房花烛夜”呢?难道距今四千多年前的尧时期已经使用蜡烛了吗?

当然没有,据说尧和鹿仙女成亲的洞房正对的山就叫蜡烛峰,他们成亲那夜山峰放着红光,照得洞房也红彤彤的,于是,就有了洞房花烛夜之说。这传说有点离奇,可是至今人们仍把洞房花烛夜、久旱逢甘霖、金榜题名时、他乡遇故知当作四大喜事。而且,这姑射山就在城西三十里的仙洞沟风景区。

这个传说不胫而走,流传很广,尤其是将鹿仙女神化了。时过上千年,庄子在《南华经·逍遥游》中还写道: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据说这就是鹿仙女的写照。现在,仙洞沟不仅有神居洞,还有古老的洞房,这洞房被誉为华夏第一洞房。

毫无疑问,这只是一个神话色彩浓厚的传说故事。但是,帝尧出巡所结下的这段美好姻缘却给我们传递出了很重要的社会信息:那就是当时婚姻已很普遍,文明是民众的向往。那么,心系百姓疾苦的帝尧在接下来的巡访过程中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它又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样的启示?

下面我们再看另一次巡访。我们将目光投向临汾城东北角的康庄,那首《击壤歌》就诞生在这里。据说,帝尧巡访来到这里,村里静悄悄的。刚刚收过秋庄稼,人们干什么去了呢?正在纳闷,忽然村头响起一阵欢笑声。顺着声音走去,帝尧来到了一个场院,人挤得满满的。哈呀,怪不得村中无人,全跑到这儿来了!这么多人在干啥呢?他紧走几步,挨近外围往里头一瞅,是在游乐呢!只见地上竖起一块木板,有人手中拿着一块木板,突然一甩手臂将木板抛扔出去,正好打中地上那块,人群中发出欢心的笑声。哈呀,这是在做击壤游戏!笑声未落,跳出一个人来,上去拿了木板就要投掷。大伙狐疑地看着他,好像在说:“你能行吗?”

原来,这是位老者,头发白了,胡子白了,连眉毛也白了。白头老翁却微微一笑,拿着木板歌之舞之,他唱的是:

日出而作,

日入而息。

凿井而饮,

耕田而食。

帝力于我何有哉。

他唱着这歌做击壤游戏,所以这歌也就被称为《击壤歌》。后人把那白头老翁叫作壤父。他唱到“帝力于我何有哉”时,随同帝尧巡访的大臣放齐生气了,他对帝尧说:

“这老汉简直不识好歹,你为子民这么操劳,他怎么就不懂得感恩呢?”

壤父的一席话,顿时激起千层浪。此时,帝尧身边的大臣都表示不满,一心为民的帝尧为何在民众中间会有这样的评价,那么,帝尧又是什么样的态度,他对这首击壤歌又有着怎样不同的理解呢?

说着,就要前去和壤父论理。帝尧慌忙拦住了他,说:“这正好说明我们将这世道治理好了,大家感觉不到我们的作用了。如果社会混乱,子民离开我们就要受害,我们不断出来主持公道,可能大家会众口一辞地说好,但那只能说明我们没有将天下治理好。”尧说的这话很有辩证关系,太平盛世,国泰民安,众人几乎感觉不到领导的好处,以为就该是这个样子。这就好比人的身体,健康的部件人们都不觉得。有一天,牙疼了,才感到牙的重要;腿疼了,才感到腿的重要。由此一想,还真能感到尧治理天下的不凡,人们之所以能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就是因为尧钦定历法,大家知道种植的时节了;就是因为尧开凿推广了水井,大家可以就近取水了。尧将世间生存的大道理告诉了众生,大家才能生活的衣食不愁,才能悠闲地做游戏。

从《击壤歌》的来历我们可以感知到:得政后的帝尧确实实现了人民无忧无虑、社会和谐的太平盛世。而开创这一祥和之世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帝尧治世得道,更为重要的是政治民主,人民可以畅所欲言,以致才有了这民间流传千年的《击壤歌》。

当然由此也可以看出,尧的心胸是很宽广的,能听得进不同的声音。这也可以印证我们前面讲过的华表诞生,也就是为了听取不同意见而设立的诽谤木。

尧的一席话让放齐开了窍,顿时,转怒为喜,平心静气地观看众人游乐了。帝尧笑着问:

“这是什么村庄?”

有人告诉他:“康庄。”

帝尧高兴地说:“真是小康人家!”

据说,“小康人家”的美称就这么生成了,甚而连帝尧他们走过的大道也称为康庄大道。现今,我们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小康”一词的源头就在这里。

如此看来,在四千多年前的上古时期,普通百姓就表现出了对宽裕、殷实的理想生活的追求。如今,依旧高高耸立于临汾康庄的《击壤歌》碑石,也反映出了千百年来,普通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接下来,乔忠延老师将为我们介绍另外一首民间广泛吟唱的诗歌,这诗歌对帝尧又有着怎样的评价呢?

对于《击壤歌》,还有一种说法,称那个击壤的壤父是席老师。席老师是襄汾县邓庄村人。帝尧听了他的歌吟很感动,待游戏结束上前揖礼,和他谈起世事。席老师说得头头是道,条条在理。于是,帝尧拱手揖礼,拜他为师。邓庄村还保存着清代碑石,上有“先贤席老师故里”几个大字。又说,从此帝尧每隔不长时间就要去那里一趟,听席老师谈论国事,指点迷津。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康衢谣》就该是在康庄吟唱的了。《康衢谣》是:

立我烝民,

莫匪尔极。

不识不知,

顺帝之则。

意思是,立,为一粒两粒粮食的粒,就是粮食的意思。烝民,众民,很多人的意思;尔极,帝尧的功德高到了极点;帝则,帝尧确立的规则。这显然是说,让天下民众都有饭吃,莫不是你的功德;什么不知道也可以,只要按帝尧确定的规则办事就成。这是对尧的赞颂,与《击壤歌》比较就逊色多了。《击壤歌》是对治世的淡化。这淡化起码让人感到,一个英明的领导,一个成功的领导,是应该无为而治。这无为不是无所作为,而是大有作为,是为天下所有的人创造一个都能自食其力的环境,让他们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这样的社会,才是最应赞扬的社会。而不是忙碌于社会治安,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看是为了大家,其实是劳而无功。这就好比看一个公安局好坏,不是看他破了多少案,而是看他没发案,那才是最好的。这个标准太高了,可是尧时期做到了,据说道不拾遗,夜不闭户。

乔忠延老师对帝尧的治世之道称为“无为而治”,也就是说帝王自己不妄为而使天下得到治理,这也充分体现了帝尧“以德化民”治国理念,也正由于尧仁爱开明,才创造出当时的太平景象,对于这种太平景象后人充满了向往。

几千年后,曹丕还在《秋胡行》中写道:

尧任舜禹,

尚复何为?

百兽率舞,

凤凰来仪。

柳宗元在《晋问》也有这样的文字:

平阳,尧之所理也。……有百兽率舞,凤凰来仪。

无论是《击壤歌》还是《康衢谣》,从中我们都可以感受到,尧在位后期确实开辟了国泰民安的太平盛世,难怪后人要用“百兽率舞、凤凰来仪”这样的语句来形容当时的繁荣景象。那么,这里古人所说的“凤凰来仪”是什么意思呢?它和尧时期的社会发展又有着怎样的联系?

尧时期的社会好到什么样子?上面都说凤凰来仪。凤凰来仪是啥意思?凤凰来仪的仪都作仪态、仪表讲,也就是凤凰来跳舞,仪表非凡,当然是吉祥之兆了。我觉得,此处的仪也可作仪式、礼节讲,这样凤凰来仪就是凤凰也来朝贺或者朝拜了,这样更合乎诗中的语言氛围和描述环境。

无论怎样说,凤凰来仪都是祥瑞吉兆,可是,谁又见过凤凰?凤凰同龙一样,都是虚拟的,是人们想象出来的。看来凤凰这百鸟之王,真是完美的化身了。这么尊贵的鸟,当然不会随便出现,若是出现那必然是太平盛世了。因而,黄帝时代与之无缘。所幸,帝尧时凤凰来仪,终于面世了。不过,仔细品读《尚书·益稷》原文“萧韶九成,凤凰来仪”,就会觉得原来这来仪的凤凰不是真的,而是化妆表演的。萧韶是舜主持定下的音乐,演奏的时候要变更九次,化妆的凤凰翩翩起舞。可见,凤凰不是真实的,是众人理想的神鸟。

对这神鸟研究的人很多,有人认为凤凰的原形是孔雀。有人对此很快作了否定,孔雀是印度产物,其形状描述与凤凰也相差很远。琢磨来,琢磨去,倒是大公鸡与凤凰不无相似。况且,帝尧时期还真有人为之进贡过美轮美奂的大公鸡。晋人王嘉写过《拾遗记》,内中有这样的记载:尧在位七十年,有祗支之国重明之鸟,一名双睛,状如鸡,鸣似凤,能搏逐猛兽虎狼,使妖灾群恶,不能为害。或一岁数来,或数岁不至。国人莫不扫洒门户,以望重明之集。其未至之时,国人或刻木,或铸金,为此鸟之状,置于门户之闻,则魑魅丑类,自然退伏。

看来,这“凤凰来仪”是一种祥瑞之兆,而且民间人们为了表达自己对吉祥幸福的喜爱与渴望之情,也把过节贴大公鸡这种习俗保留了下来。然而,尧时期难道真有凤凰来访吗?这其中又包涵着怎样的象征意义?

这个风俗流传下来,至今过年民间还有贴大公鸡的习惯。由此一想,很可能凤凰的原型就是这降服妖魅的大公鸡。这大公鸡又不是本地所产,而是祗支国进贡来的,岂不就是凤凰来仪?由于帝尧教民稼穑,敬授民时,不断地出巡天下,了解民间疾苦,尽量给予解决,得到了各个部落的朝贺拥戴,才使平阳成为众人向往的中心都城。人们向往这里的繁荣,也向往这里的太平,来仪者,也就是来朝拜的不仅有各部落的头领,还有自认为得到实惠的子民。所以凤凰来仪这吉祥之兆应该是周边部落和平民纷纷朝拜、礼敬的形象写照。这样的情形足以说明,当时天下的局面都和康庄一样和谐欢乐,诚可谓声和击壤了。

通过乔忠延老师以上的精彩讲述,我们知道了“凤凰来仪”一词体现的不仅是尧时期社会和政治的和谐,同时也回应了“声和击壤”一词所蕴含的真正含义。那么,《击壤歌》《康衢谣》这两首古老的诗歌还有怎样的文化艺术价值呢?

我们前面讲到的《击壤歌》和《康衢谣》,都收录在《古诗源》一书中。《古诗源》顾名思义,是一部关于诗歌源头的书,而书中的首篇就是《击壤歌》,接着就是《康衢谣》。这毫无疑问地说明,我们临汾就是诗歌的诞生地,就是诗歌的源头。2002年,台湾著名诗人痖弦先生来临汾时我领他看了康庄的击壤碑,他感慨地说:这是诗歌的祖先,后来我就写了一篇散文:《祖诗》,来讲述这件史事。咱们临汾2007年中考语文将之选入阅读题,很有眼光。所以说,临汾是中华文化的摇篮一点儿也不夸张,这真是我们的自豪和骄傲。我们应该感谢尧为我们留下了这么珍贵的文化宝藏。

我们重温帝尧时期那首朴实的歌谣——《击壤歌》,会发现其中有着承接古韵、装点当今的深刻内涵。它不仅体现了尧时期的社会和政治之和,同时也开启了我国诗歌的源头——文化之和,继而呈现出四千多年前泱泱大观的中华文明。但为了承继这一历史盛况,此后帝尧不辞艰辛多次礼贤下士、拜师访贤。那么,他又是如何拜师、访贤的呢?《漫话帝尧》系列节目第十集——《拜师访贤》,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