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物·名胜·传说>> 名胜>>正文内容

平阳记忆:情系大槐树之移民壮举

移民壮举

上一讲,我们了解了明朝移民的历史背景及其动人心弦的民间传说,错综复杂的历史原因在揭开移民计划神秘面纱的同时,也让那场惊天动地、可歌可泣的山西大移民运动就此拉开了帷幕。那么,第一次移民失败的明朝政府,又将采取哪些措施进行此次移民呢?这一规模宏大的移民运动又为我们留下了哪些生动离奇的民间故事和独特的文化现象呢?《情系大槐树》 《移民壮举》,为您讲述。

上一集,我们介绍了洪洞大槐树移民的历史背景,今天我再给大家讲解大槐树移民的具体措施,以及这场移民活动所产生的一些轶事趣闻。

我们说,朱元璋作为一位很有头脑的政治家,实施大移民的举措,对饱经战乱的中原地区来说,无疑是大明王朝开国之初的一项重要举措。其主要目的就是要移民垦荒,开发中原,稳定国防,巩固政权。所以,决定移民之后,政府立即付诸行动。

元末明初,面对经历了多次战乱、灾荒的中原地区而言,朱元璋做出“移民”“屯田”的战略决策,的确是兴国安邦的壮举。然而令我们疑惑的是,后来的山西移民为什么会称作“大槐树移民”呢?官府又将使出怎样的办法迁徙第一批移民呢?

这也有几个因素。一是山西人口以晋南为多,晋南又以平阳、洪洞人口为多。二是洪洞城北,官道贯通南北,离城里许,一棵高大的槐树,荫蔽数亩,成为一个最好的地标物,便于召集辨认。三是恰好大槐树下又有一方古老的寺院广济寺,僧舍禅房很多,设置官署离洪洞县衙、平阳府衙都很近,具有诸多方便(原来的广济寺也在康熙年间毁了,但是广济寺的石经幢现在作为明朝移民唯一见证,还矗立在大槐树下)。由于这三个因素,移民官衙设在了广济寺,大槐树成了召集移民的巨大标识。万事开头难,传说移民伊始,哪家百姓也不愿外迁,官府深知此事非同小可,必须动用心计。于是,就发布文告:“凡不愿外迁者,三日以内到大槐树下登记,愿意迁移的在家等候。”人们信以为真,纷纷集聚到大槐树下,突然被官兵包围,一个个被绳捆索绑,押解上路,第一批移民就这样诞生了。前些日子在山西公共频道播出的电视剧《大槐树》就非常清楚地再现了这一移民的传说。

关于此次移民的方法也许是演绎或是传说,但这一有组织有规模的移民运动已按部就班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而就在移民过程中,我们的移民祖先还派生出这样两个极富代表意义的日常用语。

在洪洞大槐树移民的故事中有相配套的两个关键词和两个生理现象:两个关键词是“解手”“连手”。

人们被捆着长途跋涉,总免不了要方便的,所以,每次都会说:“解一下手,我要方便。”时间一长,这话也简化了,只要说“解手”大家就心照不宣,会心会意了。“解手”一词作为上厕所的委婉说法,就是这样来的。另一个,官府怕人们逃跑,就把人一个个绑着连起来,因此,路途多日,紧连的前后几个人,就成了同甘共苦的莫逆之交。他们同步走,同步停,一起行路,一起休息,形影不离地一起生活,一路下来,自然就成了最要好的朋友。至今,洪洞以及很多地方的人称呼很要好的朋友是“连手”。

未曾想到,人人熟知的两个词语竟会有如此悠久的历史渊源,由此可见当时的移民运动影响之深远。然而更为直观的是,大移民途中还为我们留下两个特殊的生理现象。

两个生理现象是:“背手”、复型脚指甲。据说,现在,尤其是北方人总爱背起手走路,这也是移民“遗风”。你想,多日被反绑着,久而久之,倒成了习惯,背着手走路还挺舒服。后来的人也就效仿前人,“背手”的习惯就此流传下来了。

还有这样一首古诗:

幽燕豫鲁并滁和,

异派同源认未讹。

故老相传谈轶事,

问君足指果如何。

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在河北、北京、河南、山东以及滁州和州等地,虽然不是同宗同族,但是互相认老乡也是很平常的事,为什么?因为老早就有民间传说,只要看看脚趾就可以了。这脚趾怎么看?原来只要脚上小趾甲盖分成两半,就肯定是洪洞大槐树移民无疑。

时至今日,这两个生理现象依然存在,人们仍习惯把复型脚指甲看作是大槐树移民后裔的特征所在。而奇怪的复型脚指甲有着怎样的成因?它是否具有科学依据呢?

为什么?这有两种说法。一是刀砍说。传说,当年官府组织移民时,当人们领取外迁证件后,怕人们逃跑,官兵就用刀子在每个人脚小趾上砍一刀作为记号,于是至今移民子孙的脚上小趾甲盖都是复形的,据说都是被砍了一刀的缘故。显然这种说法存在明显的问题,你想,官府组织移民是要让他们用脚走路,如果每人的脚上都被砍上一刀,那还怎么走路?再说,即使真的砍了一刀也不会遗传。因此,“刀砍说”显然站不住脚。

二是神话说。相传商朝时期,洪洞一带就人口众多。一次,纣王带领人马从河南过来,路遇一年轻孕妇,见她生得美貌出众,便命人把她掳走。哪知这女子,性格刚强,破口大骂,执意不从。纣王残暴无道,哪里容得,他勃然大怒,举剑朝女子刺来。这时只听“叭”一声巨响,女子身上闪出一道红光,从刺破的肚子里,跳出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说来也奇,这两个孩子刚刚跳出母体,就坐在地上,握着脚,号啕大哭。人们一看,原来那一剑刺伤了两个孩子的小趾甲。这两个孩子的确生得不凡,十来岁时就聪明过人,智勇双全。武王伐纣时,兄妹一起投奔姜尚麾下,屡建战功。他们的后代的小趾甲,便都成了复形。这一说法,虽然有趣,但只能是传说,也不能作为脚趾甲复型的依据。

就是说,不管哪一说,都经不起科学的检验,但是,人们宁可相信,两半脚趾甲就是相认老乡的标志,长期以来,一些歌谣、楹联都以此为题,比如“举目鹳窝今何在,坐叙桑梓骈甲情”“ 谁是古槐迁来人,脱履小趾验甲形”。

尽管复型脚趾甲之说并没有科学依据,但祖祖辈辈的人们在内心里都愿意将它看作大槐树后裔的标志,这些无不体现着远离故乡的游子对“根”的记忆与思念。明政府第一次大移民顺利进行,中原大地也将是一切怡然。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突发的“政变”不但打破了这一希望,而且加重了移民的步伐。那么,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欺骗的移民方法,也许是传说,即使真有这回事,也只能是一次,洪武年间的移民还没有完成,建文朝又爆发了惨烈的“靖难之役”。

朱元璋死后,皇太孙朱允炆继位,可是,朱元璋的儿子中一些人就不服气,于是,第四子朱棣起兵攻打南京。常言说,师出有名,朱棣出师打什么旗号?他说,皇帝身边奸臣当道,皇帝有难,要起兵勤王,所以叫作“靖难之役”。这又是一场战略上从北向南进攻的战争,历时四年。就这样,中原人民又一次遭受战争蹂躏,青壮男丁又一次成为统治者争权夺利的炮灰,中原人民旧创未愈,又遭新祸,所以,移民之需有增无减,移民行动又持续延长了15年。

俗话说:“穷家难舍,故土难离”,无情的战争再次加剧了中原地区的荒凉局面,这也使得从山西迁往中原各地的移民运动还将不断上演。那么,在接下来的移民行动中,政府又会采取哪些措施呢?移民最终能成功吗?

据史书记载,从洪武三年到永乐十五年,也就是公元1370年到1417年,漫长的近五十年里,由官府组织的大规模的移民就多达十八次。可以肯定的是,传说归传说,这么长时间的移民壮举,绝不会是一个模式,朝廷和官府也绝不会老采用如此简单粗暴的方式完成如此重大的行动。

实际上,在浩瀚的正史野志里,也能够发现移民的不少记载,比如“四口之家迁一,六口之家迁二,八口之家迁三”,比如“同族同宗者不得定居同村”,比如对迁民进行登记造册,发放“凭照”“川资”,到达迁入地后,减免税赋,发放银两、种子、耕牛等。看来,朝廷果然是制定了许多优惠政策,采取了许多安定人心的措施。但是,不管朝廷怎样制定优惠政策,移民们背井离乡,生离死别,这总归是一件非常凄惨的事情。电视剧《大槐树》中也有这样的情景,面对即将离别的亲人,面对即将踏上的茫茫征途,人们在大槐树下,呼天抢地,号啕大哭,真可谓“仰天椎心而泣血”。可是,迁移是不可抗拒的朝廷圣旨,只要在册,无人能免。因此,在大槐树下人们纷纷抓一把老家土,装一把槐豆,折一枝槐树枝,一步一回头地上路了。

讲到这里,或许大家已为当时那种血脉亲情间生离死别的场面动容。然而形势所逼,大槐树移民是势在必行。事实也证明大移民不但合理分布了人口生存的空间,同时也给中国的姓氏文化增添了新的内容。下面就为大家讲述两个关于移民姓氏的有趣故事。

这样的移民方式,也产生了不少有趣的故事,这些故事既能够印证当时的移民政策,也丰富了移民文化。这里举几个实例。

第一个:“一姓分四姓”。

中国姓氏的起源有多种,主要是以始祖封地为姓。比如,洪洞故称杨,据说是周朝的一名王室成员叫伯乔的,封于此地,他的后人便以杨为姓。也就是说,杨姓的发源地是洪洞。造父是为周穆王驾车的御手,因为作战有功,被封于赵,就是现在洪洞的赵城镇,其后人就以赵为姓。也就是说,赵姓的发源地是洪洞县赵城镇。

河南《寻根》杂志有复旦傅辉先生的一篇论文——《华北移民后裔异姓同宗现象探微》,列举了河南内黄县许多大槐树移民异姓同宗情况,其中最典型的是永城县的四姓同宗。河南永城县有古城村,崔、谢、张、陈四姓为一个始祖,其始祖叫崔金明。原来崔金明有四个儿子,根据移民政策,本来移民时不必全家都迁移,可是作为父亲,不忍心眼睁睁看着一家人骨肉分离,天各一方,于是崔金明毅然带领一家人,举家南迁到豫东永城县。可来了才知道,同姓一家的移民不允许同居一村。崔氏一家几经商量,只好分为崔、谢、张、陈四姓,这才就近安顿下来。后来,崔氏四支,世代繁衍,但他们始终不忘,他们是同宗本家,族谱上有明确的记载:“一姓中分四姓,四姓乃属一脉。既避越制之嫌,更免生离之悲。”

第二个故事叫“打锅牛”。河南巩义县牛氏始祖名川,祖籍为山西洪洞大槐树老鹳窝村人。明朝初年,带领其三个儿子迁往河南,因为三子不能同迁一个地方,他的父亲把携带的一口铁锅打破,分为三部分,兄弟三人一人一块,作为以后相认的凭据。后世牛氏若相见,就会问:“打锅不打锅”?若回答“打锅”,就为本家,若回答“不打锅”,即为旁支牛家。

听完故事,再想想前面讲过的“解手”“连手”等词,其实大移民给我们留下了许多有趣的文化现象。除此之外,与移民相关的文化现象还反映在地名上。那么,这些地名与六百年前的大移民之间又有着怎样的关联呢?

中国的村名来历多种多样,明初的移民也直接产生了一些名称,不少移民把自己迁居地叫张家庄、李家庄,这是一定有的现象,但是现在无法证明这就是移民村庄。不过,如北京顺义不少村名很有意思,什么大同营(大兴)、长子营(大兴)、屯留营(大兴)、霍州营(大兴)、南蒲州营(大兴)、北蒲州营(大兴)、东绛州营(顺义)、西绛州营(顺义)、夏县营(顺义)、稷山营(顺义)、河津营(顺义)等。还有一个叫红铜营,其实,应当是“洪洞营”,“红铜”很可能是被后人因为读音而误写的别字。这里曾经是明代山西洪洞移民的聚居地,而且我以为这里是军屯移民。

明朝初期的移民运动持续了近50年,据有关史料记载,大规模的移民有18次,先后移民总数达100余万,共计554个姓氏,移民遍布京、冀、豫、鲁、皖、苏、鄂、陕等18个省市,500多个县。

这场大规模的移民运动,直接起到了开发中原,发展经济,稳定明朝政权的作用,那么,在文化方面,它又产生了哪些根深蒂固的影响?又是如何促进了族群文化的融合,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快速发展呢?

悠悠岁月,世事沧桑。含泪依依的移民们忍痛割爱,几经辗转移居中原各地,终于实现了明王朝富国强兵的大移民计划。而今天散居在天南海北的大槐树移民后裔们,依旧怀着浓厚的故园深情在述说着“大槐树”的故事。那么,大槐树移民对后世产生了哪些深远的文化影响呢?令亿万民众魂牵梦绕的“大槐树”又有着哪些动人的故事和传说呢?《情系大槐树》 《中华根 四海情》,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