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物·名胜·传说>> 名胜>>正文内容

平阳记忆:明代监狱之苏三起解

明代监狱

在洪洞县城里有一座距今六百四十多年历史的古建筑,它高墙林立、坚固无比。数百年间,始终笼罩着神秘恐怖的气氛,而更加让这里成为家喻户晓、路人 皆知的是发生在明代正德年间的一段凄婉动人的受情故事,以及后人所成就的那段脍炙人口、耳熟能详戏曲名段。数百年间,这首曲目为何能够传唱至今?那究竟是怎样一段曲折动人的故事呢?在这座古老而神秘的建筑里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呢?《明代监狱》系列节目为您倾情讲述。

苏三起解

在历史沿革的今天,素有槐乡之美称的洪洞不仅有着闻名遐迩的大槐树,而且还有一座名扬四海的古建筑坐落于此,它就是洪洞“三大名胜”之一的苏三监狱。那么,这一古老而神秘的监狱为何会在六百多年后的今天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呢?一曲家喻户晓的戏曲名段《玉堂春》又为我们讲述了怎样一段曲折动人的爱情故事呢?洪洞县民间文化艺术研究会常务理事晋桂元老师将为大家精彩讲述《明代监狱》系列节目第一集 《苏三起解》。

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会唱京剧吗?”也许好多人都说不会。可是有两句被称之为“京剧流行音乐”的唱词,大家一定不会陌生,那就是“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到大街前”。我今天要讲的内容就是这两句唱词产生的地方 洪洞县明代监狱。

听了以上晋桂元老师的两句唱词,相信大多数人会立刻想到那个耳熟能详的人物 苏三,及其那所曾囚禁过她的牢房 苏三监狱。那么,这座充满故事的古代监狱究竟有着怎样的历史价值呢?为何将其称作明代监狱呢?

也许有人要问,我们知道洪洞县有个苏三监狱,怎么又出了个明代监狱呢?其实,这是一个地方,两个名称。先说它的大名——明代监狱。

这座监狱位于洪洞县政府大楼的西南角,始建于明代洪武二年(1369年),距今已有640多年的历史,是目前我国仅存的一座完整的明代县衙监狱。这里独特的建筑形制和遗存的文物,是研究古代官衙监狱规制和刑律的宝贵实物资料,1959年被公布为“山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所以它的大名就叫“明代监狱”。

看来,这座距今六百余年的明代古建筑确实有着宝贵的历史价值。但数百年间,更多的人还是因那出脍炙人口的《女起解》了解了苏三监狱。那么,又是什么原因致使它的知名度不断升温?时至今日,这段曲目又给这座原本冰冷、阴森的建筑带来怎样的轰动效应呢?

监狱建成140多年后的明代正德年间(1506年 1521年),京城名妓苏三在洪洞县蒙冤落难,曾被囚禁在这里。戏剧《玉堂春》(全本)中《女起解》(也称“苏三起解”)(折子戏)就发生在这里。明朝末年,著名小说家兼戏剧家冯梦龙的话本《警世通言》(与《醒世恒言》《喻世明言》合称“三言”)第24卷“玉堂春落难逢夫”流传于世。后来被改编为说唱、鼓词和戏曲剧本,各剧种、各流派广泛传诵,特别是京剧大师梅兰芳创造性的精彩表演,带动了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以及后来的张君秋,青年演员李维康、王蓉蓉以及蒲剧名家王秀兰、武俊英等纷呈异彩的苏三形象,使苏三这个人物和囚禁过她的这座监狱闻名遐迩。更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5月22日,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戏苑百家·走进洪洞》在洪洞录制,著名主持人白燕升携全国11个剧种、12位著名演员汇集洪洞,以不同的唱腔、不同的扮相共同演绎苏三这个历史人物,对洪洞和苏三的宣传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令这个淹没在历史长河中的故事,重新被当代人认知和了解,这也就是“苏三监狱”这个俗称反而比它的大名“明代监狱”更具知名度的原因了。

讲到这里,可能大家已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有关苏三的故事。那么,苏三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子?她有着怎样坎坷的命运?又为我们上演了一幕怎样凄婉动人的爱情故事呢?

既然这座监狱和苏三有关,那就得先让大家了解下苏三的故事了。苏三本姓周,名叫玉姐,河北省广平府曲周县人,父亲周彦亨曾是山西大同府尹。玉姐七岁时母亲去世,父亲又续弦,不久父亲也病逝了,玉姐被继母的弟弟骗卖到北京前门外草帽胡同苏淮开的妓院 怡春院。因她排行第三位,就改名为苏三,花名玉堂春。苏三自幼聪明伶俐,又生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所以老鸨儿把她看作摇钱树,对她重点培养,用心调教。不出几年,苏三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能歌善舞,气韵不凡,一时间名满京华。多少王孙公子都以见她一面为幸事。再说一位公子,书中称他为王景隆(戏曲中也称王金龙),是礼部尚书王琼的三公子,王琼为人正直,因受到大奸臣刘谨的陷害,被罢了官,全家迁往南京。因为京城还有些旧账未讨还,就留下三公子和仆人王定追讨债务。不到三个月,欠的三万多两银子已收回,三公子想在离开京城之前好好游玩一番。游到繁华之处,王公子被悠扬的琵琶声所吸引,循声来到怡春院。老鸨儿见王三公子衣着华丽、风流倜傥,知道不是一般人家的公子,忙唤苏三出来陪伴。不料才子佳人一见倾心,老鸨儿急忙安排洞房花烛,让二人结为夫妻。

这样一对有缘人,在老鸨的精心策划下,最终结为夫妻。可就在人们祝福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之时,也为那段跌宕起伏的爱情之路埋下了伏笔。此时,深陷爱河的两个人并不会想到,一场生离死别正在向他们靠近。命运多舛的苏三也因此险些走向断头台。

苏三与公子情投意合、琴瑟相谐。公子索性把行李银钱都搬到院中,老鸨得了摇钱树,今日打首饰缝衣服,明日修房子置家具。不到一年,王公子的三万多两银子挥霍一空。老鸨一见没什么油水可捞,就把公子赶出怡春院,公子无处可去就栖身在破庙里。苏三知道后,偷偷去看他,并赠他银子让他回家读书,求取功名。公子走后,苏三再不肯接客,宁愿挨打受气干粗活,也不屈服。老鸨无奈,就设计把苏三骗卖给洪洞县马贩子沈洪。

心灰意冷的苏三不得不听从命运的安排,跟随马贩子沈洪来到了洪洞县,不料等待她的却是一场人命官司。

到洪洞后,沈洪的妻子皮氏不能容忍,就与她的情夫赵昂勾结,买了毒药放在面条内,想把沈洪和苏三一起毒死,结果苏三没吃面,沈洪中毒身亡。皮氏便诬陷苏三谋杀亲夫,赵昂在县衙上下打点,用酷刑逼迫苏三。苏三屈打成招,判死刑,囚禁在死囚牢,等待秋后问斩。

此时,屈打成招的苏三即将被秋后问斩,一个弱女子的生死完全被一群奸人所掌握。那么,命悬一线的苏三还有生还的转机吗?此时,她朝思暮想的夫君王景隆又身在何处呢?

王景隆回家后,洗心革面、发奋苦读,考中进士,后来被任命为山西巡按。他查到苏三蒙冤落难被判死刑,就命调取此案发到太原重审。这就有了《苏三起解》和《三堂会审》的故事。经过复审,查明冤情,平反昭雪,皮氏、赵昂、苏淮、老鸨及洪洞县令等人都受到应有惩罚,苏三和王景隆有情人终成眷属。

听罢故事,情真意切的人物形象、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及其出乎意料的故事结局,让我们无限遐想之际也回味无穷。那么,这样一段被后人广为传唱的历史佳话到底是真是假呢?时至今日,民间又是否留有印迹予以佐证呢?

苏三的故事是真实存在的,洪洞县不仅有苏三住过的监狱,还有卖毒药的药店“益元堂”,放毒药的青花瓷罐也保存到了现在。估依街有苏三起解时跪拜求人给王公子捎信的“石塔口”。有崇公道为苏三御枷的地方。城东村(马贩子沈洪的老家朝阳村)还有沈洪家的后人和他房子被毁后的“沈家圪窝”(深坑)。就连苏三一案的案卷,几百年来一直保存在洪洞县衙。民国四年(1915年)直隶人(河北)孙奂仑在洪洞任知县时,抄了一份副本留在县衙而把原件带走了。日寇侵入洪洞后,立即派人到县衙找到那份副本,抢劫后派人送回东京保存。如今,案卷的正、副本已不知流落何处,除了冯梦龙的小说和各种版本的文艺作品外,只有这座明代监狱是苏三故事的唯一见证。

如今,人们已将苏三的历史故事编成小说、戏剧等在民间广为传颂、经久不衰,同时苏三监狱也随之闻名中外,成为大家参观旅游和考察历史的名胜古迹。那么反观历史,这座监狱在不同时期又产生了哪些影响呢?它又赢得了哪些评价呢?

这座监狱固其特殊性和知名度,历来都受到重视和保护。1946年洪洞解放时,陈赓大将特别叮嘱攻城部队,要注意保护明代监狱和苏三案卷。1961年,原国家文物局局长王冶秋曾到这里考察,他在游记中写道:“不管怎么样,从我们保护文物的角度来说,保存着这么一处典型的、有故事性的监狱供后来人观看,也是很好的。”他还写了一首诗:“虎头牢里羁红妆,一曲搅翻臭水浆。王三公子今何在?此地空余丈八墙。”以上游记和诗歌都收入他的《大地新游》一书,1962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有很多文物界、司法界、文学艺术界的名人都来这里参观考察,党和国家领导人江泽民、李铁映、姜春云、陈慕华等也来过这里。就是这么一处备受重视和保护的文物古迹,20世纪70年代初,在“左倾”思想影响下,连同旧时审案的“大堂”一起被拆毁,那时周恩来总理曾派人调查过此事。1984年,在当时的县长周敬飞的倡导和努力下,在原址上又把监狱重新恢复重建起来,当时曾被某个杂志的文章骂成:“为婊子树碑立传”,但事实证明是办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

跟随晋桂元的精彩讲述,我们一起踏进了这座庄严肃穆的明代监狱,并倾听了发生在这里的戏曲人物苏三的故事。除了这一凄美感人的故事之外,这座神秘的监狱还为我们留下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玄机。那么,它究竟有着哪些秘密呢?这些形制特殊的建筑又向我们揭示了明代哪些残酷的刑律呢?《明代监狱》 《探寻监狱的秘密》,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