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安然善终

安然善终

上一讲,主要为大家讲述了忠心事主的霍光在政治上、军事上对大汉朝所做出的贡献,他大胆启用贤臣、体谅民情、俭约宽和,开创了中国历史上“昭宣中兴”的黄金时代。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大汉的功臣,一位让后人无比慨叹的政治人物,一件意想不到的祸事却让他的人生起了波澜,也为霍氏家族埋下了祸根。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它对霍氏家族有着怎样的影响?而一生忠心事主的霍光最终又有着怎样的命运呢?《大汉名臣霍光》系列节目第五集 《安然善终》,为您讲述。

上一次我们讲到,这霍显她是一不做二不休,真让皇帝吃罚酒了,而且这杯罚酒也真是够汉宣帝受的了,那么,这究竟是一杯怎样的罚酒呢?面对霍显的这杯难受的罚酒,汉宣帝又会怎么做呢?霍家又会面临怎样的结局呢?咱们继续来讲霍光。那么,这杯罚酒究竟是什么呢?就是汉宣帝那个不忍割舍的糟糠之妻转眼间就死了,而且是死了个不明不白。这明摆的是有人在捣鬼嘛,谁,还能有谁?霍显呗。霍显苦苦等了两年才等到这么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就是许皇后要生孩子,你说这许皇后生就生吧,可是偏偏这身子不那么舒服。汉宣帝心疼老婆,就让找个医生来护理。有个叫淳于衍的女医生成天出入霍家,她是霍显的私人医生,霍显平时有个头疼脑热的,就找这个医生来看病。这个淳于衍来霍家看病,也不是没有目的的,她是想巴结好霍显,让霍显的老公霍光给她一份好的前程。这一回机会来了,经过霍光的推荐,女医生总算是如愿以偿了,进宫当御医了。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条光明大道也是一条不归路,她担上了天大的风险。霍显把她叫来面授机宜。女医生不听还罢,一听吓得魂也掉了三分,原来霍显是要她毒死许皇后!女医生吓得腿脚发软,不敢答应,这毒死皇后,可是死罪,她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呀。这时,这霍显又说话了,她说,你怕什么呀,如今我老公执掌大权,还怕保不住你?女医生又觉得给皇后服药,必须得要人先尝,恐怕比较难办,正准备说明顾虑,这个霍显却已不耐烦了,狠狠地说,你就看着办吧,这不明显话里有话吗?不知道这霍显最后出了什么狠招,反正最后这女医生她真的带着毒药进宫去了。她悄悄地把毒药掺在了药中,还有意当着众人的面尝了一点,而后又偷偷地吐出来,最后请许皇后服用。许皇后服下后,立马就觉得头昏,随后就问“我怎么觉得这么难受,难道这药中有毒?”女医生慌忙说:“皇后,哪有啊?我已经事先尝过了,绝对没有问题。”正说着,便叫来御医来把脉。御医的手刚把在皇后的脉上,就见她闭目不动了,而且脉象全无,死了!

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当皇后,霍显煞费苦心,她等了两年,机会终于来了,以为许皇后看病为由,她把自己的医生送入宫中并令其下毒杀死了许皇后,皇后死了,霍显的目的成功了一半。然而事态的发展会如霍显心中所想吗?突闻妻子暴死,汉宣帝又将是怎样一种反应?而霍成君能否一帆风顺地登上皇后的宝座呢?

汉宣帝见自己的老婆突然暴死,悲痛不已,哭得是一把鼻子一把泪的,当即就要亲自验尸。随后下令把给皇后看过病的医生全部统统关进监狱,严加审查。无疑,那个淳于衍应该是审查的重点。别看平时霍显挺横的,这事儿一闹大,她就横竖没招了。只好缠住霍光说明实情。霍光听了,气得上去就给了霍显两耳光。要是平常,霍显铁定号啕不止,这会儿却吓得大气不敢喘一下,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说“老公呀,你看这事,你可不能不管我呀,看在我为你生儿育女的份上,救救我吧!我也是为了咱们霍家,为了咱们的女儿成君将来能有个好的归宿,才铸成大错的。皇上要是再这么查下去,肯定会查到我的,到时候,也会坏了老公您的名声呀!”看着哭成泪人的霍显,霍光心里真有点不忍心,那毕竟是自己的老婆呀!要是真不管不顾,任由宣帝这么追究下去,淳于衍肯定会供出霍显,即使不牵连别人,这霍显也没命了。何况,事情出在霍家,岂不坏了我堂堂大将军名声?肯定是这么一闪念的私心主导了霍光。霍光就对宣帝说:“皇上呀,你看皇后去世,也许是命中注定。若是要再加罪医生,是否有损皇上您的仁爱呀?”也许这宣帝也觉得霍光说得有道理,也许这宣帝畏惧大将军权倾朝野,说不定自己会成为第二个刘贺,反正,宣帝再也没有追究这件事。淳于衍化险为夷,霍显也就平安无事了。宣帝失去老婆百般伤悲,可再伤悲也要再立皇后呀!这一次,霍显终于如愿以偿了,几番波折,霍成君终于登上了皇后的宝座,这下,霍家在朝中的权势更大了。而这位自小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当了皇后之后,更是变本加厉,走到哪里,屁股后面都跟着成群的侍女,吃的是山珍海味,竟然连皇太后都不放在眼里。不过,要论起辈分来这皇后她还是皇太后的姨姨呢!哎,真是乱套了。这皇后越是非凡,霍家就越是显赫,这霍家越是显赫,就越是可悲。正所谓盛极必衰。霍家就要在这种非凡和显赫中走向末日了,而非凡中的人们,甚至包括霍光也一定还自我感觉不错,陶醉其中。那句古语:一蚁之穴,毁千里之金堤。或许,就是对霍家最好的写照。

也许念及即位时霍光的拥立之功,也许畏惧霍光在朝中显赫的政治地位,总之汉宣帝最终放弃了彻查妻子暴死的原因。在霍光的劝阻下,霍显和淳于衍逃过了追查,霍成君也如愿以偿当上了皇后,霍氏家族一时更是权高势重、荣显之至。那么,回顾霍光的一生,这位功高盖主且掌控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生杀大权的老臣,他在人生的终点又会受到怎样的礼遇呢?

在这里,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不管日后将发生什么样的变故,霍光是安然善终的。公元前68年的春天,一生忠心事主的霍光病倒了,倚床难起,他就要走向他生命的末日了。在垂危的时刻,他享受了常人难以享受的荣显。汉宣帝亲自驾临霍光的府邸,坐在床前,探问病情。宣帝见大将军气息微弱,就要辞世,不禁落泪流涕。在场的人是无不感动。我们试想一下,重病在床,能劳烦帝王亲自探望的能有几人?然而,霍光在临终前仍然获得了世所罕见的殊荣。病重后的霍光,他还有什么心思吗?此时此刻,他想到的是他的长兄霍去病,若是没有他的荐举,自己哪会有这么辉煌的一生?可惜的是,兄长英年早逝,无法享受应有的荣显了。那么,自己能为兄长再做点什么呢?唯一可能的就是照顾兄长的孙子霍山。于是,在汉宣帝问病床前时,霍光递上了一份谢恩书,书中便有为霍山求爵的意思。汉宣帝答应了霍光最后的请求,他封霍山为乐平侯,而且还封霍光的儿子霍禹为右将军,承袭霍光的爵位博陆侯。霍光呢,就这样放心地闭上了眼睛,走完了自己的一生。他的后事办得是非常地体面。汉宣帝亲自前去祭奠,焚香叩拜,送霍光的英灵西行。上官皇太后当然也去祭奠,因为她还是霍光的外孙女嘛!汉宣帝特意赐给霍光御用的衣食棺椁,出葬时,又特许用辒辌车载运灵柩。这车子不是常人所能用的,而是专门为天子送葬的灵车。车中还有窗户,闭住窗户里面很温暖,打开窗户内中透着凉意,有些当今空调设施的意味。主持霍光葬礼的大中大夫任宣,还派专人监造坟墓。陵园全部用黄砖建成,与天子的陵墓没有两样。墓前设置园邑,派专人看守,几路大军浩浩荡荡护送,隆重地安葬了这位大将军。霍光生前没有当皇帝,死后却享受了皇帝的礼遇!

在古代,有劳帝王亲临府邸并亲自探望的大臣能有几人?而霍光就荣享了这种礼遇,汉宣帝望着病重的霍光不禁潸然泪下,贤君仁臣、此情此景,在场的人无不感动。然而更让人感动的是,已经病危的霍光仍不忘当年举荐自己的哥哥霍去病,在他的请求下霍氏一门再次封官进爵,就这样带着汉宣帝的恩泽霍光安然走完了一生。那么,安然善终的霍光,他的家族又面临怎样一种处境呢?

关于霍光的人生讲到此呢,本来应该结束了,作为他的故乡人更应见好就收。然而为了警策世人,我还是不妨再多说几句。霍光死后霍家的人本应该审时度势,谨慎为官。尽管当时,从外观上看霍家仍然气势庞大,霍禹、霍山,加上霍光的另一位侄孙,全家就有三位侯啦!更何况还有皇后霍成君呢!但是,无论权势多大,霍光辅政的那种威严已经不会有了。而且,霍光辅政多少年,风风雨雨,坷坷坎坎,难道没有得罪过的人?这些人难道都能豁达超然,不给人使绊子?大家肯定还记得那位田延年吧,就是那位在废昌邑王时按剑而起的大司农。由于他立过汗马功劳,深得霍光赏识,就让他主持建造昭帝陵墓。哪知这样一位刚直不阿的汉子,居然经不住金钱的诱惑。他雇用了3万辆老百姓的小车运料,每车按千钱付费,却假报每车付费2千钱,贪污了公款。后来有人告发,霍光找田延年谈话,田延年拒不承认。霍光秉公办事,将田延年下进牢狱。田延年自觉无颜,拔剑自杀。田延年虽然死了,然而,霍光整过的人还没有死完。魏相就是其中的一位,他当郡太守时曾被霍光打进监狱,差点掉了脑袋。萧望之也是一位,据说斯年奉召来到大将军府,因为不接受门吏检查大吵大闹,弄到大将军面前,还指手画脚。霍光十分生气,当然也没有重用他。现今,这二人都官位显赫了,魏相成了汉宣帝的贴身警卫员,萧望之负责皇宫的上传下达,俨然私人秘书兼办公室主任。他们常常说霍家的不是,霍家面临着十分微妙的局势,人人自危,如履薄冰了。

霍光办事小心谨慎,为人沉静详审,一生刚正不阿、忠于职守,这种秉性虽然深得汉武帝、汉宣帝的赏识,但他的个性特点无疑会四面树敌。现在霍光去世,那些与霍光结仇的人却一个个伺机报复,他们向汉宣帝多次弹劾,霍家已危机四伏。那么,在这生命堪忧的关键时刻,全然不知的霍家人又有着哪些惊人的举动呢?

遗憾的是,外面的荣显掩盖了内在的危机,霍家的人丝毫没有察觉,仍然自我感觉良好。首先是那位曾经毒害许皇后的霍显还不识时务。本来霍光的陵墓就够豪华了,霍显仍要继续扩充,三面建起了高墙,中间筑有神道,并建了庙宇亭阁,如一条深巷。然后把府中老年婢妾,全部打发到巷中看守祠墓,其实和幽禁一样。这些人无不怨声载道。既然还给霍光修陵建墓,何不为自己建府第?霍家府第也大为改建装修了一番。尤其特殊的是她自己乘坐的车子,四周精雕细刻了各种花纹,外面还镀上一层金辉。当时的车子都是木头轱辘,霍显嫌途中颠簸,发挥其聪明才智,命人用熟皮革包裹车轮,里面塞上棉絮,自然有了较好的减震作用。出门时,马拉不行,常常让婢女用五彩丝带拉车。车到哪里,威风就施展到哪里,因而她的骂声也就响起在哪里。霍家这种状况,汉宣帝焉能不知?他接连收到弹劾霍家的奏书。有的说,大将军刚辞世,他的儿子霍禹和侄孙霍山就大兴土木,花费巨资,重新修建了自己的宅邸;有的说,霍光的另一位侄孙霍云只知道吃喝玩乐,一遇正事,就推说头疼。上朝时称病,居然跑去打猎。当然,霍显的所为也逃不过奏书去。汉宣帝一律暂且搁置,毕竟念及霍光的旧功!

已四面楚歌的霍家人尤其是霍显,她骄奢放纵的举动无不让民众怨声载道,汉宣帝接连收到弹劾霍家的奏书,念于霍光的旧功才暂且搁置,这对霍家来说无不体现着君主的宽宏博大。然而有肆无恐的霍显并没有收敛,她以更加狠毒的方式煽动着汉宣帝心中的怒火。那么,霍显做了什么?而霍家又将面临怎样的命运呢?

仅仅如此也还不至于使宣帝动怒,可是,霍显全然不知进退,仍然胡作非为。尤其是听说汉宣帝立许皇后所生的儿子为太子,更是按捺不住愤怒。她说:“此子是主上微贱时所生,怎能立为太子?”她是想待自己的女儿生下男孩后立为太子。可惜世事不会让她心想事成。事不成也就算了,霍显偏不,悄悄进宫,教唆当皇后的女儿毒死太子。这霍成君也太听母亲的话了,准备好毒物,揣在怀中,常叫太子吃东西,想乘机下毒。汉宣帝有所提防,告诉保姆,随时跟护,若是霍后给吃的,必须先尝过再给太子吃。霍成君好多次要下毒,都没有得手。这些可疑的迹象很快就传到了汉宣帝那里,汉宣帝未免不动心思,联想到之前自己妻子的暴死,他便对霍家渐渐有了反感。汉宣帝还是有些手腕的,他使了个小小的手段,就令霍家骚动不安。他将霍家的人明升暗降了。下诏改封霍光的女婿未央宫卫尉范明友为光禄勋;霍光的另一女婿长乐宫卫尉邓广汉为少府;霍禹则被封为大司马,没有了兵权。霍家的人一个个从掌握兵权的位置上下来了。下来就下来,赋闲正是安度时日的好机会。但是,政治上的事情,似乎如同饮酒,又如同吸烟,一旦上瘾,就很难戒掉。霍家的人都是吃政治饭长大的,哪能轻易放下这个饭碗呢?而且,吃就要吃得开,吃得香。所以,相聚一起,秘密商议,决心要发动政变,废除汉宣帝了。

霍光为西汉王朝的巩固和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霍氏家族也因为霍光而成为了豪门望族,可以说霍家为世代基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然而让谁都无法预料的是,霍显及其女儿霍成君一次次的反叛之举为霍家埋下了祸根。那么,霍家人密谋发动的政变能否成功?张狂的霍显、霍氏一门最终又落得怎样的下场呢?

也该败事。霍家秘议的事本不应透出风声,但本不应透出风声的秘密还是走了,而且走到了皇帝那里。说起透出风声,也怪霍家行事太短。当时,有一位被罢了官的亭长张章来霍家寄宿,落难之人,一定非常可怜,霍家业大,容这么个人很为简单。偏偏霍家不把他当宾客接待,只让他住在马棚里。夜深人静,张章在马棚中难以入眠,想想只身落难,不胜凄凉。正在这时,来了两个马夫,一边喂马,一边还议论谋反的事情。这也是霍家的张狂,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能扩大到毫无保密意识的马夫?张章未眠,听了个一清二楚,天亮起身,跑到官府告发了。这真是因小失大,因小失大!汉宣帝接到奏报,抢先一步行动。宣召霍禹入宫,当着百官责问霍禹:“霍家女人谒长信宫,何故无礼?霍家奴冯子都,何故不法?”问得霍禹无言回答。原来,这霍显因皇后是其女,出入宫门任意随便,从来没有礼节。霍禹的妹妹,见母亲如此,也一样放肆。至于那个家奴冯子都,就更没法说了。虽是家奴,却和霍显有染,仗着霍家门势,随意妄为,竟然调戏卖酒的女子。京都有歌谣:有个霍家奴,姓冯名子都。依倚将军势,调笑酒家胡。

汉宣帝这般责问,自然让霍禹无地自容。回到府中,告诉了家人,家人无不惊恐。夜夜梦见车声马声,似乎有吏前来拿人。母子们清晨起床,互述梦境,都有着类似的惊怕,成了惊弓之鸟。府中情形也奇奇怪怪,老鼠白天乱窜,树上猫头鹰噪闹,大门无缘无故坏了,房上的瓦无风落了下来,简直令人心惊肉跳。继而,不待霍氏兄弟起事,汉宣帝就先下手为强,命令逮捕了霍显、霍禹。霍显被处死,霍禹死得更惨,腰斩东市,疼痛几个小时才断气。霍山、霍云见兵士围住府第,大势已去,都服毒自杀了。霍家凡有牵连的亲戚没有幸免一死的。霍皇后的末日也来临了。做了5年皇后的她,被打入冷宫,与世隔绝,凄凄凉凉生活了12年,这12年间,她可能仍然期待着皇帝回心转意,只是没有像陈阿娇那样让人写《长门赋》。霍成君默默无闻地度日,度日,可是,居然还会被皇帝想起。想起她的汉宣帝,旧恨未消,把她作为出气的对象。可怜的霍皇后又被赶到一个叫“云林馆”的小屋里。到了云林馆也好,苟且偷生吧,但是,也难以安身偷生。汉宣帝迫令她自杀了,当时年仅33岁!

霍家秘密商议决定发动政变的消息不幸走漏风声,接到奏报的汉宣帝大怒,虽没有追查但想想之前妻子突然暴死的原因,新仇旧恨使得汉宣帝终于痛下杀手,霍氏一门惨绝人寰,就连皇后霍成君也最终被迫自杀,霍家大势已去。然而霍光的功勋却没有因此被汉宣帝遗忘,他为了表达自己对霍光的感怀之意,于公元前51年将霍光列为麒麟阁第一功臣。

因为显贵杀人,因为显贵自杀。人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在这一凄惨情景霍光并不知道,知道了如何安息?好在当初霍去病仅仅把霍光带进京去,如果举家全进了都城,那霍家岂能还有后代?不过,汉宣帝并没有因此而抹杀霍光的功勋。霍光秉持汉朝政权前后达20年,他忠于汉室,老成持重,而又果敢善断,知人善任,实为具有深谋远略的政治家。他击败上官桀等人发动的政变,废刘贺,立汉宣帝,使汉室转危为安,其政治胆略颇可与萧何相比;他改变武帝末年急征暴敛、赋税无度的政策,不断调整阶级关系,与民休息,使汉代的经济出现了又一个发展时期,这也说明他以国家为重、以民生为重的治国思想。霍光的一生从来都没有称帝的野心,不像以后的王莽、赵匡胤,他依然信守着当时对汉武帝的承诺,做着一个力保大汉江山的忠臣。如果没有霍光的独揽大权,刘弗陵也许就坐不稳皇位,可能会被戾太子的残余势力所迫害。如果没有霍光的力排众议,就不会有汉宣帝刘询的称帝,也就不会有西汉的中兴。如果没有霍光对汉宣帝的一路保驾护航,汉宣帝可能在施政上会阻碍重重。所以直到霍光去世,汉宣帝依然对霍光尊敬备至。汉宣帝为霍光举办了隆重的葬礼,并对霍氏家族的其他成员进行了封赏。汉宣帝不是一个要毁灭霍氏家族的君王。他只是希望通过软手段,消除霍氏家族对朝廷的威胁,为此他不得不削去霍氏家族成员的兵权。如果这个时候,霍氏家族的成员能悬崖勒马,或许还能延续家族的部分荣耀。可是偏偏有那些不识时务者,就像汉初的吕氏家族一样,最终不免被满门抄斩。霍光的一生是无可挑剔的,一个辅政大臣能做到他这个份上,也算是名重古今了。所以,在甘露三年,也就是公元前51年,汉宣帝下诏将霍光的相貌画在麒麟阁,以表示思念股肱之意。霍光仍然被列为第一功臣。麒麟阁上的霍光时刻关注着西汉朝廷的风云变幻和政权更迭。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