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三晋文化>>正文内容

晋国春秋之——骊姬之乱

骊姬之乱

上一集,杨秋梅老师为我们精彩呈现了在晋国史上,乃至中国历史上极为罕见的“曲沃代翼”事件,这一由小宗夺取大宗政权的重大变革,也反映出了晋国所独有的政治模式。就在晋国通过晋献公的治理逐渐走向强盛之时,晋国宫廷内部却再次上演了一场震撼朝野和列国诸侯的宫廷政变。那么,这场政变是如何发生的呢?这一事件之后,晋国的命运又将如何发展呢?《晋国春秋》系列节目第四集 《骊姬之乱》,为您讲述。

正当晋国蓬勃发展的时候,在晋献公晚年发生了骊姬之乱,使方兴的晋国遭受了挫折。晋献公前后共有六位夫人,先娶于贾国,称贾君,无子,不得立为夫人。晋献公烝于齐姜,生秦穆夫人和太子申生。后娶大戎狐姬和小戎子,分别生重耳和夷吾。晋献公伐骊戎时又获骊姬姐妹,骊姬生奚齐,其娣生卓子。

在晋献公的六位妻子中就有四位是戎女,而同“非我族类”的戎狄通婚,不仅造成了种族血缘的混合,而且也是民族文化交流的重要途径,不但直接引起民族语言和生活习俗的变化,而且还引发了强烈的政治辐射作用,也极大地影响了以后历代晋国君臣的婚姻,他们或是纳戎女为妻,或是嫁女于戎狄首领。如晋文公重耳不但为戎女所生,在流亡期间娶了戎女,晋成公将女儿嫁给赤狄潞子婴儿。

在晋献公时期,华戎通婚制度的形成,不仅促进了民族大融合和民族文化的双向交流,还引发了强烈的政治辐射作用,这也符合晋国建立之初“启以夏政,疆以戎索”治国方针和民族政策。在晋献公四位来自戎狄民族的夫人中,有一个深得献公宠爱,而正是这位天生丽质的夫人,却在一步步实现着自己的政治阴谋。

献公的六位夫人中,除了齐姜,其他五位都是姬姓。献公的这些反常规举动,曾被其他诸侯讥笑嘲讽,而他却义无反顾,这充分反映了他的叛逆创新的性格。

骊姬天生丽质,年轻貌美,深得献公的宠爱,于是自然而然就萌发了立骊姬为夫人的念头。大夫史苏极力反对,他从戎女亡国的历史教训中寻求根据。夏桀伐有施,获妺喜,受宠而亡夏。商纣王伐有苏,获妲己,有宠而亡殷。周幽王伐有褒,获褒姒,西周亡。“诸夏从戎,非败而何?从政者不可以不戒,亡无日矣。”(《国语·晋语一》)献公难以改变爱美之心,终立骊姬为夫人。随着奚齐年龄的增长,骊姬要废掉申生而立己子奚齐为太子的欲望愈加强烈。

骊姬虽是戎女,但却有着非凡的政治头脑,她善于交际,工于心计。她深知要废掉太子的难度很大,只有徐图缓行。在她的策划下,一场废嫡立庶的阴谋活动紧锣密鼓地展开了。

为实施其计划,骊姬收买了献公的宠臣梁五和东关五,假手“二五”先设法将群公子调出绛都。“二五”以曲沃是宗庙所在,以蒲(永济蒲州)、屈(吉县)是边防重地为借口,建议群公子去守诸城。献公命申生守曲沃,重耳守蒲,夷吾守屈。群公子远离绛都,不仅可以疏远、淡漠父子之情,还可以削弱其参政议政的机会,更为骊姬阴谋的实施提供了方便。

骊姬的第一步计划顺利得以实现,但废除太子立自己的儿子为嗣君的目的才仅仅是开始,下一步骊姬又将使用怎样险恶的手段呢?

紧接着就在国中制造太子将废的舆论,迫使诸大夫改变他们的政治倾向。周制,每年冬祭宗庙谓之“蒸”,国君在则亲往,不在则太子代行。这一年的祭礼,晋献公称疾不往,也不派驻守曲沃的太子申生代祭,却另派骊姬之子奚齐担任主祭。这件事在诸大夫中引起强烈反响,皆疑太子将要被废。诸大夫疑团未释,晋献公又派申生率师攻打东山皋落氏,太子是储君,关系国家的未来,所以“君行则守,有守则从。从曰抚军,守曰监国”(《左传·闵公二年》)。使太子率师亲征,大夫皆以为是欲擒先纵的圈套,所以这件违礼的事情,更加证实太子将废是事出有因的。

随着骊姬阴谋的一步步实现,她加快了行动的步伐,继而又采取了更加毒辣的手段,那么,这又是一个怎样的阴谋,还被蒙在鼓里的太子申生能躲过这场劫难吗?其他公子的命运又将如何呢?

献公二十一年(前656年),骊姬趁献公出猎之际,谎称献公夜梦齐姜,命申生速祭齐姜于曲沃而归祭物于献公。晋献公回来后,骊姬将祭物毒而献之。“公祭之地,地坟;与犬,犬毙;与小臣,小臣亦毙。”(《左传·僖公四年》)晋献公大怒,先杀申生之傅杜原款,申生逃回新城自缢而死。重耳、夷吾走保蒲、屈。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骊姬之乱。

骊姬之乱给方兴的晋国带来了一场不小的灾难。晋献公、骊姬为了稳固骊姬之子奚齐的地位,继而驱逐群公子,此举使晋公室失去了与之唇齿相依的同姓宗族──公族,直接导致了晋公族的衰弱。并由此确立了以后历代晋君恪守不渝的一项制度——晋无公族。那么,这究竟是怎样一种与其他诸侯国不同的政治模式,它对晋国社会历史的发展有着怎样的深远影响呢?

公族是指君王的宗法血统组织,即历代国君的直系后裔。公族作为君王的宗法血统组织,是国君政权的血缘靠山和社会基础,也是国君政权的中坚力量和坚强后盾,政治上世袭最显要的官爵,经济上世袭最发达的封邑,军事上则构成诸侯军队的主力和中坚,因此春秋诸侯列国都是以公室宗族近支作为政权的主体,而晋国却反其道而行之,确立了与其他诸侯国相异的“无公族”制度。无公族,不仅有悖于宗法制的原则,而且也改变了国君政权的结构,对晋国社会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和作用。

晋献公为了巩固君权诛杀公族,建立国无公族制度,斩断了宗法血缘关系的纽带,它表明以血缘亲情为纽带的宗法分封制已从根本上冲毁了。那么,这样一种制度真的能够稳固强化君权吗?

宗法制的核心是嫡长子继承制,“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

曲沃代翼、献公废嫡立庶,是小宗彻底战胜大宗的重要标志。献公以后,历代晋君不仅有庶子,甚至有叔继侄位者,如晋惠公、晋文公、晋襄公都不是嫡子,成公继灵公位,是叔父继侄子位。国君子弟除了世子之外统统都得出居他国,不得在国内蓄留,史籍中不再有过晋公子被分封以官爵采邑的任何记载。晋公子送往列国寄寓,再也无法形成对君权构成威胁的公族势力。

晋国诅无畜群公子,优宠公族旧支及异姓贵族之制及其实践,在宗法分封占主导地位的春秋时代,这是尤为严重的历史偏差,是背离统治规律的盲目尝试。宗法分封的主观出发点是“本大而末小”,但晋献公以后的晋制不仅使自身陷于本小末大的通弊,而且异姓卿大夫对公室的吞噬和彼此间的兼并,更为激烈无情。鲁郑公室是在战国时代被外来力量终其天年的,而曾为赫然霸主的晋国却远在数十甚至一百多年前就被三家所灭,这两种结局的对比是颇耐人寻味的。晋献公的初衷本是想一劳永逸地铲除公室内乱祸根,稳固强化君权,然而,萧墙内祸乱的避免却导致了萧墙外祸水滚滚而来的惨重代价。

当然,这种议论只是从强化君权的角度出发,而无公族制度的实施,使晋国社会发展所呈现的政治格局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那么,无公族制度使晋国的政治生活呈现出了怎样的特点?它又将孕育出怎样独特的思想文化呢?

晋公子寄寓列国,使君权以下的卿大夫各职不能得到来自与国君有血缘关系的宗族子弟的补充,只能从异姓异氏中去选拔,而异姓异氏不能像国君宗室子弟那样只需凭借血缘关系就可封地赐爵,他们只有依靠自己的努力,以真才实干来获取高官厚禄。国君选拔人才也不能再用血缘关系的近疏为标准,而要选贤任能。

晋文公选官的原则是“举善援能”“明贤良”“赏功劳”,悼公知人善任,放逐佞臣。而臣下荐贤让能的例子比比皆是,赵衰三让卿位,被庐之蒐,命他为下军将,让与栾枝、先轸。祁奚荐贤,“外举不弃仇,内举不失亲”等被传为千古佳话。

晋国所呈现出的尊贤尚功的特点,不同于西周王朝奉行的只有同姓贵族的子弟才能封赐权力的任人制度,从而使晋国呈现出空前的活跃与繁荣。但随着宗法制度的崩溃和异姓势力的崛起,礼制观念更为淡化,在这种政治体制下,新文化和新思想应运而生。

晋国社会内部公室与宗族以及各宗族之间的关系进一步复杂化,在政治、经济、军事等领域内的矛盾和斗争亦空前激烈。握有军政大权的异姓异氏卿族或与晋君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或与晋君庙属之亲已远,使之对公室的吞噬和彼此间的兼并较之其他列国更为激烈无情。本来礼治观念就很淡薄的晋人,单纯用“礼”根本不能维系社会的秩序,只能依法来约束社会成员,协调各种矛盾。因此,晋国的成文法产生得比较早。从文公所做的“执秩之法”、赵盾所做的“赵宣子之法”、士会所做的“范武子之法”、赵鞅铸“范宣子刑书”于刑鼎等都可以看出,晋国的立法活动是比较频繁的,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公室与卿大夫之间的斗争情况。

晋国之所以能够长期称雄于中原,与其这些政治特点以及它所发挥的重大作用是分不开的。

如同前面所说,“骊姬之乱”将是一场晋公室内部为争夺君权而彼此搏杀的预兆。果然,这一血腥场面在晋献公死后不久便骤然上演。那么,这场斗争中晋国的君权又将落于何人的手中?君权争夺的背后究竟隐藏着各种势力怎样的意图呢?

前651年,晋献公病,他深知群公子在外,其党在内,因此托孤于大夫荀息。晋献公死了以后,荀息扶立奚齐为君,大夫里克、丕郑将奚齐杀死在晋献公灵前。荀息又立骊姬娣子卓子为君,又被里克杀死,荀息自杀。这是骊姬之乱给晋国带来的灾难。

就在晋献公死去的同年,接连两位新立国君被杀,而骊姬之乱的始作俑者——骊姬本人,也被大夫里克鞭打致死,至此,骊姬的势力消灭殆尽。而在扶立新君的问题上朝野上下又分为了两派,那么,又是谁使用了怎样的手段最终夺得王位呢?

在扶立新君问题上又形成两个派别,以里克、丕郑为首的大臣主张立重耳,以吕甥、郤称、郤芮为首的大臣要立夷吾。两党分派使者召重耳、夷吾回国。重耳有远虑,认为国难不可骤弭,打算继续观察时局的变化。夷吾急不可耐想做国君,一面以割“河外列城五”为条件贿赂秦穆公,企图依靠秦国护送他君临晋国;一面以“汾阳之田百万”“负蔡之田七十万”贿通里克、丕郑,以取得反对派的默许。于是,在秦军护卫下,夷吾回国继位,是为晋惠公。秦国立夷吾,其用意是十分明显的。当献公死后,秦国便产生了控制晋国的念头。晋人请秦选晋国亡公子纳以为君时,秦穆公以重耳仁,欲立之,秦公子絷劝诫,终立夷吾。其用意秦不愿有个强大的晋国屹立在东方作为它东进中原的障碍,立夷吾是弱晋政策的具体表现。

在“骊姬之乱”事件之后登上君位的夷吾,采取了怎样的政策来处理党争的问题呢?为夷吾登上君位起到重要作用的重臣里克、丕郑又将是一个怎样的结局呢?继位前曾向秦穆公承诺的割让河外列城五一事,登上王位的晋惠公能否兑现呢?

晋惠公继位后并未正确处理国内党争问题,而实行了一条党同伐异的政策,他以吕甥、郤称为心腹,不但不给里克、丕郑的赂田,而且以杀君的罪名捕杀了他们。这一举动引起了国人的反感。晋惠公以“河外列城五”赂秦人,也是一种政治手段,晋国是一个新兴的大国,不肯受制于人,晋惠公借口国人反对割地,要求缓赂,实际上同样毁弃了诺言。

历史也许就是那样的巧合,就在晋惠公违背诺言,拒绝向秦国割地的事情过去不久,晋国又一次接受了秦国的帮助,而在这次受惠于秦之后,晋国再次有负于秦国,两国之间的战争不可避免地爆发了,而战争最终的结局在晋国六百年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使晋国人蒙受了奇耻大辱。

晋惠公四年(前647年),晋国发生了严重的旱灾,国困民饥,求救于秦。秦穆公为结晋人之心,慷慨答应,开仓输粟于晋,秦粮由秦都雍(陕西凤翔)装载下船,沿渭河东下,络绎千余里,史称“泛舟之役”。次年,秦国亦发生饥荒,告援于晋,晋惠公却幸灾乐祸,拒绝了秦人的要求。晋惠公屡负秦人,秦国上下一心,誓与晋国决一死战。

晋惠公六年(前645年),秦国在充分准备之后,秦穆公亲率大军讨伐晋国,很快渡过黃河,到达韩原(河津与万荣之间)。晋惠公闻信,急忙应战。秦承饥荒之后,越国远击,处于劣势。然全军上下一致,斗志昂扬,把晋军打得大败,晋惠公被俘。晋惠公被囚于秦,在如何处置晋君的问题上秦国君臣展开了一场廷论。公子摯主张杀掉晋惠公,大多数人不同意,最后晋国答应割所许秦赂“河外列城五”给秦国,使秦的势力扩展到今河南西北部和山西西南部。晋以公子圉代父为质于秦,秦控制了晋国的政权。

韩之战的失败,晋国割地委质,单是割让如此大片国土也是六百余年的晋国史上绝无仅有的,此战可谓最惨之役,也成为晋人的奇耻大辱,国内矛盾骤然激化。

韩之战使方兴的晋国发展受阻,给晋国造成了很大的灾难,彻底改变这种局面是九年后回国继位的晋文公重耳,那么,这位因骊姬之乱而在外流亡十九年的晋国公子,在流亡中究竟有着怎样曲折的经历?归国执政后的他又是如何使晋国走上称霸之路的呢?《晋国春秋》系列节目第五集 《文公称霸(上)》,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