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书画·戏剧·文坛>> 文坛>>正文内容

秋雨中的潮思

 秋雨中的潮思

曹俊丽

   “人祖山的雨淅沥沥的下,润湿了望云的草木.....”一首歌从山花竞发的春唱到叶黄花落的秋,却始终走不出山高水长,秋雨微凉思如潮......

在岸边,一切从容

是一场又一场的雨淋湿了季节,还是季节缔造了一场又一场的雨。走进黄昏,一湖水被细雨惊扰的涟漪粼粼,无法漂白的心事在现实的围剿下挣扎着突出重围,张开双臂,没有了拥抱天空的勇气,只想把自己连根拔起,交付于一片浑浊的血色。暮色四合,雨中掠过湖面的飞鸟收拢翅膀,将自己隐藏于密林深处,就像深藏于生活饱尝酸甜苦辣五味杂陈的母亲,回首时,再也寻不见。季节在一片叶子的背面泛着日益减退的色彩,匍匐在地就听到春生夏长之后,万物成熟的声音。岁月久盛的芳菲开始在空中旋舞,黑暗来临之前,一切从容不迫。

经过一个路口

那年,20岁。在太原,反省的厚薄、感冒发烧的心事、缠绵的爱情、孩子的嬉笑、成人的欢喜愁容,觉得一切都远的和自己无关。直到在十字路口目睹那朵小小的向日葵倒在一片血色里,才顿觉生命的无常。这些年,流入都市,道路越来越宽,脚步却越来越小心翼翼,擦肩而过,谁也没有看到对方心里刮过的狂风。与风比速度的人,在风中停止脚步,再也无法直立奔走。红灯与绿灯还是风雨无阻的站在某个路口变换着色彩,有些生命却在斑马线上沉睡,与道路一起成为母亲内心的一道伤痕。晨曦微弱,两年来在上班必经的某个路口,已记不得倒下了多少人。“我看到的是无休止的不安、冲突、纠结,虚荣、控制、征服。永远的不能满足,人看起来完全不具备获得幸福的天赋,人无力留住任何美好的东西,总是在不断地将其毁灭,然后再去追寻。” 经过一个限速60迈的路口,是谁提速到了100迈,又是谁如风一样横扫而过?哪一方匆匆中走向了出生的必要条件——死亡?哪一方从此在生命柔软的质地上泼血成伤?局外人,只是经过了一个路口而已。

忘却

风带着秋的凉意掠过湖面注入视线,眼睛就泛起了潮意。黄昏,跌跌撞撞,投射出白昼即将消隐的惨淡愁容。群峰耸峙,却已无万马奔腾之势,虫鸣在迟暮的夜色里宁静酣眠,生活的族谱叠印起春生夏长,湖畔的垂钓者守候着秋收冬藏。一个季节的最后声响,被另一个季节的欢歌曼舞压得一低再低,直至消无。

忘却枯藤老树,古道瘦马,忘却在山里扎根生长的传说与爱情。只把当下付于夜色,任由它编排成一曲新词抑或一盏淡酒。

安静

    雨住,夜凉。

琴、瑟、笙三湖的水是安静的,安静的如已逝的流年。

丛林掩映下的半面佛是安静,安静的坐于红尘之外。

忘忧山庄的忘忧谣、忘忧石是安静的,安静的不带有一丝一缕人间烟火的味道。

一群鹅鸭、一只公鸡和那群刚下的猪崽是安静的,安静的让我想起故乡那些令人忧伤而又断肠的生活。

一只鹰从丛林振翅而起,打破了所有的安静,生命以另一种状态穿透清秋的夜,轻盈而沉重。耳畔,没有世俗,只有人祖山的风声和暗香盈怀。

如果繁华深处的你还在困于功名利禄,生活在低处的我诚邀你来人祖山走一走,有诗,有酒,有故事,还有一个真正的自己.......

 

                             2018.8.26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