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物·名胜·传说>> 名胜>>正文内容

平阳记忆:千年古衙霍州署之后院春秋

后院春秋

上一讲,我们一同欣赏了霍州署衙主院的建筑规制及其所折射出的官署文化。与主院建筑风格迥异的则当属署衙的后院,后院的建筑既没有前院那别出心裁的建筑风格和巧思多变的设计手法,也没有主院建筑那气势恢宏、威严肃穆的建筑规模。那么,它们究竟会呈现出怎样的建筑格局和建筑特点呢?而不同建筑的职能又都反映出哪些耐人寻味的文化内涵呢?《千年古衙霍州署》 《后院春秋》,为您讲述。

署衙后院主要包括客座、签押房、二堂、鸣琴轩、典册房、内宅院与静怡轩院。现在我们先讲一下客座与签押房。客座又叫门役房,是门役守候内宅的门户房,门役也就是门卫,它在古代承担着两项主要职能。一是通报觐见知州的官员与来宾。过去凡要到内宅觐见知州的官员和来宾,不是想进就进的,不能直接进来见,而是要经过门役的禀报与安排才可以觐见。因为过去内宅的门一般情况下都是紧闭的,内宅门上安装有瞭望眼并镶有转筒,觐见官员及来宾敲门后,门役就从瞭望眼中观看来者何人,询问因何事情觐见,如果是递送公文,把公文放置内宅门上转筒,并悬转转筒,门役在里面不开门就可收到公文,就好像现在的信箱一样。假如是要拜见知州,就需要门役进去禀报,等到知州同意接见后,才可开门进入,然后在客座等待。客座的第二重作用,就是由门役敲梆点负责衙门里上百号人的起居作息时间,也就是报时间。过去州署衙门中,整个开衙闭衙等衙门日常起居时间都是由内宅门役用敲梆点的方式安排的。

在古代,客座作为门役房,它既承担着为官员与来宾通报觐见知州的职能,同时又负责衙门里上百号人的起居作息时间,并且要由内宅门役用敲梆点的方式来通报时间。那么,这项看似很平常的工作为什么必须内宅的门役来完成呢?而敲打不同的梆点又有着哪些特殊的寓意呢?

据说,每天的开衙或闭衙的重要时辰都要从内宅中传出梆声,寓意就是要体现整个衙门官吏都是“以长官为中心”来安顿各项事务的。“梆点”打多少下,都有不同的寓意,而不是可以随便敲打的。每天日出,天刚蒙蒙亮,内宅宅门里就开始上班要打传头梆,就是打第一遍梆。按规矩打点七下,寓意是“为君难为臣不易”,实质意思就是皇帝和臣子都不容易,大家要善于协调君臣之间的关系。这个头梆是衙门准备上班的信号。这时,前衙守大门的衙役要请内宅门役用转筒将大门钥匙递出来,打开大门,书吏(也就是衙门里的文员)、衙役赶到衙门报到,听候点名,称为“应卯”。到了早晨,掌印的主官起床,内宅要打第二梆,打点五下,寓意是“臣事君以忠”,也就是说,臣下用忠诚来回报君主。第二梆打过后,书吏们要点卯上班,并将当天要处理的各种文件送到签押房待长官处理,同时将前一天签发的公文下发给各房去办,值日的书吏要将自己的姓名及接办稿件填写在号簿上以备核查,内宅传第三次梆时,打点三下,寓意是“清慎勤”,就是提醒知州老爷为官要清廉,一言一行都应谦虚谨慎,善始善终,兢兢业业,勤于政务。打完第三次梆以后长官走出内宅,书吏、衙役肃立,长官进入签押房,一天的工作正式开始。签押房是霍州署最高长官的日常处理公务的最主要场所。除非到大堂、二堂坐堂处理各种堂事外,平常最主要的办公地点就在签押房。州府知州工作也有午休时间,下午在申时(15-17时)的某一个时刻打点七下,就是中午休息后又开始上班的起点。太阳落山的时候打二梆,打点五下,表示一天工作的结束,这些打梆点数的寓意与前面讲的早晨相同。这个时候书吏要把各房的签套收回,全部送到签押房。如果长官要“加班”,听其自行处理,如果长官坐大堂,另传梆声。

原来在衙门,打“梆点”不只是内宅门役向大家通报时间发出的信号,它还有着不同的寓意,这也无形之中成为古代州官效忠尽职、自我约束的一把标尺。那么,走过门役房和签押房,眼前这座名为“鉴心堂”的建筑又向我们讲述了古代州官怎样的执法理念呢?

接着我们讲一下二堂。二堂又叫“退厅”“鉴心堂”,是进行案件预审调解和审理一些不便公开案件的地方。上一讲中我们讲过,如果说大堂审理强调的是“法为重”,那么二堂审理强调的则是“和为贵”,这从大堂和二堂上所悬挂的匾额就可以感受得到。你看,大堂上悬挂的三块匾额中间的是“正大光明”,两侧是“克已奉公”与“执法如山”,大家可以看出这三块匾额的意思就是强调“公廉”与“峻法”,也就是说长官要以公廉的作风严格执行国家法律。而在二堂上呢?二堂悬挂的匾额也有三块,其中间大匾所书为:“仁恕”,两边小匾所书为:“厚德”“省刑”。这六个字强调的是什么?是讲仁、讲德、讲宽恕并且减少刑罚。这里灌输的就是“省刑爱民”的执法理念。也就是说能调解则调解,不论原告和被告,都要有换位思考宽恕别人,行善积德放人一马的思想,而不要揪住不放,得理不让人。官府能够调解就尽量调解,能不用刑罚处置就尽量不要用刑罚去处置,以求得人际的顺达和社会的和谐为原则。所以从二堂这些执法理念上我们也可以看出,古代审断案情,是很注重运用调解这个手段和追求“和谐”这个目标的,我们现在提出的建设“和谐社会”,其实也是有其悠久历史渊源的。

不同于署衙的主体建筑元代大堂,二堂是古代州官对案件进行调解和预审的地方,它重在和解,二堂悬挂的这三块匾额就是对“和为贵”思想的集中体现。而实际中参与这项工作的除了州官和衙役,还有一位幕后人员,那就是师爷。那么,师爷与州官究竟是怎样一种关系呢?而他在衙门里又担负着哪些具体职责呢?

再接着,我们讲一下鸣琴轩和典册房。鸣琴轩也就是师爷房,这是师爷居住的地方。之所以起名为“鸣琴轩”,是因为古代知州治理州县被比喻作“抚琴”,而师爷是帮助知州更好地治理州民的,所以也就是在帮助知州“抚琴”。把师爷住的地方叫作“鸣琴轩”,也就是希望师爷能够帮助知州把治理州民的琴瑟弹奏得更悠扬更动听。师爷虽然是帮助知州治理州民的,但师爷并不是国家工作人员。师爷实际上是知州聘请的私人顾问、秘书与参谋。师爷的俸禄不是国家发放的,而是知州从自己的各种收入中拿出一部分给发放。所以师爷与知州的关系是宾客与主子的关系。既然是一种“宾主”关系,那么师爷与主子知州的关系奉行的就是“合则留,不合则去”。两个人能不能长期合作,既取决于师爷自身的素质与经验,但更取决于师爷的学识与决断问题的价值取向能不能被作为主子的知州所欣赏。所以做师爷是古代知识分子长时间科举不第后的一种无奈的选择,是一件劳心费力收入并不很高却难得落好的幕后苦差。虽然是苦差事,但由于师爷可以借助知州在官场的强势地位,实现古代知识分子这些所谓“士人”驾驭和参与社会事务的“报国”情怀。所以在古代,一些知识分子如果科举屡试不中,最后就会选择给官员当师爷这条路子,尤其是浙江绍兴地区的“士子”更喜欢选择走这条路子。由于许多衙门里选择的都是绍兴人当师爷,所以古代又有“无绍不成衙”的说法。

师爷作为一位帮助知州更好地治理州民的“抚琴”者,他显然是历代各级衙门里必不可少的一个角色。那么,究竟什么样的师爷才算是好师爷呢?而关于师爷的选择又有着怎样的衡量标准呢?

古代的一本《玉铃经》,把辅佐君王的人才分为四等:即师、友、吏、隶。各级衙门寻找辅佐长官的师爷,也当以此为标准。我们先看一看第一等师爷的标准。是老师的“师” 这一类的师爷要求智慧如同泉涌,德范堪为表率,堪称大师级和老师级的师爷。这就是说,第一等的师爷是德范非常好,智慧又非常高的人。我们再看第二等师爷是朋友的“友” 这一类的师爷智能可磨砺他人,意见可与主官平等交流,是朋友级师爷。这就是说可以称为第二等的师爷,不但要有独到的见解,而且可以与主官平等交谈与争论,是可以把各种话都讲在当面的人,这也是师爷中的上等。再看看第三等师爷是官吏的“吏” 这一类的师爷安分守己,克己奉公,凡吩咐的工作都能做到,不做出格的事,是执行级师爷。也就是说第三等师爷就是可以完全按照知州的意图和要求去办事,但缺陷是创新与应变能力不足。这样的师爷就稍微差了些。第四等师爷是奴隶的“隶” 也就是只图眼前的方便快意,不管对错,知州叫他就连连答应,阿谀奉承,是奴隶级师爷。这类师爷只知道唯长官马首是瞻,遇事只看眼色行事,全不考虑后果是什么,影响又如何,大家怎样看。一心只讨主管欢心,这是师爷中最差一等。选择哪类师爷取决于主管的胸怀与爱好。一般讲选择高者易得高、选择低者易得低、选择不同,得失也会不同。

再讲讲典册房。典册房也就是保存各种法典与各类衙署公文的地方,它的职能类似于现在的机要室,但还兼有部分专业图书馆的职能。可以说一些历朝历代的法典与上级下发公文、批件与本级衙门处理上报下发的公文、批件以及下级衙门上报的公文等都在此处保管,而这些无疑都是衙门里行政办公的主要理论与政策参考依据。所以尽管从古至今典册房都是很冷清但却是非常重要的地方。

在古代,师爷的正规名称是幕友,又称幕宾、西席,他是受地方长官聘请,帮助处理各种事务的无官职辅助人员。虽然他们的选择有着一定的等级标准,但作为幕友,他们不能公开“升堂”,不能进签押房,甚至不能上正衙,所以才被称作“入幕之宾”。讲完了师爷的住所,同样被赋予私密色彩的则当属知州一家独住的内宅院了。

再接着讲讲知州一家单户独住的内宅院。按照一般的常理,内宅是知州与内眷子女居住的私密之所,是不允许旁人进去的,一般情况下,知州也并不在这里办公。但事实上却并不完全是这样。我们不妨先看看内宅小院大门上的这副楹联:“事出于公诸君何妨至室;吏本非俗我辈还须慎微”。这副楹联是什么意思呢?上联是说:如果事情出于公务,又非常急迫,大家也不妨到家里来找我;下联是说:要知道我们这些当官吏的,原本是国家的栋梁而不是一般的俗人,所以即使是在家里或在没人的地方,我们也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既要慎独更要慎微,并不是在家里就可以办不好的事情。从这副内宅大门楹联我们可以看出,古代的州官们对于私人居所与公家事务这一对矛盾把握得还是很好的,并不是绝对的去搞“私宅不办公事”这样的“一刀切”。看来这一点,我们现代人还得向古人学习。既然知州都不反对我们到他家里走一走,那么我们就不妨到知州的内宅院里去看一看。知州的内宅院实际上就是一间正房两间厢房。东边的厢房为“公子房”,是知州的儿子平常学习和居住的地方。西边厢房为“小姐房”,是知州的女儿平常学习和居住的地方。北边的正房是知州和他的夫人居住的房子。我们不妨对这个知州大老爷所居住的房子作一番探究。先看看门上的这块匾额:“宵旰堂”,“宵”的意思就是早晨起得很早的意思;“旰”的意思就是晚上很迟的时候才进晚餐。取“宵旰堂”来命名知州所居的屋子,是取自五代十国后蜀国主孟昶所作的《颁令箴》中的一句“宵衣旰食”,意思就是说早晨很早就起床,晚饭很迟才去吃,为了办好老百姓的事务“废寝忘食”的意思。之所以叫“宵旰堂”据说是为了表明知州们呕心沥血,废寝忘食一心一意为朝廷和老百姓办理事务的勤苦用心。再看门两边的楹联。上联是:读书贵觉迷真伪实虚应晓天枢乃本;下联是:治事当依序公私主次须知国是为尊。上联说的是:读书贵在获得真谛,要能分得清什么是真与假,什么是实与虚,只有学会分辨才能抓住事物的本质与规律;下联说的是:治理州事要分清公私主次轻重缓急,当官者必须明白维护国家利益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看罢知州住宅的门匾与楹联,我们深切地感受到在古代当一名州官,不仅要有真才实学,而且还要忠诚勤朴,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么,除了浓浓的政治色彩,内宅里又会呈现出怎样一种格局和生活气息呢?接下来就让我们走进知州宅内和州同的宅院一睹其貌。

知州宅内东为卧室,西为书房,中为客厅,它的摆设也同一般古代家庭没有太大区别,也是卧床、衣柜、供案、方桌、椅子、花瓶、书画等日常及文化用品。只是卧室中摆放了一张平常人家不常有的琴桌,知州夫人与陪侍丫鬟不忙时在此下下围棋、弹弹曲子。书房中除了摆放书柜外,墙上还悬挂着一把古剑,显示出知州大人不仅爱习文,而且也尚武。

走出知州院,再走进静怡轩院,看看这里面有些什么。静怡轩院也叫同知宅,是过去州同(州同也叫同知)居住的宅院。州同是州署中协助知州主管钱粮税赋等社会发展事务的官员,其职位相当于现在的政府市长。古代的州级官员配置,实行的是一正两副,一名知州为主官,还有两名副手,其中一名就是州同,(另一名为州判,州判是主抓纠纷处置与社会稳定的长官,其职位相当于现在分管政法工作的副书记。)州同住静怡轩正房,子女住东厢房。院中间的高大房屋为锦汇轩,这是古代署衙职官们举行会议的地方,它的功能相当于现在的常委会议室。现在的静怡轩院已部署为古代署衙职官真品馆。所展示的真品都是古代各级衙署官吏实际使用过的真实物品。这些物品在这里就不再一一介绍。

知州内宅作为明代建筑,清代屡次修复,而如今经过再次修缮,我们深入宅院看到的不再是一些久经沧桑的空旷建筑,而是一幅幅生动、形象的州官内宅生活图。那么,锦汇轩,透过这个古代署衙职官们举行会议的地方,我们又感受到怎样的吏治文化呢?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欣赏一下锦汇轩过厅南北两边门上的楹联。先看一下南边门上楹联:

为政不在多言须息息从省身克己而出;

当官务持大体思事事皆民生国计所关。

这副联上联说的是:为官从政并不在于要说多少话,而是要干一番实事,尤其是每时每刻都要进行反躬自省,做到廉洁奉公。下联说的是:当一名官员必须有全局观念,每做一件事都要从整体出发,以大局为重,处置每件事,都要想到人民的需要、国家的利益。再看一下北面门上楹联:

法合理与情倘能三字兼收庶无冤狱

清须勤且慎莫谓一钱不取便是好官

这副联上联说的是:审断案件要综合考虑,国法、天理、人情,如果能够做到循天理、遵国法、顺人情三者兼顾,那么天下就不会有冤狱怨情了;下联说的是:为官从政要做到清正,但还须做到勤奋和谨慎,不要认为不收取钱财便是好官,只有既清正廉洁又能够造福百姓的官员才称得上好官。赏析完锦汇轩上的这两副楹联,我们每个人不由都会产生一种感慨: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吏治文化,已经发展提升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像我们今天所倡导的为官从政需要树立的务实观念、廉洁观念、大局观念、有为观念、和谐观念,古人对此都已有了非常深刻的认识,并对如何处置好这些观念之间的关系做了非常有益的探索与阐释。

通过署衙各院的建筑格局和建筑特点,我们了解了这些建筑背后所被赋予的文化内涵。当说到文化,我们就不得不提这座官衙的主人 州官。那么,在古代,关于州官的选拔和任用有着哪些严格的标准呢?他们在到职之后,又必须履行哪些重要的职责呢?《千年古衙霍州署》 《州官职事》,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