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终归国土 译经著书

终归国土 译经著书

上一讲中,主要为大家讲述了法显在佛教兴盛、高僧辈出的狮子国求法学习的经历以及东渡归国的惊人旅途。第一次乘船航行的法显忍受各种痛苦最终到达了狮子国,在这里,他在游览膜拜多处佛教圣迹的同时还获得了诸多的佛教经典。尽管如此,一次偶然的发现还是勾起了他浓浓的思乡之情,归心似箭的他匆匆踏上了东渡归国的惊险旅途。那么,他们在随波东流到达耶婆提国后又将怎样续航?这段险途还潜藏着多少危机?而历经磨难回国后的法显还有着怎样的惊人之举呢?《西行取经第一人》系列节目第七集 《终归国土 译经著书》,为您讲述。

上次说到法显在东渡归国的大船上,任海浪主宰,随波东流,3个多月后,才终于在耶婆提国靠岸登陆。为了等候再度北上西去的信风,法显随船队在他所说的耶婆提国停留了长达5个月之久。直到东晋义熙八年(412年)的一天,另一艘中国的商船从耶婆提国出发,法显这才又登上了东归的海途。这条中国的商船,同样也是一艘大船,但在船上的200多位乘客中,有几个已是法显倍觉亲切熟悉的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了。思乡心切的法显就在船上不断地向同船的中国人打听着长安及家乡平阳郡(今天的临汾)的情况。起初几天的航行还算比较顺利,可天有不测之风云,一天夜里,天气突变,海上下起了暴雨,巨浪滔天,大船在风雨中摇摇欲翻。商客们都非常惶恐,而经历过比这更大风浪的法显却很镇定,他把经书紧紧地抱在怀里,虔诚地念起经来。第二天,狂风依旧,黑风夹着大雨不停地下着。翻腾的巨浪一排接着一排,朝着大船猛烈地冲撞,发出了“轰轰”的声响。商客们更慌了,有几个心存不良的人,就指着法显说:“定是这一上船就唧唧歪歪、问长问短的老和尚在此,惹怒了海神,才连累我们遭殃的,不如我们就将他丢到海里来祭神!” “说丢就丢,啰嗦什么呀!”一个五大三粗的人上来就要动手。“且慢!”法显说:“出家人四大皆空,何惧生死。只是各位若能将我从佛国千辛万苦抄写回来的经书带回长安,法显就死而无怨啦!”“少啰嗦!”那个五大三粗的人说着就用力揪住了法显,旁边的几个歹人也相继伸出手来,推着法显。

乘另一艘中国商船从耶婆提国出发的法显,不料在东归的海途中再次遭遇到阴晦天气的阻挠,那突如其来的暴风,那层层翻滚的恶浪,犹如死神降临一般再次威胁着法显他们的生命。然而此刻最让人担心的是,除了大自然这个无情的杀手,船上这些恶人的荒唐举动不禁让人匪夷所思。那么,就在这命悬一线的关键时刻,势单力薄的法显能否化险为夷呢?他又该如何逃出这恶人之手呢?

就在这危急时刻,一个少年挺身而出,用剑顶住了那个五大三粗的人的脖子,厉声喝道:“放开这位大师!”原来,这少年也是平阳郡人,也就是咱们临汾人,自小拜一僧人为师习武,练就了一身的好功夫,是平阳郡一商人的贴身保镖。此次,他就是跟随那平阳郡商人一起出海的。少年和平阳郡商人在船上偶遇法显就一见如故,通过和法显的多次交谈,他们之间已有了老乡之间的情谊。本就“老乡见老乡呀,两眼泪汪汪,一口家乡话,句句诉衷肠”,加上少年的师傅又是佛道中人,耳濡目染,久而久之,少年对佛法也有尊崇之意。而这时,他见法显命在旦夕,哪能不站出来拔刀相助!这时,平阳郡商人也站起来大声说:“你们几个还不快快退下,如果这位大师命丧你等之手,回到了汉地,我就会向皇帝告你等的状。中国的皇帝也崇信佛法,是十分尊重和尚的。”面对少年锋利的剑和商人的义正词严,那几个人害怕了,赶紧松开了揪住法显的手,悻悻地退到了一边。此后在船上的日子里,少年、平阳郡商人就和法显形影不离,那些不怀好意的歹人,便再也不敢对法显造次了。

在平阳郡商人和这位少年的相救下,法显才再次躲过生命的一劫。然而人为的危险消除了,但行驶着的商船依旧被阴云密布的天气困扰着,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几乎天天席卷着乌云,舵手也无法识别方向。而最让人无法想象的是,预计最多50天的航程,在行驶了70天后却依然无法靠岸。船上的粮食和淡水都用完了,大家只能靠喝海水、吃海草维持生命,那遥遥无期的国土究竟会何时抵达呢?

法显在《佛国记》中记下了这段艰难的行程:“天多连阴,海师相望僻误,遂经七十余日。粮食、水浆用尽,取海咸水作食……”船上的舵手想尽了各种办法,想寻求正确的方向,但是,都失败了。最后,经验丰富的平阳郡商人就建议说:“向西北方向行驶,先寻找到海岸再说。”船长采纳了这个建议。于是,大船向着西北方向驶去。

又是11天的艰苦航行,到了第12天,天突然变晴了,海面上碧波万里。海水也变浅了,大船再继续向前行驶,渐渐,一条线一般的陆地出现在法显和同船人们的眼前…… “啊,是陆地!”船上的人都惊喜地大声叫了起来。他们欢呼雀跃,相互拥抱,死里逃生的共同经历,让他们彼此都忘记了以前的恩恩怨怨。大家齐心协力,都奋力地向前划着大船。大船很快靠岸了,可岸上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这是哪里啊?”大家都用疑惑的眼神互相望着。这时,法显突然发现了在靠岸不远处的地方,生长着几棵叫藜藿的植物。而藜藿,就是中国的土地上常见的一种能吃的野生植物。咱们临汾人叫它“灰条”。法显喜出望外,他大声地告诉大家:“这里就是中土,是汉地!这里就是中国!”然后跪倒在地,喜泪纵流……13年了,离别了中国13年的法显终于回来了!那一日,是东晋义熙八年( 412年)的7月14日;那一日,被记载到了中国佛教史的史册里。

在平阳郡商人的建议下,迷失了方向的大船终于在将近半个月的艰苦航行后到达了陆地,而在这里,一种叫藜藿的野生植物的出现又让法显断定他们所在的地方就是中土,就是中国。此时,听说到达了中国,大家都惊喜万分,连忙开始寻找村落。那么,他们所到的地方究竟是哪里?而作为法显西行取经归国后的第一站,他在这里又留下了怎样的遗迹呢?

一听说是回到了中国,大家异常兴奋,连忙开始寻找村落,见到池塘,就先舀水解渴。路上,法显遇到了两位猎人。法显就问:“施主,这里是什么地方?”猎人回答说:“这里是青州长广郡的牢山南岸(就是今天的山东青岛崂山),离城不远了。”看着风尘仆仆的法显他们,两位猎人就好奇地问:“请问大师,你们这是从何处而来?”法显说:“贫僧是从佛国取经而归的东晋和尚法显。”这两位猎人都是佛教信徒,一听说法显是从遥远的佛国取经归来,两位猎人二话没说,转身一溜烟地跑回去,向青州太守李嶷作了禀报。青州太守李嶷,尊信佛法,十几年前就听说了高僧法显西去佛国取经的事儿,得知法显现已在崂山登陆的消息后,惊喜万分,亲自带了随从到海边来迎接。并把法显接到府衙,盛情款待。当然,他也有幸成为目睹法显从西域带回来的经书、佛像的第一人。年已78岁高龄的法显,向李嶷太守简单地叙述了他西行求经的过程,李嶷太守由衷地赞赏道:“东海广且深,由卑而自下;五岳虽高大,不逆垢与尘。大师虽已年高,但有如此的心胸和胆略,实乃我朝之本,百姓之福啊!”他执意挽留法显,恳求他留下来在崂山传播和弘扬佛法。而在此之前,崂山及周边的地区,都没有正式的佛教活动记载,在官府的带动下,虽有小小的佛教活动,但没有活动场所,百姓们虽有崇佛的愿望,但知道得却很少。于是,以弘扬佛法精神为己任的法显,就接受了李嶷太守的盛情相邀。他依依不舍地送走了曾救了他性命的平阳郡少年和商人后,自己留在了崂山。在李嶷太守的支持下,当地百姓为法显集资修建了一座叫石佛寺的寺院,就是现今青岛崂山著名的“潮海院”。

“潮海院”建成后,法显在此传经布道,并着手翻译从印度带回的梵文经典。而在他讲经一年多的时间里,佛教便开始在崂山空前兴盛。回顾历史,在经历了无数的苦难和劫数后,海风与海浪把法显送到了崂山,这里可以说是法显的再生福地,这种自然与历史的偶合,对以后崂山及整个中国佛教的传播和发展起到了历史性的推动作用。

“法显东归回国”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了整个佛教界,前来石佛寺(潮海院)拜会的人络绎不绝。佛教高僧、著名的佛经翻译家佛驮跋陀罗也派人送上书信,热情邀请法显到东晋的国都建康道场寺译经、讲学,共同研究佛教在中国的发展。这建康道场寺,就是今天的南京斗场寺,在今天的雨花台区雨花门外。佛驮跋陀罗是古印度迦毗罗卫国人,是释迦牟尼的父亲净饭王的兄弟甘露王的后裔,他17岁时就出了家,以精通禅律驰名。他在印度北部一带游学时遇到了中国的僧人智严。而这智严不是别人,正是那和法显一同西去,而在焉耆国走了回头路的张掖大寺院的僧人智严。智严就邀请佛驮跋陀罗来中国讲学,这正合佛驮跋陀罗的夙愿,他俩就一同往中国而来。在荆州,佛驮跋陀罗遇到了当时的建康太尉刘裕,这刘裕即是后来南北朝时期宋朝的开国皇帝——宋武帝,是一位卓越的政治家、改革家和军事家。刘裕非常欣赏佛驮跋陀罗弘扬佛法坚韧不拔的精神,就邀请他到建康的道场寺修行。东晋义熙九年(413年),佛驮跋陀罗便随刘裕来到了建康道场寺。在道场寺,他传习禅事,弘扬佛法。一时间,道场寺香火盛旺,佛驮跋陀罗也被人称之为“禅师窟”。得知法显从佛国带着佛经已平安东归的消息,佛驮跋陀罗就匆忙派人给法显送去了书信,盛邀法显前来建康共谋佛教在中国的大发展。那时的建康作为东晋的都城,确实在方方面面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东晋王朝统治下的建康,不仅政治地位重要,它在中国文化史上也同样具有重要的地位。建康当时就是全国的佛教传播中心,以佛驮跋陀罗、慧远为代表的佛教翻译家和佛教大师在佛教界声名远播,影响巨大。而对于法显而言,13年的西行求法已经结束,生命翻开了新的一页,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工作急需完成 那就是翻译佛经。他深知,要尽快将自己带回来的梵文经卷翻译成汉文,任务艰巨,工程庞大、繁杂,仅靠年事已高的自己,力量毕竟有限。于是,他接受了佛驮跋陀罗的邀请。

在崂山“潮海院”弘扬和传播佛法的法显,深知中国佛教界的混乱,其源头就是由于佛教典籍的缺失以及翻译过程中的曲解,因此他接受了佛驮跋陀罗的邀请。难得的是,李嶷太守非常理解法显。于是在他的护送下,法显再次踏上了前往南京斗场寺的路途。而在途中,法显又意外受到兖、青两州刺史刘道怜的百般挽留,就这样随着法显的到来,徐州城便有了中国第一座仿照印度建筑风格的寺院 徐州龙华寺。

法显挥泪告别了李嶷太守,告别了他的再生福地 崂山,前往建康而去。但在途经彭城(今天的江苏徐州)时,兖、青两州刺史刘道怜百般挽留。这刘道怜就是后来的宋武帝刘裕同父异母的二弟,虽然他在政治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建树,但他崇信佛法。刘道怜依照法显从印度描绘回来的龙华寺寺院图,在彭城建造了中国第一座仿照印度、具有异国建筑风格的寺院 徐州龙华寺。而在此之前,中国佛教寺院的建筑,基本上都是汉式建筑,其形式来源于中国佛教滥觞时期的洛阳鸿胪寺。鸿胪寺是东汉专管朝祭礼仪的官署,只因西域来的摄摩腾和竺法兰两位僧人,用白马驮着经书在此翻译和传法,中原人便效仿他们居住的地方,建筑了后来的佛教道场 寺庙。所以,中国飞檐斗拱式佛教寺院的建筑风格,它不算是印度真正意义上的寺院,而是汉代的官府。北魏时期的地理学家、散文作家郦道元在《水经注·泗水篇》中描述了徐州龙华寺:“泗水西有龙华寺,是沙门释法显,远出西域,浮海东还,持龙华图,首创此制。法流中夏,自法显始也。其所持天竺二石,仍在南陆东基堪中,其石尚光洁可爱。”“龙华图”就是印度佛教的寺院图,“首创此制”的意思是法显根据龙华图参与设计了龙华寺,“所持天竺二石,仍在南陆东基堪中”,基堪就是寺院的院墙。由此可见,法显大师设计、刘道怜所建的龙华寺不仅具异国风情,而且还用了法显从印度带回来的两块小石头。《佛学大辞典》中就称徐州龙华寺为“实乃中国第一佛寺矣”。

据史籍记载,南宋建炎二年,金国的军队逼近徐州,宋高宗赵构南逃,而留守东京的杜充为了阻挡金兵,便决河改道,河水夺泗入淮,龙华寺被淹,此后黄河又多次泛滥,据勘测,这座具有异国风情且历史价值和文化内涵名垂青史的龙华寺就这样被淹埋于八米之深的地下。而如今,法显大师参与建造的龙华寺早已不复存在,但他在南京斗场寺(建康道场寺)译著的大量佛教典籍却对中国佛教产生了不可磨灭的重大影响。

法显就在这龙华寺里弘扬佛法,利益众生,度过了一冬一夏的时间。在佛驮跋陀罗的又一次来信催促下,东晋义熙十一年(415年),法显离开龙华寺前往建康。临行前,他充满感情地将他从印度描绘的龙华寺寺院图,供奉在了徐州龙华寺内。在建康的道场寺,在佛驮跋陀罗的帮助下,法显很快投入到讲学和译经的工作中。这时的法显已经80多岁了,他不顾年事已高,一边夜以继日地翻译佛经,一边给弟子们讲经说法。从东晋义熙十二年(416年)开始,他们先后翻译了近百万字的巨著。这些经典深受佛教界人士的赞赏和欢迎,译成一本很快就流传一本。这些佛教典籍,不仅填补了中国佛教的一大空白,而且对中国佛教摆脱初期的草建和混乱的局面,以及推动佛教走向中国化的健康发展之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庞大繁杂的翻译工作还没有结束,法显又根据自己的西行求法经历,撰写出游记《历游天竺记传》(即《佛国记》)。而《佛国记》是法显对人类做出的又一巨大贡献。中国人将自己出国的经过和在国外的经历及见闻如实记载下来,著为旅行记,法显是开山鼻祖,当属中国第一人。

千百年来,法显译著的大量佛教经典对后来的中国佛教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同样堪称经典的是,《佛国记》这部著作不仅是一部传记文学的杰作,它还是一部重要的历史文献。其中弥足珍贵的是,法显对历史事件和自己所见所闻的真实记录,已成为人们研究这一段历史的宝贵资料。因此说,《佛国记》的价值已经超越了佛教本身,它更具有多方面的文化价值和意义。

《佛国记》是法显以自叙传的形式写成的记述自己西行经历的著作,比较全面地记录了5世纪初中亚、南亚以及东南亚地区的政治、宗教、风俗习惯、经济状况以及地理情况,尤其是对佛教的发展情形以及佛教圣迹的记叙尤为详尽。而由于印度本身的历史资料的欠缺,使得法显的记述也成为研究5世纪之前的印度佛教及历史文化的最为可信的资料。在印度的历史上,佛教的兴盛与帝王的支持息息相关。公元前3世纪,孔雀王朝的阿育王信奉佛法,佛教在印度风生水起,开始大规模地传播。公元4世纪前后,佛教已经显露出衰败的迹象。公元12世纪前后,随着来自中亚草原人的入侵,最后的一个佛教中心 那烂陀被摧毁。这也标志着古印度的佛教走向了彻底的衰退。曾经风行了1000多年的佛教,就这样逐渐地消失在了印度的历史深处……古印度人曾经创造了文明的辉煌,但他们一点也不热衷于历史的记录。除了传说和神话,古代印度的历史几乎全部被湮没在迷雾之中。几个世纪以来,曾有许多的外国学者怀着探究的心情来到这里,可惜的是,他们对这片土地一无所知,只好无功而返。直到19世纪,法显的《佛国记》和玄奘的《大唐西域记》相继在国外被翻译出版,古印度的文化历史才出现了曙光。沿着法显和玄奘的足迹,更多的外国学者们开始在印度的土地上奔波。从此,古印度的文明历史才被世人唤醒。今天,印度的佛教历史及佛教遗址已经成为人类世界文明的重要精神财富,但它们的存在有着这样一个不可否认的规律,就是:印度人建造,中国人记录,英国人发掘。《佛国记》不仅揭开了古印度佛教的面纱,弥补了古印度许多佛教遗迹早已湮没无闻的缺憾,而且成为印度佛教考古发掘的指南。因此,又可以说,《佛国记》的价值早已经超越了国界,更具有世界性的价值和意义。《佛国记》还以它文澜壮阔、感人等特色,成为中国古代游记文学的典范之作。而法显不畏艰险、舍身求法的精神,不仅鼓舞了历代的佛教信徒,而且成为中华民族奋斗精神的一种象征。

道场寺作为东晋时建康的佛经翻译中心,规模建制宏大,且建筑精美,法显功成道场寺,而道场寺也因法显名噪一时,蜚声万里!然而此时的法显已八十有余,他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佛经的翻译和《佛国记》的撰写工作上。那么,为了实现心中的宏愿,法显还将付出怎样的心血呢?而这位一生为追求佛法呕心沥血的佛学大师又在后世占有怎样的历史地位呢?《西行取经第一人》系列节目第八集 八秩圆寂千年不朽,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