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尧文化>>正文内容

一份乡村契约透露的秘密

 

一份乡村契约透露的秘密

——帝尧家庙在丹朱食邑浮山县

 

蔺长旺 盖  丹

 

2018 年冬至,在笔者陪同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以及市文物局专家对浮山县圣王山和北尧庙进行考古勘察活动期间,于浮山县北尧庙村发现了一份民国年间关于接待北尧庙之“山主”从临汾尧庙到浮山北尧庙进行祭尧活动的乡村契约。

 

各执一本。

    

归纳起来,此乡村契约所透露的信息大致如下:

  1. 事项:村民每年要轮流接待北尧庙之“山主”由临汾尧庙到浮山北尧庙山祭尧。村民世传,所谓“山主”,乃来自临汾尧庙的主事者,此祭祀活动是代代相传的。
  2. 时间:该契约的立约时间为民国十四年十月十五日,即公历1925年11月30日。“山主”在每年农历十月十四日到达浮山北尧庙,十月十五日举行敬献祭祀活动,十月十六日返回临汾。
  3. 每年十月十四日晚间村民需准备好四碟菜、四两酒、擀面菠汤,种地人献羊一只(山主出钱),山主出表一合、双炮一把、鞭炮一挂;众人费用:十五日山主午饭十席荤素,十六日山主起身送行菜四碟、酒四两、蒸食两盘,牲口饲料四升等。
  4. 村民要“轮流应办,不许失误,恐后人紊乱推拖,留此簿按股所转,週而复始也为证。”
  5. 老股有四个:一崔姓,二杨姓,三齐姓、四程与徐姓。后续有李、葛、赵与周等姓氏之村民。

 

问题的提出:为何临汾尧庙主事者每年的农历十月十五日都要到浮山北尧庙山举行祭祀活动?此活动始于何时?浮山北尧庙与临汾尧庙之间到底存在何种关联、两尧庙的始建年代又是孰先孰后?为何会在浮山建尧庙?

看来此乡村民契并非简单,其所隐藏的秘密缘由久远,确有值得探讨之必要。

  • 被历史尘封的浮山北尧庙早于临汾尧庙300年

《洪武-平阳志》残存的半张浮山地图中,绘制有浮山县南北尧山和南北尧庙的地理位置,这是迄今发现的最早的关于尧庙在浮山的地图资料。说到浮山的尧庙,则可说几乎是鲜为人知的事,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传奇。因为近百年来,谁也没有看到过他的真容面目。事实上,浮山不仅有尧庙,而且有两座尧庙;浮山不仅有尧山,而且有南北两座尧山;浮山不仅有天坛,而且有南北两座天坛。这在全国范围内,恐都是极为少见的事,兴许仅唯此一处。

 

 

 

 

远眺北尧山

 

 

浮山南北尧山、尧庙、天坛的地理位置图

 

 

 

据年代最早的《洪武-平阳志》(洪武十五年(1383年)刻印)记载,浮山乃“尧子丹朱食邑之地”;浮山县域内有两座尧山,分别称南尧山(“在县西东八里高二里盘踞三里”)和北尧山(“在县东北二十里高三里盘踞四里”);各有帝“尧祠”一座,但称位于北尧山的帝尧祠为“旧尧祠”。也就是说,似乎南尧山的尧祠建设年代要晚于北尧山的尧祠。但据明嘉靖((1522年—1566年))《浮山县志-重修帝尧庙记》之碑文,南尧山之尧祠,曾在金皇统三年(1143年)正月三日对鄙陋不避风雨的尧祠重修而勒石铭记;又据元至大二年(1310年)春三月十三日《重修帝尧庙记》碑文可知,在1143年重修南尧山尧祠之后经过167年,又再次对其进行了重修。据此判断,既然南尧山的尧祠建造年代远远早于1143年,那么北尧山尧祠之建造年代更会早于南尧山的尧祠。

前些年,浮山学者在北尧山发现多块原以巨龟托乘的唐代巨型石碑,但碑面上文字几乎荡然无存,只有个别字模糊可认,可见其年代之久远。有一块清同治九年《复修北尧庙碑记》的残碑,上有“陶唐管下”之大字清晰可见,不但说明至清代时此庙还尚存,而且也说明这里曾是陶唐氏的管辖之地。

年代久远文字刻痕几乎荡然无存的石碑与碑座

 

另外,《浮山县志》还记载“南天坛在县东尧山之南三里,有石坛三级,坛东有龙井,旱祷或应。” 又记载似是“帝尧”(影印件“帝尧”二字模糊)“墓在县北二十里无碑刻” ,此条是否与位于涝水北岸的尧陵相关还需进一步查证。

如今,当您进入浮山城,向东望去,巨型尧王塑像所在的山,就是那座洪武平阳志所说的南尧山,而其偏南三里伫立着电视塔的山,就是洪武平阳志所云石坛三级的南天坛。

岁月沧桑,如今虽浮山南北两座尧山依旧,然两座尧庙和两座天坛的建筑已不复存在,但建筑材料的碎片却随地可见。特别是在北尧山现在还可看到很多自秦汉、隋唐到明清时代的砖块,也就是说早在秦汉时期在浮山北尧山这里就已经有庙宇的建筑存在了。据考,临汾尧庙最初在建在河西,后迁移到了河东今天之位置,距今已有1700年的历史,相比之下要晚于浮山北尧庙300年之久了。这也许正是民国期间临汾尧庙主事者为何每年农历十月十五日都要到浮山北尧庙进行祭祀的缘由所在,因为浮山北尧庙的建设年代早于临汾尧庙,浮山北尧庙则很可能是帝尧后裔最早祭尧的家庙。笔者之所以如此判断,并非是主观臆造、或也非空穴来风,因为还有来自考古学领域的权威支撑,下文将详细论述。

 

  • 专家称浮山北尧庙山乃为帝尧之子丹朱食邑

据《中国文物地图集》野外调查资料显示,在浮山县北尧山周边具有丰厚的距今数千年的新石器文化分布,包括仰韶文化、庙底沟文化和龙山文化。

 

北尧山尧庙村周边新石器文化遗存分布图

 

 

由《北尧山尧庙村周边新石器文化遗存分布图》可见,在北尧山尧庙村周边,围绕着北尧山,龙山文化陶寺型的文化遗存就达百万平米以上,且不包括北尧山(尧庙村)约45万平方米的陶寺文化遗存。北尧山(尧庙村)约45万平方米的陶寺文化遗存,涵盖了陶寺考古文化的早中晚三期,这在晋南陶寺文化分布区域内是极为典型和少见的。北尧山(尧庙村)陶寺时期的灰坑有多处,其中老百姓在建设窑洞切墙时暴露出的一处其容积就达到240立方米以上,足以说明其聚落的规模非同一般。

 

 

 

灰坑剖面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专家何驽、市文物局专家李兆祥在察看北尧山陶寺时期的灰坑

 

中国社会科学院专家徐凤先

 

中国科学院专家吕厚远

中国科学院专家顾兆炎

 

 

 

 

 

 

中国社会科学院专家李勇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专家田建文等

 

 

陶寺文化时期的彩陶残片

 

 

陶寺文化时期的夯土墙残存

 

在2018 浮山圣王山考古勘察研讨总结会上,就北尧山实地考察研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专家何驽先生指出,浮山北尧山(尧庙村)陶寺文化遗存的发现,是一项很有考古文化价值的重大发现;结合典籍记载和陶寺文化遗存的整体分布综合判断,可以断定浮山北尧山正是“尧子丹朱食邑之地”所在。

 

   至于为何在浮山会有如此之历史文化遗迹,笔者认为这恐与传说昔日帝尧从尧都平阳避洪水上浮山的历史事实有关,也印证了乔忠延先生“尧都平阳、陪都浮山、迁都陶寺”之说具有很大的可信度;同时,也说明了帝尧之子丹朱及其后裔在浮山建设家庙祭祀帝尧具有相当的合理性。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