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书画·戏剧·文坛>> 文坛>>正文内容

书之劫

书之劫

        

刘志宙

   

好几次收破烂的来了,妻子说把那些书卖了吧。看了又看,问了又问,还没舍得卖。原来一斤还五毛呢,现在两毛都没人要了。

哎,书真的不值钱了!

    家里书是不少,因为爱看书,又是语文老师,外出常常带回来的都是书。

    其实,要卖的书是孩子初中上学时的课本、辅导书、资料等。如今孩子上高中了,这些书把家里圪里圪旯都占满了。妻子一收拾家的时候,就唠叨这些书。但我对书就有一种天然的依恋,哪怕是这些书。

这天收破烂的又来了,这一次,狠了狠心:卖!说是“卖”,其实是腾地方。

一箱箱、一袋袋,我一股脑把书全翻倒在院子里,小山一样。书呢,仿佛冲破了牢笼,手舞足蹈,叽叽喳喳,小鸟似的顿时沸腾起来。

我搬了个小凳子,稳稳地坐下来,得挑一挑,拣一拣,说不定还有什么宝贝呢。书,就是有吸引力,连邻家两岁的小孩也来凑热闹,倒拿着一本音乐书乌里乌拉地念着。还有一只小蜜蜂在书堆中飞来飞去,怕是嗅见书中的蜜了吧。

一本一本地捋过去,一页一页地翻过来。课本、练习册、试卷、笔记本、报纸到处是孩子密密麻麻、整整齐齐的字迹。这几年,日日夜夜陪伴孩子的就是这一本本的资料书,一份份的报纸,一张张的试卷……而收获的可能是一纸重点高中录取通知书。那一行行大大小小、红红绿绿的文字如千军万马呐喊着、奔腾着、张牙舞爪,潮水般地没过了我的头顶,我一阵阵窒息——哎,读书真是苦。还是古人说的对: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不苦能成吗?

有好些书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如是再三,心疼。承载着孩子成长足迹的这些所谓的书本,浸透着孩子多少酸甜苦辣!披星戴月,日复一日,孩子不就是一只勤劳的蜜蜂吗?冰心老人说过,“成功之花,人们往往惊羡它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它的芽儿却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满了牺牲的血雨。”这样的泪泉和血雨砌成了孩子不断进步的台阶。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孩子如愿以偿,这会儿她正在一中的楼上听课、学习呢。

哎呀,终于挑完了,想站起来走走,无奈两腿发麻,一不小心栽倒在书堆里,我想爬起来,可好像有无数双手拽着我、拉着我。那,索性就躺下吧,躺在书温暖的怀抱中。蓝蓝的天上,白云朵朵;一群鸽子吹着哨音旋过楼顶,滑向天际……

“咱的人,好了吗?”

“好了!”我一骨碌爬了起来。

“书本不值钱了,都没人要。”

我把挑出来的书摆放在一空纸箱子里。那剩下的书被收破烂的塞满了两大包蛇皮袋子扔到了三轮车上。

“嗒………………”一股浓烈的烟雾从三轮车的尾部喷出,瞬间吞噬了整个车。哈哈,书,这也算是腾云驾雾、羽化成仙吧。

车子,启动了。

书走了,陪伴女儿几年的伙伴就这样走了。

也许,这就是书一生中的劫难,气数已尽,尘缘已了。   

阿弥陀佛!

捏着手里的二十几元钱,呆呆地看着逐渐远去的车。

“还不够给孩子买一箱奶呢?”

“就是”。

可是,这些书又到了哪里呢?又要受哪些苦,遭哪些罪呢?或许,在将来的某一美好的时刻,随着烟花的飞翔在美丽的夜空又一次灿烂地绽放。

    哦,书,可不就是火,不就是光么!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