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三晋文化>>正文内容

公孙杵臼窑与安儿坡

          公孙杵臼窑与安儿坡

赵氏孤儿   __  一个充满高尚人文精神和道义的永恒谜题!

 

             蔺长旺

 

一、发生在公孙杵臼窑与安儿坡的故事

典源】《史记赵世家》:居无何,而朔妇免身,生男。屠岸贾闻之,索于宫中。夫人置儿裤中,祝曰:“赵宗灭乎,若号;即不灭,若无声。”乃索,儿竟无声,已脱。

典义】“存孤嗣赵”。存孤:保存下孤儿;嗣赵:使赵氏香火延续。其意谓“存孤嗣赵”,使晋国赵氏后继有人,没有断了。

   【典实】“赵氏孤儿”又称“下宫之变”。是发生在公元前六世纪五十年代震惊晋国朝野的一次重大宫廷内讧事件。据考,当时的晋国都城就在现在的山西省襄汾县赵康镇晋城村。

典故】《东周列国志》第五十七有详细记载:晋景公三年,公元前597年,晋国有一奸臣叫屠岸贾。屠岸贾在晋景公面前诬陷赵氏(赵盾)谋反,景公信以为真。令屠岸贾抄斩赵氏满门。晋大夫韩厥,把这一消息告知了赵朔,让赵朔逃遁。赵朔要保赵氏满门忠烈之誉不逃,而对夫人庄姬说:“生女当名曰文,若生男当名曰武,文人无用,武可报仇。”

庄姬由于和晋景公是亲兄妹,得以藏在宫中,生下赵武。奸人屠岸贾搜宫,庄姬把儿子藏在裤裆里得以幸免。然后,与赵家的心腹门客程婴和公孙杵臼密谋,程婴将自己的儿子交付给公孙杵臼藏在首阳山(太平庄,今之盘道村公孙杵臼窑),冒充“赵氏孤儿”并以要得千两黄金,将孤儿藏在首阳山告知屠岸贾。屠岸贾信以为实,让程婴作向导,屠岸贾便带着士卒去搜捕。将军韩厥乘屠岸贾去首阳山搜捕孤儿之时,宫内盘查放松,将孤儿赵武从宫中转移了出来。为了保全赵氏骨血,公孙杵臼被屠岸贾喝令斩杀, 婴之子被屠岸贾摔死。程婴辞了岸贾,将自己之子葬于安儿坡(太平县城西北二十里;后人称其子为龙子,头脑为龙脑,将山坡上的山头命名为龙脑峰。) 之后,程婴往见韩厥,厥将乳妇及孤儿交付程婴。婴抚为己子,携之潜入盂山藏匿。后人因其山曰藏山,以藏孤得名也。

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程婴和杵臼救孤”。后人把这一历史故事,称之谓“存孤嗣赵”,“存孤嗣赵”成为广为流传的三晋典故(参见万好收《存孤嗣赵故事在首阳山盘道村》一文)。

 

二、志书所载之盘道村“公孙杵臼窑”确实存在

说明: 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Tencent\Users\353252762\QQ\WinTemp\RichOle\U_B$4O{@S{L`5U5}SUZNT70.png     说明: 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Tencent\Users\353252762\QQ\WinTemp\RichOle\}W%{75_7QD8P5_N}S)]9B(2.png

 

 

《太平县志》记载:“公孙杵臼窑在县西北二十五里盘道村”。《东周列国志》记载“临溪有草庄数间,柴门双掩。”经实地勘察,公孙杵臼窑后坡不远处确实有一溪自西而东经过。公孙杵臼窑洞周围已被近代修建的房屋所包围,唯独公孙杵臼窑这一跺东西约25米跨度的黄土荒丘犹存,历经两千多年的风雨沧桑,已是岌岌可危了。

 

说明: D:/2018资料/研究资料图片/IMG_20190117_113913.jpg

位于盘道村的公孙杵臼窑(砖墙为后世所筑固)

 

说明: 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Tencent\Users\353252762\QQ\WinTemp\RichOle\MQI_%%N6F~]1$BR)27H_LEU.png

东周列国志记载“临溪有草庄数间”

 

说明: 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Tencent\Users\353252762\QQ\WinTemp\RichOle\9E3AIS96~S`K`Q~0RQ$C]WI.png

几乎被垃圾完全填埋的溪水沟局部。

 

三、《太平县志》记载的“安儿坡”何在

      《太平县志》记载:“公孙杵臼窑在县西北二十五里盘道村”。 对此“公孙杵臼窑”的记载,按照正常思维可理解为是公孙杵臼的住处,同时也是他藏匿所谓赵孤儿(冒充的赵氏孤儿,实为程婴之子)的地方,这便可与《东周列国志》相关细节之记载公孙杵臼住处“临溪有草庄数间,柴门双掩”及其事件发生现场在公孙杵臼窑前的情节完全相吻合。

   但《太平县志》又记载:“安儿坡在县西北二十里,即龙脑峰。俗传为晋公孙杵臼藏赵孤儿处”(注:公孙杵臼藏的赵氏孤儿乃指程婴之子)。这似乎又与上述的记载相矛盾。因为从这条记载可见,藏匿冒充的赵氏孤儿处和安葬赵孤儿处似乎是指“同一个地方”,都在安儿坡。再加上,近年来又有新的研究成果“安儿坡在襄汾县太常村”之说,问题就变得更是扑朔迷离。

说明: 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Tencent\Users\353252762\QQ\WinTemp\RichOle\)SM5}Y`_WDCFR`3J%%0GC(N.png

红箭头方向为“太常村说”安葬程婴之子的安儿坡(殁娃沟)

 

红箭头所指为“太常村说”安儿坡里藏匿赵氏孤儿(赵武)十五年的窑洞

 

     所谓“安儿坡”,若是指安葬程婴之子的山坡,那对于这样的小地名在地图上一般不会有明确的标注,那它到底位于何处呢?

按照“太常村说”,其相距太平县城二十里、位于西北方向,倒是与县志记载相符。但此地距离盘道村公孙杵臼窑(事件发生地)却至少有二十里之遥,在程婴之子被摔死之后,再舍近求远将其安葬到二十里以外的地方,在古时候交通不便的情况下,似乎是不可能或说是可能性极小的事。

 

说明: 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Tencent\Users\353252762\QQ\WinTemp\RichOle\CBOAAM3Q$P9)CVXMGLN%9Z7.png

 

   由上图可见,《太平县志》关于“安儿坡在县西北二十里”的记载,在以县城为中心半径二十里的弧上显然存在多个点位。

笔者判断这个“安儿坡”位于盘道村西南方向即盘道洞这条山坡向东之延长线与县城二十里半径弧线的交互处(距离公孙杵臼窑约5到8里)具有很大的可能性。况且这个地方尚在盘道村地界范围以内,如此,即可使得《太平县志》关于“公孙杵臼窑”与“安儿坡”这两条记载不相矛盾,同时也可符合古时候交通不便就近葬之的情理。不过,这还有待于进一步的实地考察和深入的社会调查。

 

 

四、“赵氏孤儿”—— 一个充满高尚人文精神的永恒谜题

话说赵武藏匿十五年后,赵武得以平反昭雪,继承了赵氏原来的爵位和食邑。对此,《东周列国志》第五十九有详细的记载:晋厉公之后,悼公继位。悼公素闻韩厥之贤,拜为中军元帅,以代弈书之位。韩厥托言谢恩,私奏于悼公曰:“臣等皆赖先世之功,得侍君左右。然先世之功,无有大于赵氏者。衰佐文公,盾佐襄公,俱能输忠竭悃,取威定伯。不幸灵公失政,宠信奸臣屠岸贾,谋杀赵盾,出奔仅免。灵公遭兵普,被弑于桃园。景公嗣立,复宠屠岸贾。岸贾欺赵盾已死,假称赵氏弑逆,追治其罪,灭绝赵宗,臣民愤怨,至今不平。天幸赵氏有遗孤赵武尚在,主公今日赏功罚罪,大修晋政,既已正夷羊五等之罚,岂可不追录赵氏之功乎?”

悼公曰:“此事寡人亦闻先人言之,今赵氏何在?”韩厥对曰:“当时岸贾索赵氏孤儿甚急,赵之门客曰公孙杵臼、程婴,杵臼假抱遣孤,甘就诛戮,以脱赵武;程婴将武藏匿于盂山,今十五年矣。”

           悼公曰:“卿可为寡人召之。”
 
     韩厥奏曰:“岸贾尚在朝中,主公必须秘密其事。”
 
    悼公曰:“寡人知之类。”
 
  韩厥辞出宫门,亲自驾车,往迎赵武于盂山。程婴为御,当初从故绛城而出,今日从新绛城而入,城郭俱非,感伤不已。韩厥引赵武入内宫,朝见悼公。悼公匿于宫中,诈称有疾。
 
  明日,韩厥率百官入宫问安,屠岸贾亦在。悼公曰:“卿等知寡人之疾乎?只为功劳簿上有一件事不明,以此心中不快耳!”

但事实上,历史的真相恐与我们所熟知的故事版本是有一定出入的。据田建文、高青山先生晋国文化研究》文章:《左传•成公八年》记载赵氏孤儿赵武,是跟从他的母亲赵庄姬一起躲进了公宫,逃过了一劫。由此可见赵庄姬入宫的时候是带着赵武进宫的,而不是怀着他进宫的。《左传•成公十年》记载,前581年,晋景公梦见一个厉鬼,样子十分可怕。只见这个厉鬼捶胸顿足,对晋景公大骂:“你杀了我的子孙,不仁不义。我已经请求天帝,向你索命来了!拿命来吧!” 说完,厉鬼砸毁了大门,向晋景公扑了过来,吓得晋景公慌忙向内室逃去,厉鬼又砸毁窗户闯入内室,对他穷追不舍。晋景公吓出了一身冷汗,大叫了一声从噩梦中惊醒。梦醒后,晋景公立即召见桑田巫,让他占卜,判断吉凶,桑田巫是晋国当时有名的巫师。占卜后,桑田巫说:“厉鬼的出现是因为赵氏的祖先在作怪”。晋景公一听十分害怕,惊恐地问道:“那怎么办才好呢?”就在这时,韩厥乘机进言为赵氏平反说:“赵衰和赵盾都有功于社稷,但是现在却没有了后,这会使其他忠良之臣感到恐惧的。夏商周三代有功之臣,好几百年来都在享用俸禄,古训也讲不能怠慢寡母孤儿”。晋景公为了“破解”噩梦,把赵氏一族的田地就返还给了赵武。从这一记载来看,晋景公应该知道赵武这个外甥的客观存在,并且肯定也知道赵武为了逃避追杀就藏在宫中,也可能就是因为碍于和妹妹的亲情方未追究赵武。当晋悼公即位后,命赵武为卿,从这时起赵氏再次崛起。公元前566年,当正卿韩厥卸任后,赵武当上了新上军将,位居八卿中的第七位。六年后,悼公整顿兵马,变四军为三军,赵武为上军将,位居第三位。晋平公十二年,赵武做了晋国的正卿。赵武执政时一向以礼待人,颇有贤名,所以他去世后,谥号为文子。

 

是源于生活而升华的故事,还是历史的真实,赵氏孤儿—— 一个充满高尚人文精神和道义的永恒谜题!

 

后续

在笔者本文完稿后的第二天,接到襄汾县万好收先生电话,说是在《太平县志》又查到了一条记载“安儿坡”位置的信息:《太平县志》建置,村堡曰:北高胰距县十里,明崇祯三年筑堡,西北有山曰“安儿坡”。这一记载证实了笔者本文中对“安儿坡”位置的基本判断,也就是说2600年前的“安儿坡”当在图中的点1或是点2的位置附近。只有在这两个点位附近确定“安儿坡”的位置,才能使得其三条记载相互印证、符合逻辑而不矛盾。另外,笔者估计在盘道村西南沿西部山脉一带当时应是无村民聚落的山地。按照传统的丧葬风俗,盘道村民选择西南方向作为葬地也相符合。

 

                         2019.1.21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