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西行取经第一人

西行取经第一人

一部《西游记》让唐代高僧玄奘西行取经的故事妇孺皆知,且被传为经典。然而早在东晋,我国就有一位高僧法显早玄奘230年就已经成就了穿行亚洲大陆又经南洋海路归国的惊人壮举,他就是中国佛教史上第一个到印度求法的僧人法显大师。那么,这位西行取经的拓荒者究竟是哪里人?他有着怎样的身世?他因何出家?而又是什么原因让古稀之年的他作出西行取经的重大决定呢?《西行取经第一人》系列节目为您精彩讲述。

幼入佛门 立志求法

一部《西游记》让唐代高僧玄奘西行取经的故事妇孺皆知,且被传为经典。然而早在东晋,我国就有一位高僧法显早玄奘230年就已经成就了穿行亚洲大陆又经南洋海路归国的惊人壮举,他就是中国佛教史上第一个到印度求法的僧人法显大师。那么,这位西行取经的拓荒者究竟是哪里人?他有着怎样的身世?他因何出家?而又是什么原因让古稀之年的他作出西行取经的重大决定呢?临汾市三晋文化研究会理事姚阿林老师为您精彩讲述《西行取经第一人》系列节目第一集——《幼入佛门 立志求法》,为您讲述。

说起古代高僧,说到法显,不免要提到一个人,他是谁呢?我肯定大家都熟悉,是玄奘,也就是唐僧。唐僧是在公元627年,踏上丝绸之路,前往遥远的西方,寻求佛法的。距此500年后,一位默默无闻的画师,在敦煌莫高窟以东,一座叫做“榆林窟”的佛教石洞中,创作下一副精美的壁画。壁画非常漂亮:明月高照,彩云环绕,一个虔诚的僧人正在膜拜观音,猴子模样的徒弟站在他的身后,牵着一匹白马……距此又过了300多年,一本叫《西游记》的神话小说横空出世,书中精彩活画了神通广大的美猴王孙悟空如何历经千难万险,保护着唐僧去西天取回了真经。一时间,这个美丽的故事不但在中国盛传,也在佛陀的故乡印度流传。唐僧的原型玄奘也随着这神话的演义而家喻户晓。从此,他被奉为先知,成为智慧的化身。因为他的缘故,大唐的声誉远播万里,就连他脚上的麻鞋,也被信徒们供为圣物。然而早在东晋,高僧法显,就是我们今天要讲述的主人公,他呢,比玄奘早230年就成就了西天取经的壮举。他跋山涉水,大漠雪山,命悬一线,九死一生,怀着坚定的信念,历时13年,漂洋过海,历经当时的西域和中亚30多个国家,最终抵达了心中的圣地。

《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让唐代著名僧人玄奘家喻户晓,而基于这一原因后世在说到“西天取经”时,总是把目光投向吴承恩笔下那熠熠生辉的人物唐僧。其实早在唐僧之前的二百多年,就有人完成了西行取经的大业,这个人就是中国西行游历第一人法显。那么,纵观中国佛教的发展史,法显究竟占据着怎样的历史地位呢?而他的拓荒之行又对后世有着哪些无法比拟的重大影响呢?

法显是我国佛教史上第一个到印度求法的中国人;第一个将外文译为中文的中国人;第一个在外国留学的中国人;第一个致力于佛教中国化的中国人;第一个撰写旅行游记的中国人;第一个到达和发现美洲的中国人!法显还是我国佛教史上的一位名僧;一位卓越的佛教革新人物;一位杰出的旅行家和翻译家!更为惊人的是,玄奘翻越帕米尔高原时只有30岁,而那时法显已经67岁。法显从68岁开始考察印度河、恒河流域的佛教文化,78岁走海路北上回国,80岁开始翻译带回来的佛经,写出了惊世之作《佛国记》。著名的学者余秋雨先生,曾在他的书中感慨地称赞法显:“这位把彪炳史册的壮举放在65岁之后的老人,实在是对人类的年龄障碍作了一次最彻底的挑战,也说明一种信仰会产生多大的生命力量。”法显西行取经的200多年后的玄奘,是看过法显高僧的《佛国记》的,这对于玄奘的西行无疑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因此说,法显所得来的成就,远比玄奘来得更为艰巨,但其光辉却多被玄奘大师所掩盖。法显的西行较之玄奘,对中国的历史文化及佛教所产生的影响应更为深远,因为法显才是中国高僧西去取经的处女行。同时,法显还是撰写印度游记的第一人,在后来的凡是西行之游记里,包括玄奘在内都无不受其影响。可以这样说,中印佛教及文化交流的发展、开花、结果,都是以法显大师为“起点”。法显大师不忮不求的伟大精神就在于他的“拙”与“朴”,玄奘大师则多“善”与“巧”。这就好比是远古的燧人氏发明火,比之今天的“嫦娥七号”飞上天,在时代上更为艰巨。

法显三岁出家,六十五岁西行求法,七十八岁又经南洋海路归国,他历时十三年的远途陆海旅行,经历了一个个险滩,克服了一个个逆境,他用比生命还可贵的信仰诠释着如今这一个个无法比拟的盛誉。然而可惜的是,在法显生前,他从来没有受到过佛教官式的礼赞;在去世后,其上世、远祖及现今所有的丛书中,也只有极少数的人专著去研究他。那么,法显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他有着怎样的身世?而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出家呢?带着这一个个疑问,接下来就让我们穿越历史的迷雾,一同感受幼年法显的悲欢离合。

法显这位伟大的高僧,就是我们临汾人!东晋咸和九年,就是公元334年,在司州平阳郡的一户农家小院里,法显诞生了。(那么,这个地方具体在哪儿呢?据著名作家、尧文化研究专家乔忠延先生考证,这个地方就在我们今天的临汾市大阳镇乔村一带。)法显的父亲姓龚,世代务农,生活得十分清贫,法显的出生无疑给这家人带来了欢乐。但不久,家人的欢乐就被一种忐忑不安的心情所替代。这是为什么呢?原来,法显有3个哥哥,因连年战乱,瘟疫流行,3个哥哥不幸都相继夭折。饱受丧子之痛的父母,就唯恐这厄运再次降于法显的身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没想到,法显父母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在法显刚满3岁那年,瘟疫再次降临,法显不幸身染恶疾。父母抱着他到处求医,许多药都用了,家底也差不多全花光了,但他的病却不见有一点起色。高烧不退,气息微弱,病情一天比一天重。这一天,龚家门外来了一位化缘的老和尚。而那时的龚家人正团团地守着奄奄一息的法显,又想起往日早逝的孩子们一个个的悲惨景象,欲哭无泪。虽然龚家的人正愁眉苦脸,但心底善良的他们还是给这位老和尚额外地做了斋饭。当老和尚得知龚家有病人已危在旦夕时,就说:“三世六道总离不开因缘果报,施主如此之善,今日所遇,或是昨日之缘。老衲云游四方多年,粗懂些医术,可否一看?”所谓病急乱投医,龚家的人呢,就赶紧把这老和尚领到了法显的床前。没想到,老和尚刚一握住法显的手,一直眉头紧锁眼睛紧闭着的法显,居然一下子睁开了双眼。老和尚一手摸着法显的头,一手开始为法显把脉,口里还念叨着:“孺子可教我方教,能听教诲方是你的造化。”把完脉后,老和尚从宽大的袖袍中拿出一包干草药来,嘱咐法显的父母,说:“用开水冲泡即可为他服用。”说完,老和尚便向门外走去。法显的父亲就赶紧追出来问:“大师,您看我这孩子有救吗?”老和尚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生于平阳郡一户普通农家的法显,特殊的家庭让他一出生就成为了父母担虑的焦点,他能否平安健康地成长时刻纠结着父母的心。然而最害怕的事情往往最可能发生,法显在三岁这年还是遭遇了染病的厄运。厄运难逃,但是这次不同的是龚家来了一位前来化斋的老和尚。那么,经这位老和尚把脉、施药好心的救助,法显能战胜恶疾吗?而事情又将会如何解决呢?

大家知道,这“阿弥陀佛”或“南无阿弥陀佛”是修行人常念和必念的,那么,这“南无阿弥陀佛”是什么意思呢? “阿弥陀佛”是西方极乐世界导师的名号,南无在梵文中是皈依,回头依靠的意思。阿是无的意思,弥陀是量的意思,佛是觉悟、智慧的意思。阿弥陀佛就是无量智慧,无量寿命。南无阿弥陀佛就是皈依无量的觉悟,无量智慧,无量寿命的意思。阿弥陀佛成就了西方的极乐世界,并且发下大愿,众生只要称念阿弥陀佛的名号,愿意往生极乐世界,临终时阿弥陀佛即会前来引其到达极乐世界,永脱轮回苦海。所以,常念阿弥陀佛,常念南无阿弥陀佛,就是修佛,就是为了成佛,也能够成佛。当然,这只是人们的一个美好愿望而已。再说法显的父亲追出来问那老和尚,说我家孩子还有救吗?老和尚刚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就在这时,房里法显的母亲激动地叫了起来:“他爹,你快进来看,孩子说话了。”清虚是念,广沐慈悲。或许真的是与佛有缘,法显的病情一下子好转了许多。法显的父母对老和尚自然是千恩万谢。老和尚就说:“世间万物皆因缘起而生,不用谢我,是您这孩子与佛有缘啊!”可是,这老和尚走了没几天,法显呢,就又陷入了昏迷之中。可到哪里去找这救苦救难的老和尚呀?为救法显的命,法显的父母就抱着病危中的法显,跑到村外的寺庙里,求佛保佑。没想到,一进到寺院,法显的病就立刻有了好转,而庙里的住持和那老和尚的话几乎一样,都说这法显是与佛有缘。于是,万般无奈的法显父母,就让法显剃度作了小和尚。或许真的是佛光普照,法显作了和尚后,很快病除体健,复生得救。法显的命是保住了,但命运有度却无常,在法显10岁那年,父亲却突然病故。叔父带信给他,并和他一起匆匆赶回到家中。当看到法显的母亲泪如雨下、孤苦无依时,他的叔父就要求他立即还俗。但那时的法显对佛教的信仰已非常虔诚。他含着泪对叔父说:“我本来不是因为有父亲而出家的,我正是要远尘离俗才入的寺。再说,是父亲把我送去的,现在我正是学佛稍有长进之时,怎可半途而废呢?以后我会常回来看望母亲的。”听他这样一说,叔父就不再勉强他了。但不久,法显的母亲也因病离开了人世。法显深受打击,办理完丧事后就又匆匆地回到了寺院。怀着对母亲的深深愧疚,悲伤之余,法显也了却了尘世牵挂,他更加一心向佛了。

或许真的应了老和尚所说的话,法显确实与佛有缘。为了给他治病,万般无奈的父母只好让他剃度当了小和尚,就这样,还在母亲怀抱中的法显从此与佛结下了不解之缘。那么,回顾法显所在的东晋时期,中国的佛教究竟呈现出怎样的特点呢?而受这一环境的影响,少年法显又对佛学的领悟能力表现出哪些超人之处呢?

在法显初入佛门时,佛教已传入中国近400年。东晋的佛教,是中国佛教史上的重要环节。经历了汉、魏、西晋的早期传播之后,中国佛教逐渐摆脱了固有的义理,开始了独立思考、自由阐释的新阶段,迈出了佛教中国化的第一步。东晋佛教又秉承西晋玄佛融合的余绪,伴随着北方士族的大举南迁,形成了以崇尚清淡、玄理为特点的“贵族佛教”。 东晋皇室和享有特权的士族大都崇信佛教,崇尚“清谈”, 佛教般若学和玄学、清谈学交融在一起,在东晋帝王和士大夫的推崇下,成为风尚。少年法显就在这浓厚的佛学大环境下渐渐长大。性情纯厚,聪慧好学,加之对佛学有着至上的天分,法显不仅对佛教经典有惊人的记忆力,而且见解独到,小小年纪的他,经常会受到师傅的称赞。法显16岁那年,由于东晋内乱,连年战事,天灾人祸,时有发生。有一天,他正和几个师兄弟在田里割稻子,周边的一些穷人一轰而起,拿着做农活的工具,上来就要抢他们刚刚收割下的稻子。师兄弟们个个吓得争相逃奔,只有法显站着未动。他对那些抢稻子的人说:“你们如果需要稻子,就随意拿吧!只是你们现在这样贫穷,正是因为你们过去的不布施所致(不布施就是不接济穷人的意思)。”法显又说:“如果现在还要来抢夺别人的稻子,恐怕你们来世将会更加穷苦。贫僧真的是为你们担忧啊,所以才忠告你们!”没想到,那些抢稻子的人竟然被他说服,羞愧地放下手中刚刚抢到的稻子,各自散去。当住持领着众多的和尚赶到田里后,见稻子没有丝毫损失,就竖起大拇指,连连夸奖法显:“言辄依实,才识过人,好样的!真了不起!”这件事也使师兄弟们对他叹服。

东晋时期的中国佛教既迈出了佛教中国化的第一步,同时成为了以崇尚清谈、玄理为特点的“贵族佛教”。而受这一环境的熏陶,从小便对佛学有着至上天分的法显对佛法更是有着超乎常人的认识,他不断对佛教经典进行研读,然而这样的投入并没有满足他对佛法愈来愈强烈的求知欲望。那么,为了学到更多的佛法知识,法显毅然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呢?“佛法无边”,感悟中的法显又提出了怎样的困惑呢?

20岁时,法显受了比丘大戒。比丘大戒,就是和尚进入成年后,为防止身心过失而履行的一种仪式。从此,法显对佛教的信仰之心更加坚定,行为更加严谨,僧人们都称赞他:“志行明敏,仪轨整肃。”寒来暑往,又过了十几年。这期间,法显对寺庙里的佛教经典都进行了认真地研读,但这些,已远不能满足他对佛法愈来愈强烈的求知欲望,他开始向往当时佛教十分兴盛的长安,就是今天的陕西省西安市。长安远在西周时期就被定为国都。那里物产丰富,民风纯朴,文化兴盛。优越的地理条件,再加上都城的缘故,大批文人墨客纷纷前往。到了后秦笃信佛教的姚兴时代,这里更是人文荟萃,繁荣昌盛。后秦的第二任国君姚兴当上皇帝后,厌恶了血腥杀戮,倡导广行善事,遍积善德,于是极力推奉佛教,大兴佛寺,倡凿石窟。著名的甘肃天水麦积山石窟,就是在姚兴弘始二年(公元400年)前后开凿的。帝王、权贵崇佛成风,有皇室上奉,便有下面的百姓竞相仿效。一时间,长安的寺院香火极盛,拜佛布施的信众络绎不绝,寺中的僧人也因此数量大增,外地的和尚也纷纷来此云游挂单(挂单,就是指行脚僧到寺院投宿的意思)。法显正是在这时来到长安大石寺的。与别的云游僧人相比,法显更珍惜的是学法诵经的机会。就在这长安的大石寺里,他博览群书,修学精勤,加之他思想敏锐,善于思索,佛法学识增长很快。但在那时,中国的佛教高僧多是西域人,国内的本土高僧很少。由西北游牧民族和游牧僧人带到中国的佛教,其教义、教理、教律等佛教典籍很有限、很粗略,并且都是口口相传。印度人口传给西域人已经是经过了一次转译,而西域僧人传给中国人又需要一次转译。所谓一个和尚一个师,一个和尚一本经,转译来转译去,难免失真,承谬错误,是非曲直,众说纷纭。而所有佛教典籍的书面文字,也都是靠这样的相传记下来的,不但不完整,且数量不算太多,尤其是缺少戒律方面的律经。这样,就造成僧人的活动和传教无律可循,各行其是,问题很多。这与当时就具有着高度文化的中国国情很不相符,同佛教在中国大发展、大盛行提出的要求差距很大。已在长安的佛教大环境下修行了多年的法显,对此感到很是困惑。

带着这份对佛法的虔诚追求,法显来到了当时佛教十分兴盛的长安大石寺,他一心学法诵经、博览群书,然而学归学,他对中国当时佛教的发展现状深感忧虑:佛经的翻译赶不上佛教大发展的需要,特别是由于戒律经典匮乏,使广大佛教教徒无法可循,以致上层僧侣穷奢极欲,无恶不作。那么,为了维护佛教的“真理”,矫正时弊,花甲之年的法显又将作出怎样惊人的举动呢?

过了一段时间,法显又发现,在大量涌入寺院的僧人中,也有鱼目混珠之辈。而正是由于佛教戒律经典的缺少和误传,致使许多清规戒律不严,僧人们不守清规、私行淫乱、与众争利的现象屡有出现。但要解决这个问题,使佛教有律可依,有章可据,仅就中国的寺院目前是解决不了的。在中国解决不了,靠西域人也解决不了。要解决这些问题,难道非得去那遥远的佛教产生并流传地 印度,才能真正地寻求到佛法的戒律,才能以此来匡正佛教界的种种不端行为?带着这些疑问,法显心思潮涌,他常常在月夜朦胧下,久久地望着西方的星空,渴求着答案。恰在这时,有位比法显晚几年出家的道整法师,慕名来到了大石寺。这位道整法师原名叫赵正,曾在朝为官,据说他的官职还不算太小。一次,皇帝派他去翻译佛经,没想到,这时间一长,他居然被博大精深的佛经理论所吸引,并到了痴迷的程度。到后来呀,他竟然辞去了官职,皈依了佛门。志同道合的道整和法显一见如故,连着几天,他们席地而坐,从早到晚,一起谈佛论经。法显和道整的彻夜长谈,犹如黑夜里闪现出的一盏明灯,照亮了法显迷惘的心灵。法显对道整说出了决定前往佛陀的故乡 印度,要在佛教的发源地寻求佛法真谛的想法。这想法呢,还立即得到了道整的赞赏。道整并表示不管前途有多凶险,为了佛法的真谛,也要随法显师兄去那遥远的西方天竺,一起取回真经。“法显大师要西行”,这个震惊佛门的消息一传开,立即得到了僧人们的赞扬,同门的慧景、慧应、慧嵬3位师兄弟,也决定要随法显一同西行。

看着当前寺院里存在的种种弊端,法显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为了寻求戒律,决定与同门的慧景、慧应、慧嵬3位师兄弟从长安出发,向西行进,开始那段艰苦卓绝而漫长的旅行。那么,面对戈壁沙海、昆仑雪山、盗贼土匪,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法显将如何开启他的这段拓荒之旅呢?而他的巨著《佛国记》又向我们揭示了他当时怎样一种心境呢?

西天取经的队伍组建起来了,比《西游记》还早的神话即将开始!但是,这是一条凶险的道路,千百年来,这条道路上沙海茫茫、盗贼横行,死人的白骨铺满了连接两个文明古国的道路。况且是到那遥远的印度,在当时的中国,是没有人做到过的事。就连汉代大使张骞和甘英都不曾到达过印度。戈壁沙海茫茫,昆仑雪山重重,万水千山,崇山峻岭。如果要去,那就必须要有舍身忘死的决心。法显后来在他的《佛国记》中,曾回忆说:“顾寻所经,不禁心动汗流。所以乘危履险,不惜此身者,盖是志有所存,专其愚直,故投命于不必全之地,以达万一之冀。”意思是:回顾自己去印度的事,现在想起来都心悸汗流。所以能够乘危履险,不惜自己的生命,大概是因为我这个人生性钝直,志向专一,这样,才能冒着生命的危险,为了这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去奋斗!而“不惜此身者,盖是志有所存”正是他当时临行时的心情。这足以说明,法显当时对自己西行的艰难危险是非常清醒的,是作了充分的思想准备的,是准备好随时牺牲生命的。他完全了解此行是拓荒之行,九死一生之行。所以,法显西去印度之行与汉之张骞、甘英通西域的凿空探险的开拓西行,性质完全相同,但法显的艰难困苦与不测,又远远地超过了他们。因为法显不是政府使臣,无人支持,无任何官方的银钱资助和通行文书。当然啦,他也无需去官衙办理类似今天的护照什么的个人身份证明,其行为完全是属于个人进行的伟业。维护教义尊严,寻求佛法真谛,促进佛教的传播和发展,法显是自觉地担当起解决这个问题的重任!而那时呢,法显已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了!法显西天取经的后事如何,咱们下回再讲,谢谢大家!

为了寻求戒律、矫正时弊,法显组建起了西行取经的队伍,比《西游记》还早的神话就要开始了!然而所不同的是,此时的法显已不再是当年那初出茅庐的小沙弥,而是已经六十五岁高龄的佛界大师了。那么,面对浩瀚无边、气候无常、极度干旱的大沙漠,以法显为首的一行人又是如何历尽艰险、穿行沙漠的呢?而在路途中,他们还为我们留下了哪些生动感人的故事呢?《西行取经第一人》系列节目第二集 《艰难西行 穿越沙漠》,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