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孤身海归 竟达美洲

孤身海归 竟达美洲

上一讲中,主要为大家讲述了法显一路东行途经与释迦牟尼相关的几处佛教圣地的求法经历。然而在他所到之处,让法显最为难忘的却是在巴连弗邑摩诃衍寺三年的佛法学习,这三年不仅丰富了他本已精进的佛法知识,而且还与一位印度大师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那么,就在这理想的王国佛国印度,当道整决定留守印度时,法显独自一人又将踏上怎样的求法之路呢?前行之路还有多远?而在他东渡归国的旅途中又会发生怎样惊险的一幕呢?《西行取经第一人》系列节目第六集——《孤身海归 竟达美洲》,为您讲述。

上次说到东晋义熙四年(408年),法显告别了导师和同门师兄弟们,独自走出了摩诃衍寺。春去秋来,日月穿梭。转眼,这已是法显西行的第9个年头,但西天取经的团队就只剩下他孤身一人了。但他依然执意地坚持前行。他将顺恒水东下,先到瞻波大国(就是今天印度的比哈尔邦),再东行到多摩梨国(就是今天印度的加尔各答)继续求法。走到离王舍城15公里多的地方,法显又遇到了危险。这一天,法显在化缘时,就有好心的路人告诉他,前方的所行之路中有一片森林,那里常有猛狮出没,路途凶险,劝他暂时留在闹市,等再有人向前走时,好结伴同行。可是,法显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同方向而行的人,他便只身向着前方走去。没走多远,法显的眼前就呈现出一片连绵不绝的绿洲,等他完全进入到茂密的森林中后,湿湿的潮地散发出丝丝凉意,天空也仿佛被高大的树木枝条,割成了一条条的各色绸缎,斑斑驳驳的光点透过缝隙散射下来,随着树叶的曳动而眨着诡秘的眼,放出了冷冷的光。地上芳草凝碧,苗木含翠,树的枝干上却挂满了苔丝,只有树叶在风中窸窣作响,这种寂静又非静得到极致的声音,让法显的心头不由升起了一丝恐惧。他感到了寒冷,便加快了脚步。不知走了多久,实在累得走不动了,法显便在一棵大树下的石头上坐了下来。不一会儿,法显看到树上的飞禽,突然“呼啦”一下子全都飞走了,还发出了惊恐的“吱吱”叫声,法显吓得立刻瞪大了眼睛。就在这时,树林丛中走出来三头大黑狮子。这是三头成年的大狮子,身体十分健壮,四条腿又直又粗,走起路来发出了沉闷的“咚咚”声。它的眼睛细细的,四处扫描,当炯炯有神地扫到法显身上时,它们的眼睛立刻发出了令人胆寒的光。“阿弥陀佛!”法显的汗毛都吓得竖了起来。这时,他突然想起摩诃衍寺的当地僧人曾告诉过他,这黑狮子只吃活生生的肉食动物,死了的,它们是不吃的。急中生智,法显立即屏住呼吸,压制住心中的巨大恐惧,一动也不敢动,装起了死人。心里却默默地念着:“菩萨呀,弟子从中土远道而来,为得是寻求佛法,求菩萨保佑弟子啊!”显然,这三头大黑狮子发现了法显,它们一起向他走了过来,冲着他左闻闻右闻闻,当自认为这不是一具活着的人体后,三头大黑狮子便晃晃悠悠地转身向着树林深处走去。等大黑狮子走远了,法显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佛祖保佑啊!”他赶紧起身,用最快的速度走出了森林。

此时此景,不禁让我们对这位年近古稀的求法者再次心生感慨,命悬一线的法显如果不是急中生智,恐怕就要命丧这雄狮之口了。然而幸运的是他再次脱离了险境并来到了瞻波大国的佛教精舍,而后又日夜兼程来到多摩梨帝国。多摩梨帝国位于恒河的入海口,国滨海隅,水陆交汇,奇珍异宝多聚于此,它是古印度东北部的著名海口,也是古代中国至印度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交通要道。那么,冒着一次次危险舍身求法的法显在多摩梨帝国又有着怎样的经历和收获呢?

让法显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到达多摩梨帝国寺院时,僧人们都激动地跑到大门外来迎接他,有的连衣服都没有穿好,甚至有的人干脆赤着脚就跑了出来。原来,历经千辛万苦从中土而来,九死一生在天竺求法的法显,通过人们的口口相传,此时早已在印度誉载四方,成为了佛国界的英雄。人们都争相目睹这位前无古人的高僧。多摩梨帝国寺院以最高的礼仪接待了他,法显就此在多摩梨帝国寺院住下。多摩梨帝国佛法兴盛,僧侣众多。在此期间,法显除对原来所抄写的经典进行了认真整理,还搜集到其他一些经典和各种佛、菩萨的画像。由于许多经典和画像都是绝无仅有的孤本,法显就亲自抄写和临摹。通过多年的求法学习,法显的绘画技艺此时也大有长进。时光匆忙,一晃,近两年的时间过去了,法显又要独自前行了,多摩梨帝国寺院的僧人们又是一番好言相留。法显婉言谢绝他们的好意,和他们依依惜别后,于东晋义熙五年(409年),乘商船向狮子国而去。

狮子国位于接近赤道的印度洋上,它终年恒夏,特殊的气候赋予了这里丰富的宝藏。而举世闻名的是,这个国家虽然国土面积小,但却是当今世界的佛教大国,而就在这个国民笃信佛教的国度中,中国东晋僧人法显的故事可谓是深入人心,因为这里至今还有以法显命名的村落“法显石村”,它成为了中国与狮子国的友谊村。那么,我们回到东晋时期,当时第一次乘船的法显又是如何忍受痛苦到达狮子国的呢?而在这里他又获得了哪些经律经典呢?

狮子国就是今天的斯里兰卡。这是在陆地生活了70多年的法显第一次坐大船,也是坐上大船第一次到大海。法显被大海的博大所震撼: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海,与天际相连,天蓝蓝海蓝蓝,天茫茫海茫茫。但不一会儿,站在甲板上的法显开始摇摇晃晃,走起来东倒西歪像个醉汉。接着,身上出现了冒冷汗、恶心、呕吐、头晕等晕船症状。大船固然很大,但它在浩瀚无垠的大海里,就仿佛是一片漂动着的落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的法显,赶紧回到了船舱躺下。但这种症状还是没有减弱,睡在铺上,像婴儿睡在晃动着的摇篮里,更觉得天旋地转、翻肠倒肚,苦不堪言。有经验的船员就对法显说,他的这种症状是晕船。并告诉他,新鲜的空气可防止呕吐,与其躺在船舱内,不妨到甲板上吹吹海风。傍晚,法显就强忍住呕吐,来到了甲板上。以为自己生病了的法显在心里不断地告诫着自己:不能倒下,一定不能倒下!第二天,他又强撑住来到了甲板上……第三天,奇迹出现了,连着两天食不甘味、夜不能寐的法显,晕船的症状突然消失了,意志坚强的他已适应了海上的颠簸。这意志犹如大海里那不停息的巨浪,排山倒海。14天后,法显到达了狮子国。在摩诃衍寺学法时,法显就听住持给他讲过狮子国,说这里佛教兴盛,高僧辈出,胜迹遍地,经典极多。在狮子国,法显游览圣迹,礼拜佛像、佛齿。他沐浴在这狮子国的佛光中,从日出到日落,每天都有新的收获。在王城的无畏山精舍居住期间,他又抄写下了《弥沙塞律》《长阿含》《杂阿含》及《杂藏》4部经典。

凭着坚强的意志法显终于适应了海上的颠簸,历经半个月的航行抵达狮子国。在狮子国,法显一扫身心的疲惫,尽情沐浴在这佛光普照的国度中,并开始抄写这里的经律经典。我们知道,纸张从中国传入到印度之前,经书大多用梵文刻写在贝多罗树叶上,称为贝叶经,因此这抄写佛教经典无疑是一项既考验体力而又极为繁杂的工作。而就在法显每天伏案专注这一工作之余,一个意外的发现再一次勾起了他浓浓的思乡之情。

贝多罗树是一种生长在热带地区的大树,其树叶修长平整。但加工贝多罗树叶的过程还是很繁琐的,首先要从大树上选出上好整齐的树叶,经过水煮,水煮过的树叶柔韧而不易断裂。然后再碾压、磨光,裁剪成适当的规格,这样才能在制好的树叶上刻写。用贝多罗树叶刻写的经文,能防水、防腐、防蛀,可保存达数百年之久。古印度的经书,大多都是用纤细的铁笔直接刻在贝多罗树叶上,再涂上染料,非常沉重。因此,可以想象,在当时要抄写一部佛教经典需要多大的耐心和体力。法显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来抄写这几部庞大的经书。除了参拜精舍佛殿内的青玉佛祖像,他几乎每天都伏案劳作在这浩瀚的佛教典籍中。这一天,法显的心情异常兴奋,他刚刚完成了抄写佛教典籍的工作,如往常一样,出了精舍,往佛殿走去,礼拜佛殿里的青玉佛祖像是他每天必做的功课。当他走进佛殿内,突然眼前一亮,他发现一个商人,把手中的白绢扇供奉在了青玉佛祖像的案前。这白绢扇可是中土中国独有的产物啊!他立刻扑了过去,用颤抖的双手把白绢扇捧了起来,仔细端详……一时间,他感慨万分,泪如雨下……此时,已77岁高龄的法显,身在他乡已有12年之久了。这12年来,法显的梦里无数次地出现过这样的场景:长安寺院的晨钟暮鼓,梵音缭绕,禅房花木,曲径通幽……寺院外,炊烟在薄雾中飘荡……周围的乡亲们扛着锄头,在那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的日子里,辛勤地劳作田间地头……

触物生情,当看到这来自家乡中国的白绢扇,法显思念家乡、思恋故土的情怀更加浓烈。于是他又回想到西行取经的队伍,走的走、死的死、留的留,而今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形影相吊,不觉间潸然泪下。就这样,带着这份思乡心切而又夹杂着丝丝感伤的情怀,法显背起了他西行十二年来舍身取得的佛经,匆匆踏上了东渡归国的旅途。

在这远离中国万里之外的异邦出现的白绢扇,就是召唤他回归的无言声音。而现在,应该是归国的时候了,他所抄写的大批经书和绘出的佛像都需要运回中国,这是自他西行以来,费尽全部心血所抄写下的佛教经典。这些来自佛教源头的珍贵典籍,无疑会更好地帮助自己的国家。法显已归心似箭!东晋义熙七年(411年),在狮子国的海口,法显背起抄写好的经书,登上了一艘商船,匆匆地踏上了东渡归国的旅途。这也是一艘大商船,和第一次法显走海路乘坐的船一样,同行的也有200多人。古代时,在大海中航行可谓困难重重,风浪险恶,船小,无通讯、导航设备,完全依靠观察日、月、星来辨别方向,若遇到阴晦的天气,就只能随风飘荡,听天由命了。法显在《佛国记》中详细地记录下了这次海航:“得此梵文本,即载商人大船,上可有二百余人,后系一条小船,海行艰难,以备大船毁坏。得好信风,东行二日,便值大风……”早在1600多年前,我国的先祖对气象就很有研究,航海时知道利用“信风”。“信风”也称贸易风,是指低层大气中南、北半球到热带高压近赤道一侧的偏东风,北半球盛行东北风,南半球盛行东南风。而“信风”这一词,一直沿用到了今天。法显乘坐上商船,航离了狮子国。在初下海的前两日,风平浪静。但在第三天的时候,他们就遭遇到了暴风恶浪的袭击。刹那间,大海仿佛是被一个巨人在用力搅动着,涌起了层层丈高的波涛巨浪,声如雷霆万钧,势如万马奔腾。巨大的风浪不停地冲击着大船,大船就像一片弱小的树叶,在海面上无力地上下颠簸……

由于法显从狮子国出发时为东晋义熙七年的阴历八月,这一季节恰好是西南季候风的末期,属于季候风的转换时节,因此海上常有旋风来袭,风起不定,极不利于当时设备极不完善的海上航行。然而当时航海知识还很匮乏的他们面对暴风恶浪的袭击只能无力地飘荡。而让我们更为揪心的是,除了暴风恶浪接踵而来的便是暴雨的侵袭。那么,面对渐渐倾斜的船舱,法显和他视之如命的经书又该如何逃过此劫呢?

浩浩拍天巨浪,波涛汹涌,已经让人惊魂不定了。可不一会儿,阴沉的天空又“稀里哗啦”地砸下了豆大的雨点……惊涛骇浪,水势浩淼,船上的人更是吓得惊慌失措。而就在这时,有个水手狂叫起来:“船漏水啦! “船漏水啦!”其他的人也跟着大叫起来,船上顿时乱作一团。而这时,由于慌乱的人与物载造成的极不平衡,加上船舱漏水,船有些倾斜了,船体也开始渐渐下沉。紧急关头,船长站出来大声叫着:“大家冷静,把那些不必要的东西扔到海里去,这样才能救大家的性命!”商人们固然怜惜货物,利益为重,但生命却更可贵。于是,立即行动起来,纷纷把一些粗重的货物扔到了海里。法显这时心里最最担心的是那些他用心血抄写下的经书。他把随身的行李扔到了海里,然后把经书紧紧地包好,又唯恐被船上的人抢去投海,他就一步不离地保护着经书。所幸,经过船长和大家的齐心努力,载重减轻了,船舱漏水得到了控制,船体也平衡了。暂时的危险似乎过去,但发怒的大海依然凶猛,狂躁的巨浪依然波涛汹涌。就在这大风大浪里,大船飘荡了13天后,停靠在一个小岛上。而这时,风住了,雨也停了,平静的大海又出现了安详迷人的景色。彻底修好了船舱,补了给养,稍作休息后,大船又载着法显他们向着东方出发了!

在生死攸关的时刻,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法显保住了性命同时也保护了经书,于是经过补给他们继续返航。按照计划,船的航向是在大风中穿过马六甲海峡,绕经新加坡海域,转东北方向驶向广州,然而不料,没行几天,海上又暴风肆虐,船被巨大的风浪席卷着一直向东而去,从巴拉巴海峡穿过,随波逐流,他们的方向已经偏离了传统的航道和航向。那么,他们将被无情的风浪带到哪里?而这又给后世留下了怎样的千古之谜呢?

从那之后,他们中途便再也没有看到过一个岛屿。随着季风的一直向东,大船预计广州登陆的整个航行计划被这暴风巨浪彻底打乱。大船任海浪主宰,随波东流,3个多月后,才终于在法显称之为“耶婆提国”的地方靠岸登陆。而就是这次的漂泊历险,在法显的身后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谜团,1000多年来,人们都猜疑着:这个法显漂流了100多天才到达的“耶婆提国”,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到了公元1761年,法国历史学家歧尼在法国文史学院发表了《中国人沿美洲海岸航行和居住》的论文。以此为开端,在以后的100余年里,西方各国的历史学家先后发表了30多种论著,研究中国人是否在哥伦布之前到达过美洲。但由于长时期的闭关锁国,西方史学界的这场大讨论在中国没有引起丝毫的反响。1863年,法国学者阿贝尔·雷米萨将《佛国记》翻译为法文版《法显传》在法国出版。1869年,英国学者萨缪·比尔又将《法显传》译成英文在伦敦出版。1886年,《法显传》的另一个英文译本由詹姆斯·莱治翻译出版。由此,西方人才知道了法显这个名字。直到1900年前后,学术氛围活跃的法国史学界,首先提出了法显早于哥伦布到达美洲的观点。此后不久,国学大师章太炎注意到了法国学界的这一新论,撰写了《法显发现西半球说》一文,并作了相应的论述。在文章的结尾,章太炎感叹地说:“哥伦布以求印度,妄而得此,法显以返自印度,妄而得此,亦异世同情哉。”

千百年来,法显《佛国记》中的“耶婆提国”给后世留下了巨大的谜团,这究竟是一个什么地方?中国人是否在哥伦布之前到达过美洲?带着这一个个问题世界各国都在研究论述,而问题的答案除了学术氛围活跃的法国史学界,20世纪60年代和80年代,台湾历史学者达鉴三和卫聚贤也曾先后出版了《法显首先发现美洲》和《中国人发现美洲》等书。他们认为:法显到达的“耶婆提国”,实际上就是今天的美洲大陆。

1992年,人民日报资深记者连云山先生,经过30多年的潜心研究,出版了《谁先到达美洲》一书。他从科学的角度对法显曾经到达美洲的观点进行了有力的论证。

公元1492年,意大利人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率领船队到达美洲东海岸外的某处小岛。10年后,哥伦布才因偶尔的机缘登上美洲大陆,而在他之前的1000多年,已经有一位中国的高僧曾涉足这里了,那就是 法显!而更为珍贵的是,此次的海上历险及登陆,被法显完整地记录了下来,并保留至今。他给人类世界史上留下了两件最宝贵的科学考察成果:第一,公元5世纪,人类由中国南海横渡太平洋直达美洲的最早起止时间、地点、航向、航程、风力、风向、海流、气象、生物海况等全面完整的航海记录,其中的科学意义及价值不可低估;第二,他留下了公元5世纪初美洲社会的风俗习惯、自然状况、风土人情等概况,为后人研究美洲提供了独一无二的珍贵资料。那么,法显能否安全地返回到祖国呢?

随着季风一直向东,法显他们乘坐的大船要到广州登陆的整个航行计划被这暴风巨浪彻底打乱。大船任海浪主宰,随波东流,在3个多月的时间后,才终于在法显《佛国记》中称之为“耶婆提国”的地方靠岸登陆。那么,在这个当时无人知晓的地方,法显他们又该如何继续东归的海途呢?茫茫海路,遥遥无期,法显在狂风依旧、巨浪滔天的返航途中还将遇到怎样的磨难呢?《西行取经第一人》系列节目第七集 《终归国土 译经著书》,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