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物·名胜·传说>> 名胜>>正文内容

平阳记忆;情系大槐树之古槐情深

中华根 四海情

樊德昌老师针对大槐树移民的具体举措和移民趣事为我们作了倾情讲述。而如今时空穿梭,先祖们迁徙的悲壮故事早已远去,但难已逝去的念祖情结却使大槐树成为海内外数以亿计的移民后裔寻根祭祖的圣地。那么,大槐树移民在历史更迭的今天究竟产生了哪些深远的文化影响呢?这棵被赋予神性的古槐又为我们留下了哪些动人的民间传说呢?《情系大槐树》 《中华根 四海情》,为您讲述。

上集我们讲了大槐树移民的组织方式以及与这些移民活动相关的文化现象,今天我接着讲大槐树移民产生的深远文化影响。

在社会生产生活的许多方面,这次移民活动的影响至今还有着清晰的印迹。比如:春节期间的正月初五扫穷土。过去,人们过怕了穷日子,只有过大年时才舍得穿新衣服,吃好饭,可是,这样的日子过不起几天,还得节俭度日,于是就以正月初五为坎儿,初五吃上一顿窝头,把屋子里打扫一番,把扫下的垃圾倒到院子外边,取义吃光穷窝头,来年吃上白馒头。这种仪式,叫吃穷窝窝扫穷土。这一习俗,不仅在洪洞一带,前些年整个中原地区几乎都在延续。人生礼仪方面更是明显。我们曾经走访过河南济源的一些老人,就发现不少风俗几乎一样。过去,由于医疗条件所限,新生儿的成活率很低,特别是在漫长的封建社会时期,生产力水平低下,男人不仅是家族传宗接代香火不断的唯一标志,更是家庭生活生产的主要劳动力,因此男孩的养活就更加受到家庭的重视。为了使自家的香火得以延续,民间就有了一些风俗习惯,一是给男孩留拽毛,二是寄养孩子。这些老早以前的人生礼仪,在河南济源也非常盛行。当然,中原地区在民俗方面还有许多与洪洞接近、相似的地方,这些现象正是移民与祖居地、与老家在文化方面息息相通的最好佐证。

俗话说:“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而上面这段讲述不但打破了这种常态,而且还为我们留下了六百年前洪洞大移民的最好佐证。那么时至今日,那场撼动人心的移民运动还为我们带来了哪些特殊的文化现象呢?这一现象又述说了一位有识之士怎样不凡的举措呢?

这场大规模的移民运动还直接衍生了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 纪念移民。具体表现出来就是长期以来的相隔千里认老乡。这一点,让洪洞人尤其自豪,也受益良多。这里我举两个实例。

景大启先生是洪洞大槐树移民遗址纪念地最初的保护者、创建者,也是大槐树移民遗址最初的经营者。他是洪洞贾村人,生活在清朝末年,民国初期。光绪宣统年间,他长期在山东、河南等地做官府的幕僚,因此有机会长期接触河北、山东和河南人。与他同时在这些地方为官的洪洞人还有贺柏寿、刘子林等人。在当地住的时间一久,他们与当地人的关系越来越近,而最突出的感受是,当地人无不把他们当老乡对待。有感于众多大槐树后裔的故土深情,还由于“世居贾村,密迩其处”的特殊责任感,景大启先生遂与同在山东为官的刘子林(洪洞人)相商,保护并筹建大槐树遗址,既作明初移民壮举之纪念,又可供广大移民后裔寻根祭祖,瞻仰膜拜。于是,在山东募集银300余两,寄归老家,动工兴建。民国初,辞官回乡,又与在河南多年为官的洪洞籍士人贺柏寿不谋而合,并再募得钱300余吊,致力于大槐树遗址建设。至民国三年(1914年),古大槐树处碑亭、茶室、石经幢、长廊、牌坊等主要建筑相继告竣,是为大槐树景区的最初雏形。景大启先生的英名从此便与大槐树休戚与共。

以上是一个千里认老乡的故事,它在弘扬景大启等有识之士保护洪洞大槐树的功德之时,还暗示了大槐树移民的根祖情怀在民间情怀殷殷、世世相传。那么,受到了民间保护的大槐树遗址又是如何成为虔诚谒拜祖先的精神家园?在20世纪80年代,它还发生了哪些巨变呢?

20世纪80年代初,时任洪洞县主要领导,曾赴江苏无锡参加全国乡镇企业会议。期间,当人们得知他是洪洞县的主要领导时,接待人员、与会领导,无不表现出异常的热情,纷纷主动与这位领导打招呼,都说自己也是大槐树移民后裔,祖祖辈辈,口耳相传,山西洪洞大槐树老鹳村就是自己的老家。休息期间,不少人还跑到这位领导的房间,了解老家情况,共话家长里短。此情此景,让这位领导出乎意料,也为之震撼。洪洞大槐树竟有如此的魅力,如此的感召力,作为洪洞的领导,这位领导当即觉得,围绕大槐树,一定大有文章可做,一定要大做文章,一定能做出大有意义的文章。

回到洪洞,这位领导即着手同有关人士和其他领导沟通商讨,很快决定在大槐树遗址处修建“古槐公园”,并立即成立专门工作班子,于1982年破土动工,投入建设。到1984年,修复了碑亭、茶室、牌坊等原有建筑,建成了望亲亭、迁民壁画、影壁、槐荫堂等新景观,古槐公园再次以全新的面貌展现在槐乡大地,再次以亲切的姿态敞开胸怀接待四面八方的回乡游子。

到此,纪念移民文化的发展真正纳入了政府工作的序列,大槐树移民纪念地的保护工作也完成了从民间到政府的转化,而这也同时掀起了一股海内外华人纪念移民的“宗亲热”。那么,这又属于移民文化中的什么现象呢?古老的槐树又有着怎样的特定寓意呢?

槐树在中国历史上老早就有了特定的含义。

宋朝有个官叫王祜,曾有宰相之志,后因故没能如愿,做了地方官,于是在其宅院内手植槐树三棵,曰:“吾子孙必有为三公者。”后来的事实果不出其所料,他的儿子王旦在宋真宗时做了宰相,于是,王祜一支的王氏堂号就叫“三槐堂”,这支王氏族人也号称“三槐王氏”。这些典故说明了一个问题,槐树的崇拜早已有之。槐树的特定寓意是一种令人仰慕的褒义。正因为这样,在民间槐树大多被看作“神树”。

听完关于古人对槐树的崇拜之情,我们可能对古人古朴的原始信仰有了基本的了解。然而值得思考的是,古人为何要将槐树比作是“令人仰慕的神树”呢?这种信仰对当时的移民以及后来的移民后裔又产生了哪些深远的影响呢?

槐树是一种适宜在庭院种植的木材树,树龄较长,生长较慢,材质较硬。所以,老百姓认为,时间长了,槐树一长大,神灵会住在槐树上,槐树也就大多成了村中、院中的神树。所以,过去老百姓砍伐庭院中的一般树木时都要提前三天,在树上贴一张纸条,上写“姜太公在此,诸神退位”。意思是,周武王定鼎天下后,姜太公分封诸神,但没有给自己留下封位,只要姜太公到了哪里,那里就是姜太公的封位。砍伐槐树就更不用说了。

那么,洪洞大槐树在移民时那么大,那么有名气,自然是人们公认的神树。于是移民们临走的时候,都要拜拜大槐树,有的把自己心爱的物件挂在槐树上,有的采摘槐豆,或者折槐枝,带到迁入地,再种上槐树,长大后,再祭拜槐树,因为这槐树在他们心目中,不是简单的一棵树,也不再是简单的一棵神树。而是一棵代表老家,代表祖宗的神树。所以,槐树的崇拜从此大为盛行,几乎整个北方,无不在院中栽植槐树,无不以槐树为神灵,无不烧香磕头,上供叩拜,不少地方还延续着在槐树上挂物件,挂五色绳,挂灵验牌的习俗。

看来,六百多年来,这棵千年古槐确已成为大半个中国所崇拜的神树,成为亿万民众心目中的家乡。那么,这一寓意不凡的大槐树究竟寄托了人们怎样的愿望呢?那棵亿万人心中的神树又是如何“荫庇群生”保一方平安的呢?

六百年来,不管是路过还是专程,只要来到大槐树下的移民后裔,无一例外,都要敬上一炷香,虔诚地叩拜大槐树,因为他们不仅是拜槐树,也不仅是拜神灵,还是拜列祖列宗,拜老家的所有先祖神灵。大槐树景区那座牌坊的匾额上题写的“荫庇群生”用的是神灵庇佑的“庇”,更能说明问题。

在辛亥革命时期,袁世凯为恢复帝制当皇帝,就命三镇总兵卢永祥进攻山西革命军,卢军南下,进军平阳(今山西临汾一带),所到之处肆意抢掠无所不为,唯独到了大槐树下,纷纷下马膜拜,士兵都相互传言,回到故乡老家了,因为他们大都是从中原招募而来,都是大槐树下的移民子孙,到了洪洞,非但不抢掠,反而将在别处抢得之钱财供施于大槐树下。凭着大槐树,洪洞人民避免了一场灾难,人们都说托了大槐树的福,沾了移民祖先的光,视大槐树为保佑一方平安的神树。人们把树看成神,自然也就用庇佑的“庇”了。

这件事情并非杜撰,因为民国初年有个山西晋城人叫李冠军,他是当时陆军团的一个团长,他写过一首诗。这首诗被收录在景大启《大槐树志》中,诗中有两句:“南下雄师曾罗拜,北上壮士亦低头。碑亭矗立乡关认,经塔高悬过客游。”诗中的南下雄师就是指卢永祥的部队,从这首诗中可以看出,确有“荫庇群生”这件事。

水有源,树有根,人有血脉宗亲,也许大槐树便是承接宗亲、“荫庇群生”的不老之“根”。而为了寻根问祖、追流溯源,古往今来与大槐树相关的奇闻轶事不断上演。下面这一罕见的现象便是寻根祭祖园中的一大奇观。

现在,又有了思乡鸟,大槐树更增添了神秘色彩。1991年,洪洞县委县政府决定,每年的四月一日至十日为寻根祭祖节,清明节为主祭日,由政府主办,祭祀大槐树移民先祖,纪念明朝的移民壮举。3月份,祭祖节的各项准备活动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4月1日,祭祖节开幕一切照常,谁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一天下午,人们发现,在大槐树园区内的那些大树上方,飞翔盘旋着密密麻麻的小鸟,叽叽喳喳,上下翻飞。连续多日,黄昏从四面八方飞来,晚上栖息于大槐树园区的树丛中。4月10日,祭祖节闭幕,这些鸟就逐渐少了,慢慢就不出现了。这种鸟形状像麻雀但比麻雀略大,颜色呈灰褐色,来时鸣音响亮,啾啾欢啼,去时叫声凄凉,哀鸣而去。这一奇特的现象让人们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也给大槐树增添了无限的神秘色彩。当地老百姓干脆把这种神奇的鸟称为神鸟、思乡鸟。

自古以来的槐树崇拜,辛亥革命时期那个故事,以及思乡鸟的出现,使得大槐树的神秘色彩更加浓厚,所以,至今不管是哪里来的游客来到大槐树下,最迫切的愿望就是想一睹大槐树的风采,了却祖祖辈辈的心愿。当然,还有许多现象,比如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兴起的续修家谱热,不少家族来到大槐树下寻根,想找到自己家族与祖居地的联系,特别是寻找自己家族的祖宗源流,希望能够与老家的同姓家族连宗。

面对种种与大槐树有关的奇异现象,我们姑且不论其是否可信,但这些现象又为大槐树的神秘色彩描绘出浓墨重彩的一笔,也让移民文化、根祖文化逐渐成为海内外大批移民后裔的热点话题。那么,这一文化现象对当今又产生了哪些深厚的影响呢?

大槐树移民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历时最长、范围最广的官方移民。如今,数以亿计的大槐树移民后裔遍布全国各地,或辗转迁徙海内外。600余年来,洪洞大槐树被赋予神性,成为广大移民后裔的崇拜对象,成为亿万人心目中老家的象征。自1991年起,每年4月1日到10日,都要在大槐树下举行隆重的寻根祭祖节,至今已经举办了19届。每年大槐树移民后裔们从全国甚至世界各地虔诚地来到大槐树下,寻访祖宗的踪迹,祭拜祖宗的牌位,尤其是第17届,规格高,规模大,影响广。这种挥之不去的“同宗共族,天下一家”大槐树情结,就构成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一种厚重的亲情文化,一种特殊的根祖文化。

由大槐树移民产生的根祖文化就是以大槐树为图腾,洪洞地方文化为渊源,移民史实和纪念移民为主线,以维系宗亲之情为精髓的文化现象,具有强大的民族凝聚力和社会感召力。而在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它无疑是一笔宝贵的历史文化资源,在凝聚华人心、和谐万邦情的同时,也将为兴晋富民、建设和谐社会产生更大的作用。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