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民俗·民艺·非遗>> 民艺>>正文内容

翼城花鼓——花鼓渊源

翼城花鼓

花鼓是长时期流行在晋南一带的民间艺术,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而翼城花鼓技胜群芳,不仅能够在本地区坚持经常性活动,而且不时组队被邀请到大江南北、长城内外进行表演,甚至走出国门,漂洋过海到美国、意大利、日本、澳大利亚等地进行文化交流。2006年翼城花鼓被评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名录,2009年和2012年,翼城县连续被国家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文化艺术(花鼓)之乡”。《翼城花鼓》为您讲述精彩绝伦的花鼓技艺。

花鼓渊源

翼城花鼓作为山西鼓类舞蹈中最具代表性的一种民间舞蹈,它动作粗犷、节奏欢快、风格淳朴,不仅在当地广为流传,而且如今在国内也是名气不菲。那么,这一被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它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历史传衍和发展呢?而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它又有着哪些非凡的影响力呢?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王永泉老师为您精彩讲述《翼城花鼓》第一集 《花鼓渊源》。

2007年11月7日,中国文化艺术节,第十四届“群星奖”决赛在湖北省武汉市进行,可以容纳四千多名观众的赛场座无虚席,大家聚精会神,专注等待着一个即将登台的节目。这个时候,随着一阵“嗨嗨嗨嗨”的呐喊声, 20多名腰系彩绸,身挎花鼓的表演者,激情飞扬地奔上了舞台。表演开始了,一时间鼓点节奏明快,气势威武矫健,场面十分壮观。鼓点时而紧凑连贯,如疾风骤雨,飞瀑击石;时而清脆响亮,如雨打芭蕉,水流潺潺。在观众的阵阵喝彩中,队员们全身心投入表演之中,完全进入了忘我的境界,人与花鼓合二为一,人即花鼓,花鼓即人,鼓点越来越紧凑,节奏越来越欢快,在表演结束、戛然而止的刹那,现场空气在经历短暂的顿然凝固后,随即爆发出无以复加的热烈掌声。等回到后场后,所有演出人员心情非常激动,他们滚倒在地上,抱在一起哭成一团,这也许就是胜利后的喜悦吧!第二天,《湖北日报》《武汉晚报》都在头版头条配以大幅表演图片,强力报道了这场震撼人心的表演。时隔二十天,群星奖获奖名单揭晓。这个节目以其独特的艺术魅力获得中国社会文化政府最高奖,荣登榜首,从而攀上了中国文化艺术的顶峰。《人民日报》、人民网都做了专题报道。这就是我今天要给大家讲的我们临汾被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之一的翼城花鼓。

灵巧多变的姿态,铿锵有力的节奏,翼城花鼓凭着其浓郁的地方艺术特色一举摘得了全国文化类比赛规格最高的奖项之一——“群星奖”。那么,如此有震撼力、有文化魅力的民间艺术瑰宝,它究竟源于何时?而它在漫长的发展演变中又有哪些趣味横生的故事呢?

花鼓是长时期流行在咱们晋南一带的民间艺术,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而翼城花鼓技胜群芳,不仅能够在本地区坚持经常性活动,而且不时组队被邀请到大江南北、长城内外进行表演,甚至走出国门,漂洋过海到美国、意大利、日本、澳大利亚等地进行文化交流,既有了一定知名度,又增进了我国与各国人民的友谊。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重视。目前花鼓已逐渐成为翼城县的一项重要文化产业。2006年翼城花鼓被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名录,2009年翼城县被国家文化部授予“中国民间文化艺术(即花鼓)之乡”。翼城花鼓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这与历代花鼓艺人的艰辛努力是分不开的。回顾翼城花鼓,可谓源远流长。据《翼城县志》记载:花鼓艺术始于晋末时期,盛兴于唐朝,历经代代传衍,遍及全县各地。20世纪80年代初,我们县文化部门曾抽调专人深入各村对花鼓艺术进行调查。据本县唐兴镇杨家庄老艺人杨生汉(生于1910年)口述,他家祖祖辈辈都会打花鼓,他祖父在世时说过,他家家传花鼓已有三十多代了。一提起打花鼓,杨生汉老人就要唱几段花鼓歌。其中有一首花鼓歌唱道:“唐王坐定长安城,黎民百姓喜在心,年年有个元宵节呀,国邦定,民心顺,国泰民安喜迎春,花鼓打得热烘烘。”据他和本村同龄老人杨延山、杨生源等共同回忆介绍:这首歌词曾刻写在一块高约100厘米、宽约70厘米的木牌上,黑底金字,下面刻有“大唐贞观三年三月初十日”字样。这块木牌原来供奉在杨家庄村东杨家祠堂内。上几辈老人每年逢节都要上香祭奠,尊为“传家宝”。遗憾的是,这块木牌于1939年抗日战争期间被日寇烧毁。另外,祠堂内除供奉祖先的牌位,还有杨家庄世代打花鼓受嘉奖的记载,它们与花鼓歌词一并刻写在几块石碑上,镶嵌在祠堂的两边墙壁上,1947年土改时,祠堂被拆除,这些石碑也不知去向了。根据当地民间传说和有关史料考证,至少在唐代,翼城就有了花鼓这种表演形式。

翼城花鼓源远流长、经久不衰,历经千年的传承演变,它逐渐成为人们喜闻乐见的一项民间艺术活动。而如今,看着那些色彩斑斓、大小迥异的花鼓,我们不禁要问:花鼓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呢?而关于它的得名民间又有着怎样的说法呢?

据说很早以前,花鼓这种小鼓和拨浪鼓一样,都属儿童玩具,虽然能敲得响,但尚未变成乐器。儿童大一点后,常将小鼓挎在身上来敲,时间长了,大人们感到很有意思,便给他们教了些鼓点,儿童们常在一起来敲打,有时配上了其他乐器,比如小锣和小钹,听得很有韵味,于是大人们在闹热闹时,也让孩子们来打,慢慢地形成了后来的花鼓。从历代花鼓艺人的化妆来看,他们大多开始时都头扎朝天小辫,比如:小黑子、杨生汉、张增发等,开始表演时,都是如此。这充分证实了花鼓是从小孩子玩耍开始的。至于配乐也是不断改进而形成的,据说开始时配的是铜锣和大钹,后来听着音调不协调,才改成了小点子,也就是小呆锣。翼城花鼓在清光绪《翼城县志》上被列为乐器图中,当时名为“鼗鼓”,标明“面四寸三分,高一尺三寸,面绘云彩身绘花,上有二环,系有涤绒绦”。当我们翻开《康熙字典》和《中华汉语大字典》查阅时,字典对“鼗鼓”的解释是一种鼓,主要指的拨浪鼓,而翼城人为什么很早以前称此鼓为“鼗鼓”呢?这主要是在原始花鼓表演中,往往有两个丑角出现,大丑手持拨浪鼓,小丑手持鸡毛扇。当时虽然在民间已被称为花鼓,而一些文人学者以拨浪鼓学名而称为“鼗鼓”,于是也将花鼓定名为“鼗鼓”。但当时能把民间艺术中的花鼓搬上大雅之县志中,足以说明本县花鼓之兴盛和人民群众对花鼓的喜爱。至于为什么人们把这种鼓叫作花鼓呢,其说法不一,有的说是因花鼓的鼓帮上面过去一般都要加以彩绘,涂抹各种花纹进行装饰,甚至在小小的鼓面上亦绘上花纹图案,因此叫“花鼓”;有的说因鼓点打得花哨,动作舞步花里胡哨非常好看,就起名叫“花鼓”;还有的说,击锣人用的竹弓上以布叠成布花,及女苗子头戴花冠,身穿彩花袄,下穿彩花裙,脚穿石榴花鞋,非常花哨,因而叫“花鼓”。究竟哪一种说法比较准确,很难定断,但一个“花”字,便将其“灵动、瑰丽、奇绝”的技艺道了出来。

以上我们听了花鼓作为乐器的由来、配乐以及名称的发展和演变,经过世世代代人们的传承,今天的翼城花鼓不仅仅是丰富人们文化生活的一项民间艺术,而且还成了翼城县大力发展的文化产业之一。而在翼城,关于花鼓还有这样一则传说。

据民国十六年(1927年)修编的《翼城县志》“国戚卷”记载:“孝定李太后,明穆宗妃,神宗生母,翼城人。”相传李太后(翼城人称李娘娘)于其父下世后,回翼城探亲祭祖,适逢元宵节,李娘娘观看了广场表演的民间艺术,也就是社火表演,节目有狮子、老虎、竹马、旱船、龙灯、花鼓等。李娘娘对此很感兴趣,特别是对花鼓表演大加赞赏,当场赏银三千两,并对花鼓提出建议,说是光让男的打,色彩不好看,能不能增加上彩女来跳舞。在当时因为没有女人出来抛头露面,于是改成了男扮女装的戏剧中女苗子模样,所不同的是女苗子虽然和舞台演员的穿着一样,但都戴有黑墨镜。同时《翼城县志》“祠祀卷”中载:“明万历十年,在后土圣母庙建承天楼于殿后,俗名梳妆楼。每年三月十六日为城关迎神大会,远近村庄结社演戏赛会敬神,神驾坐铁轿,约重千余斤,每抬一段,则旋转多时,谓之旋娘娘。”这里指的梳妆楼,就是后人为纪念李娘娘所建的楼阁。后土神庙建得比较早,也就是娘娘庙,李娘娘“梳妆楼”就建在娘娘庙殿后。据老辈人回忆说,旋娘娘时,各村的花鼓都抢着围着铁轿跑,铁轿转向那儿,那儿的花鼓就打得格外激烈,所以每年农历三月十六的圣母庙会活动,可以说是翼城花鼓的盛会节日。

翼城花鼓最早出现时,只是一个鼓、一面锣及一副钹。尽管后来加上了女苗子,逐渐的有鼓有舞,但套路仍少,还是比较单调。那么,为了让这种单一的表演形式变得更加生动活泼,花鼓表演者又将在花鼓的不断发展中滋生出怎样的表演技巧呢?

翼城花鼓在发展中不仅逐渐壮大了表演队伍,而且更加完善了鼓舞结合的表演形式。一般在行进时,大锣为向导,后跟四个小点子,击鼓人后引四至八个男扮女装的女苗子。最后跟着大丑和小丑。鼓手边走边打,女苗子边走边舞扇。广场表演时,主鼓手两边各站一个点子,头一排三人倒着走,后由大锣和小钹引其他鼓手及女苗子进场。击锣人背后插一根朝胸前弯曲的竹弓,锣挂在弓头,此为指挥乐。女苗子手持彩扇,走一步扇两下,边扇边舞。当表演队伍走完“剪子关”后,女苗子站两面,双肩稍闪动,原地踏步,鼓手在中间来打。两个丑角在表演队伍中来回蹿跳,做出种种怪相引逗鼓手和女苗子。小丑扮相怪诞,表演滑稽可笑,他们不受限制,可自由穿梭,但不会破坏整体表演,反而为表演增加许多欢乐的气氛。翼城花鼓在社火活动和庙会中大多是进行广场表演,以打地摊子形式来演出,大打一阵,亮亮绝招,在观众的掌声与喝彩声中结束精彩表演,然后继续向前边走边打。至于在庆典和比赛中,大多也是进行广场表演,不过套路较多,时间较长,更重于展示绝技。表演随着不断发展和改进,后来去掉了两个小丑,有时有女苗子,有时没有。广场或舞台表演时,一般大锣和小点子在场外配乐。进入激烈时,击锣人员突然出现在场内,以增强表演气氛。有时击锣人会突然来个静场,与击鼓人慢速进行技巧表演,逐步由慢到快,最后进入快速击打。

由于花鼓艺术在翼城当地比较普及,大部分村庄都有花鼓队,他们不断参赛,互相竞争,所以花鼓技艺不断得到提高。从一鼓发展到多鼓,由一人一鼓表演发展为一人身挂三鼓,甚至五鼓、七鼓、九鼓,进而发展成多人多鼓表演。无论内容还是形式都不断有着新的突破,与此同时优秀鼓手层出不穷。

据花鼓老艺人们回忆,本县唐兴镇杨家庄村和南梁镇西贺水村及庄里村的花鼓活动较早,名气较大。20世纪80年代初,我们曾采访过西贺水村花鼓手郭德广,他说他师傅康业才(生于1872年)别名康老三,8岁开始学打花鼓,16岁在符册村庙会和五龙庙会中表演,以“杠上花鼓”和“多鼓”一举出名,以后又多次到丹子山、绛县牛头山、冯村、曲沃海头和运城关帝庙等地庙会表演,每场演出深受观众欢迎。康师傅从艺50多年,以打花鼓为主要谋生手段,并带出了孟广河、郭德仁等一批优秀弟子。郭德广说,他师傅还创造了“剪子关”“狮子滚绣球”“龙摆尾”等花鼓套路和技艺,常在浮山、吉县、曲沃、万荣、新绛、稷山以及陕西靠近黄河一带活动,被人称为“黄河两岸的花鼓王”。翼城花鼓在民国时期,最有代表性的鼓手是西贺水村孟广河(生于1912年),人称“小黑子”。他13岁拜康业才为师学习打花鼓,15岁时在绵山庙会比赛中夺魁。他跟随师傅四处卖艺,康业才逝世后,他继承师傅事业,也开始收徒传艺,带领花鼓队到各地演出。他在本县传教有13个村庄,教出的徒弟最多。孟广河开始时是打胸鼓,创造了低坐马式和地上翻滚打法等技巧,动作敏捷,鼓点打得响,转身打法多。后来又发展了吊鼓打法,也就是将绳子放长,使小鼓吊在人的腹侧部,当打到激烈时,小鼓在人的活动下,忽而上肩,忽又转到腋部,在浑身上下边打边舞,还创造了双连击小鼓的打法。他的花鼓技术全面,鼓、锣和小点子样样精通,无论是杠上打、地上打、桌上打,还是“单鼓”或“多鼓”,都非常娴熟精湛,他表演起来粗犷泼辣,快而干脆,鼓点火爆连贯,如同疾风骤雨。他的“骑马蹲裆势”能够蹲得开,蹲得低,显得非常威武稳健,往往摇头耸肩,笑着脸瞪着眼,显露出一副诙谐滑稽的样子。

正是这些花鼓艺人们的勤奋好学和代代相传,这一古老悠久的传统民族文化才能够在千年后的今天仍然被人们所熟知、所瞩目。然而最难能可贵的是,别看这些花鼓艺人们都是普通老百姓,可他们最有正义感,不仅有严格的纪律,而且有着高超的技艺和高尚的品德。

在抗日战争时期,花鼓艺人表现得很有民族气节。日寇入侵晋南后,先到曲沃,后到翼城。一天驻扎在曲沃的日本小队长想找乐子,汉奸献媚说翼城花鼓很有看头,日本小队长便让汉奸到翼城组织花鼓艺人进行表演,艺人们有的装病,有的外出做生意,找种种借口不给日本人献艺。最后汉奸在杨家庄抓了杨生汉和他的师傅到曲沃给日本人打花鼓。在敌人逼迫下,他们只是应付地胡打了几下,但还是得到了日本人的赞赏。据说要带他们到日本去打,为了不让民族文化流失于国外,杨生汉师傅在当天晚上跳楼自杀,杨生汉在混乱中逃了出来。1938年党组织开展地下活动,在一次抗战中,八路军驻军有一份急信要从翼城通过日本三道关卡送到曲沃去,花鼓艺人杨生汉主动请缨,找了个提锣的,将信藏在由花布缠的背锣竹弓内,他挎上小鼓边打边混过关去,胜利完成了送信任务,使八路军与兄弟部队东西夹击,消灭了盘踞在翼城的这股日本强盗。

“气势逼人似猛虎,神态逗人像顽猴,灵巧多变姿态美,铿锵有力快节奏。”,翼城花鼓以其独特的表演特色不断受到人们的瞩目,尤其是近年来不仅参与的人越来越多,而且通过互相交流,技艺不断提高,艺人们创造了各种打法,增加了各种套路。那么,他们究竟是如何代代相传的呢?而其中又有着怎样的文化魅力呢?《翼城花鼓》系列节目第二集 《花鼓传承》,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