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尧文化>>正文内容

陶寺遗址晚期的秘密

陶寺遗址晚期的秘密

蔺长旺

内容摘要

本文依据夏商周断代工程以及学界相关的研究数据,结合陶寺遗址的考古成果,对陶寺遗址晚期“暴力”现象的起因进行了探析,提出了陶寺遗址不仅是尧舜之都而且也是夏朝早期都城的学术观点。

关键词: 断代工程 尧舜之都 太康失国 后羿代夏 少康复国 夏之初都

一、关于夏朝年代可资参考的四组数据:

1、 夏商周断代工程年表:

2000年11月9日夏商周断代工程正式公布了《夏商周年表》。《夏商周年表》定夏朝(公元前2070—前1600年),约开始于前2070年,夏商分界大约在公元前1600年;盘庚迁都约在公元前1300年,商周分界(武王伐纣之年)定为前1046年。

夏代年表 从禹、启、太康、仲康、相、少康、予、槐、芒、泄、不降、扃、廑、孔甲、皋、发到桀,历经17代。据此表夏朝时间跨度为470年。

2、北宋邵雍《皇极经世》年表:

夏朝(公元前2224年──前1766年);商朝(公元前1766年──前1122年)。 该说法为中国港澳台地区及海外汉学家普遍采用。据此表夏朝时间跨度为458年。

3、学者魏文成年表:

夏朝統治秊代爲(公元前2051~前1559)秊相距492秊,去掉40年失政歷史爲452秊。而根據夏朝“始壬子,終壬戌”則,夏禹建立夏朝的公元前2051秊起,到滅亡的1559秊計算,則正好是492秊的歷史(但笔者发现此数据之“壬戌”相符,而“壬子”则误差两年时间。若是在大禹正常按惯例从虞舜手中接替权位两年后方宣布以夏立国的话,则可与“吻合”,笔者认为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据此表夏朝时间跨度为492年。。

4、网名夷齐风清推算的年表:

夏起禹丙子前2205至桀甲午前1767,凡十七王,十四世,有王无王439年。其桀乙未两系于夏商,纪数则属于商。

其中:后羿代夏:自辛亥前2170年——壬午前2139年,在位32年,与夏政权并立;寒浞乱政:自杀羿(癸未前2138——壬午前2079)至被伯靡诛杀在位60年。因壬寅(前2119年)前用帝相纪年,故寒浞乱政单独纪年为40年。

此表可精准解读历代编年史中的干支纪年,可解读《河南杞县伊氏家谱》中的伊尹生平;(《今本竹书纪年》《古本竹书纪年》除外,能准确解读《通鉴前编▪举要▪卷一》中记载的17个出于《竹书》的纪年。)据此表夏朝时间跨度为438年。

对于夏朝的年代跨度:断代工程470年,北宋邵雍458年,魏文成492年,夷齐风清438年。其中最长与最短的相差54年。

对于夏朝的起始年代:断代工程前2070年,北宋邵雍前2224年,魏文成前2051年,夷齐风清前2205年。其中最早的和最晚的相差173年。

在这四组数据中,魏文成与断代工程的数据几乎相近,

二者起始年代相差19年,年代跨度相差22年;夷齐风清与北宋邵雍的数据几乎相近,二者起始年代相差19年,年代跨度相差20年。从两组相比较的差值来看,似乎有一定的规律性可循,经分析其差值形成的主要因素是因为他们所采用“武王征商”(商周分界)的年代数据不同而至,也包括在位年代数据的不同。如断代工程的商周分界为前1046年,魏文成的商周分界为前1077年,夷齐风清的商周分界为前1122年。

从上述列举的四组数据来看,目前确实很难下结论说哪一个最可信,因为都缺少关键性的直接证据,且都面临着一些“质疑”或是“挑战”。不过若将北宋邵雍与夷齐风清年表中关于少康复国的年份作为上限,将断代工程与魏文成年表中少康复国的年份作为下限,其所形成的区灰色区间,也恰好可与陶寺遗址的晚期坐标相吻合,这无疑对讨论笔者的命题是具有参考价值的。

二、太康失国与少康复国事件与陶寺晚期动乱之相关性

若按照夷齐风清与北宋邵雍的年代数据,则早在前2224年或最迟在前2205年就已经进入夏代了,这与考古文化背景相冲突,难以得到合理解释。因为陶寺遗址已经证明为尧舜之都,且其年代上限为距今4300年(前2300年)。那么,从前2300年到前2224年之间仅有76年,从前2300年到前2205年之间仅有95年,显然与尧舜在位的年代不相符合。除非从根本上颠覆陶寺遗址的考古数据,亦即将陶寺遗址400年跨度中的主体(324年/305年)视为夏朝文化。

而断代工程与魏文成之夏代年表,则基本上大致可与陶寺遗址中晚期结合部的年代数据(前2000年)相吻合。笔者认为,以此为参考数据对其与陶寺遗址晚期动乱之相关性进行研究是有益的探索。

断代工程夏朝年表未给出17王的具体在位年份数据,故依据学者魏文成夏朝年表数据,则可知太康失国的年份约在前2017年,而少康最终复国继位的年份约在前1937年,其间约有80年左右的时间处在非常时期。

笔者判断夏朝之初都很可能就在陶寺,也就是说至少自禹立夏起,经启到太康失国这一阶段(前2051年到前2017年的34年里)都在陶寺。根据陶寺遗址晚期被破坏的程度可以想象有穷氏后羿射杀太康后攻打陶寺都城之战也许是很惨烈的。

但还有一种可能,且可能性很大,即在陶寺沦陷后(前2017年到前1937年),后羿代夏也在陶寺,之后寒促射杀后羿以及寒促灭相篡位都发生陶寺。由于少康复国与寒促之战具有“复仇”这一非同一般的特性,故才会在陶寺遗址晚期出现极为严重的暴力现象。

“当陶寺遗址出土现场呈现在考古学家面前的时候,让在场专家不寒而栗——在这个陶寺都邑曾发生过一场‘暴力革命’:原来的宫殿区,这时已被从事石器和骨器加工的普通手工业者所占据。一条倾倒石器、骨器废料的大沟里,三十多个人头骨杂乱重叠,以青年男性为多。头骨多被砍切,有的只留面部而形似面具,有的头骨下还连着好几段颈椎骨。散乱的人骨有四五十个个体,与兽骨混杂在一起。壕沟里堆积大量建筑垃圾,有绘制蓝彩的白灰墙皮,几座大墓中的残存回填现象等,让人猜测当时可能发生过一场人为毁坏运动”。基于考古学者许宏的描述、推测,他认为:“种种迹象表明,这似乎是一种明火执仗的报复行为。而考古学家从日用品的风格分析,延绵数百年的‘陶寺文化’又大体是连续发展的”。

当然石峁方向趁机介入也有可能,不过笔者认为其动机恐并不存在报复性,且很可能是助力少康或是捡点便宜就北上了;至于复仇、复国的少康在夙愿完成后恐也不会在此居留,而王城岗五期、新砦遗址与二里头遗址,也许正是少康中兴及之后的遗址所在。

再者,若认为太康失国与少康复国事件发生在王城岗或是新砦遗址的话,那么,在这些遗址里或多或少应该发现与后羿代夏、少康复国事件相关的“暴力”或是“战争”的痕迹存在,目前尚未看到与此相关的考古资料。

陶寺晚期虽然没有了中期之前“金字塔”的统治,但百姓还会继续他们的生活,“原来的宫殿区,这时已被从事石器和骨器加工的普通手工业者所占据”便是自然之事。

据学界信息,陶寺遗址目前的揭露面积仅占其遗址总面积的千分之五,考古人说还需要干一百年。那么,在尚未揭开的遗址区域里,也许隐藏着破解五千年中华文明的重要“密码”信息,期待着考古的未来。

参考文献:

蔺长旺 《寻觅夏朝之初都——陶寺晚期百余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