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三晋文化>>正文内容

晋国春秋之——悼公复霸

悼公复霸

上一讲中,杨秋梅老师为我们讲述了继城濮之战后,晋、楚两国之间的第二次争霸战争 邲之战,这一战终使不鸣则已的楚庄王一鸣惊人,成了名垂青史的春秋霸主。然而,春去秋来,失霸的痛楚日渐成为晋国君臣兴国复霸的强大动力。那么,他们在深刻体会这荣辱兴亡的悲愤之时究竟会采用怎样的手段来弱敌强晋呢?晋文公所创造的辉煌霸业还会重归晋国吗?《晋国春秋》系列节目第九集 《悼公复霸》,为您讲述。

自晋文公称霸以来,晋国的历代君臣都以维护霸主地位为己任。景公三年的邲之战,晋大败于楚,晋的霸业中衰,楚庄王称霸。晋文公创立的霸业仅维持了35年,到晋景公三年就出现了危机,景公及其之后的厉公、悼公都以恢复霸业为己任,为此作了一系列的努力,终于在悼公之世恢复了晋国的霸业。

一时称霸的楚国气焰正旺,使得中原各诸侯国纷纷投其所好,就连原本友好的齐国也开始轻蔑晋国。那么,面对诸侯渐趋于楚的紧张局势,晋景公又将做出怎样的反应?本想出使齐国以求修好的晋国,不料这一举却弄巧成拙,让两国关系急剧恶化。那么这又是事出何因呢?孤注一掷的晋国会和齐国血战沙场吗?

邲之战楚国取胜后,步步紧逼中原,制服宋国,威慑鲁国,气势咄咄逼人。齐国是四强之一,虽在晋、楚两大阵营中亲晋,却也保持着相对的独立性。面对诸侯的叛离,晋认为有必要举行一次盟会,稳定局势。前592年派郤克使齐,由于晋国地位的下降,齐倾公非但没有隆重地接待晋国的使者,反而让他的母亲窃观郤克的生理缺陷。郤克使齐受辱,多次请兵伐齐没被允诺,身为晋正卿的范武子士会因惧怕郤克怒不能发泄而作乱于内,欲使他“逞其志”,于是告老还乡,郤克则代士会为正卿,晋齐关系也因此而更加紧张。次年春,晋景公以晋、卫两国联军讨伐齐国,齐顷公惧,主动与晋侯盟会,并以公子强入晋作为人质。

齐国对晋国的无礼,早已让晋人厌恶至极,尤其是出齐蒙羞的使者郤克,更是急不可待想报仇解恨。然而或许是天顺人意,鲁、卫两国的突然告急,终让僵持已久的晋、齐对战沙场。那么,晋国能解鲁、卫之围吗?郤克誓报奇耻大辱的愿望又是否得以实现呢?

公元前589年,齐人侵伐鲁卫,鲁卫向晋求救,晋景公命郤克为中军帅,晋、鲁、卫、曹联军与齐对阵于鞌(今山东济南市偏西)。四国负气而来,首先发动进攻。齐顷公亲自督战,晋主帅郤克身先士卒冲锋在前,伤于矢,流血及屦,未决鼓音,联军士气高昂,大败齐军。战后,齐顷公以宝物献晋以谢罪,晋人又要齐人“尽东其亩”,并以齐倾公的母亲萧同叔子入晋为人质,作为媾和条件,被齐人以礼驳回。齐顷公慑服于晋军威,不得不屈尊赴晋朝见晋景公,后又嫁齐女于晋。

为了复霸,晋景公内改外治,在召集盟友的同时又不断扩充军制、加强兵力,致使晋国的军事编制再次登峰造极。然而面对夺取霸权的楚国来说,这样的努力远远不够,因此工于心计的晋景公又开始了新的计划。那么,这将是一个怎样的计谋?预计的目的能否如愿以偿呢?

晋景公为了有效地削弱楚国,最为高明的一招就是,派楚国降臣申公巫臣使吴,开始实施联吴抗楚的策略。

申公巫臣是楚国的亡臣,他逃到晋国后,他的族人就被楚国灭掉。巫臣欲报此仇,请求出使吴国。在得到晋景公的允许后,带着三十辆兵车使吴,教吴人乘甲射御及战阵之法。回来时留下十五辆战车于吴,并留下儿子狐庸为吴国的行人,帮助吴国与中原诸侯的外交往来。吴国在晋国的帮助下发展起来后,便开始了伐楚,楚人被迫“一岁七奔命”,吴国“是以始大”。吴国在晋人的帮助下渐渐强大起来,构成了对楚国的严重威胁,从东侧牵制着楚国,迫使楚人两面作战。

晋景公联吴抗楚的策略已初见成效,他死后他的儿子晋厉公也继承了他晚年的外交政策,决定与秦会盟,企图缓和两国之间的矛盾。可是,由于多年来两国战事连连,此时的秦国还会答应与晋国会盟吗?而对于这次会盟,其背后又隐含了怎样的目的呢!

晋景公末年服齐联吴的策略,有效地打击了楚国的势力。他死后晋厉公即位,厉公继承其父末年的外交政策,他为摆脱晋国窘境实施的第一个步骤,就是谋求与西方秦国缓和关系。经过努力,双方约定在晋国的令狐(今山西临猗西)举行会盟。晋厉公先至令狐,但秦桓公疑晋人有诈,不肯过黄河,派其大夫史颗渡河到令狐与厉公举行盟誓,晋国也只好派郤犨渡河与秦桓公盟于河西。晋、秦夹河而盟,说明两国媾和的条件还不成熟。令狐之盟,虽未取得成效,但却迎合了诸侯厌战的心理,得到中小诸侯的支持。

讲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与诸侯国会盟其实是晋国的缓兵之计,它的主要目的还是削弱与各国的战事,从而积聚兵力攻打楚国,这当然受到中小诸侯国的支持。可是此时,晋国的劲敌楚国,对此又持一种什么态度呢?景公所做的努力会如其所愿吗?

晋、楚争霸不仅使晋、楚两国精疲力竭,而且也使中原列国深受其害,它们夹于两强之中,无所适从,并负担着沉重的军赋开支,因而各国普遍发出弭兵停战的呼吁。晋景公末年曾为弭兵作过努力,晋楚也互派使者交换意见,可就在其策略刚刚开始实施之际,景公染上重病,跌入粪坑而死,所以两国和谈暂缓。

未曾想到,景公的死却成了厉公子承父志的基础。那么,在晋厉公执政期间,晋、楚两国会弭兵停战吗?之后,晋国又为何采取手段而主动勾起秦、晋两国的政治矛盾呢?

厉公即位后继续这项事业,公元前579年,在宋国执政华元的调停下,经过一番努力,晋、楚两国在宋都商丘西门之外举行盟誓,史称“华元弭兵”。

晋人在与楚完成宋之盟以后,取得了南线主战场的休战之利,尽管双方并非十分有诚意,但却为晋人争取到了集中力量打击西方秦国的难得战机。晋厉公先派善于外交辞令的吕相出使秦国,吕相痛斥秦国,认为晋、秦关系的步步恶化,秦国应负主要责任,并宣布与秦绝交。吕相绝秦,是晋国对秦发动战争之前的一场政治攻势。

故意挑起争端的晋国,正在寻找时机与秦决战,然而秦人的一次举动却被晋人抓住了把柄,于是秦、晋交战史上那场空前绝后的大战隆重登场了。那么,之前秦人究竟做了什么,为何它会成为八国共敌呢?除此之外,晋国攻打秦国又有着怎样深远的用意?就在这个时候,秦人“召白狄与楚,欲道以伐晋”,秦人的这种做法,既违背了令狐之盟,也违背了当时各国诸侯希望弭兵的愿望,而晋国与楚国的弭兵却赢得诸侯的拥护,“诸侯是以睦晋”。

晋厉公把握住这一有利的“国际环境”,不失时机地发动了对秦战争。是年五月,晋人会合了齐、鲁、宋、卫、郑、曹、邾、滕八国诸侯之师伐秦,齐灵公、鲁成公等六诸侯亲征,周王室卿士刘康公、成肃公也加入了其行列,如此强大的阵营,在晋、秦交战史上是空前绝后的。晋联军沿渭水西进,深入秦国腹地,与秦军大战于麻隧(今陕西泾阳),秦军大败。诸侯联军再渡泾水,败秦军于侯丽(今陕西礼泉县),方才收兵。晋厉公亲往新楚(今陕西大荔)去犒劳将士。麻隧之战使秦国遭受到沉重打击,晋国可以集中力量与楚争雄了。

回顾之前的晋、楚宋之盟,两国之争已趋于平和,然而这只是舒缓它们紧张关系所做的表面工作。既非诚意,那么,当时晋国愿与楚国弭兵停战的真正意图是什么?而会盟之后,两国的关系又是否得到缓和呢?

宋之盟晋、楚双方都没有多少诚意,晋国首倡弭兵,一方面为了慰藉诸侯的反战心理;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抽身于晋、楚大战,安宁北方。楚国迫于社会舆论的压力,也只好同意停战。厉公在外交上采取的策略成功地赢得了诸侯的拥护,又在麻隧之战大败西秦,这样晋国在北方的势力已定,之后必然要将目光集中到南方。楚人在“华元弭兵”之后,经过休整也历兵秣马,晋、楚间战争因素又急剧增长。

弭兵的策略不但为晋国打击秦国提供了战机,而且还为自己赢得了许多盟友,但在此期间,强大的楚国仍在积攒兵力,随时与晋国开战。可就在这蠢蠢欲动之时,晋、楚再次为了争夺郑国而于公元前575年,爆发了历史上著名的鄢陵之战,并以晋国大胜而告终。到此,晋国的外交关系已趋于好转,而这一切都是景公、厉公努力的结果。不料外患渐消而内忧又起,晋厉公却死在了自己内臣的手里。那么,国不能一日无君,下一任挑起复霸重担的人会是谁呢?晋国的命运又将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栾书、中行偃在杀了厉公后,就派知罃、士鲂到周迎立悼公。悼公名周,又称孙周,自幼生活在成周,接受的是周礼的熏陶,忠、信、仁、义各种美德兼备,自然是一个温和派人物。晋国统治集团内部长期的争斗,使君臣各不自保,早已厌倦,向往晋文公时的和谐气氛,晋悼公的政治态度和个人修养,正好迎合当时的需要。当孙周结束了在成周的寓公生活回到晋国时,则预示着晋国各种矛盾的缓和。

看来,这位温文尔雅的晋悼公并非等闲之辈,他的即位也许可以调和晋国内部动荡多年的政治纷争,可以使晋国兴盛如初。可不管怎样,眼下的晋国刚经历了鄢陵之战,内耗极大,紧接着又发生了逆臣弑君、另立新君这样的变故,晋国一时间政治、经济、军事都陷于困顿。那么,面对这样一种局势,刚刚即位的晋悼公又该如何处理呢?

悼公即位后立即对以往的政策进行调整。在国内,首先废除了灵公以来打击强家的政策,以缓和公室与卿大夫之间的矛盾,扩大公室的统治基础。悼公恢复旧族,选贤任能。“下宫之役”只有赵武幸免,悼公命赵武为卿,赵氏中兴。悼公为了争取范氏、韩氏的支持,命士鲂为卿,命士渥浊为太傅,使韩厥长子韩无忌为公族大夫。栾氏、中行氏是悼公的拥立者,这两族人被任用理所当然。魏氏悼公命魏相、魏颉为卿,魏绛为中军司马。其次,缩减国家开支,减轻赋税力役,赈抚贫困,对国人实行了一些宽惠的政策,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阶级矛盾,使社会的生产力有所恢复和发展。再次,对军队进行改编,将新军并入下军,军事编制恢复为三军,至春秋末没有改变。将领进行调整,提高了军事战斗力。

通过晋悼公的整顿,晋国已焕然一新,终于出现了文公之后的再一次兴盛。但这并没有让晋悼公骄傲自满、安于现状,而目光远大的他接下来又分析形势,极力巩固晋国的外交关系。那么,为了争取更多的同盟国,他会制定出怎样的外交策略呢?其中又为我们揭示了晋悼公怎样的政治眼光呢?

对外,首先,巩固晋宋同盟。在楚国攻宋时,悼公亲帅大军前去救援,还把灭掉的一些小国赠送给宋国。其次,加强晋吴联系。景公时派申公巫臣出使吴国,悼公时(前568年),吴国第一次参加华夏诸侯会盟于戚(今河南濮阳),吴人参加晋国主持的会盟,完成了景公以来谋求从东线牵制楚国的战略计划。再次,使魏绛和戎。散居在山西北部、河北的山戎也叫北戎,北戎中最强大的一支叫无终,公元前569年,无终酋长嘉父派使者入晋纳虎豹之皮,请求与晋议和。悼公认为:“戎狄无亲而贪,不如伐之。”魏绛在对当时的国内外形势做出分析后,提出了复霸必“和戎狄”这一具有战略意义的主张。悼公接受了魏绛的建议,使魏绛和戎。魏绛和戎的成功,首先解除了晋与楚争霸的后顾之忧,使晋长期有一个和平安定的后方。其次改变了晋戎关系,加强了反楚联盟,戎还为晋提供了兵力。再次和戎还促进了民族的大融合。第四,礼遇诸侯。革除了一些外交弊政,重新规定了朝聘的期限和纳贡的数量,得到了诸侯的信赖。

在晋国150年的霸业中,对晋国社会影响至深的只有晋文公和晋悼公两代国君。晋文公是春秋时期著名的五霸之一,而晋悼公经过改革,使晋国的实力大为提高,八年之内,九合诸侯,恢复了晋国的霸主地位。晋悼公是晋国历史上最后一位有作为的国君,在位15年,他的历史业绩,是以恢复霸业为标志的。

悼公以后,晋公室衰弱,卿大夫专晋,晋国历史就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了。在这种情势下,经过几代君臣努力所恢复的晋国霸业还能维持吗?能维持多久?

经过晋国几代国君的努力,晋悼公终于恢复了霸业。然而,争霸难,巩固霸业却更难。到了春秋后期,由于晋、楚争霸之战长达百余年,所以夹于它们之间的诸侯国都急切盼望弭兵停战。那么,晋、楚争霸之战会就此结束吗?晋国几经磨难所恢复的霸业还会继续延续吗?赵氏家族唯一的后人赵武又与这些问题的答案有着怎样密切的联系?《晋国春秋》系列节目第十集 《黄池让盟》,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