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物·名胜·传说>> 名胜>>正文内容

人祖山的历史“根”源和遗迹

人祖山的历史“根”源和遗迹

霍盈洲老师通过伏羲、女娲“兄妹成婚”的故事,向我们一步步揭开了女娲部族在人祖山繁衍发展的历史之谜。然而人祖山作为伏羲、女娲开启人类婚姻文明的圣地,千百年间到此探寻和研究女娲文化的历史名人及其历史传说可谓是屡见不鲜。那么,这些趣味十足的传说故事在阐释女娲文化时带给我们哪些特别的启示呢?而历史悠久的人祖山上至今还保留着哪些鲜为人知的人祖遗迹呢?《探秘人祖山》 《人祖山的历史“根”源和遗迹》,为您讲述。

上一讲提到:人祖山原来是风山的另一个主峰,风山人祖山是一条山上的两个主峰,在郦道元写《水经注》时候,还没有人祖山这个名称,所以以前都统称为风山。郦道元为什么要把风山介绍这样详细,是有原因的。一方面是因为伏羲女娲结婚后,风山就成了伏羲和女娲开启人类婚姻文明的一个圣地,再加上他们随后又以结婚的地方定为风姓,更给人祖山添加了一个重要的砝码。而且,在女娲伏羲以后的相当的长时间内,仍然有学者研究女娲文化,缅怀女娲事迹,把风山作为一个重要的研究地方。仅见于史籍的,就屡见不鲜,这里择其主要的罗列几条。

女娲,也称娲皇、神媒,她是母系氏族社会的最后一位首领,与伏羲被公认为华夏民族的人文初祖。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为古代人类发展做出卓越贡献的女领袖,却被后人抛在了中国古史中的“三皇”之外。那么,女娲到底是否是“三皇”之一?下面这些记载在揭示谜底的同时又向我们透露了人祖山的哪些重要信息呢?

轩辕黄帝为了寻根访祖,曾经来过风山。《抱朴子·内篇》一书记载说:“昔黄帝东到青丘,过凤山,见紫府先生,受三皇内文,以劾召万神……”《广皇帝本行纪》也记载:“黄帝以天下既理,万物具备,乃寻真访隐,问道求仙……东到青丘,见紫府先生,登于风山,受《三皇内文》,天文大字,以劾召万神,役使群灵”。这两段话的意思都是:过去,黄帝为了更好地治理天下,去寻访真理,往东来到青丘,登上了风山,谒见了一位有学问的先生名叫紫府,从他那里接受了一本名叫《三皇内文》的天书,用它来安定各种神灵,指挥全国的仙灵为民造福。风山就是现在人祖山另一主峰。从以上这两部史籍的记载来看,轩辕黄帝曾经来到过风山,拜见了紫府先生,接受了《三皇内文》。《三皇内文》也称《三皇文》,是《天皇文》《地皇文》《人皇文》的合称,它是道教最古老的经典。虽然人们对中国古史中的三皇说法不一,有的说三皇是伏羲、神农和黄帝;还有把三皇写为伏羲、祝融、神农;有的说是伏羲、神农、共工。连号称写史最真实的司马迁,在写《史记》时,由于众说纷纭,连三皇都不敢写了,干脆就从“五帝本纪”写起。直到几百年后的唐朝,才由他的后人司马贞,为《史记》补写了《三皇本纪》,并勉强把三皇写为伏羲、女娲、神农。但凭心而论,女娲是母系社会最后一位帝王,她应是三皇之首,这是勿庸置疑的。至于其他二位是伏羲与另外哪位,我们姑且不论,而《三皇内文》其实就是对于女娲、伏羲文化内涵最初的总结。《抱朴子》和《广皇帝本行纪》两部书中都讲到,轩辕黄帝在风山从紫府先生那里接受《三皇内文》时,把它称为“天书”,可见轩辕黄帝对人祖山文化的重视程度。而且,在远古时期总结、研究女娲和伏羲文化的人,就大有人在。而住在风山就地研究女娲文化的最高权威,自然就是紫府先生,从他的研究地风山来看,就知这里是一处专门研究女娲文化的地方。

历史事实告诉我们,伏羲女娲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而且是早于炎帝、黄帝的三皇之首。因此可以说,女娲伏羲是中华民族心智的先启者,是人类从原始状态步入文明时代的启蒙人,他二人不仅成婚于风山(即人祖山),而且在人祖山创造和发展了华夏文明。

翻开史籍,我们看到“三皇”自古无定论,而不论女娲是否属于“三皇”之一,但远古时期人们将人祖山作为研究女娲、伏羲文化的考察地之一是有据可考的。相关史籍中不仅提及人祖山,还提到了壶口瀑布,并留下了“大禹壶口遇伏羲”的传奇之说。那么,这则传说这样来写有着怎样的用意?其中又暗含了哪些历史因素呢?

大禹治水,在中华古代典籍中有很多记载,尤其是大禹凿龙门的史迹,千古流传,脍炙人口,家喻户晓。《尚书·禹贡》里叙述大禹治水,首先提到的就是壶口,说大禹:“既载壶口,治梁及岐”。这说明,大禹治水是从人祖山麓的壶口开始的。(晋)王嘉的《拾遗记·夏禹》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记载:“禹凿龙关之山,亦谓之龙门,至一空岩,深数十里,幽暗不可复行,禹乃负火而进,有兽状如豕,衔夜明之珠,其光如烛,又有青犬,行吠于前……又见一神,蛇身人面。禹因与语,神即示禹八卦之图,列于金板之上,又有八神侍侧。禹曰:‘华胥生圣子,是汝耶?’答曰:‘华胥是九河神女,以生予也。’乃探玉简授禹,长一尺二寸,以合十二时之数,使度量天地,禹即持此玉简,以平定水土。蛇身之神,即羲皇也。”

把这段古文译为白话就是:大禹开凿龙门的时候,来到一个岩洞,有几十里深,黑得看不见路,禹就打上火往里走,(忽然看见)一个像猪的野兽,嘴里含着夜明珠,像蜡烛一样亮。还有(一只)黑色狗,在前面叫着领路。又看见一位神仙,长着蛇的身子、人的脸面,大禹就和他说话,神仙就将放在金板上的八卦图展示在禹的面前,还有八位神人伺候在他身边。大禹问:“华胥生下的圣人就是你吗?”他答道:“华胥是九河的神女,我就是她生的呀。”于是他掏出一把一尺二寸长的玉质尺子,正合了十二时辰的数目,叫禹用来度量天地。大禹就用这把玉尺来度量天地,平定了洪水和土地。(原来这位)蛇身的神人,就是伏羲皇帝。

这里所说的大禹碰见了伏羲,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二人生活的时间相差好几百年,这只是说,此时的伏羲已经是神仙了,并给了大禹一把度量天地的玉尺,叫他度量天地,来帮助他治理洪水。从这个神话故事的记载里可以想见,大禹凿龙门时的艰苦情况,那时,黄河的河床里,就是有许多大暗洞,人们都把它叫作龙门。大禹治水,就是摒弃了他父亲使用失败了的“堵截之法”,凿开这一个个堵住洪水流通不畅的龙门暗洞,才使河水畅流而下,从而彻底消除了洪水之患。这就叫“疏导之法”。大禹凿龙门,第一个凿开的、最大的一个龙门,就是孟门,由于孟门的凿开,河水飞流而下,才有了今天的黄河奇观 壶口大瀑布。

伏羲,又称庖羲、羲皇,传说他有始作八卦、发明渔猎工具、制嫁娶之礼等历史功绩,因此被后人推崇为无可争议的“三皇”之一,而上面这一传说正体现了古人对这位杰出部族首领的崇拜和颂扬。然而在缅怀先祖的历史洪流中,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孔子,也把他对人祖文化的特别感悟留在了黄河壶口。

《庄子·外篇·达生第十九》中记载说:“孔子观于吕梁,县(通悬)三十仞,流沫四十里,鼋鼍(猪婆龙)鱼鳖之所不能游也,见一丈夫游之,以为有苦而欲死也,使弟子并流而拯之。数百步而出,被发行歌而游于塘下。孔子从而问焉,曰:‘吾以子为鬼,察之则人也。请问蹈水有道乎 ?’曰:‘亡,吾无道。吾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与齐俱入,与汩谐出,从水之道而不为私焉,此吾所以蹈之也。’孔子曰:‘何谓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曰:‘吾生于陵而安于陵,故也;长于水而安于水,性也;不知吾所以然而然,命也’。”把这段古语译为现代语:孔子到吕梁看(瀑布),瀑布悬挂二三十丈,冲起的泡沫达四十里,鼋鼍鱼鳖都不敢在这里游。可他却看见一成年男子漂游于水里,他以为是这人有苦恼事而跳水自杀,急忙叫弟子下水去拯救。可这男子潜入水里游到几百步后又从水里出来了,披着头发边走边唱着歌,直到堤岸下。孔子就赶紧跟到他身后问:“我还以为你是鬼,仔细一看你却是人。请问,游水也有什么门道吗?”那人答:“没有,我没有什么门道,我只是适应环境,顺乎自然,顺着漩涡进入水中,又顺着浪涛从水里游出来,一直顺着水势而不强求。这就是我的门道”。孔子又说:“什么是起初按常规,长大了按习性,听其自然就是命呢?”他答:“我生在山地就安于山地,这就是常规;我长在水边就安于在水边活动,这就是习性;我不知道我到底能干些什么,只能听其自然,这就是命。”这个记载说明,在春秋时的儒家宗师孔子,曾来到过人祖山下,看过壶口瀑布,并向岸边之人虚心问道。读罢《庄子》的这篇短文,《易经》中“天人合一”的核心思想,与这篇文章的主题是一致的,它主要告诉人们要在生存发展的过程里,“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要认识规律,掌握规律,以达到天人合一的自然境界。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也可以理解,孔子作为《易经》的第三创始人,他来到女娲、伏羲故居的人祖山下留下这篇千古流传的黄河壶口见闻,就是对先祖的最好缅怀,也为女娲伏羲文化,增添了一笔新的内容。同时,通过这篇短文的描写,我们也能在字里行间看出,作为儒家文化的创始人——孔子,他追着向一个素不相识的河边当地人,询问知识,确实身体力行了他那“敏而好学,不耻下问”的优良作风。

孔子在壶口岸边的这一所见所闻,让我们不觉间陷入沉思。可同时另一问题又引发争议,历史记载孔子周游列国时就没有到过山西,那怎么会到壶口呢?对此,霍盈洲老师又作了怎样合理的解释呢?

对这个问题,现代学者经过分析、研讨,证明孔子确实来过山西,他是沿黄河沿岸走的,只是没有实现去晋国与朝野人士接触的目的。从文章里生动的记载中看,他不但看了壶口,还去了蒲邑,去看望他的弟子子路。“蒲邑三善”,是说孔子路过蒲邑城时,看到他的学生子路在蒲邑做官,官做得好,孔子就总结了他做官有恭敬、忠信、明察三大优点,称为“蒲邑三善”,蒲邑在哪里?我们翻开字典,解释“蒲邑三善”这个成语时,发现蒲邑指的是今山西省隰县一带,隰县离黄河壶口不远,这说明,孔子可能是从壶口去了隰县的。

从以上三个记载来看,黄帝、大禹、孔子,他们分属不同时代,又选择不同角度、不同范围,来到了人祖山的不同地段,探寻女娲伏羲文化的内涵。这便说明,人祖山就是伏羲女娲文化的发源地,是华夏文明的起始圣地。那么,文化底蕴厚重的人祖山上又保留有哪些缅怀女娲事迹的历史遗迹呢?

由于人祖山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以及人祖山优美的自然风光,人们为了缅怀女娲的丰功伟绩,在后来的各朝各代,便给人祖山留下了许多供人们拜谒、朝觐的庙宇和遗迹。

1.风洞: 位于风山顶峰的石脊山梁下十余米处,常年四季熙风不止,风洞两边的山沟里,长满了郁郁葱葱的千年松柏,蔚为壮观。

2.石云洞(人祖洞房): 位于人祖庙西山离造化坪不远处,通过林木遮掩的斜径可达。东北两面是高耸的石崖,构成一座院落形状。山石纹路怪异,犹如壁画,在院落南面崖下有一天然山洞,长宽各50余米,相传即人祖洞房。

3.石人根:又称灵石,在沟的两边,有天然生成的长可数米的男女生殖器模型,为远祖生殖崇拜的遗迹。

4.造化坪:在人祖山脚下5公里许,相传为女娲造人之地。

5.滚磨沟:在人祖庙北不远处,据说有时游人见到石磨没于沟内草丛中。滚磨沟的两边山梁,即传说的“穿线梁”。

6.人祖庙:位于人祖山主峰之巅,规模宏大,占地五亩,有前殿、后宫、乐楼与僧房等建筑。现虽遭文物贩子破损,但遗迹尚存。

7.高庙:距主峰西北5公里一石咀上,高约200米,三面临渊,一面沿162级台阶可直达庙门。

8.苇子沟梁:距主峰西4公里处,上建石寨,可容百人居住,三面为陡峭石壁,一面可攀援而上。寨壁有“天福二年(注:后晋年号,公元937年)正月十六,一州人户在此避难”等字的石刻。

9.山斧头寺遗址:距人祖山西南10公里,东西南三面为绝壁,只有北面可通山顶,梁头前窄后宽,形似斧头,原有一座佛家寺庙,现已坍毁,但山斧头造型仍然奇特。

10.孔山寺: 在人祖山北主峰风洞附近,何时修建已无从稽考,但从其简陋程度看,寺中几个天然石洞便是其祭拜修行之地,别无其他建筑。

据文献记载,人祖山庙宇原来众多,古代香火最旺盛时,即有大小寺庙200多座,可见当时纪念人祖的盛况,但后因种种原因,屡遭破坏,现仅存残破庙宇十多座。

柿子滩位于吉县东城乡西村,它是一处历经20年考古发掘而最终被证实的旧石器文化遗址,为2001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首。那么,这一地处偏僻的大型遗址究竟因何而被意外发现的呢?它的出现又与人祖山文化形成了哪些交相辉映的必然联系呢?《探秘人祖山》 《柿子滩与人祖山》,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