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三晋文化>>正文内容

晋国春秋之——曲沃代翼

曲沃代翼

上一集,杨秋梅老师为我们精彩解读了晋国始祖­——叔虞初封唐国所带来的一系列历史谜团,他受封于何时?唐又在何处?疑问背后杨秋梅老师倾情讲述,终将其神秘面纱初步揭晓。那么,临汾这片曾经活跃着强大古晋国身影的沃土,究竟在历史变迁中还发生了哪些重大事件呢?这些事件对晋国的治国和发展又具有怎样深刻的影响呢?《晋国春秋》系列节目第三集 《曲沃代翼》,为您讲述。

从西周初年叔虞被封,经过八世的发展到晋穆侯时,已经是西周的晚期,在西周这一历史阶段,晋国除了始祖叔虞“有令德”“献嘉禾”曾在诸侯中居于特殊地位之外,其他晋侯治绩平平,使得晋国“国际”地位不高,疆域没有多大发展,因而关于这一时期的晋国史事文献记载甚少。

西周时期,在晋国历经的十代国君中,有一位政绩突出、影响深远的君王,他就是晋文侯。由于晋文侯处于一个政治动荡、形势紧张的时期,所以他的命运也在政治浪潮中不断突变。那么,这位落魄的公子是如何扭转那危机四伏的紧张局势而成为晋君的呢?历史上有名的政治事件—— “文侯勤王”又到底是因何而爆发的呢?

晋国的第九代国君穆侯,其太子曰仇,是穆侯七年(前805年)从王师讨条戎失败的那年所生,这是晋国历史上有文字可考的第一次对外用兵的记载,因战败不悦,故为子取名仇。少子曰成师,是穆侯十年(前802年)伐戎狄胜利的那年所生。两子之名意义相反,晋人师服说,穆侯给两个儿子起的名字太稀奇了。名字都是有一定的含义的,太子叫仇,仇就是仇人,少子叫成师,成师就是要成就事业之意。嫡庶之名相反相逆,这是祸乱的先兆,太子将来一定会被废黜的,结果不幸被言中。当穆侯死后,晋国果然发生内乱,不过这次内乱不是发生在太子仇和少子成师之间,而是在太子仇和穆侯的弟弟殇叔之间。穆侯死后,穆侯弟殇叔以弟及兄做了国君,太子仇没能继位,只得避难出逃。过了四年,太子率众卷土重来,成功地袭杀了他的叔父殇叔,夺回政权,为晋文侯。

这次动乱前后仅四年,似乎对晋国社会的各方面影响不大,但却第一次打破了晋国国君系统的嫡长子继承制;文侯复得国,说明尽管建立在血缘关系基础之上的宗法制度出现了危机,但在整个社会中还占据着主导地位。这次动乱是晋国统治集团内部以后长期混乱的先声。

晋文侯在晋国历史上可以称之为一代雄主,他不仅平息了其叔父殇叔的叛乱,使大宗复操政权,稳定了晋国的政局,而且还助平王东迁,开创东周政权。

周幽王荒淫无道,宠爱褒姒,废申后和太子宜臼,立褒姒为后,立褒姒子伯服为太子,宜臼奔申国。申后是申侯的女儿,申侯联合缯国与犬戎等部攻克镐京,杀死幽王和伯服,立宜臼为平王。虢石父又立幽王的另一庶子余臣于携,史称携王。战火后的镐京残破不堪,又有犬戎的威胁,平王在此难以立足,决定东迁洛邑(今河南洛阳),晋文侯与郑武公、秦襄公合力勤王,顺利地实现了王室东迁,西周遂亡,东周开始。

晋、郑、秦三国合力勤王成功,周平王非常感谢,对三国都进行了嘉奖。

秦国在西周后期还仅仅是个“西垂大夫”,秦襄公因为勤王有功,被周王室封为诸侯,从此秦国取得了和其他诸侯国同等的法定地位,其政治地位因而大大提高。其二,秦襄公获得了岐山以西的封地。虽然这些封地还在西戎手中,但秦国毕竟可以打着周天子的旗号名正言顺地收复领土。

郑国是姬姓大国中出现最晚的一个侯国,它的分封已经到了周宣王二十二年(公元前806年),始封君郑桓公是周厉王的儿子,宣王的弟弟友。发展这样晚的一个国家,它的第二代国君郑武公因勤王有功,就在王室担任卿士,辅佐周王处理事务。郑武公的儿子庄公继位后,继续作东周的卿士。随着周王室的衰弱,第一个想“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人就是郑庄公,也形成了郑庄小霸的气象,但是壮志未酬身先去,死后诸子争立,实力削弱。

在“文侯勤王”的重大变革中,除了秦、郑两国政治地位得到提升之外,晋国也由此拉开了“挟天子而令诸侯”的政治帷幕。那么,勤王有功的晋文侯在这一事件中获得了周王室的哪些奖赏呢?这对晋国后世霸业的兴起又具有怎样的现实意义呢?

对于默默无闻的晋国来说,因为晋文侯勤王有功也名声大震。周平王为嘉文侯之功,作《文侯之命》,这篇文诰保存在《尚书》中。平王赞扬文侯辅佐王室之功,勉励他勤于政事,治理好自己的国家。这样一来,不仅晋国的地位扶摇直上,而且晋文侯也俨然像周初的周公一样成为再造周室的功臣。平王还赏赐文侯秬鬯(秬,黑黍。秬鬯,以秬和鬯草酿成香酒,祭祀所用之酒,当以赐命告其始祖,故赐秬鬯,使之告先祖)一卣(古代盛酒的器具,口小腹大),彤(赤也)弓一,彤矢百,卢(黑也)弓一,卢矢百(诸侯赐弓矢然后征也),马四匹。这些弓矢是征伐不廷之臣的象征,晋文侯依仗它执杀了非正统的携王,结束了周王室达十年之久的二王并立的局面。晋文侯凭借自己的文治武功,稳稳地做了35年晋侯。

文侯勤王,不仅使得晋国在诸侯国中的地位和影响大增,而且也使周天子凡事惟“晋郑是依”。晋文侯是西周时期继叔虞之后又一位较有作为的君主。

继文侯之后,晋国史上还发生了一系列重大的政治变革。这一争夺君权的动荡局面,一直延续了半个多世纪,是整个春秋时期绝无仅有的一次,对晋国的发展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那么,这是一段怎样不堪回首的历史呢?所有发生的这一切,还要从发生这些政变的中心地带——现在的曲沃县讲起。

晋文侯死后,其子伯即位为昭侯。为了平衡公室宗族内部的矛盾,昭侯将其叔父成师封于曲沃(一说在今闻喜,一说在今曲沃),号“曲沃桓叔”。 翼是晋国的都城,曲沃是晋国的一个大城邑,典章文物荟萃,经济文化繁荣,此举不仅未能弭乱,反而提供了分封于曲沃的旁支小宗向晋侯争夺君位的有利条件。

桓叔是一位城府很深的政治家,他到曲沃后苦心经营,大力收买人心,很快增强了实力,以至“曲沃邑大于翼”,改变了晋国的重心。他本人也以“好德”而深受国人拥戴,形同国君。《史记·晋世家》称:“桓叔时年五十八,好德,晋国之众皆附焉。”《诗·唐风·扬之水》也生动地描写了民众“从子于沃”“从子于鹄(曲沃之城邑名)”“既见君子,云何不乐”的动人情景。国人评论说:“晋之乱其在曲沃矣。末大于本而得民心,不乱何待!”(《史记·晋世家》)

果然,昭侯七年(前739年),桓叔暗结晋大夫潘父在都城发动政变,杀死了昭侯准备迎立桓叔为君,由于公室的全力镇压,政变没有成功,昭侯之子平即位为孝侯。从此,曲沃与翼的对立公开化,晋国实际上是两个政权并存。

桓叔死了以后,他的儿子“曲沃庄伯”继承父志,继续同晋公室进行夺权斗争。孝侯十五年(前725年),庄伯率师攻入翼都杀死孝侯,晋公室联合荀国拼死抵抗,击退庄伯之后,又立孝侯子郄为鄂侯。为了取得夺权斗争的胜利,庄伯联合了郑、邢两国,并取得周桓王的支持,于鄂侯六年(前718年)又一次向晋公室发动进攻,鄂侯抵挡不住,弃翼奔随(今山西介休市附近)。庄伯胜利在望,在此关键时刻,周桓王为了维护传统的统治秩序,反过来又支持晋公室共讨庄伯,立鄂侯的儿子光为哀侯,鄂侯不便复辟,被晋人迎到鄂邑(今山西乡宁县南),称之为鄂侯。

公元前716年,庄伯去世,其子“曲沃武公”继续其父祖未完成的事业。夺权斗争愈演愈烈,经过三十八年的浴血奋战,武公连续杀掉了哀侯、小子侯和缗侯,打败了前来讨伐的诸侯联军,终于在公元前678年获得了夺权斗争的最后胜利。周桓王死后,武公尽取晋国重器宝玉赂于周釐王,获得了周天子的认可,于是,“釐王命曲沃武公为晋君,列为诸侯”“更号曰晋武公”(《史记·晋世家》)从此,晋国公族的小宗代替大宗执掌晋政,其封爵也由“侯”而升为“公”,这就是史书上所称的“曲沃代翼”。

曲沃代翼,历桓叔、庄伯、武公三世,连续杀掉昭侯、孝侯、哀侯、小子侯、缗侯五个国君,赶跑了一个国君鄂侯,经过六十七年的大动荡、大内乱之后,小宗终于代替了大宗,使建立在血缘关系基础之上、以嫡长子继承制为核心的宗法制度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这场斗争如此旷日持久、残酷激烈,不仅在晋国历史上,即使在频频发生弑君篡位的春秋时代也是空前的,绝无仅有的。这一历史事件对晋国社会的发展产生了极其重大的影响,可以看作是晋国历史发展的一次大转折,使晋国社会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此后,武公的儿子晋献公接替君权,登上君位的他从“曲沃代翼”的政变中充分认识到巩固君权的方法以及治国策略,这也使得晋国在这一时期又逐渐呈现出了繁荣昌盛的太平景象。那么,晋献公的治国方略和前任晋君到底有何不同?他又是如何实施这些史无前例的策略方针呢?

曲沃武公在代翼后的第二年(前677年)就去世了,他的儿子诡诸继位,为晋献公。献公即位之初,正值齐国称霸华夏,楚国已经勃兴,郑国也曾形成过所谓的“郑庄小霸”,秦国亦有了较大的发展,而“晋国之方,偏侯也,其土又小,大国在侧”(《国语·晋语一》)。国内则刚刚结束了六十七年的内乱,百废待兴。献公在此基础上要继文绍武与诸侯争雄天下,必须整顿内政,医治内乱的创伤,他首先从强化君权开始。

晋献公从“曲沃代翼”事件中清醒地意识到,直接威胁君权的力量是来自公室宗族内部,必须扭转公族逼君的局面。晋昭侯封其叔父桓叔于曲沃,不仅招致了杀身之祸,还使晋国六世不得安宁。因此晋献公在登上君位后,无时不保持着戒心,以防自己的宗亲觊觎自己的君位。在曲沃代翼的长期内乱中,随着晋君的频繁更换,他们的老宗亲大多数已随故君作了牺牲品,剩下极少数的大宗旧公族,地位也日益下降,几乎沦为庶人,他们已无力作用于晋国的政治,只有桓叔、庄伯支庶繁多,是一股新的强大的政治势力,直接威胁着君权。“晋桓、庄之族偪,献公患之。”(《左传·庄公二十五年》)献公要打击公族,必然要依靠异姓异氏,这就为异姓异氏势力的发展提供了大好时机。因此,在诛杀桓庄之族的整个过程中,异姓大夫士蔿都是积极的策划者和执行者。从献公六年(前671年)开始,士蔿先赶走了足智多谋的富子,接着诛杀了游氏二子及游氏之族,到献公八年(前669年)“尽杀群公子”于聚邑,把桓庄以来的公族势力翦除殆尽,这是晋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诛灭公族事件,使公族逼君的局面有所改善,君权大大加强。

晋献公在安定国内局势后,扩建绛都,“作两军”,开始向外扩张兼并。

献公九年(前668年),即诛灭桓庄之族的第二年,因“曲沃邑大于翼”,献公命士蔿为大司空,主持修建绛都,使之在规模和气势上压倒曲沃。同时在曲沃建造宗庙,以示曲沃不再封赐。

献公在稳定和巩固其统治之后,就开始对外兼并,开疆拓地。晋国自叔虞封唐到献公继位之时,就其疆域而言,并无多大发展,献公在此基础上要想充实和扩大自己的领地范围,就必须对外用兵,吞并周边小国。

看清了形势的晋献公可谓是足智多谋,他不仅对外开疆拓土,而且对内剪灭旧公室的残余势力,这为晋国以后对内改革和对外称霸厘清了道路,同时也奠定了基础。那么,晋国在晋献公的统治和领导期间到底发生了哪些历史性的巨变呢?晋献公又为晋国的称霸做出了什么重要贡献?可以说晋国之所以能在春秋后期,和楚国在霸主之争中平分秋色,晋献公应该说有不可磨灭的功劳。

献公十六年(前661年),晋作上下二军。《周礼·夏官·叙官》:“凡制军,万有两千五百人为军。王六军,大国三军,次国二军,小国一军。”晋国由武公时一军的小国升为二军的次国,说明晋国军事实力的增强。献公将上军,太子申生将下军,一年之内向南北用兵,先后灭掉了耿(今山西河津市南)、魏(今山西芮城县北)、霍(今山西霍州市西南),使晋国疆域遂即扩展到了晋南地区的北部边沿。

献公十九年(前658年),献公用大夫荀息之计,以“屈产之乘”和“垂棘之璧”赂于虞君,先后两次假道于虞以伐虢。虞国大夫宫之奇以“唇亡齿寒”的道理劝谏,虞君贪财不听,三年后,晋国不仅消灭了虢国,而且在还师的途中顺便也灭掉了虞国。灭虢后,晋国疆域又跨越黄河而达河南境内。

献公先后兼并霍(霍州)、虢(三门峡平陆一带)、虞(平陆)、冀(河津)、黎(黎城)、韩(河津)、魏(芮城)、耿(河津)、贾(贾得)、杨(洪洞)等国,献公坚持不断地对外用兵而开拓的疆土,两三倍于晋侯时或更多一点,再加上武公时所扩张的领土,使晋国的地理界域已大大突破“河、汾之东方百里”的范围,不仅覆盖了几乎整个晋南地区,而且跨越黄河到达今河南豫西部分地区,成为北方的一流强国。

献公在大举吞并周边小国的同时,也开始了对戎狄用兵。当时,对晋国威胁最大的是黄河两岸的白狄和太行之野的赤狄东山皋落氏,献公命太子申生伐东山皋落氏,“败狄于稷桑而返”,又命大夫里克讨伐白狄,“败狄于采桑”。对戎狄的用兵有效地戍守了晋国的边防阵地,使戎狄不敢轻率地觊觎晋国,同时又能使晋国集中精力兼并其他小国。

晋献公在位26年,是晋国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大发展时期。在此期间晋国成为四强之一,“唯齐、楚、秦、晋为强”(《史记·齐太公世家》。晋献公对晋国社会逐步走向强盛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因此我们称他为晋国的“始盛之君”。但是,在晋献公的晚年,晋国社会又一次蒙受了动荡的灾难,暂时中断了武公、献公以来蓬勃发展的进程。

翻开历史,我们看到“曲沃代翼”这一政治事件,不仅顺应了时代变革的要求,同时也为晋国的全面发展掀开了新的篇章。而在此基础上,晋武公完成了晋国的统一,晋献公完成了晋国的扩张,晋文公重耳又完成了晋国的称霸。然而,晋文公称霸却几经波折,困难重重,其中影响最大的当属 骊姬之乱。那么,这位晋献公的爱妃骊姬到底是何许人也?她又是如何加害于重耳的呢?《晋国春秋》系列节目第四集 《骊姬之乱》,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