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三晋文化>>正文内容

晋国春秋之——文公称霸(上)

文公称霸(上)

在上一集中,杨秋梅老师为我们讲述了在晋献公晚年,发生了一起在晋国历史上有名的宫廷政变——“骊姬之乱”,它使正在蓬勃发展中的晋国遭遇了重创。但作为晋国历史上的“始盛之君”,晋献公用他的文治武功缔造了一个强大的晋国。然而,一心想称霸于诸侯的晋献公却霸业未成身先死。那么,完成这一重任的人是谁?这位晋国历史上的传奇人物,又有着怎样坎坷、离奇的经历?我们大家所熟知的成语“退避三舍”“秦晋之好”又出自哪里呢?《晋国春秋》系列节目第五集——《文公称霸(上)》为您讲述。

宋(传)李唐,《晋文公复国图》(局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春秋是诸侯争霸的时期,周王室通过宗法分封建立的“天下宗周”的局面为什么会被打破呢?其原因还得从宗法分封制度本身去寻找。周人所创造的宗法分封体制是建立在血缘关系的基础之上,上下等级之间既是大宗与小宗的关系,同时又是君长和臣属的关系,他们之间关系的和谐与稳定,是靠血缘情感和道德加以固定和维系的。周人创立宗法制的本意是利用宗法关系为现实的政治统治服务。但这种体制一开始就建立在权利与义务的矛盾统一之中。

周王朝建立之初便实行了“天下宗周”的分封制度,这一建立在同姓血缘关系之上的分封,有效地控制了地方和诸侯之间的政权。那么,这一统治模式为何会引发春秋时期群雄并起、争相称霸的紧张局势呢?这种制度本身又有着怎样潜在的危机呢?

分封不是荣誉性的精神概念,而是有实际物质内容的政治实体,即“授民授疆土”。他们有臣民,有领地,有军队,具备发展的条件和潜力。随着其势力的膨胀,必然不甘心于宗法制中被限制的权限。加之,随着历史的发展,上下等级之间的血缘关系也越来越疏远,血缘情感和道德观念也随之越来越淡薄,下一等级对上一等级的离心力亦随之逐代加强,接踵而至的便是下对上的僭越,于是出现了天子衰微、诸侯称霸、公室衰微卿大夫专权的局面。

周王室“本小末大”的政治局面是导致春秋时期诸侯争霸的必然结果。然而就在这一时期,中原各诸侯国如同饥饿已久的猛兽,纷纷将目标锁定于“霸主”这一垂涎三尺的猎物身上。那么,中原霸主究竟是一个什么角色?在周王室衰微、诸侯并起的时代又能起到怎样的作用?第一个夺得霸主的人又是谁?而这位显赫一时的诸侯国盟主最终又落得一个怎样凄惨的结局呢?

平王东迁以后,势力日益衰落,一些强大起来的诸侯,就想“挟天子以令诸侯”,充当霸主的角色。所谓霸主就是中原诸侯国的盟主,在周天子失去天下共主的地位之后,代周天子号令诸侯,抵抗戎人入侵,协调各诸侯国之间的关系,以保持中原的正常秩序与和平的生产环境。第一个充当霸主角色的是齐桓公。

齐桓公的霸业从公元前656年的召陵之盟开始,到公元前643年齐桓公去世,只有14年的时间。他死后,五子争立,齐国大乱,这位霸主竟然可悲地“尸在床上六十七日,尸虫出于户”。

中原失去霸主之后,宋襄公不自量力,企图接替齐桓公的霸业,于公元前639年在盂(今河南睢县)会盟诸侯。宋襄公自矜仁义,不带兵赴会,被楚国活捉,后又放回。公元前638年,宋楚争郑,两国之师战于泓水(今河南柘城县北)。宋襄公因奉行“不鼓不成列”的仁义之道而坐失战机,宋师惨败,宋襄公伤股,第二年死去,宋襄公图霸四五年的努力以失败而告终。

齐桓公霸业衰落,宋襄公图霸未成,当是时,楚国虽然强盛,但被华夏诸国视为蛮夷之邦,虽强,却没有资格主盟华夏。

在各诸侯国对中原霸主之位虎视眈眈,竞相竞争之时,地处河汾之滨的晋国并没有保持沉默。此时的晋国在晋献公的治理下已经逐渐崛起,成了虎踞北方的一流强国。然而这位晋国历史上的始盛之君,却并没有完成霸业,完成晋国霸业重任的另有其人。

晋献公通过集权兼并,使晋国成为当时的一流大国,在他晚年时就迫不及待地参与诸侯事务。前651年齐桓公大会诸侯于葵丘(今河南兰考)时,晋献公前往会盟,路遇周卿士宰孔,宰孔觉察齐桓公霸业已经衰落,于是劝退了献公,献公于是年九月死去,这个愿望未能实现。献公的事业及遗愿的真正继承和实现者,是他死后十五年(前636年)重返晋国的亡公子重耳。

公子重耳是晋献公的儿子,在“骊姬之乱”中,作为群公子中的一员,骊姬也将他划为了要铲除的对象,那么,在这场震惊朝野的政变中,重耳经历了哪些险境,又是如何走向漫漫逃亡之路的呢?

因骊姬之乱,公子重耳和夷吾都受到牵连。晋献公派寺人披到蒲邑刺杀重耳。情急之中,重耳越墙而逃,被寺人披砍掉一截袖子。重耳率私属狐偃、赵衰、魏犨、胥臣、贾佗等一行南逃,他们渡过黃河,避难于其舅家白狄(今陕西的绥德、延川一带),与晋隔河而望,以观国内动静。晋惠公即位后,为了巩固君位,以绝后患,复命寺人披微行于狄,暗刺重耳,又未得逞。重耳认为狄人势弱,不足以做后援,离晋国又近,安全亦无保障,于是决定离开居住了十二年的狄部落,投奔东方大国齐国。

要远赴东方的齐国,还需要途经几个小国家,在此过程中,重耳与他的随从又会受到什么样的礼遇呢?千百年来,我们广为传颂的“割股奉君”的故事又是因何发生的呢?而此时的齐国国君齐桓公已经成了春秋时期第一位称霸中原的霸主,对于这位落难的晋国公子,齐桓公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呢?

经过卫国,卫文公对之无礼,连城门都不开。过卫大邑五鹿(今河南濮阳)时,因饥饿难耐,乞食于野夫,不得反而受辱。到达齐国,一行人受到齐桓公的优厚礼遇,赐马二十乘(一乘四匹,二十乘八十匹),还以宗室之女嫁重耳为妻。但这时齐桓公的霸业已到尾声,两年后齐桓公去世,群公子争立,齐国也陷入了晋献公死后晋国那样的混乱状态,齐国自顾不暇,重耳失去靠山,决定离齐奔楚。

本想安于现状的重耳,在众人的策划下再次踏上了流亡之路,在经过曹国时,重耳遭受到了奇耻大辱,可为什么重耳却要把曹国的恩情牢记在心呢?我们所熟知的“一饭之恩”“退避三舍”两个成语又与重耳的此次逃亡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途经曹国,曹共公设帘偷窥重耳沐浴以证骈肋之虚实(传说重耳的肋骨是连在一起的),重耳受辱,羞愤交加。曹大夫僖负羁之妻观察到重耳“必得志于诸侯”,其随从“皆足以相国”,乃使僖负羁“馈盘飧置璧”,即在晚饭里埋了一块玉璧,重耳“受飧反璧”,留下饭把璧返了回去,这一饭之恩重耳牢记在心。他们到了宋国,正值宋襄公新败于泓,宋无力援助,为了结好重耳,亦赠马二十乘。到了郑国,郑文公不礼遇。到了楚国,楚成王非常隆重地接见和招待了重耳。因晋楚相距甚远,越国送重耳入晋多有不便,于是楚成王把此事委托于秦穆公。临行之前,楚成王问重耳将来返国后如何报答他,重耳非常巧妙地回答,如果将来两军对阵,将退避三舍。

流亡秦国是重耳流亡途中的最后一站,也是重要一站。而在此之前,秦国国君秦穆公曾把重耳的弟弟夷吾辅佐为晋国国君,也就是晋惠公,而晋惠公却多次有负于秦国,最终导致两国韩之战的爆发。此时,面对寄人篱下的公子重耳,秦穆公又会如何对待呢?我们常用来形容婚姻的“秦晋之好”一词,又与秦穆公和重耳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重耳入秦是在秦晋韩之战后。秦穆公为了结好晋国,进而控制晋国,一再插手晋国的事务。扶立夷吾,其用意十分明显,就是削弱晋国;将女儿怀嬴嫁给为人质的太子圉,其目的就是为了控制晋国,在这父子二人都有负于秦穆公之后,秦穆公欣然接受了重耳的请求,还破例纳女五人给重耳。双方目的很明确,秦为了控制晋国,重耳则意在借秦国之力而得晋国。

晋惠公十四年(前637年),晋惠公病逝,太子圉即位,为晋怀公。次年,秦穆公率兵护送重耳回国,晋怀公闻讯北逃,被重耳派人杀死于高梁(今山西临汾市北),重耳即位,为晋文公。

可以说重耳十九年的流亡生涯充满惊险与磨难,但凭着他内在的修为与强国称霸的不渝之心,重耳还是克服了重重困难回国即位。然而这一长达十九年的逃亡生涯带给重耳的不仅是苦难和痛楚,更多的则是千金难买的治国方略和称霸诸侯的雄心壮志。

重耳自公元前655年避难出奔,到公元前636年回国即位,流亡十九年,辗转八个国家(狄、卫、齐、曹、宋、郑、楚、秦)。长期的颠沛流离,寄托于人,既磨炼他了意志,也增强了他的斗志。历经八国,使他有机会有条件考察各国的内政和外交,了解各国的实际力量和相互关系,这不仅丰富了他的人生阅历,积累了治国的经验,而且也为日后制定内政外交政策提供了有益的借鉴;不仅培养了重耳自己的治国才能,而且也培育了一批与他有同样阅历和经验的治国人才,这些都为晋文公治理晋国、创立霸业奠定了坚实的人才基础。

晋文公的即位,使硝烟四起、动荡多年的晋国再次趋于平静。可就在一切安于现状之时,周王室又发生了一次内乱,这一事件的爆发终将耄耋之年的晋文公推上了继齐桓公、宋襄公之后无可非议的霸主之位。

晋文公元年(前636年)之冬,周王室发生了内乱。周襄王的弟弟王子带(又称叔带、太叔带)联合狄人赶走了天子襄王,自立为王,周襄王出奔郑国,派大夫分别向晋、秦求救。叔带为患已十几年,早在公元前649年就已经发动过一次叛乱,被秦晋联军平叛,因此,叔带的存在一直是周王室的一个不稳定因素,一有机会,就会兴风作浪,消灭叔带势在必行,但周王室又没有这个能力,只得求救于诸侯。

秦穆公闻王室有乱,起兵屯于河上。文公初政,正忙于建政立法,在国内局势稍有好转的情况下,也想借“尊王”来提高自己的“国际”地位。春秋时期,虽然王权衰微,但这块招牌仍具有极大的影响力,诸侯称霸都必须借助“尊王”的旗号。狐偃很敏锐地看到了这点,他对晋文公说:“求诸侯,莫如勤王。”《左传·僖公二十五年》于是晋国谢止秦师,发左右两师,日夜兼程,前赴周难,杀掉太叔带,恢复了周襄王的地位。晋国独自平定了王室之乱,速战速决,在诸侯中引起了极大的震动,过去一直默默无闻的晋国从此开始活跃于国际政治舞台。周襄王在危难之中获得晋国的援助,十分感激,于是把畿内阳樊、温、原、州、陉、絺、鉏、欑茅八邑(大约今河南济源、沁阳、修武、新乡所辖境)赐给晋文公以示嘉奖。以上这八邑处于黄河以北,太行山之南,所以晋人称其为南阳。南阳八邑沃野平畴,资源丰富,战略地位亦很重要。拥有这片土地,晋国既增强了实力,扩展了版图,也占据了通往中原的有利通道。文公这次勤王的成功,可以说是名利双收,大大增强了文公集团治国称霸的信心。

晋文公在勤王有功后更坚定了他称霸诸侯的信念,为了加速称霸的步伐,他在即位之初便全面进行改革,使晋国政局稳定、国富兵强,这为后来晋国与西方强秦和南方大楚展开三强争霸奠定了基础。那么,晋文公究竟对晋国进行了怎样的整治和改革?强大之后的晋国要登上霸主之位,首先的劲敌就是帮助过自己的秦国和楚国,晋文公又该如何应对呢?《晋国春秋》系列节目第六集 《文公称霸(下)》,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