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物·名胜·传说>> 名胜>>正文内容

魅力广胜——价值连城的金藏

价值连城的金藏

上一集,我们一起观摩和见证了广胜寺这一集众多雕塑精品于一身的“雕塑艺术宝库”,那栩栩如生、巧夺天工的艺术精品使人驻足忘返。但对于广胜寺而言,其震惊海内外的当数“广胜三绝”中的最后一绝 《赵城金藏》。那么,这一稀世之宝是何人所印刻?为何被深藏800年无人知晓?它的面世有哪些曲折而坎坷的遭遇呢?一位舍生忘死的“保经人”又为我们讲述了怎样不平凡的人生?《魅力广胜》系列节目第五集 《价值连城的金藏》,为您讲述。

广胜寺的三绝前面已讲了飞虹塔和元代壁画,今天讲第三绝 《赵城金藏》。

众所周知,《赵城金藏》是中国现存最早最全的大藏经,具有无可比拟的史料价值,但这一经藏因何而得名?为什么又说它是“中国现存最早最全”的藏经?它又有着怎样宝贵的历史价值呢?

所谓《赵城金藏》就是金代刻印,保存在旧赵城县广胜寺的大藏经。佛教大藏经收集广博,它既是佛书,也是涉及哲学、历史、语言、文学、艺术、天文、历算、医药、建筑等领域的包罗宏富的古籍,对中国和世界文化都产生过深远的影响。我国第一部汉文大藏经是北宋开宝年间雕印的《开宝藏》,而《赵城金藏》则是宋《开宝藏》的复刻本。由于《开宝藏》几乎散失殆尽,所以《赵城金藏》就成了无与伦比的世界孤本。

从晋桂元老师的一一讲述中,我们看到这部藏经不仅是中国佛教顶礼膜拜的稀世珍品,同时也是世界印刷史和版本史上绝无仅有的奇迹。那么,如此堪称之最的国宝是谁的惊世之作呢?对此,历史又是否留有记载予以佐证呢?

《赵城金藏》的内容是我国从东汉以来,各朝各代的著名高僧及当时来华传教讲学的天竺、安息等国的高僧们不辞劳苦、呕心沥血、一字一句地从梵文译成汉文,再编纂成书。从现存经文看,参与这项工作的中外高僧多达二百余人,其中就有咱们熟悉的玄奘(唐僧)法师。当时都是手抄本。到了宋太祖开宝年间,随着木版雕刻技术的发展,手抄本就被雕印成《开宝藏》。

《赵城金藏》的雕印是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悲壮故事。据记载 “潞州(晋东南)女子崔法珍断臂募刻藏经,三十年始就绪。”为了募化刻经的资金,崔法珍断臂明志,开始了漫长艰辛的行程,足迹遍及陕西和山西晋南、晋东南各县。苦行三十年筹足资金,金代皇统九年(1149年)在山西解州天宁寺开始雕印,历时24年,到金大定十三年(1173年)雕刻完毕。《永乐大典》曾记载:“金大定十八年潞州崔进女法珍印经一藏进于朝,命圣安寺设坛为法珍受戒为比丘尼……”经版运到京城后,又赐她为紫衣宏教大师。还请翰林院的进士为她写碑、篆额,给予很高的荣誉。大藏经刻成百余年间共印刷43部,元世祖中统元年(1260年)赐给广胜寺一部,从京城把散页运到赵城,由庞家经坊装裱成卷,每卷首加一幅“释迦说法图”,图的右上角有“赵城县广胜寺”字样。经卷为黄表木轴卷子式,每卷长约11米,共七千余卷,供养于广胜下寺后大殿。水神庙前“地震碑”中记载:“泉之北古建大刹精蓝,揭名曰广胜……世祖薛禅皇帝御容、佛之舍利、恩赐藏经在焉。”下寺也有清代乾隆时寺僧怕藏经遗失,制作经橱存放的记载。此后几百年金藏也有缺失损坏,明清时又有补抄残卷的活动,碑文和手抄经上都有记录。这样的手抄本多达207卷。

几百年来,崔法珍风餐露宿、断臂化缘的故事一直流传于民间,而不论其真实性有多大,但这一极其珍贵的藏经是真实存在的,而当时印制的其余经卷早已消失殆尽,赵城金藏便成为世界孤本。然而,这一世界独一无二的佛家经典却很少有人了解它的真正价值,以至于一些僧人和当地民众做出了让人扼腕叹息的举动。

辛亥革命以后下寺逐渐衰败,僧人不理佛事,财产损失无数。后殿壁画被卖,《赵城金藏》被人随意拿去作避邪的镇物,有人甚至拿去糊窗户、引火。1928年在当时还是居士的力空和赵城著名文人张瑞玑等人的努力下,经卷才移到上寺保存。几百年来,除了寺内有道高僧和有识之士外,很少有人了解藏经的真正价值,真可谓“养在深闺人未识”!

在力空法师和张瑞玑等人的努力之下,剩余的藏经才免遭灾祸,同时也扭转了它“养在深闺人未识”的荒凉境遇。那么,这部珍贵的藏经是如何问世的?这又给身处乱世的经藏埋下了哪些无法料想的隐患呢?

20世纪30年代初,上海的范成法师在广胜寺发现了这部珍贵的藏经,如获至宝,便住到寺内,发现许多别处未曾见到的经典,他还到附近村子寻访收购,竟又找回二百多卷。他回上海后影印出部分经文在各大报纸披露,一时间中外震惊。后来又有南京支那内学院的蒋唯心历尽艰辛,渡过黄河来到广胜寺,历时40天,阅完尚存的4957卷,写成《金藏雕印始末考》刊印发行,更受到国内外宗教和学术界重视,同时也给《赵城金藏》惹来很大麻烦。

1937年,日本侵略军进入雁北,蒋介石派驻防晋南的14军军长李默庵到赵城,派人把广胜寺住持力空叫到赵城,商议要把藏经转移到西安,力空说经卷不是私人财物,不能做主,李又召集县里知名人士。大家问他西安能保不失吗?李说可再移重庆,可重庆能保住不失吗?李无言以对,只好作罢。

未曾想到,沉默了八百余年的《赵城金藏》一经现世,便又成了各方势力的争夺对象。那么,逃过一劫的藏经还将经历哪些险境?俗话说:“家贼可挡,外贼难防”,面对残酷的日本侵略军,机智勇敢的力空法师又上演了怎样一幕感人至深的殊死对决呢?

力空回寺以后感到事情不妙,赶紧把经卷封存在飞虹塔内。后来阎锡山也派人到广胜寺要把经卷运到吉县,力空说你们来迟了,经已固封于塔的顶层,万无一失。1938年日军占领赵城,在离寺二里的道觉村扎了据点,力空发誓,宁可舍身也要保护广胜寺法物和古迹。日本人多次询问经卷的下落,他都告知已被运走了。1942年日本人以“东方文化考察团”的名义要在三月十八庙会时登塔游览,力空知道“醉翁之意不在酒”,因此“日夜焦思,坐卧不宁”,最后决定请八路军把经运走。他冒着生命危险步行20余里山路,找到驻在兴旺峪的抗日政府,商议转移藏经之事,县长杨泽生和地委领导迅速向太岳区党委汇报,远在延安的党中央接到报告后,发电报指示八路军全力保护藏经。1942年农历三月十三日夜,八路军在地方武装配合下,紧急行动,把经卷搬运到寺北五里郭家节村,然后再用牲口驮着运往地委所在地——安泽县亢驿村。为了保护爱国僧人力空及寺院的安全,县长杨泽生亲笔给力空写了借条,加盖了公章和私人名章。在敌人“扫荡”中,部队带着经卷与敌人周旋,上级要求“人在经在,要与经卷共存亡”。后来存放到一座废弃的煤窑内,由于窑内渗水潮湿,部分经卷发霉、结块。看管的人经常取出来晾晒,在这里存放四年之久。1946年经卷由晋冀鲁豫边区政府运到河北涉县,存放在天主教堂内。北方大学派懂历史的张文教同志负责看管,他见经卷受潮,自己挑担买柴烘烤、晾晒。一次夜里遇上恶狼,险遭不测。

在力空法师及抗日政府的配合下,险遭劫难的藏经终于脱离虎口,有了暂时的存放之处。可由于存放条件比较差,许多藏经发霉、质变甚至损坏,令人担忧。那么,这些几经辗转的藏经最终能找到属于它的归宿吗?破损的藏经还能否恢复原貌呢?

北京解放后,经卷几经周折运到首都,1949年4月30日正式移交北京图书馆,作为国家一级文物珍藏在善本库房。不久图书馆就着手修复那些霉坏的经卷。由于佛教界人士的大力支持和帮助,解决了稀缺的裱经用纸。先后有图书馆和琉璃厂装裱店等处请来的六位技师参加了修复工作。从1949年到1964年,15年间,他们以“蚂蚁啃骨头”的毅力,精心揭裱,夜以继日工作,使损坏的经卷恢复了本来的面貌。

这一撼世之作,沉寂数百年,历经层层磨难,无数有识之士殚精竭虑、默默守护,终于又重现于天下。如今《赵城金藏》与《永乐大典》、文津阁《四库全书》和《敦煌遗书》并称为中国国家图书馆的“四大镇馆之宝”。20世纪80年代,这一佛家经典又发生了历史巨变。

1982年,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成立了《中华大藏经》编辑局,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任继愈主持,重编《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旨在出版一部以《赵城金藏》为底本的新版大藏经。经书分期分批出版,向全世界发行。1985年出版局派童玮教授专程从北京把大藏经的第一册送到广胜寺供养。1996年《中华大藏经》共106册全部印制完毕,一部完整的藏经现在已送到广胜寺,经历半个多世纪的风雨沧桑,《赵城金藏》终于又回归故里,成为广胜寺的镇寺之宝。

讲到这里,有一位与《赵城金藏》的命运密不可分的人物不得不说,他为官政绩卓著,为僧功德无量,他为保护经藏而舍生忘死。那么,这一赫赫有名的人物背后经历了怎样不平凡的人生?他又给我们留下了哪些宝贵的文化遗产呢?

我们今天在这里讲《赵城金藏》,有一个与经卷密切相关的人不能不提,他就是为保护经卷舍生忘死的原广胜寺住持——力空法师。

力空法师,光绪十七年(1891年)生于洪洞堤村乡许村(相传这里是蔺相如的故里)。俗姓任,乳名记云。12岁入赵城“简城书院”,学名任重,字毅儒,后入赵城县立高等学堂。20岁就被选为县议会议员并办讲学所。此后又考入山西行政研究所,因与同学同姓名,遂改名任重远。他27岁开始从政,曾任河北唐县、山西定襄等四县县长,由于“持身谨慎、办事认真”,多次获奖晋级、记功,达到最高薪俸。虽然步步高升,但由于他秉性刚正,一心为国为民,所以对军阀混战、钩心斗角的官场腐败深恶痛绝。于1931年仲秋辞官返乡。因祖父和父亲都信奉佛教,他早在1927年就成了佛门弟子,本打算辞职后削发出家,但见到七岁的四儿子聪明伶俐、爱如珍宝,决心教子成器,暂时打消了出家念头。谁知未及一年,儿子重病夭折,他悲痛之极,心灰意冷,不顾众人劝阻,终于在1932年农历七月初一到太原双塔寺落发为僧,法号力空。“四任县长的任重远出家当了和尚”这爆炸性新闻在山西上流社会震动很大,各大报刊竞相报道,大家都为一代才俊遁入空门而惋惜,力空却认为自己得到解脱,有了归宿。受戒剃度后他双手合十端坐蒲团照相留念,并在相片上题写“初剃小照自赞”曰:“汝昨为士,汝今为僧,世人多笑汝愚痴无能,观汝手捻珠而口弥陀,坐蒲团而观心城,目空一切,冷似寒冰。而自以为逃假归真,王侯将相莫能与之比伦……”受戒后先回洪洞兴唐寺,后任太原崇善寺住持兼山西省佛协会秘书,1937年被推选为广胜寺住持,在任期间最大的功德就是保护了《赵城金藏》免遭劫难,并把上寺治理得井井有条。以后又住持兴唐寺和陕西终南山悟贞寺、草堂寺。1957年力空应邀到北京参加中国佛教协会第二届全国代表大会,被选为协会理事。1958年回到山西,任山西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1964年当选为山西省政协委员。“文革”中被遣送回原籍,1968年平反,1972年12月圆寂,享寿81岁,戒腊40年(受戒后一年为一腊),灵骨安放在广胜寺十方住持普同塔。

力空一生,学识渊博,毕生笔耕不辍,为我们留下大量的著述和宝贵的历史文献,主要作品有《霍山志》《广胜寺志》《口业记》、《石膏山志》《呤尘集》《离垢随笔》《劝修净土诗》《念死年谱》等和许多佛学作品,是令人永远怀念的高僧大德。

通过晋桂元老师深入而细致的讲述,《赵城金藏》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及其无法比拟的史学价值,已深深根植于我们脑间。到此,“广胜三绝”都已介绍完毕,那么,广胜寺还保留了哪些不同寻常的历史建筑呢?这些不同时期的建筑和匾额又反映了其怎样的艺术特点呢?《魅力广胜》系列节目第六集 《独具匠心的建筑》,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