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三晋文化>>正文内容

实业晋商刘笃敬

清朝末年,政府腐败,国力衰微,西方列强利用多项不平等条约,大肆向中国倾销洋货,处处洋货盈市、洋商多垄断,民族商业步履艰难、危机重重……

襄汾南高刘家,一个曾经在明清时期称雄山西乃至全国的工商巨族。刘笃敬,刘家杰出的代表,一位自强不败而又善于审时度势的大晋商。他胸怀大志,振臂而起,带动晋商走上了与洋货洋商抗衡之路。他是山西电力工业的创始人;他是孙中山先生大力赞许的晋商实业家;他被誉为“近代山西民族资产阶级的楷模”,在兵战不如商战的商界,这位豪门巨富、商业精英开创了民族工业一个个发展新纪元。那么刘笃敬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成功?他又向我们阐释着怎样的经商之道和晋商文化呢?《实业晋商刘笃敬》系列节目与您一同感知一代巨商的人生之路。

 

豪门刘家

清朝末年,政府腐败,国力衰微,西方列强利用多项不平等条约大肆向中国倾销洋货,于是国内处处被洋商垄断,洋货盈市,民族工商业举步维艰、危机重重……

光绪三十年的腊月十九日,山西太平县南高村。村里有一座账房楼。这座账房楼是中西结合风格的两层四合院。它墙高三丈,十分高大,两扇大门全部用铁皮包着,十分坚固。门的上方镶着一块门楣,上边有四个大大的篆字,叫做“世德南宅”。院里头,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清脆悦耳的算盘声不停地响。大门口,一队人马排了长长的一串,一直排到了村子的南门口,又向北拐,排满了整整一条街。这些人排了这么长的队伍,都是在干嘛呢?他们是刘家各地商号年底派回来交利银的伙计们。这些个伙计们,有说有笑,谈论着各个地方的趣事,十分热闹。这时,从刘家二花园走出来一位老者,50多岁,个头不高,穿得很平常。一见他出来,队伍里马上结束了交谈,一个一个地喊“东家老爷好”。见伙计们喊,那位老者一边答应,一边微笑着点头,慢慢地向前走着。这个人是谁呢?为什么伙计们见了他都那么尊敬呢?这个人,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实业晋商刘笃敬。

刘笃敬作为清末民初时期晋商的楷模、平阳帮的杰出代表,他知难而上、振臂而起,不但大胆投资和发展了民族工商业,而且还修筑铁路、兴办学堂,他以一个个令人慨叹的光辉业绩见证着我们平阳商帮的兴旺和辉煌。那么,身为平阳大地四大巨族之一,刘笃敬究竟有着怎样的家世背景?而这又为他以后的人生道路奠定了哪些重要基础呢?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赵向阳先生将为您精彩讲述《实业晋商刘笃敬》系列节目第一集 《豪门刘家》。

在讲刘笃敬之前,我们先说一说晋商这个话题。著名导演张艺谋的一部《大红灯笼高高挂》,演火了乔家大院,著名学者余秋雨的一篇《抱愧山西》,又拉开了晋商研究的序幕,电视剧《乔家大院》《白银谷》和话剧《一把酸枣》的热播热演,更是让晋商成为全国家喻户晓的名词。一番热闹之后,晋商便成为山西人引以为荣的又一种骄傲。由于炒作的原因,外界普遍认为晋商就是指晋中的晋商,却不知道晋南,特别是咱们临汾的晋商,就连我们临汾人也以游晋中大院、观晋中影视、谈晋中之富为美事,但是,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们临汾商人也就是平阳商帮,才是晋商真正的开创者和最杰出的代表。晋中商人只不过红火了一百年,咱们临汾商人却从明朝中期开始到清末民国辉煌了五百年。我说这话是有凭有证的,不是瞎编的。明代中晚期的沈思孝所写的《晋录》是这样记载的:“平阳、泽、潞豪商大贾甲天下,非数十万不称富。”平阳,就是指咱们临汾,泽、潞是指晋城的泽州和潞城那一带。说明在明朝中晚期,平阳商人在山西乃至全国商人里边就已经是把头的了。而平阳商人里边混得最牛的当数平阳四大巨族,即府里亢家、师庄尉家、北柴王家、南高刘家。这四家里边,府里亢家,是临汾城里的,其他三家都是平阳府太平县的,平阳府太平县也就是现在的襄汾县。

正如赵向阳先生所说,近年来随着一些以晋商为题材的影视剧的热播热演,大众的目光便将晋商这个词锁定在了晋中,再加上晋中一些大院的不断修复和开放,人们更是纷至沓来,以至于同为晋商的一些其他商帮似乎相形见绌、鲜为人知。那么,在这些不同的商帮中,有着500年历史的平阳商帮究竟在当时有着怎样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呢?

从下面的史料记载中,我们可以了解这四大家族的富有程度和在当时的地位。康熙时期有个叫钮绣的人说:“江南泰兴季氏与山西平阳亢氏,俱以富闻于天下。”康熙二十年(1681年),由于连年战争,国库不充,拟向全国22省摊派,户部尚书出奏,拟向山西摊派双份。临汾亢家得知后,主动表示愿将全国摊派银两全部负担,为此被封为“护国员外”。根据清朝人许指严所撰《象齿焚身录》的记载,乾隆皇帝曾说:“朕向以为天下之富,无过鹾(cuó,意为盐)商;今闻亢氏,则犹小巫之见大巫也!”这说的是府里亢家,咱们再说襄汾的那三家。根据《太平县志》记载,北柴王家在乾隆年间也已经达到极盛,乾隆皇帝庚子、甲辰两次南巡,都是王家承办的差务,花销的巨额开支那也是王家负担的。嘉庆五年的8月19日,山西巡抚伯麟给朝廷上了个奏折,内容是:太原等府州之绅士候补知府王协、举人尉维模共捐银2183800两以备凯旋赏赉之需。这里边,说了太原等府州之绅士,还专门点了北柴王家的王协和师庄尉家的尉维模的名字。据说当时这两个人各捐了50万两。50万两银子是什么概念呢?当时,太平县衙门的捕快、轿夫、门子、皂隶等普通公务员的年收入是6两银子,而太平县一年的财政收入是58000两银子,50万两银子,那就相当于一次捐了8万多名普通公务员一年的收入或者是9个太平县一年的财政收入。这样的大手笔,充分说明了王家和尉家的富有程度。说完了王家和尉家,咱们再说在清朝中期发家,清末民初达到鼎盛的南高刘家。有一件事可以说明刘家在当时的地位与影响,那就是1912年9月孙中山到山西考察时,曾与山西工商界名流拍照合影,在孙中山的右侧是山西的土皇帝阎锡山,而左侧,就是南高刘家的刘笃敬。1905年到1916年之间,刘笃敬一直担任着山西商务局总办和山西商会会长,在山西工商界当了十一年的领军人物。

历史早已远去,四大巨族当时的繁盛已然无法目睹,但是通过以上史料我们明确看到,从明朝中晚期到清朝早中期,再到清末民初,我们临汾商人都是占据了山西乃至全国商界的霸主地位。而其中,刘笃敬作为临汾商人中的一员、四大巨族中的一支,那么他的身上又有着哪些其他富商不曾有的特点呢?

我们平阳商人这么富有,这么兴旺,这么发达,这么大气,晋中的票号商又怎么能够比得上呢?我们一定要对“晋商”这个概念有个认识和理解,知道真正的晋商在哪里,好好地宣传宣传我们平阳商人。今天,要给大家详细介绍的,就是当年坐在孙中山旁边的南高刘家的杰出代表人物 刘笃敬。在平阳四大巨族里边,南高刘家既不是最早发达的,也不是最为富有的,那么,我为什么要给大家讲刘笃敬呢?这是因为,刘笃敬不仅是大家普遍认识的那种讲诚信、善经营的晋商,而且他还是极具开创意识、爱国情怀和时代精神的晋商。他把南高刘家推向了鼎盛,使南高刘家成为山西乃至全国著名的富商;他领导支持了山西历史上著名的“争矿运动”,有力地维护了中华民族的尊严和利益;他开煤矿、办电厂、修铁路,开创了山西近代工业发展的先河。在清末民初晋商普遍走向哀落的大背景下,完成了传统晋商向近代民族资产阶级的成功转型。《山西通史》卷六《人物志》称赞刘笃敬“不愧为近代山西民族资产阶级的楷模”。那么,刘笃敬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他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是怎样成长起来的?又干过什么事情呢?接下来,我给大家一一道来。刘笃敬,字缉臣,号筱渠,清朝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出生于太平县南高村。刘笃敬出生的南高村在哪里呢?南高村就在今天的襄汾县景毛乡政府所在地向南一公里处,距县城7.5公里。它西望吕梁山脉的姑射山,东临养育了农耕文化的碧水汾河,地处三官峪下游冲积地带,是一块石榴状的高地,四面都是涧河滩。古代发洪水的时候,四边为水,号称水围城。

我们说,讲诚信、善经营这是一个商人道德、能力和智慧的体现,刘笃敬能够成为商界巨擘,这说明他是一个将三者完美结合的成功者。然而在成功的背后,他又是一个兼具创新意识和时代精神的爱国者,这就是真实的刘笃敬。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时代背景铸就了刘笃敬如此深厚的爱国情怀呢?

刘笃敬生于清道光二十八年,也就是1848年,死于民国九年1920年。他生活的年代,是一个剧烈变革,又极其动荡不安的年代。这个年代发生了许多影响中国发展进程的重大事件。我们只说从刘笃敬出生到他19岁,属于出生成长期间发生的重大事件。在他出生前八年,是1840年的鸦片战争。在出生后第三年的1851年,开始爆发长达14年的太平天国运动。1856年,是第二次鸦片战争。1860年,是英法联军攻占北京,火烧圆明园。1861年,是慈禧太后垂帘听政和洋务运动。1864年是太平天国运动失败。这中间,清朝政府同外国列强签订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比如《南京条约》《虎门条约》《中美望厦条约》《中法黄埔条约》《中俄瑷珲条约》《天津条约》等等,特别是《中俄北京条约》,中国一下子就丧失了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些重大事件,影响了中国历史的发展。特别是1840年的鸦片战争,它使得中国进入了近代社会,也开启了中国近代史的苦难历程。这些重大事件也极大地影响了成长时期的刘笃敬,在他幼稚的心灵里刻下深深的痕迹。不过与日益衰败的大清王朝不同的是,此时的南高刘家正处于一个蒸蒸日上的时期。

清朝末年,西方列强轰开了沉寂百年的中国大门,这是一段中华民族的屈辱史,也是能人志士奋起的时代。而就在这样的时代,年幼的刘笃敬懂得了什么是国难、什么是国耻。国难不可挡,可此时兴盛的刘家却以空前的商业规模一定程度上抵触了国内洋货盈市的不良局面。

刘家真正的兴盛始于刘笃敬的爷爷刘体正。这一时期,刘家商号发展到了几十个,分布在山西、河南、河北、山东、湖北、湖南这一带。这一时期刘家的商业规模,我们去襄汾县古城镇的“川心店”去看一看。明清时期古城是平阳重镇,地处交通要道,全县一半的税收都来源于此。“川心店”是刘体正于清道光十六年(1836年)创建的,地处古城镇最繁华的地段,是一家综合性的批发零售商号。这个“川心店”现在保存得基本完好,我们能看到,这个店东西长约100米,南北宽约20米,占地约2000平方米,全店四面都是房子,南边和北边是19间的单面二层楼,西边和东边是7间的双面二层楼房。全店共有房屋118间,规模宏大,气派十足,蔚为壮观。为什么叫“川心店”,是因车马可畅通无阻地穿行而过而得名。我们可试想一下,上百间的门店里,经营着天南地北的千余种货物,几百个伙计在忙碌着,几百个来自各地的客商南腔北调地讨价还价,店中央宽敞的过道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车水马龙,货走货来,该是何等的繁华与热闹!而这,仅仅只是刘体正时期南高刘家数十家商号里的其中之一。刘体正去世以后,刘家家业由次子,也就是刘笃敬的父亲刘向经主持。这一时期,刘家在全国各地的工商字号已发展至一百多家,涉及当铺、银号、盐业、茶业、地庄、零售业、手工业、煤油公司、洋货店等各个行业,大江南北、黄河上下之特产,民众所需、官府所用,皆有营生。可以说,在刘向经手里,南高刘家进一步发展壮大,已经成为一个横跨多个省区、多个行业领域的大型工商业集团。

在时局动荡、民族工商业极度衰微的局势下,襄汾县南高刘家能够蒸蒸日上迅速发展为一个横跨多个省区、多个行业领域的商业集团,他们的崛起不仅标注着平阳商帮的日益昌盛,而且还承载着一个家族的兴衰。那么,刘家如此富有,他的家风门风又怎么样呢?

首先,刘家是个礼仪之家、和谐之家。对长辈他们是尊敬有加,父母那自然不用说。刘体正的父亲卧病在床50年,刘体正每天早叩安,晚问候,50年如一日,从来没有嫌弃过。对后妈刘氏,那也是好得不得了,从来都是顺着她的意思办,以至于他那个后妈都忘记刘体正不是自己亲生的了。无独有偶,刘向经和刘向书对后妈李氏也是非常好。《太平县志》对这三个人的评价都是“事继母以孝闻”。对于亲戚他们视为一家,非常厚道。

其次,刘家是个仁厚之家。刘家“为人恂谨长厚”,待人十分亲善,不摆架子,完全没有那种骄奢之气。刘体正精通医术,当时算是有身份的人,但是只要是得病的人来求医,不论严寒酷暑,他都会亲自为他们诊断治疗,而且药都是免费的,有的时候病人来不了,还亲自出诊,不论病人的穷富贵贱。所以他死后,村里的老百姓都哭道:“今而后,疾病冻馁将谁恤也?”意思是说,从今往后,我们生了病,冻着了,挨了饿,谁再会体恤我们呢?刘体正的兄弟刘体直也懂医术,那是当过实职官员的,虽然最大只做过知州,却也曾经前呼后拥的,退休之后,也和刘体正一样给老百姓看病施药。

古人重“礼”、讲“和”,而刘家能够秉承这种传统,甚至做到“事继母以孝闻”,可见这个家族是一个富而不奢、重善重德的标榜之家。然而更为可贵的是,刘家世代兴办私塾、尊师重教,而这样的氛围恰给刘笃敬的人生架起了一座通向成功的桥梁。

第三,刘家是个书香门第。刘家人都喜欢书,只要是看得上的书籍,都不惜重金买回来,号称藏书数万卷。而且,都喜欢读书,善于读书。刘笃敬的父亲刘向经“尤善强记”,记忆力非常好,而且十分善于分析研究,一篇文章拿过来,稍微看几遍,就能明白其中的意思,给你讲个一二三出来。刘向经还特别喜欢和文人墨客交朋友,书房里边挂了四个大字 “集思广益”,勉励自己向大家学习。最重要的一点,是刘家十分尊师重教。刘家共设有三座私塾,家里头的小孩根据年龄大小,都上学。请的老师都是名师。都有谁做过刘家的老师呢?我们介绍两个教过刘笃敬的老师。一个叫孙成基,是本县人,进士出身,曾经在刑部担任过湖广司主事,退休回乡后就在刘家任教。一个叫王文在,本省稷山县人,是同治七年的探花、翰林院编修,担任过湖南大主考,湖北学政,慈禧太后称赞他“文冠七品,笔压三班”。这两个人的档次都非常高。那么,长辈们又是怎样要求刘笃敬的呢?刘笃敬的父亲说:“富而不学,无以昌其家,使人目尔为膏粱子弟,吾不愿有此子也。”意思是,光有钱而不好好学习,怎么能使咱们刘家兴旺呢?如果你不好好学习,别人会说你是个膏粱子弟,干脆就别做我的儿子了!非常严厉。刘笃敬的伯父刘向书,在刘家是专管教育的,每天傍晚的时候,都会叫刘笃敬兄弟几个到他房里考问当天的学业,“佳者喜形于色,否则痛加斥责,不稍宽贷”。

刘笃敬就出生于这么一个综合条件非常好的巨富之家,他从小耳濡目染既汲取了长辈们优秀的经营之道,同时又受到了良好的家庭教育,并且整个家族又对他们实施极为严厉的学校教育,可以说“教育”两个字贯穿刘家人的生活全部。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刘家如此重视教育呢?

这与封建社会由来已久的“贱商”思想有着直接的关系。纵观中国历史,贱商思想可说古已有之。在奴隶社会商人叫做“食官”,地位比一般的奴隶还低,是奴隶里边的奴隶。秦始皇曾发布“贱商令”,把商人视作贱民,当作罪犯强制遣送到边关打仗。汉高祖曾颁布过一系列贱商法令,规定商人不得穿丝绸衣服、乘马和做官吏,交的税也比常人多几倍。西晋时期,贱商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当时规定商人穿鞋必须一只白一只黑,头上还要戴上一块白布,上边写有自己姓名和所经营商品品名。到了明朝初期,朝廷对商人的态度有所缓和,但是贱商思想仍然严重。明朝洪武十四年,朱元璋曾经发布贱商令,说农民可以穿绸、纱、绢、布等面料做成的衣服,商人只能穿绢和布料做成的衣服,农民家里只要有一人经商,那么全家都不得穿绸、纱。明朝中晚期到清朝,虽然贱商思想不再严重,但是商人的地位仍然不高。雍正皇帝就说:朕观四民之业,士之外,农为最贵,而工贾皆其末也。商人排在最后。我们在各代官府编撰的各类正史,包括清末的史志中,都很难看到关于商人和商业的记载。在长久的贱商思想作用下,商人一直以来都处于非常低的社会地位。商人无论挣多少钱,给朝廷出过多少力,你都进入不了上流社会。只有做官从政,才可以一步登天,居于万人之上。所以,在清中期朝廷制定公开的卖官政策之后,商人买官的那是蜂拥而上。一时间,买官卖官成风,据说当时山西商人买到四品以上官的就有上千个。但是买来的官毕竟底气不足啊,而且绝大多数买的都是个级别待遇,很少有人能得到实职。真正地要走上仕途,那还得靠科举。而且还有一条,商人可以富,但不贵,当官可以贵,也可以富。有钱的商人想贵怎么办呢?开私塾,请名师,尊师重教,好好学习。现在好多专家学者都说明清时期的山西人崇尚经商,说最聪明的学经商,次一点的种地,最下等的才去读书参加科考。我认为这是错误的观点,山西人聪慧,而且山西文化积淀深厚,但不是聪明人不想读书,而是因为古时候不像现在实行的义务教育,谁家的孩子都能上学,那个时候上学需要一定的经济条件,不是谁都有条件读书的。想经商很容易,不需要多高的要求,可以一点一点干起来。但最后还是要为读书创造好的条件,通过科考进入上层社会,取得政治地位。

在刘家这样和谐的家庭环境和优越的教育条件下,刘笃敬逐渐成长为一个懂礼貌,有知识,会经营的复合型优秀人才,为他以后成就一番事业奠定了基础。那么,长大成人的刘笃敬将如何进入仕途呢?而在为官的同时他又是如何把南高刘家的生意做大做强的呢?《实业晋商刘笃敬》系列节目第二集 《亦官亦商》,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