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三晋文化>>正文内容

“河汾之东”探微

 

“河汾之东”探微

 

蔺长旺

 

摘 要

 

本文以付元杰教授所考《山海经》“河源”之地理位置为依据,对以“河汾”作为参考坐标来定位“唐在河汾之东方百里”这一长久悬而不决的议题进行了浅显的梳理,从而将“唐地六说”归为一说。

 

关键词: 河水  汾水  山海经  河汾  唐叔虞 方百里

 

  一、“河汾”一词的定义与运用举例

言“河汾”,按照当今人们的认知通常乃指“黄河(河水)”与“汾水”,亦指山西省西南部地区;读以下之引用举例可知:

《史记•晋世家》:“唐在河汾之东,方百里,故曰唐叔虞 。” 唐苏颋 《汾上惊秋》诗:“北风吹白云,万里渡河汾 。” 元 周伯琦 《过太行山》诗:“战国东西分晋赵,中原南北带河汾 。” 清钱谦益 《山西布政司提学右参议兼按察司佥事文翔凤授朝议大夫》:“以尔有六经七制之学,故命尔以河汾 。”

 

二、叔虞之“唐”何在

叔虞封唐的“唐”地何在?司马迁在《史记•晋世家》中载“河汾之东,方百里”,即黄河和汾河之东方圆百里的地方,只划定了一个大概的区域,并没有指出具体的地理位置。自汉代之后学者都认为在山西境内,但关于其具体的地点却至少有太原晋阳、临汾平阳、夏县安邑、霍州永安、乡宁鄂地、翼城等六种不同的看法。尤以太原说和临汾说最具影响力。太原晋阳说出自东汉班固,后来的历史学家、地理学家如郑玄、杜预、郦道元、顾祖禹等也都赞成晋阳说。翼城说时代较晚,是明末清初顾炎武经过实地考察研究后,提出了“晋之始见春秋,其都在翼”(参见:田建文 高青山 2012. 12 《晋国文化研究》)。

 

三、“河汾之东”原在此
 
   读“河汾之东,方百里”之句,在人们可获得其表示“大概的区域”这一概念之同时,自然也会对将“”与“”二者在地理空间上泛指一地(唐地)的并用而感到疑惑。因为,除了二者在交汇处这一点外,两条河之间的间隔距离约在58公里到165公里之间。若以此两水作为确定另一地点的

参照坐标,无疑会出现很多的答案。这也许正是产生上述自北而南六种说法的主要缘由。

    那么,问题出在哪儿呢?

2019年元月17日,笔者与石耀辉教授、王隰斌记者应襄汾县万好收先生之约,对山海经所云之“姑射、河州、北海”进行了实地考察。万先生认为姑射山以东、汾阴山以北、鸡鸣山以东正曾是“北海”之所在,而源自乡宁杏虎山流经襄汾侯村入汾的豁都峪,正是孟门未凿、龙门未开时黄河流入北海的古道。暂且不论其说是否成立,但其“古河道”之说倒是启发了笔者对“河汾之东”这个地理概念的思考。至少这个“古河道”较之于今之黄河与汾水之间的间隔距离要小的多,不过仔细琢磨,还是不能解决将“河”与“汾”并用来确定另一个地点的问题。

                     此北海河州示意图选自万好收先生文章<三姑射的传说>

回来后,笔者打开地图再度思考,突然想起了付元杰教授数年前关于《河之源》研究的论文,不禁茅塞顿开。

付元杰教授经多年研究和实地考察认为:“昆仑、河源的研究历史地理学中的重大课题。《山海经》中的河源是由东向西流,且有三源,与当今黄河流向相反。所以,今之黄河之源绝非《山海经》时代的河源。作者用了大量的证据,证明今晋南浍河才是古之河源,《山海经》时代的“河水”由今浍河、汾河下游、黄河中下游构成。它们环绕的中条山就是古代的昆仑山。”今之黄河源的问题自秦汉以来,直到清康熙年间才搞明白,这是历史事实。笔者十分赞同付元杰教授的研究结论,他这一结论完美的解开了“河汾之东”这一地理概念的秘密。

 

以一个“L”型的融“河”、“汾”于一体的坐标来定位“河汾之东方百里”的唐地之所在,完全符合地理空间的判断逻辑,实在是妙极之至。 如此,一个以翼城为主体包括浮山南部、尧都区东南部和襄汾、曲沃东北部的“方百里”便可非常合乎认知情理的跃然纸上,上述田建文老师提到的“六说”终可归于一说了。

 

                                2019. 1. 18

                                   于平阳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