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物·名胜·传说>> 名胜>>正文内容

平阳记忆:明代监狱之狱神庙与虎头牢

狱神庙与虎头牢

上一讲,晋桂元老师着重介绍了明代监狱中外监的形制和格局,并通过这些意义特殊的形制对明代的刑律作了系统而生动的讲述。而除了外监,这座监狱的内监和狱神庙也各具特色,它们在彰显监狱的庄严肃穆时也增添了其浓重的神秘感。那么,这一看似简陋的庙堂究竟有着怎样特别的来历和说法呢?俗称“虎头牢”的内监又有哪些独特的形制和鲜为人知的秘密呢?《明代监狱》系列节目第三集 《狱神庙与虎头牢》,为您讲述。

中国是一个多神的国家,除了佛教、道教,山有山神,水有水神,土有土地神,城有城隍神,什么风伯雨师、雷公电母,灶神火神、门神财神,民间七十二行业各有自己的祖师爷,就连厕所都归紫姑(茅姑姑)管着。这些神都是或真实或虚构的历史人物分封的。既然设置了监狱,那就必然会有狱神存在。

晋桂元老师开门见山地讲了这么多的神,也许有人会情不自禁地想到《西游记》中的各路神仙。的确,古往今来,不但人们信奉神灵的这种思想根深蒂固,而且信奉的神灵也是五花八门。那么,这位很少被人提及的狱神会是谁呢?他的名字又给我们留下了哪些传统习俗呢?

外监的西南角是狱神庙,别看庙小,里面供奉的可是个大人物,他就是古代监狱和刑律的创始人 皋陶(yao),这个字为什么不念“tao”呢?因为中国古代讲究“为尊者讳”,皋陶生活在尧舜时代,尧的帝号是“陶唐氏”,而为了避讳,此处这个字就不念“tao”了。过去皇权是至高无上的,唐朝为了避讳李世民的“世”字,连观世音菩萨也只能屈尊称“观音”了。甚至家庭中对长辈的名字也要避讳,现在已不讲究了。

从以上讲述我们看到,这位生活在蛮茺时代的历史人物在开启文明之窗的同时,还为我们留下了距今千年的姓氏习俗。那么,观古望今,皋陶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他有着哪些历史功绩?后人又为何尊称其为“狱神”呢?

相传,皋陶是古代五帝中颛顼的第七子,尧和舜都选他做士师官(法官的通称,掌禁令、狱讼和刑罚)。他作为法官,精明干练,无论什么样的疑难案件他都能审清,史称其“决狱明白,察于人情”。皋陶也是我们洪洞人,他的出生地在甘亭镇的士师村。这个村子古称皋陶村,到了清代,人们觉得直呼这样一位大人物的名字不雅,要避讳,所以就用他的官职“士师”为村子重新命名,村里有皋陶祠,村东南有皋陶墓。皋陶在中国法制史上堪称鼻祖,西汉史游所著的《急就章》载:“狱,皋陶所造。”他创制了中国最早的“五刑”:劓(割鼻子)、墨(用刀在脸上刺字,再用墨涂上)、剕(断足)、宫(破坏生殖器使人绝后)、大辟(杀头),明代五刑是隋代改成的。皋陶还创制了监牢,“画地为牢”是他囚禁罪犯的最早方式。所以,自汉代以来,狱中普遍奉皋陶为狱神,在洪洞的监狱中,更应有他的神位。如今,在他的故乡建起我国第一座“华夏司法博物馆”,来纪念这位中国法制奠基人。

尽管时过境迁,但皋陶这位尧时期的制法功臣却成了后人纪念和传颂的法制鼻祖,以至于有了后来奉其为神的狱神庙。那么,在古代狱神庙起着怎样的作用?通常又是哪些人来此参拜祈愿呢?

旧时监狱有一条规定,允许犯人每天去参拜狱神,其目的是利用神的威力和人们的迷信思想,来达到威慑、教化罪犯的效果。参拜狱神的人也各怀心愿:死囚犯自知罪孽深重,害怕死后打入十八层地狱,来世不能托生为人而求神灵宽恕。较轻的罪犯主要是在神前忏悔,盼望早日出狱。还有那些班头、衙役、狱卒、刽子手等,平日里瞒上欺下,勒索钱财,耍弄手腕,作恶多端,理亏心虚,也在神前为自己开脱罪责。据说,当年苏三起解太原前,也曾在这里拜求狱神保佑自己昭雪沉冤,早日与王公子团聚。

看来古代监狱中,狱神在威慑和教化犯人之时确实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这或许便是当时统治阶级兴建狱神庙的初衷所在。那么,除了狱神庙,这座监狱还有哪些意义非凡的形制呢?“虎头牢”这一俗称又带给我们哪些有趣的传说呢?

墙根下这个砖券的小洞叫做“死囚洞”。过去监狱有规定,在服刑期间因病、饿、受刑而致死的囚犯,不许从正门抬出,只能从这小小的死囚洞拖出去。这个洞平时用砖头封住,用时再打开。此洞被称为“老虎屁股”,与对面的“虎头”相对应,也算是有头有尾吧!

内监(死囚牢)的门楣上有一个形似虎头的浮雕像,所以人们把内监称为“虎头牢”。其实,它不是虎,它是龙的儿子叫“狴犴”。传说,龙生九子不成龙,各有不同的性情和爱好,比如喜欢音乐的,刻在胡琴杆头,叫“囚牛”;喜欢吼叫的,铸在钟钮上,叫“蒲劳”;喜欢杀戮的,放在剑把上,叫“睚眦”等。这个狴犴形似虎,有威力,喜欢诉讼打官司,就把它放在监狱门上,所以古代的监狱也称为“狴犴”。

仰望眼前这个形似虎的浮雕像,它的特定寓意不仅让我们了解了古代监狱的特殊规制,也使得这座本就阴森的监狱更加沉寂和神秘。那么,当我们步入“虎头牢”之时,聪明的工匠又设下了怎样的玄机呢?

“虎头牢”的牢门是明代标准的死囚牢门,高1.4米,进出牢门必须低头弯腰,是要让罪犯低头认罪。牢门有两道,第一道门往里推,从外面上锁,中间穿过宽一米、长三米的黑暗过道,便是第二道向里拉的门,从里面上锁。厚实的门上包着铁皮,钉着密密麻麻的铁钉子,如此巧妙地设计,真是独具匠心,关在里面的囚犯怎么可能从这样牢固、繁难的门里逃脱呢?说起这道门,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呢!20世纪60年代初,著名蒲剧表演艺术家王秀兰到这里参观游览,看到这个门,她就钻进钻出好几次,若有所思,后来就恍然大悟似的说:“当初学演《女起解》时,师傅要我在进出牢门时低头弯腰两次,我很不解,就问师傅为什么演别的女犯出监时低头弯腰一次,而演苏三就要低两次头弯两次腰呢?师傅说,我的师傅就是这样教我的,你照着学就是了。就这样照猫画虎,稀里糊涂演了多年。今天身临其境,这个谜团终于解开了。”所以,我们以后再要看这出戏时,低两次头的演员是行家,低一次头的就是“棒槌”。

如此牢固而又巧妙的设计,再加上牢门上方的浮雕像狴犴,可见当时的犯人进入此牢犹如进入虎口,断无生还之理。此话或许有些夸大,可当您深入狱中之时,不但会寻得答案,而且还将发现另外一处令人叫绝的罕见形制。

进了虎头门,这个院落就是关押死囚、重犯和女犯人的死囚牢,院子南面这堵墙就是王冶秋先生诗中所说的“丈八墙”。墙高一丈八尺(6米)厚五尺一寸(1.7米),墙的两面用砖砌成,中间留有空间,内灌流沙。因为院内只有这一面墙外是街道,可以挖洞外逃,如果犯人一旦挖墙打洞,里面的流沙就会从洞口不断涌出,除非你把墙内的沙子全部掏空,才能打开洞口逃跑。这样奇妙的设计,充分体现了古代工匠的聪明才智。我们常说的“不撞南墙不回头”就出于此。

反观历史,旧时监狱能够借助沙的流动性而打破囚犯们盗洞潜逃的美梦,如此的想象力和创造性,充分见证了封建统治者的高明与周密。然而这样的天衣无缝,却让那些含冤受屈者在此受尽煎熬。下面这口“苏三井”便是历史留给我们的最好印迹。

院子里洗衣服用的石槽,下面的小孔是排水用的,石槽边有一眼水井,井口直径不过23厘米,是防止犯人投井自杀的,虽然这口井在苏三入狱前一百多年就有了,但因苏三这位名人曾在这里打水洗衣,这口井也被称为“苏三井”。面对井口石上深浅不一的绳痕,我们仿佛看到衣衫褴褛、枯瘦如柴的囚犯,已经没有力气把一小桶水从井内提起,只能让绳子沿着井口一点一点地往上拽。“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天长日久,井口就磨出了大大小小的沟壑,它们见证着封建社会官衙监狱的阴暗与惨烈,也见证了历史的风云变幻。

前面已为大家讲述了“虎头牢”内所隐含的部分玄机和秘密,然而此情此景,牢房内的相关境况却又引起了我们的极大关注。那么,古时关押死囚犯的牢房是怎样一种境况呢?与之相比,苏三曾经住过的那间牢房又有何特别之处呢?

真正关押死囚犯的牢房没有窗户,没有炕,没有灯,阴暗潮湿,里面关的是已经上级批准,即将绑赴刑场执行死刑的罪犯,脖子上有沉重的长枷,手上有铐,脚上有镣,无法自己站立,是真正的“坐以待毙”。其他死刑犯还没有具体行刑的日子,牢房的条件相对较好一些。

苏三住过的窑洞,是院子北面靠西的一间,这是监狱里唯一的一间女牢房,房间面积和土炕都是最大的,人可以躺下睡觉。窑洞是横向券起的,像古代的长圆形枕头,所以称为“枕头窑”,牢门开在腰间,墙厚三尺三寸,小小的窗户开在牢门上方,由两层粗壮的木窗棂构成,屋内光线很暗,不过因是北房,上午还是有阳光从窗户透进来。土炕上有苏三的泥塑像,她被人诬陷,屈打成招,忍辱含冤被关在死囚牢达一年之久,透过她凄苦哀怨的眼神,可以洞察她的内心世界:她翘首向着前方,仿佛从心底发出呐喊,呼唤人间公理,向往光明与自由。如果不是王景隆考取功名,官居高位而又不忘旧情,冒着丢乌纱帽的风险为苏三平反昭雪,恐怕她早已做了断头台上的孤魂野鬼,也再不会有人记起她了。

不管是因缘还是巧合,总之蒙冤落难的苏三最终化险为夷与王景隆结为百年之好。而这座曾囚禁她的监狱,也在历史的今天成为吸引人们慕名而来的名胜古迹。那么,这座充满故事的古代监狱又是以什么方式诉说和传唱那段历史佳话的呢?

1984年春天,北京戏剧研究所所长,著名剧作家马少波先生在这里旅游、考察时,即兴写下“弱女哀哀诉冤情,古槐俯首不忍听。位高敢认缧绁侣,南北至今唱金龙。”的诗句,这也是对苏三故事的最好诠释。除了以上这些,大院里还有“苏三蜡像馆”,用五组蜡像,形象地再现苏三和王景隆的故事情节,还有京剧、蒲剧等著名演员的经典唱段,欢迎大家欣赏。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