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三晋文化>>正文内容

晋国春秋之——晋政下移

晋政下移

上一讲中,晋文公通过一系列的改革,使晋国呈现出了盛世景象,之后,晋文公在城濮战后最终夺得了霸主之位,这也使中原各诸侯国无休止的霸主之争暂时告一段落。然而一波渐平一波又起,在晋文公死后不久,晋国国内的权力中心却转移到了位高权重的卿大夫之间。那么,他们是如何一步步威胁晋公室的安全?它给刚刚复兴的晋国又造成了怎样的影响?那个耳熟能详、震撼古今的大悲剧 赵氏孤儿,又被赋予了怎样的戏剧色彩?故事背后又有着哪些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晋国春秋》系列节目第七集 《晋政下移》,为您讲述。

晋文公在位只有九年的时间,继位的是他的儿子晋襄公驩,襄公在位也只有七年的时间,他死后晋国的政权开始下移。

晋国无公族制度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在晋文公死后便立竿见影、暴露无遗。一些功勋卓著的异姓异氏因得到国君的赐官封爵权倾朝野,直接威胁着晋公室的权利,第一个威胁君权的便是赵氏。那么,赵氏这一异氏为何会逐步成为晋国权力的中心?赵氏家族与晋公室之间又有着怎样复杂的关系?

晋政下移开始于赵盾。他是赵衰的长子。赵衰随重耳出亡于白狄中山,中山伐赤狄廧咎如,俘获了两个女子叔隗和季隗,送给了重耳。重耳自娶季隗,生伯鯈、叔刘。以叔隗嫁赵衰,生赵盾,赵衰、重耳成为连襟。文公回国后因感念赵衰的忠贞,将自己的女儿赵姬又嫁给赵衰为妻,他们又为翁婿,关系更加密切。赵姬生三子:赵同、赵括、赵婴齐。赵姬贤达,劝赵衰接回叔隗和赵盾。赵盾天资聪颖,被立为嫡子。由此可以看出,赵衰和晋文公的关系非同一般,他不仅是文公复国的元勋,而且同文公也是姻亲,因而文公对赵衰是百般照顾。晋文公二年(前635年),又将周襄王所赐“原”地转封赵衰,以之为原大夫。晋文公作三军时,赵衰未能任职,城濮之战结束后,晋文公又特意以赵衰之故,蒐于清原,作五军,在原来中、上、下三军的基础上又建了新上军、新下军,使赵衰为新上军将,狐偃去世后,赵衰升任上军佐,由晋卿的第七位上升为第四位。很显然,在文公时代,赵衰一直处于晋国政治权力的中心,赵衰的地位和势力为其后人在晋国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们不难看出,赵衰深得晋文公的信任,并且委以重任。可这样一位跟随晋文公多年、功勋显著的忠臣良将,却并没有想到,在他死后,他的儿子却落得一个弑君的恶名。那么,赵衰之子赵盾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史书中记载的“赵盾弑君”的恶名又因何而来?

前622年夷之蒐,因晋文公的老臣赵衰、栾枝、先且居、胥臣死去,军中缺乏统帅,晋国不能继续维持五军建制,只好裁汰了两军,并选拔新秀以充三军之卿,这为赵盾的上台执政提供了机会。

前621年,晋蒐于董(闻喜),定赵盾为正卿。这样三十刚刚出头的赵盾,成了晋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显贵。襄公死前托孤赵盾,让他立幼子夷皋为君。当时灵公夷皋还是一个乳下小儿,赵盾实际上起着国君的作用。灵公渐长,不行君道,对百姓百般搜刮以供自己荒淫的生活,更有甚者,他荒唐到坐在台子上用弹弓射人,以观看人们躲避弹丸为乐;他残忍到因厨师炖熊掌不熟,就把厨师杀掉,装在一个器物里,用车载着经过朝廷,灵公是以杀人为儿戏,并想借此让群臣怕自己。

面对晋灵公的荒淫残暴,身为托孤重臣的赵盾看在眼里,曾多次劝谏,然而,不但没有任何效果反而却引来了一场杀身之祸。那么,赵盾又是如何一次次化险为夷的呢?

对于灵公的行为,赵盾屡次劝谏,引起了灵公的反感,同时,灵公也不满赵盾专权,就想把赵盾除掉。派鉏麑去谋杀,鉏麑不忍心,结果自己触槐而死。灵公又请赵盾喝酒,埋伏甲兵和恶犬,结果又被提弥明所救。

虽然赵盾逃过了这两次暗杀,但赵盾深知自己的处境,他决定离开晋国。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心想致赵盾于死地的晋灵公却突然被杀,那么,凶手是谁?史官又为什么要把这一罪名记在赵盾头上呢?

灵公屡次谋杀赵盾未遂,自己反被赵盾的族弟赵穿袭杀于桃园。但是史官董狐却把弑君的罪名记在赵盾的头上,“子为正卿,亡不越境,反不讨贼,非子而谁?”

晋灵公的死,更加助长了身为托孤大臣赵盾的势力,随着其势力的日益增强,不但危及君权,而且各卿大夫之间的矛盾也逐渐激化,剑拔弩张。各方势力把矛头都对准了如日中天的赵氏。于是历史上那场震撼古今、感人至深的悲剧穆然上演了。

赵氏势力的发展,对晋公室形成了严重的威胁,同时也激化了各卿族之间的矛盾,赵氏成为众矢之的。司马迁在《赵世家》中记载,自从赵穿杀了灵公以后,公室都在寻找机会报复赵氏,当赵盾死了以后,晋景公利用大臣屠岸贾围剿赵氏,一下子杀掉了赵氏三百多口人,赵氏的家族基本上被灭掉了。

赵盾的儿子叫赵朔,赵朔的妻子就是晋景公的姐姐赵庄姬。当时赵庄姬有孕在身,作为国君的姐姐可以生存,但是赵氏的这个根苗绝不能存留。

为了扭转大夫专政的局面,晋景公借赵穿杀死晋灵公的事件为由,决定消灭赵氏家族。而此时身怀赵氏骨肉的赵庄姬也成为大臣屠岸贾追查的对象。那么,在屠岸贾屠杀赵氏三百余人之后,这个赵氏唯一的血脉赵武能否逃过这场劫难?急中生智的赵庄姬又会想出怎样的办法来挽救自己的亲生骨肉呢?

因此,屠岸贾就密切地注视着赵庄姬生产的动向,当听到赵庄姬生下孩子之后,就带兵到宫中去搜查。孩子没有地方藏,情急之中,赵庄姬就把孩子装到自己的裤裆里面。因为过去人穿的衣服是上衣下裳,裳就是像裙子一样的东西,里面穿的是裤子,刚生的孩子比较小,藏到裤子里面,外边被裙子盖住看不见。装进去以后,赵庄姬就在心里祈祷,天灭赵氏这个孩子就哭,天存赵氏孩子就不哭,结果孩子就没有哭,屠岸贾没有搜到。

没有在宫中搜出婴儿的屠岸贾决不善罢甘休,接下来他又在全城进行大搜捕,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位忠肝义胆之士挺身而出,那么,这个人又是谁?他的大义之举能救出赵氏家族唯一的幸存者吗?而在接下来的故事中,他又为我们上演了一幕怎样血泪交融、感人至深的千古传奇呢?

屠岸贾一次没有搜到,肯定还会再来搜第二次,那么这个孩子该往哪儿藏呢?这个时候,赵盾的两个门人,一个叫程婴,一个叫公孙杵臼,他们俩就想办法把这个孤儿转移出宫。程婴是一个大夫,他假装为庄姬看病,背着药箱进了宫中,把这个孩子放到药箱里头给背了出来。当屠岸贾第二次去搜的时候还是没有搜到,屠岸贾很聪明,马上就意识到这个孩子已经转移出了宫。他在全国下令,要求尽快把赵孤交出来,如果不交的话,晋国半岁以下的婴儿就 要全部杀掉。程婴和公孙杵臼不能因为一个赵孤而连累全晋国的婴儿,恰好程婴的孩子也是刚出生不久,程婴为了保存赵孤就使用了“调包记”,把自己的儿子和赵孤做了交换,然后让公孙杵臼抱上程婴的孩子藏到一个地方,程婴到屠岸贾那儿告密,说赵孤在公孙杵臼处,屠岸贾率兵到那儿搜查到以后把公孙杵臼杀死,把孩子摔死。程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被屠岸贾摔死,程婴的妻子伤心过度,不久也就去世了。程婴一个男人要抚养幼小的赵孤是有诸多的困难,屠岸贾就主动帮助程婴抚养这个孩子,赵孤也认屠岸贾为义父。当赵孤长到15岁的时候,程婴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于他。赵孤怎么也接受不了,宠他爱他的义父竟然是一个杀害他家族的凶手,他复仇的对象竟然是自己尊敬的义父。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他还是亲手杀了屠岸贾,为赵氏家族报了仇。

两千多年间,“赵氏孤儿”的故事在民间广为传颂,经久不衰。在元代时,剧作家纪君祥又根据司马迁《史记》中的描述,把它改编成元杂剧《赵氏孤儿》,被后人誉为元代四大悲剧之一。它又是第一个传入欧洲的中国戏剧,伏尔泰还把它改编为《中国孤儿》。然而,诛除赵氏,是晋国政治斗争中的一件大事,但在司马迁的笔下,却把它写成了一个极富戏剧色彩的故事,那么,那段真实的历史又是怎样的呢?

赵盾的儿子叫赵朔,赵朔的妻子是晋景公的姐姐赵庄姬,他们俩的儿子叫赵武,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赵氏孤儿”。赵朔青年早亡,其妻赵庄姬与其叔父赵婴齐私通,赵同、赵括要放逐赵婴齐。赵婴齐在逃亡之前对他的两位兄长说:“我在,故栾氏不作。我亡,吾二昆其忧哉!”(《左传·成公五年》)。结果被言中:“赵庄姬为赵婴齐亡故,谮之于晋侯(景公)曰:‘原(同)、屏(括)将为乱。’栾、郤为征(证)。”《左传·成公八年》。晋景公依靠栾、郤两大贵族除掉了赵氏,赵氏中衰。

“下宫之役”是公室对卿大夫斗争所取得的第一次胜利,也使公室摆脱了赵氏对晋国政治的垄断,然而晋国的大政却未收回到国君手中,而是又转入了另一个卿族的手中。那么,这又是怎样一股势力,这一远不及赵氏家族的异姓小族为何会执掌晋国的军政大权呢?

赵盾死后,郤缺成为晋国正卿,执掌晋政四年。

郤缺死后五年,晋政又回到他的儿子郤克的手中。郤缺、郤克父子两代为晋执政卿,前后历9年的时间,郤氏族大势重,专横跋扈,外欺诸侯,内凌大夫,更有甚者,郤至竟敢和周天子争夺土地,官司打到了晋厉公跟前,郤至才肯罢手。鄢陵之战(厉公六年)中,楚军来势凶猛,主帅栾书主张“固垒而待之,三日必退,退而击之,必获胜焉”。郤至却主张速战取胜,结果是郤至的计划得到实现,这使郤至更加骄横无羁,也使栾郤的矛盾激化。郤至诽谤栾书的无能,栾书则在有计划地策划着倒郤。

栾氏和郤氏之间的矛盾已经公开化,老谋深算的栾书正在策划一个借刀杀人之计,他要凭借的正是当时的晋国国君晋厉公,但此时郤至是晋厉公身边的心腹重臣,栾氏会使用怎样的阴谋离间这对君臣呢?晋厉公能相信吗?

栾书首先使鄢陵之战抓来的楚俘公子筏向晋厉公诬告郤至里通外国,召楚军北来,以便打败晋军,其阴谋在于篡立国君,改立居于周地的孙周(后来之晋悼公)为国君,鄢陵之战就是郤至阴谋的一个组成部分。厉公听了楚公子筏之言后,就征询于栾书,栾书一面让厉公派郤至出使成周,一面暗派人入成周,先通知孙周去迎接晋使臣郤至。郤至果然与孙周会面,这便使厉公对郤至通敌谋逆深信不疑。

栾书“借刀杀人”的阴谋只成功了一步,要想彻底铲除郤氏,还得借厉公之手和其他势力的协助。那么,栾书接下来的计谋能否实现?历史上为何又将这一事件称为“车辕之役”呢?

在栾书的策划下,晋厉公发动了诛灭郤氏的“车辕之役”。厉公有三个宠臣,胥童、夷羊五、长鱼矫,他们都是郤氏的仇家,厉公欲除郤氏,三怨首先发难。前574年,胥童、夷羊五率甲兵八百先围住郤氏宅第,同时长鱼矫和厉公派来的人装作打闹的场面,好像是要让郤至来评理,以计闯入了郤氏的宅中,故而郤氏无备。当时郤氏家族的三个人正在台榭之中议事,因此长鱼矫能够以戈突杀郤锜、郤犨,郤至欲逃,刚上车,就被长鱼矫杀死于车中。晋厉公暴三郤之尸于朝,尽夺郤氏的食邑,分给他人,郤氏从此被灭族,史称“车辕之役”。

晋国国内卿大夫之间的夺权斗争,先后致使赵氏、郤氏两大家族被灭族。它虽然消除了赵氏和郤氏两大家族独霸政权的隐患,但却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侈卿专权的状况。刚刚借晋厉公之手除掉自己政敌的栾书,接下来能安于现状吗?心慈手软的晋厉公又为什么因为自己的一次仁慈,而导致了被弑的下场呢?

“下宫之役”和“车辕之役”是晋公室利用卿大夫之间的矛盾成功地打击了赵氏和郤氏,目的是要改变侈卿专权的状况。郤氏被灭后,胥童、夷羊五、长鱼矫主张一并杀死栾书、中行偃,彻底肃清侈卿势力。因此他们率甲士劫正卿栾书和上军佐荀偃于朝,欲杀之,厉公却说“余不忍益也”(《左传·成公十七年》),便立刻释放了二人。

栾书、中行偃虽得释且恢复了原来的职位,但他们集仇于厉公,于是栾、中行两族经过密谋,趁厉公出游之际,发动了政变,发兵逮捕厉公,次年杀死于狱中。

晋厉公被杀,晋悼公继位,而此时晋国卿大夫之间权利之争的接力棒交到了栾书手中,栾书为政15年,是景公、厉公、悼公三朝的正卿,权大势重。这三朝期间,晋国政权在位高权重的卿大夫之间交替,晋公室权利大大削弱,那么,杨秋梅老师又如何分析和看待这段晋政下移的历史呢?

从晋灵公至晋悼公时期,既是晋政下移时期,也是晋公室为夺回大权而同卿大夫不断进行较量的时期。在此期间,国君被杀死了两个(灵、厉),大族的兴亡沉浮更是常事,赵氏中衰,郤氏被灭,其他大族如胥、籍、狐、箕、栾、先、羊舌、董、韩、智、魏等族也参与其中,晋国各种力量犬牙交错,斗争异常复杂。这些内耗,不仅使公室逐渐削弱,而且也影响到晋国的霸业。与晋国内部争斗的同时,其他诸侯国,尤其是楚、秦等国也在伺机与晋进行较量,这些较量对晋国及其霸业又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呢?请看下集。

回首晋国走过的漫漫长路,异姓异氏卿大夫独霸政权的时间将近半个世纪,这给晋文公称霸以来兴盛的晋国带来了隐患和灾难,而此时正在养精蓄锐的秦楚两国也在寻找时机与晋国争锋。那么,在这内忧外患之时,秦、楚等国将与晋国进行怎样的周旋?它们会发兵攻打晋国吗?晋主夏盟的地位还会稳固吗?《晋国春秋》系列节目第八集 《晋楚争霸》,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