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三晋文化>>正文内容

再论“赵文化”(赞颂“赵城”的唐诗)

赞颂“赵城”的唐诗

——再论“赵文化”

   

    唐代曾有专题赞美古赵城的五言诗。

   爱国者的追思

《全唐诗》的第九涵第七册第1512页中排,编入曹邺先生所撰写的《赵城怀古》:“邯郸旧公子,骑马又鸣珂。手挥白玉鞭,不避五侯车。闲愁春日短,沽酒入倡家。一笑千万金,醉中赠秦娥。如今高原上,树树白杨花。”计五十字。由清道光七年知县杨延亮先生主编《赵城县志》的《艺文》里,首篇诗作即唐代李端先生的《霍泉》;并没有编辑该诗于内。

该诗作者曹邺先生,《全唐诗》编辑了他的诗作108篇,两卷;代表了当年劳苦大众的心声,是位官员兼学者的文化人;其诗《官仓鼠》写道;“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健儿无粮百姓饥,谁遣朝朝入君口”,以揭露当年官场的腐败。被后人评论为“爱国诗人”,受到学者们的敬崇。

这首《赵城怀古》,就是他晚年的代表作之一。

二   同名们的领衔者

“赵城”一辞,古籍里曾冠名于多处。今河北省邯郸市区;今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县境内的东赵镇,今祁县境内的城赵镇;今山西省临汾市浮山县境内的赵城村,今洪洞县境内的赵城镇等地,历史上都有过“赵城”的名称,其中有些还延续于至今。今河北省的邯郸市区,由于曾是战国时期赵国的国都,是所有持“赵城”之名者中,政治地位最高者;但其“赵城”之冠只存在一、二百年间,秦灭赵国以后便多名为“邯郸”,“赵城”之谓己归于历史。今临汾市浮山县境内的“赵城村”,如今仍享其名,但在全国影响极小。

今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境内的第一大镇赵城镇,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及其以前的数千年来,一直保持其“赵城”之称,又是一千多年以来故“赵城县”政府所在地。原初的“赵城”,是全国著名的历史文化古地之一,据典籍介绍,由此分延出14个原始氏族,春秋战国时期的秦、楚、齐、赵、陈等邦国的先祖,均源于此地。因此,历代所有名为“赵城”之地者,凡没有附加特殊标注的,皆系指今日之洪洞县境内赵城镇及其周边一带,是历史上同名者的代表、领衔者。

三   唐时的“赵城”

前面已经指出:该诗由唐代诗人曹邺先生所撰。时、地、人三要素的相互匹配,对所有历史往事,都存在制约性;这是一般逻辑常识。在唐代诗人曹邺先生所生活的年代里,全中华九洲范围内,县级及其以上的行政单位,名为“赵城”者,唯今日洪洞县赵城镇为是。

曹邺先生,出生于今广西壮族自治区阳朔市,字邺之,唐宣宗大中年间科举进士,曾任天平节度掌书记,后升任朝中太常寺博士,祠部郎中,晚年出任洋州刺史;著有《曹祠部集》诗文留于世。 他生活在唐代最后末期,基本上是个动乱不安的岁月。昔唐代的行政区划,依唐玄宗李隆基开元二十九(741)年所公布的资料,全国分十五道,领三府、四百一十六州,一千五百三十八县。其中河东道领一府,十七州,九十九县; 该道内的“晋州”治在今尧都区,领临汾、襄陵、神山、冀氏、洪洞、岳阳、汾西、霍邑、赵城等九县。这份资料里,除此晋州内辖有“赵城”外,其余四百一十五州之域,并无一县再名为“赵城”者。

需要指出的是,在当年公布的这份区划资料里,是本有重复县名存在的。关内道的泾州治在安定县,位于今日之甘肃省的泾川县境,下领六县,其中就有“安定县”;同样,也是这个关内道里,另有一“宁州”,其州治也设于一个名叫“安定”之地,位于今日甘肃省的宁县,也领有六县,其中也有一名叫“安定”者。此外,“唐兴”等等县名,也为重复者。在当年同名之县允许存在的大气候里,近两千个县名中,唯有一个 “赵城”者,说明当年曹邺先生撰写的《赵城怀古》的那个 “赵城”,只有今洪洞县内赵城镇为是,绝不会指任何其它之处。

 还要说明:由原“中国历史地图集编辑组》编辑、1974年度出版的精装本《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五册第115页,注明昔年唐代曾有名为“赵川”和“赵州”者各一处,名为“赵城”者也只有一处,其座标会于今日之洪洞县境内。

至此,我们可以向世人宣布,曹邺先生《赵城怀古》一诗中所怀的那个“古”者,断定它就是今日临汾市洪洞县第一大镇——赵城镇及其周边一带。

四  “高原上”三字

    有人以该诗的第一句“邯郸旧公子”为由,认定其载体为邯郸;《史记·楚元王世家》亦云:“吴、楚反,赵王城守邯郸。汉兵引水灌赵城;赵城破,邯郸遂降”;昔时的学者们多将此“赵城”,释之为今邯郸市区附近之某地,故该诗题中的 “赵城”,也当指今邯郸;“赵城怀古”者,亦当“怀念邯郸旧公子”这位古人与那处古地才是。此类认识貌似正确,其实是一种悮解与误导。

    这类理解只知其“头”,忽略了该诗的落脚二句:“如今高原上,树树白杨花。”诗人于此以画龙点晴和反证对照的手法,言他离开古地邯郸而站在一处“高原”之上,看见那一大片茂密吐蕊的白杨树,联想到东周时期赵国兴衰史,追根溯源,无限感慨,才写下这首使人读之落泪、鞭策自励的千古绝唱。

    今河北省邯郸市区,虽不在海河平原的中心,但却处于其边缘,地处东经114.50º,北纬36.6º,海拔在五十米以下;由沈长云先生主编的《赵国史稿》中介绍,它位于“太行山东麓的山前冲积平原上”;请注意这“平原上”三个字,那“如今高原上”之句的范围辞,无论如何也挨轮不到古今邯郸市一带的头上。

    “高原上”与“平原上”只有一字之差,但二辞的内涵截然不同。“高原上”就是今黄土高原之上,今河北省“平原上”的邯郸市一带,与那被诗人曹邺先生所怀古的古“赵城”,根本联系不上。“张冠李戴”使不得。

五  “邯郸旧公子”

    该诗中描绘的那个“邯郸旧公子”,给人的印象是位曾经对其祖国和人民有过贡献的大人物。你看他富有家产而又享特权,乘马鸣珂于邯郸城无人敢拦其锋,连东南西北中五方来的公候们也要逊让于他;中国史里还记有西汉成帝和东汉光武帝,都曾经同时赐封五位王氏子弟为侯的事,史称“五侯”,都是些当年红极一时的人物。而这位“旧公子”,对这一类人都不回避,形容他的权势之大。

     历史上有“公子”之称者甚多,唯战国时期齐国的孟尝君、楚国的春申君、魏国的信陵君和赵国的平原君四公子者,最为盛名。当年赵国的都城在今邮郸市,因此,平原君也被人称作“邯郸公子”;他姓赵名胜,赵武灵王之子,赵惠文王之弟;一生三次出任赵国之相以辅王,曾用毛遂之计破强秦而存弱赵于危难之中。该诗言其“入倡家”,醉中一笑赠千万金给秦楼娼妓者,並不见于典藉;但他“养有食客三千多人”、“后宫以百数,婢妾披绮縠、余粱肉”等无度挥霍事,确有记载于史书:在他为相期间,并无有效的建树更新,未能使赵国的被动衰运发生根本性的转机,就在他逝世后的不久,赵国便被秦国灭亡。司马迁先生批评他“翩翩世之佳公子也,然未睹大体”、“利令智昏”;这等评语,并非刻薄。

    该诗中的“倡家”即“娼家”,“秦娥”指秦楼商女。从资料典籍的记载里,赵胜未有与娼妓苟且的劣跡;但赵氏王国后裔里,确有此等败类。《史记·赵世家》司马迁先生引冯王孙之语,言赵悼襄王嬖于娼妓而生赵王迁,王迁无行,办了不少错事、坏事,导致赵国亡,将赵氏王室末代一些人的腐败,跃然于纸上。曹邺先生在《赵城怀古》中,对他们予以否定与鞭挞。並不是“怀念”,更不是崇颂;不值得“怀”。

六   以先祖为镜鉴

    历史是现实的镜子:前车之辙,后车之鉴。

    生活在藩镇割据,国事日非、兵荒马乱、人民穷苦的唐代末年的曹邺先生,由于他曾经长期的当任朝官和地方官吏,对当时政治大势十分清楚;对李唐王室艰苦创业的往事也了如指掌,对盛唐时期皇家的挥金如土、生活糜烂等,更有所耳闻。他是三国时期曹魏家族的裔后,当年曹操被尊为“魏王”的都城在古邺县,即今河北省临漳县附近;由于尊古崇祖,取名为“邺”。浓厚的爱国热情、旺盛的乡士观念和敬业勤政的执着精神,常促使他钻研祖国历史,追踪而寻古。

        邺县地方在战国时代属于赵国,唐代时归于河北道相州所属;邯郸县属于相邻的洛州所辖,如今的临漳县则直接属今邯郸市所领。熟知当年赵国的兴衰经历,是曹邺先生必然的兴致;《史记》的《秦本纪》和《赵世家》等,是他熟读的篇章。他不仅知道赵国王室在邯郸一带的兴衰史,更对赵氏家族发祥于霍太山老爷顶、古赵城一带鸟身人言、鸟俗氏的奋进嘉话胸有成文;由平原区的邯郸依今思古,而追溯到黄士高坡。在该诗中,他写罢平原君们的腐败之后,立即写道:“如今高原上,树树白杨花”;“高原上”三字表明,他的“怀”已经转移到“古赵城”而来,转移到忧患岁月中英雄的飞廉、季胜、造父、赵奢、赵鞅等赵氏先祖们而来。

    洪洞县的赵城镇寓存有古赵城。古代赵城一带,地处东经111.6°,北纬36.2°;海拔770至800米之间,名副其实的“高原上”,古时多生长那挺胸昂首的白杨树。该树枝上多结一种散发白色绒粉的长条花蕙,是这种树与其它品类者的显著区别,这种花蕙,当地人叫“白杨花”。

     对这种“白杨花”,国人的辞汇里有“刀刃”的释义。《广雅·释器》写道;“白杨,刀也。” 疏:魏·左延年《秦女休竹》中有“左执白杨刀,右据宛鲁矛”之句。曹邺先生用“树树白杨花”五字,作为该诗的结束语,志在告诫人们:“那种花天酒地的奢侈生活,就如这利刀锐锋一样,会导致邦散家败,亡党亡国,身败名裂;而艰苦朴素、不忘初衷,常怀先祖们创业辛苦,永葆奋进的活力,才会使事业有成,锦上添花。

七   赵城精神

    这是一首极短的五言诗。它用隐喻的手法,揭示出与那“邯郸旧公子”所遵循截然不同的又一方面、又一种精神。这就是“赵城精神”。正是由于此,曹邺先生才将其标题定为《赵城怀古》的。是在他看来很应该怀念的文化古地。

    该诗标题为《赵城怀古》,但全诗没有写赵城一句话,对那位邯郸旧公子的历史往事,虽多有表述,但从他明显的否定态度和笔调里,可知并无什么特别值得怀念之处。诗人最后把笔锋一转,从“平原”追逐到高原上,落脚到那树树的白杨花之上,以潜存之笔,表达了对那位“邯郸旧公子”之类人物的谴责与对其先祖们的高度肯定,从而现示出对赵氏发祥之地“赵城”的尊崇与怀念。其爱憎在泾渭之间。从这种转换里,使人体会到,在历史进程中,确实有一种“赵城精神”的曾经存在过。

    曹邺先生心目中的赵城精神是什么,我们无权强加于故人,但可以从中体会到的是,诗中描绘“邯郸旧公子”之类的位高气粗、骄横自大;消沉于酒色、铺张浪费;知错不改,无思进取;生活糜乱、人格低下等缺点错误的反面,正是诗人所以追求崇拜、怀念继承的那古代高原之上,赵氏先祖们创业之初、那种特有“高古精神”的结晶。这也许正是曹邺先生心目中的“赵城精神”;也正由于此“精神”,他才于此“怀古”;不仅自己怀古,写出来也留给后人们,去“怀古”。

八    曹邺与白杨花

    洪洞县一带,古代称“杨”、“杨县”、“杨纡”之地,说明昔时杨树甚多,自然白杨花也多。

    曹邺先生曾长期食禄于唐朝庭,出班于太常寺、祠部等衙门,任博士、郎中等职,以教育、祭祀、掌天文、祠礼、漏刻、国忌,庙讳、卜祝、僧尼等事宜,为其管理职责,例行的业务。
    今洪洞县境内的兴唐寺,为唐初国家诏示所建;离该寺不远的“中镇庙”,于隋代所隆,唐初开元十四年诏令立祠,二处皆是唐代国家定期派员专程祭祀之所,留有郑翰、吕諲、张说等历史名人的祭祀文三则。作为专管祭祀祠庙业务吏员的曹邺先生,肯定生前数度随从而来过。原赵城县在北魏时期名“永安县”,《魏书》卷116介绍该县写道:“治仇池壁,有霍山祠、赵城。”依该《魏书》的惯例,此段文字志在说明,当年的县府机关,就设于今赵城镇桥西村附近;而“霍山祠”与”赵城“二者,就是昔时该永安县境内的两大风景名胜区,它们肯定会保留于唐代。考之,其中的“霍山祠”,昔年位于今霍太山老爷顶上;而“赵城”这块风景区,当在今桥西村与今姚垣村一带;古代这里杨树成林,连绵十多里。星移斗转,绝大多数已经消失;本世纪初仍有一株屹立于今桥西与桥东二村之间, 粗壮高大,枝叶茂盛;据当地乡亲们相传,此树已经存在数千年之久,被民众尊之为“神树”,记录了昔日那段辉煌业绩,也佐证了曹邺先生的这两句诗文。八年前,世界赵氏名人汇聚洪洞县宾馆,其领袖问我:“老先生,当初的‘赵城’当在哪里? ”我当即回答说;“从霍太山老爷顶到上、下跑蹄一带,是当初伯赵氏的中心区域;据《直隶霍州志》所载,其城坞当在今仇池村与姚垣村的方园一带。”赵明先生当即确定于此处投资,建造“赵氏祠堂”。次日,我们一行多人,前往霍山考察。饭后数人又一同前往仇池桥西观察此树。我当场给他们背诵了曹邺先生此首诗作,并手指此特大、特老的白杨树,叫他们看,可惜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据了解,时至八年后的今日,仍有人对此根祖处持游疑态度,甚至 怀疑此地在“赵文化”中的地位。那么,就恭请这些先生,再次阅读这首由晚唐诗人曹邺先生,所慎重撰写的这篇《赵城怀古》吧。      

九   常回家看看

       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背叛反动、落后与谬误,会使人更新励志,走向辉煌;而背叛原本固有的优良传统,会使人丧志堕落,为历史所唾弃。不忘初衷、牢记乡愁,就是要人们牢记先人当初的优良传统,并能发扬广大,从而从胜利走向胜利。“常回家看看”一语,不仅仅只是要人们回老家探望自己的亲人故旧,更为重要的是有利于不忘根本,有利于传统教育,防止腐败。

       赵城是天下赵氏的根祖老家,邯郸是赵氏家族曾经的辉煌处;辉煌以后仍怀有忧患意识者,从而发扬辉煌、更加辉煌、永远辉煌。就对天下赵姓人而言,邯郸与赵城二地,都是很值得牢记的,它们对赵氏家族的意义虽有不同,但各领千秋,结合起来才是完整的“瑰宝”。不过,他们的老家,还应当是位于“高原上”的古赵城。

     亚圣孟珂先生在《孟子·告子下》中,以虞舜、 傅说、膠鬲、管仲、孙叔敖和百里奚等六人的生平经历为式,庄重地告诫说,人生最贵重的是常怀忧虑之念,千万不能被贪图眼前的安乐所淹没;他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 ”九个大字,作了高度概括,今日读之仍觉感触灵魂。曹邺先生的这篇《赵城怀古》,把孟子的这一哲理,艺术形象化了。这首诗,赵城人民不能忘记,天下赵氏家族也不能忘记;所有中国人当知。

    五年前的秋夏之交,笔者曾陪同二十多位、北京来的客人,其中有几位曾经是“部长”的,一同前往他们的父母们,在当年抗击日寇的游击战争期间,所居住过的屋宇和战斗过的地方;他们面对这些艰苦的条件,无不感慨而自励。他们说:“常回家看看,以‘充电’,以‘注能量’,以‘新生’。”表示以后还要多次来的 。

    曹邺先生的这篇《赵城怀古》诗,可谓开启“常回家看看”历史的先河。它告诉人们,不仅要知道有“平原上”,更应当记住那个“高原上”;不仅要知道辉煌安乐的旧邯郸,更应牢记忧患艰难阶段的“古赵城”。应当对“平原上的邯郸 ”予以“怀古”,那“高原上的赵城”者,更值得“怀古”。

 

 

                   临汾市政协文史研究员  周文洁

                          2018年10月7日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