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尧文化>>正文内容

神奇浮山

神奇浮山

浮山县因有“浮山”而得名。这座“浮山”,在县城西南四十余里,与圣王山(巢山)相邻,又名卧虎山,今属临汾尧都区。

何以浮山?相传古尧时,平阳城四周,水漫为患,地势如盆,尧王坐镇平阳,或治水乘舟东行,或柱杖民间体恤,但见此山随水而浮,水涨山长,水退山低,神奇不测,故此地遂以浮山而得名,并伴以尧山和神山之名谓而著世至今。

浮山县域古属冀洲地,春秋属晋,战国属韩、魏,秦属河东郡,汉为嘉陵地,北魏置葛城,北齐入擒昌,北周设郭城,隋归襄陵县(《金志》:“襄陵有浮山,汾水、潏水”)。宋•潘自牧《记纂渊海》卷二十三:“神山,本汉河东郡,唐武德中始置浮山县”。唐武德二年置浮山县,三年见“神人”于羊角山(二峰山)下,改名神山县,金大定七年复名浮山县,兴定四年改名忠孝县,元复称浮山县至今。

学者李全忠认为唐武德三年浮山县之所以改称神山县,除史传吉善行梦老子显圣龙角二峰山,李唐尊老子为世祖,唐皇诏建天圣宫而神外,估计与像“浮山”、“尧山”这样的神奇之山易名亦不无关系。

浮山天坛山

天坛,顾名思义,祭天之坛。在中国,祭天仪式的起源可追溯到黄帝时期,自商周特别是汉代以来,历朝历代的帝王都对此极为重视。

浮山县天坛山又名南尧山,与浮山北天坛山、北尧山相望,位于浮山县县城城东3公里处,云坛里村村北,地理座标:北纬35°57′,东经111°51′,系南北走向,隶属中条山之别支也。据《洪武-平阳志》记载山顶有石坛三级。主峰海拔1033米,属于太岳山脉南段,山上多奇峰怪石,青翠如画,还有真武庙、玉皇阁、天已阁等古建筑,现已毁。山顶多有黄土覆盖,可耕植;山背多奇峰怪石青岚如画,崖多为石灰石,是生产建筑材料的天然原料。平均海拔1200余米,东与太岳毗邻,北与姑射、霍山、秦王岭相望,南与司空、二峰山相接,西与月山岭并驾,土石相间,山势起伏连绵;错落有致,山高挺拔耸立;层峦叠嶂,山貌绚丽多姿。

天坛山山势雄峻,顶部平坦,其状若坛,上有石坛三级,相传这里就是尧王祭天的天坛,号称天下第一坛。据记载,天坛之祭坛为正方形,东西二丈五尺,南北二丈五尺,高三尺四,出陛各三级。坛下,前后左右各五尺,绕以周垣。坛之侧建有真武庙、玉皇阁及太乙阁。古人把玉皇视为天帝,故居三元官第一位。三元者,三清之意,即玉清、上清和太清三境。太乙阁,也是祀天神,古人以太乙为天神中最高贵的神,所以祀玉帝之右。真武庙祀真武神,原叫玄武神,因祥符间避圣祖讳,始改“玄武”“真武”。古时人们把“朱雀、玄武、青龙、白虎”称为天地四方之神,而真武(玄武)神是主宰北方的神,浮山当属冀之北,所以祀玉皇之左,三位神组成主管天地的内阁,或者说最高统治机关。尧王乃天帝之子,大地之子,主宰天下,所以把祭祀天地作为治理国家的头等大事,祈求神灵佑护、九族和睦、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天下太平。即使这样信奉神灵,但因生产力低下和生产方式落后,尧王执政时也时常发生自然灾害。黎民百姓多遭其殃,帝尧常引咎自责,唯恐祭祀不周。他命臣子在尧山南边的小山头上设天坛,亲自主持祭祀天地之大事。史载尧王设祭坛为五方,命羲仲祭东方苍龙七宿,命羲叔祭南方朱雀七宿,命和仲祭西方白虎七宿,命和叔祭北方玄武七宿,帝尧身居中坛,亲祭日月中央,设坛祭天之规,于是从尧而始也。此后,每岁春秋二仲月,都要进行封禅祭天的盛大祭祀活动。

《帝王世纪》云:“神农本起烈山,初封烈山为诸侯,然则烈山为炎帝之号,也是帝尧初为唐侯的起源。烈山有子日柱,其官曰农,是为后稷,古人以后稷为谷神,以上天为社神,天地四方是为社稷”。

据浮山县志记载:先农坛的祭品为帛一,羊一,彘一,篮簋各一,笾豆各四。“五经要义”云:“坛于田以祀先农,如社月,令郡国守相皆劝农始耕如仪,诸行出入皆鸣钟,皆作乐。”社祭坛祭品帛四(黑色)、羊二、彘三,篮簋各一、笾豆各四。《宋志》云:“以春秋二仲及腊月祭太社,太稷,为大祀”,其州县祭社为小祀。这些历史记载足以说明三个问题:一是自尧始古人都把天地奉为神灵,而神灵主宰着人类的命运,所以神灵是远古人类最崇高的信仰;二是祭神的目的是祈求风调雨顺,天下太平;三是说明古代沿袭的一些祭祀活动的内容和礼制。至于尧王如何祭天,今人已无从详细考证。然而,司马迁在《史记》里,却给后人留下了一些尧王祭祀天地的蛛丝马迹。尧祭岱宗,“柴,望秩于山川。”可能是以薪为火.依次祭山。又曰:“同律度量衡,修五礼,五玉,三帛,二生,一死为挚,如玉器,卒乃复。”大意是隆重的祭祀活动要有仪仗队,有乐队,有牲礼,有玉帛。有击壤歌:“日出而作,日人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遥想五千年前,尧王在天坛祭天,一定十分隆重。车辚辚,鼓坎坎,以瑶华为馔,以沆瀣为浆;金鼎辉煌,象笾玉豆;羽林为卫,虹霓为旗,夙凰左右,螭龙前后;人才济济,祈求天恩;为民祀福,天下康宁。

至于尧王何时何因以浮山城东之山为天坛山,这还得从尧王带领子民东渡避洪说起。相传尧以平阳为都城以后,曾遭遇过一次历史上罕见的洪涝自然灾害,汹猛的洪水把整个平阳大地变成一片汪洋。当此时也,尧王情急之下率民东渡,来之东山。这时奇怪的一幕发生了,人在山上,山随水浮,水涨山也长,然而灾民毫发无损,安然无恙。人们都以之为奇,便把这山随水浮的奇特地域称日“浮山”。从此便有了冀州浮山邑的说法。尧王想,山随水浮救民于水火,此乃天赐风水宝地也。于是就把如今的尧庙山作为避暑行宫,并在此凿井,以播撒五谷,养民生息。尧王又秉承天意,把尧庙山相对的那座山定为天坛山,合时祭天,顺应天命。即以天为导,以地为养,以民为本,以时为序,协和万邦,四方和睦。

尧王把与尧山毗连的天坛山作为祭天之地后,即将尧山作为”行宫”,由此,在浮山开始了一系列的活动。相传帝尧的母亲尧姑去逝后,就葬在浮山的堌堆里,现存“尧姑庙”遗址。人道是尧王非常孝敬母亲,无论其母生前,还是身后,尧王对她都是毕恭毕敬,从故都平阳东上离村五里外就下马,下马台遗迹犹存,后人称为“下马庄”;到东部视察时,溯涝河而上,又是离村五里外上马,上马台古迹就在浮山马台村。由于这些历史掌故发生在浮山的东北部,可以称为浮山东北部地区尧文化尘封的古迹。

《史记》曰:“帝尧者,放勋。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尧的“仁、知”充分体现在尧王用人政策方面。他反对世袭制,主张任人唯贤。一次尧曰:“谁可顺此事?”放齐曰:“嗣子丹朱开明”。尧曰:“吁,顽凶,不用。”尧认为丹朱性格顽劣,为人凶残,不可重用。最后,只是把浮山作为丹朱食邑之地。至今,浮山原故县城,仍保留有“尧嗣故都”的匾额,浮山的东南部地区把丹朱生活过的村叫做朱村,把丹朱游览过的山叫丹子山,山上建有丹朱庙,以至形成丹朱文化系列。

尧王治国不用丹朱,自有用贤之道。相传尧王治国求贤之路,十分坎坷,也十分感人。据说尧王认为德才兼者,巢父能让;忠仁守义者,许由可依。然则,巢父闻而不知去向,许由知而隐之孤山。幸而月山遇许由,孰知许由洗耳而至荆村湾,至今在浮山月山岭一带仍然流传荆村湾、乱石滩,洗耳河,鸡鸣山。由此观之,寻贤难,难寻贤,尧王寻贤遍民间。后来闻舜“盲者子,父顽,母嚣,弟傲”,然却“能和以孝”。于是,尧曰:“吾其试哉!”如果用现在的话讲就是先挂职锻炼几年,这期间以其二女嫁给舜,并使舜慎和五典。三年后,政审完全合格,于正月上日,禅位于舜。根据浮山民间流传,尧王是在巢山之上遇见舜的,双方见面后,一见如故,政见相同,情投意合,于是产生了禅让王位于舜的思想动机,以至变为历史现实。巢山在县西南四十五里处,南接卧龙山,西距月山岭,绵亘数十里,有洰水出于巢山东谷。相传这一带就是尧王部落的分支生活定居的地方。现在还有尧村、尧里、尧头、尧上等带“尧”字头的村落,这些地理名称从远古一直流传下来,成为尧王部落在浮山东南、西南地区生活过的历史踪迹,也成为人们研究尧文化的重要地理遗存。

假如天坛山是一幅上下五千年的历史画卷,那么尧庙山则是这画中的琼楼玉宇;巢山、月山、漫天岭、丹子山就是这画面上的层峦迭嶂;堌堆里、尧头、尧庙、尧里、尧上、尧村、朱村等村就是这画卷上的山庄窝铺;真武庙、玉皇阁、太乙阁、尧王庙、丹朱庙等就是画卷上的宗祠庙宇;“尧嗣故都”则是画卷上的丹朱食邑,合起来共同交织成尧王时代以天坛为中心的古文明和古文化。

天坛山因“天坛”而得名,以尧王祭天而闻名。浮山天坛山之来历,虽说目前除县地方志外无更多史料可考,但从当初帝尧活动地域与相关记载分析,特别是借助于考古发现,对浮山天坛山当为昔日帝尧最早的祭天圣地,这一论点,是站得住脚的。我们大家知道,在陶寺城址被发现之前,陶寺这个地方从未被历代史学界所关注,也从来没有人把它和史籍《今本竹書紀年疏證》中的帝“八十九年,作游宮于陶”“九十年,帝游居於陶”联系起来。实际上这个‚“陶”正是陶寺,该地海拔高度近600米,其地势远远高于“平水之阳”地势平缓之处的古尧都所处于的金城堡一带。帝尧之所以要“游居於陶”,那是因为“當帝堯之時,鴻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其憂”(《史記•夏本紀》),陶寺发现的早期小城也许正是当初帝尧因避洪水利用仅仅一年时间就建起来的都城。关于这一论点,学者魏文成在其《夏朝文明》一书中有更为详尽的论述。可以设想,在尧都迁徙到陶寺之前亦即尧都平阳洪水泛滥时,尧伐舟经卧虎山北部之涝河或讵河流域到达浮山,尧与其部族能避水患而得以幸存,因而在其临近的高程相对较高的天坛山设坛祭天,不但完全可能,而且亦在情理之中。

浮山圣王山

原名巢山,又名壶口山。位于浮山县县城西南方向35公里处的槐埝乡,地理坐标为:东经111°40′43.9″,北纬35°53′2″。西与尧都区和襄汾县接壤,距离襄汾县约为15公里,因为山上建有圣王庙而得名,又因为山上有洞数十处,洞壁空虚,击之发出嘭嘭声,俗称气眼山,主峰海拔1191.41米。属于太岳山脉南段。传说汉代邓通曾在此炼铜铸钱,其遗迹尚存。

圣王山被浮山、翼城、襄汾、临汾四县市环绕。其山脉走势向北经龙尾桥、龙尾村一直绵延至槐埝村,宛若一条巨龙伏地,气势恢宏。浮山、圣王山与陶寺遗址所在的崇山,实为同一山系,相距仅仅数十公里,紧邻当初尧、舜、禹活动的中心区域。区内植被茂密葱茏,品种繁多,珍贵稀有。其中珍贵多株元宝枫3000余亩,约30万余株,树龄均在20年左右,树体以多径(4-6株)为主,树高4米有余,树冠直径达4米之多。

圣王山不仅是一座位于浮山县西南部的屏山,也是生长神奇和野趣的山峦。山峦拔地而起,欲与天际相接。驱车到浮山县槐埝乡,从三十里开外南望,圣王山似有一种魔力,拟将槐埝墚吸附而起,幻作一个音符的凝固。左有槐埝墚,是龙形的山岗,作南北腾鳞欲飞状。右有卧虎山,是天然的粮仓,作揖首虔诚听符令。圣王山就位于龙尾与虎头的交汇处。一手舞龙,一手抚虎。一壤界浮山,一脉通尧都。非圣非王,亦圣亦王。山川斗胜,上苍赋禀,形神具焉。高山仰止。不辞细壤方能成其大。圣王山山势峻峭,岩层多样,有金矿石,有灰岩石,有制砚石,亦有料角石,当然还有黄土腐植质。

据史料记载,舜勤劳、正直、厚道,耕于历山,30岁时被推荐给尧,尧以二女娥皇、女英嫁之,以内观其德,并让他参预政事处理,经30年考验,‚尧以为圣,遂正式禅让帝位给舜。舜与尧一样,同是先秦时期儒墨两家极力推崇的古昔圣王。以“圣王”二字命名的山脉或村落,在黄河流域乃至全国并不多见,一是晋城的圣王山,位于晋城郊区东下村乡南部,主峰海拔1164.2米,山上植被为茂密灌木,山上有圣王庙,故名。二是今洪洞县城东北20公里处的圣王村,传说为舜诞生之地,城西15公里处有历山,建有神立庙,并有舜井、舜田(亦名象耕鸟耘区)、象窝沟、神象岭、百鸟峰等遗迹。而对于浮山这座圣王山,则很少有人提及,几乎是鲜为人知。浮山圣王山,位于县城西南处,属陶寺遗址所在的崇山之东北山麓,其山脉走势向北经龙尾桥、龙尾村一直绵延到槐埝村,宛若一条巨龙伏地,气势恢宏。浮山圣王山与陶寺遗址所在的崇山,实为同一山系,相距仅仅数十公里之遥,紧邻当初尧舜禹活动的中心区域。况且,该山东边不远处还有以尧命名的几个村落,如尧上,尧头和尧村。尽管目前尚未发现相关史料的具体记载,但从地名文化的角度来看,仅就山名本身也足以显现它与尧舜的关系,至少也可反映出后人为纪念圣王而对此山命名的历史信息。(据蔺长旺、胡炜霞、李全中文整理;绘图:蔺长旺)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