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三晋文化>>正文内容

实业晋商刘笃敬:实业楷模

实业楷模

上一讲中,我们主要了解了刘笃敬的仕途之路和经商之道,亦官亦商的他在妥善经营和不断的改革创新下,刘家的产业一步步走向了顶峰。然而这并不是刘笃敬一生中最为辉煌的一段,他的思想以及他实业救国的一系列创举才真正向我们讲述了一个不一般的刘笃敬。那么,清朝末年,面对多事之秋的大清国,刘笃敬的思想究竟产生了怎样的转变?而受这一思想的影响,他后期又创下了哪些永垂史册的光辉业绩呢?《实业晋商刘笃敬》系列节目第三集 《实业楷模》,为您讲述。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的夏天,是一个异常火热的夏天。不仅仅因为天气热,而且因为朝廷里也发生着热闹事儿。农历六月十一日,光绪帝颁布《明定国是诏》,开始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百日维新”。从6月11日到9月28日,一百零三天的时间里,朝廷颁布了一百多个诏书,朝野上下,议论纷纷,异常火爆。一百天过后,已是仲秋。对于刘笃敬来说,那一年的秋天是异常凄凉,因为变法失败了,一展宏图的希望没有了,至交好友杨深秀也被砍头了。刘笃敬和杨深秀是“三同”至交好友。哪三同呢?同乡,都是晋南人,杨深秀是运城闻喜县人氏。同僚,都是刑部主事,杨深秀是光绪十五年的春天考中进士后,担任了刑部主事,两个人当了九年多的同事。同龄,杨深秀只比刘笃敬小一岁。同乡、同僚、同龄,再加上两人都有强国的梦想,有着共同话语,两个人的关系处得那是非同一般地好。公务之余,两人促膝相谈,每每议论朝政,闲聊乡野之事,很是合得来。让刘笃敬没有想到的是,国学底子深厚、八股文写得很好的杨深秀思想激进,对世界各国之形势都看得很透,言词中每每透露对当朝不满,希望以变法强盛国力,主张“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提倡学习西方科学,改革教育制度,发展农、工、商。慢慢地,刘笃敬接受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维新思想。由于缺乏史料,我们不敢肯定刘笃敬直接参与了“百日维新”,但刘笃敬以后投资近代工业、支持早期革命、兴办现代教育的种种行为,却证明了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维新思想的实践者。

刘笃敬与“戊戌六君子”之一的杨深秀可谓是志同道合,而受杨深秀思想的影响,刘笃敬也慢慢接受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维新思想。然而令刘笃敬没有想到的是,以强盛国力为主旨的变法失败了,开始支持变法的慈禧太后突然制止了变法,而且还杀了“六君子”。杨深秀的被杀,对刘笃敬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刘笃敬的思绪凄凉而又凌乱,他觉得自己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所向。但是他没有时间去理顺这些思绪,他首先要做的是替杨深秀收尸。六君子问斩后,尸体在菜市口已经放了好几个时辰了,他不能让至交好友的尸体在菜市口过夜,他要去收尸。在当时那样一种形势之下,替杨深秀收尸,很难说会有什么后果,被牵连下狱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六君子被杀后,以前和他们来往密切的那些人都噤若寒蝉,躲得远远的,甚至是四门不出,惊恐地把自个关在家里,都害怕受牵连。谭嗣同不是有好朋友大刀王五吗?他的尸体也是在第二年才被送回了湖南浏阳老家。但是刘笃敬就不怕,他义无反顾地就去了菜市口。我们想见这么一幅场景:六君子被问斩的那一天,黄昏时刻,血红的残阳渲染着充满杀气的菜市口,衰黄的叶子在秋风中胡乱地飞舞,年已半百的刘笃敬蹒跚着来到了菜市口,在打点一番之后,拉走了杨深秀的尸体。为什么要打点一番?这就是刘笃敬作为商人的周全之处、精明之处,尽量避免自己受到伤害。之后,刘笃敬亲自护送灵柩,前往杨深秀的老家闻喜县仪张村送葬。到了闻喜县仪张村,却找不见杨家人。杨家人全吓跑了,村里的人也不敢接待刘笃敬。后来刘笃敬给大伙讲道理,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又出了一定的报酬,乡邻们这才帮着把杨深秀埋了。

这里有一张十分珍贵的照片,是光绪二十一年杨深秀和康有为、谭嗣同、梁启超等保国会成员的合影。这张照片据说是刘笃敬在杨深秀家里头捡的,当时照片压在镜框里边,摔到了地上。在这张照片中,杨深秀的脸上被划了一道,据说是杨家人自己划的。为什么?因为他们恨杨深秀。你想,能不恨吗?杨深秀惹的那是多大的祸呀!全家人都不能安生!说到这里,我们对刘笃敬这个人又多了一层理解。什么样的理解?为了朋友他可以不顾一切,哪怕是两肋插刀,肝脑涂地,他是侠肝义胆,铁骨柔情的大仁大义之人!

作为挚友,刘笃敬不顾牵连之罪安然地将杨深秀的灵柩送回闻喜县仪张村,他的大义之举不单是体现了他与杨深秀之间深厚的友谊,更说明了他这个人侠肝义胆、重情重义。而在安排完杨深秀的丧事后,刘笃敬再没有心思去京城,而是回到了襄汾县南高村。

在南高刘笃敬呆了近三年的时间。每天,他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看书练字,偶尔接待接待来访的客人,基本上不出门。对于生意上的事呢,他也过问得不多,一方面是因为生意上理得挺顺,基本上不需要他多操心,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心思不在这儿。他的心在哪儿呢?在北京,在朝廷,在多事之秋的大清国。这些年,大清朝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先是新疆之乱、俄人占伊、鸦片之战、南京之约、太平匪患、英法联军入侵,圆明园被焚、辛酉政变,后又有甲午之耻、中俄密约、德国强租胶洲湾、沙俄强占旅顺大连,今又是戊戌变法、六君子被斩……这一桩桩一件件,身为朝廷命官刑部主事,虽然位轻言微,刘笃敬却件件放在心头,桩桩置于脑海。想我泱泱中华大国,曾威震环球,四夷皆服,如今却任人宰割。唉!大清有难,匹夫有责,吾却无能为力……

回家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899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后,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出逃西安,10月10日途经襄汾县境,刘笃敬和他的哥哥刘笃康作为本地京官和富绅代表,耗费巨资在史村驿隆重接待了慈禧太后一行,得到了赏赐的黄马褂。不管怎么样,接受传统教育多年的刘笃敬,对朝廷还是忠心耿耿的。

国难当头,匹夫有责,看着满目疮痍的大清国,此时的刘笃敬忧心忡忡却无能为力。然而爱国不是一味的悲叹,刘笃敬没有在悲叹后沉默,而是在适当的时机终于找到一条实业救国的道路。

时光荏苒,转眼就到了1901年。这一年,刘笃敬结识了洋务派重臣、刚刚卸任山西巡抚的胡聘之。在胡聘之的推荐下,刘笃敬远赴日本和欧美国家,开始寻求符合他的商人特性的实业救国之路。虽然我们不知道刘笃敬去了日本、欧美的哪些地方,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思想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但是我们依然对当时已经53岁的刘笃敬表示崇高的敬意。五十岁,在旧中国被称作“知天命”的年龄。如果是为了发财致富,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家业规模,刘笃敬完全不必出国考察学习,因为那时的刘家已经是家资千万的山西首富了。我们完全可以肯定地说,刘笃敬是抱着一颗救国之心出国考察的。1901年清朝政府掀起了赴日本考察热,人数达到274人,但是考察目标大都集中在军事、教育上,对于工商业几乎没有兴趣。而作为商人与官员两重身份的刘笃敬,首先履行了作为爱国商人的职责,他谋求的是实业救国之路。一般官员去日本都是几个月的短期行为,而刘笃敬在呆了一段时期后又转道去了欧美,共计历时三年多之久。关于刘笃敬的实业救国之心,从刘家家谱中所载对联中可以知晓。且看这五副对联,第一副:上联是“同营美利通三岛”,下联是“兴起新猷驾五洲”;第二副:上联是“世界崇利权经商宜寓拯民意”,下联是倡言昭信用济物须存爱国心;第三副:上联是“世际芳春利权应拟收三晋”,下联是昌逢泰运商战何难驾五洲;第四副:上联是“德义直行欧美地”,下联是“泰和常洽管鲍心”;第五副:上联是“世路极崎岖大扩商权即可扶持华夏”,下联是“昌时怀浩荡无亏国课何妨宴新春”。这五幅对联,通俗易懂,其中满怀着刘笃敬兴办实业、救国救民的爱国情怀和战略思想。这五副对联,我们说没有相当的胸襟和高度的爱国责任感是肯定写不出来的。

面对日益衰微的清政府,在国民将救国希望寄托于军事、教育时,刘笃敬却选择了走实业救国的道路。1903年的腊月,时年五十六岁的刘笃敬从日本考察回国,带着实业救国的理想他走入了人生中最为辉煌的阶段。那么,投资眼光敏锐的刘笃敬首先会将目标投向哪里呢?

回国后的刘笃敬首先把眼光投向了近现代经济发展中最重要的能源

煤炭。从1904年开始筹办太原阳曲王封山磺矿公司,到1916年辞退保晋公司总经理职务告老还乡,十二年投身近代实业的过程几乎都与煤炭有关。1905年,王封山磺矿公司开始生产,成为山西省最早兴办的机械采矿业。磺矿就是硫磺矿,硫磺大家都知道,属于军工产品,是生产黑火药的主要原料。硫磺矿一般与煤炭是共生的,生产硫磺同时就生产煤炭。为什么要首先选择磺矿进行投资?发展军工,发展国防,刘笃敬首先想到的还是救国。1905年,刘笃敬又与冯济川等人投资236万大洋,创办了阳泉铁沟煤矿。这个矿后来发展为保晋公司平定矿务分公司,它就是现在阳泉矿务局的前身。1906年,刘笃敬在太原西山冶峪投资开办了庆成煤窑。1911年,又在西山王封附近投资开办了永泰煤窑。这些煤矿,开创了山西煤炭工业的先河。今天,如果要问山西煤炭工业的老祖宗是谁,我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他就是我们襄汾人刘笃敬!

刘笃敬不仅是山西煤炭工业的开创者,而且还是山西近代史上著名的“争矿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争矿运动”是1905年到1908年山西人与英国福公司争夺办矿权的一场斗争,最终山西人取得了胜利。而关于这场运动,近年来由于某些炒作的原因,史学界和舆论界普遍对晋中票号商人渠本翘的贡献评价过高,而忽略了咱们临汾商人刘笃敬的作用。那么,在这场运动中,刘笃敬到底有着怎样的身份和贡献呢?

在这里,有三点可以说明刘笃敬在“争矿运动”中的积极态度和领导地位。首先,“争矿运动”与刘笃敬有着直接的利害关系,刘笃敬必须要有个积极的、坚决的态度。我们前边说过,刘笃敬在1908年之前已经开办了几个煤矿,如果山西矿业的专办权给了英国福公司,刘笃敬在经济上必然遭受巨大损失。而且经过几轮谈判后,英国福公司把专办权的底线确定在了阳泉一带,刘笃敬与人合资的阳泉铁沟煤矿正在其中。从自身利益考虑出发,从捍卫民族尊严的角度出发,刘笃敬必须要有个积极的、坚决的态度。这是刘笃敬坚决支持“争矿运动”的根本原因,也是后来渠本翘辞去保晋公司经理之后,刘笃敬接手“步履维艰”的保晋公司的重要原因。刘笃敬对“争矿运动”的态度,还可以从刘笃敬与渠本翘的关系上得到印证,刘笃敬的侄儿刘培厚的元配夫人就是渠本翘的长女渠晋韫。

其次,“争矿运动”是刘笃敬出任商务局总办的促成因素,作为商务局总办的刘笃敬本身就具有“争矿运动”的领导地位,这是别人无法替代的特殊身份。刘笃敬是1905年10月出任的山西商务局总办,他的前任就是出卖山西矿权的贾景仁。刘笃敬为什么能够出任商务局总办呢?原因有三点:第一,刘笃敬是山西商界的总代表。南高刘家在1896年商务局成立之初就是绅董,时任候补知府的刘笃康还是商务局的主要筹办者。1907年刘笃敬还被选为山西商会会长。第二,刘笃敬符合任职条件。商务局总办实际上是一种行政官吏。在1904年11月清朝商部《议派各省商务议员章程》规定:商务议员由各省督抚于候补道府中择其公正廉明、熟悉商务者报请商部委任,一般由商务局总办兼任。刘笃敬正好是熟悉商务的候补道员。第三,刘笃敬出任商务局总办是众望所归。由于当时山西籍京官和山西民众的极力争取,朝廷不得不罢免了贾景仁的职务,强力支持“争矿运动”并且在京官中声望颇高的刘笃敬自然得到了上下的一致推举。就这样,刘笃敬出任了山西商务局总办。刘笃敬出任商务局总办的时候,“争矿运动”实际上已经得到了山西官方的支持,让刘笃敬出任总办,就是要让他组织协调“争矿运动”,确保山西的利益。

再次,保晋公司成立之初刘笃敬、刘笃敬的亲朋好友以及太平县认购股份非常积极。我手头有1909年7月25日、29日、8月3日这三期的《晋阳公报》,在这三期报纸的第六版,保晋公司因为要给各股东加息,公布了第二期的认股清单,这三期报纸总共是公布了6个县的认股清单,分别是太平县、孝义县、宁乡县、五寨县、永济县、阳高县,六个县当中,太平县有290家认股,其中刘家是365股,其他五个县总共才有249家认股,数量也都不大。可见,在刘笃敬的号召下,太平县认购保晋公司的股票是非常积极的,比其他县积极的多得多。另外,据国画大师董寿平的回忆,当时保晋公司成立之初,刘笃敬就动员过董家认购股份,因为董家和刘家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董家当时是认购了600股,出了3000两银子。

从刘笃敬参加“争矿运动”的原因,到他的身份再到他在保晋公司的入股清单,我们足以看到他在这次“争矿运动”中的积极态度和领导地位。而作为山西商务局的负责人,刘笃敬绝不会让山西的办矿主权落到列强手中,那么,他又是如何据理力争、夺回矿权的呢?

1905年11月,英国福公司总董事长哲美森专程到太原,要求山西巡抚张人骏按照同总理衙门签订的合约,发给开矿凭单。张人骏既不敢得罪洋人,又不愿丧失山西办矿主权留下骂名,就把此事推给了商务局,让福公司与商务局具体洽谈。11月24日,哲美森和刘笃敬等人举行了两次会谈。谈判桌上,双方争执的焦点集中在专办权上,刘笃敬据理力争,毫不相让。双方两次会谈均无成效,哲美森不辞而别。可以说,在“争矿运动”的起始阶段,由于刘笃敬的坚持原则,山西取得了初步的胜利。在随后两年的“争矿运动”中,刘笃敬都发挥了主要的领导支持作用。1908年1月,“争矿运动”取得胜利,刘笃敬代表山西商务局与英国福公司签约赎回了山西矿权。对于刘笃敬在“争矿运动”中发挥的作用,官方也予以肯定。1908年7月8日,山西巡抚宝芬在给朝廷的奏折中说:“惟渠本翘、刘笃敬两绅于矿事始终维护,实系尤为出力……争回矿约,颇著勤劳。”为什么这个奏折把渠本翘的名字排在前头,刘笃敬的名字排在后头呢?因为当时渠本翘的官品比刘笃敬高,并不是说渠本翘就比刘笃敬的功劳大。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刘笃敬就是“争矿运动”主要领导。对于维护民族尊严、维护山西利益,刘笃敬做出了卓越贡献。宣统三年(1911年),对保晋公司的前途失去信心的渠本翘辞职,刘笃敬以更大的胆识和魄力,接任荆棘丛生、步履艰难的保晋矿务公司总经理。上任后,他竭力维持保晋公司的业务,曾聘请矿师赵奇英、武尽杰,测绘师王宪、侯德旺开展工作,使保晋公司稍有起色。1913年中华矿业联合会成立,刘笃敬还被推为副理事长。民国五年(1916年),保晋公司因与国务卿徐世昌、陕西督军陆建章控制的建昌公司发生矛盾,进一步陷入困境。时年68岁的刘笃敬以年老体衰为由,无奈地辞去了处于风雨飘摇中的保晋公司经理。

在“争矿运动”中,刘笃敬据理力争、挫败英商的壮举,在显示山西商界与列强竞争的同时,也反映了刘笃敬从经济斗争转变为政治斗争的爱国反帝精神。当然,刘笃敬对山西近代经济发展的贡献不仅仅限于开办煤矿和“争矿运动”,山西人自己修建的铁路也始于刘笃敬之手。

为什么要强调山西自己修建的铁路呢?因为之前已经有了正太铁路,但那是外国人修建的,掌握在外国人手里,运输成本很高,山西企业负担太重,大大制约了当时山西经济的发展。所以山西人都盼着修建自己的铁路。早在正太铁路没有修好之前,刘笃敬等山西籍的京官就向朝廷提出了由山西商人自己修建铁路的建议。1905年,刘笃敬上任商务局总办之后,便开始筹办修筑同蒲铁路的具体事宜,并经朝廷批准成立了同蒲铁路公司,推荐前甘肃藩司、灵石人何福塑任总办。同蒲铁路公司是商务局管辖的股份制官办企业,刘笃敬是主要股东之一。两年后,何福塑辞职,刘笃敬亲自担任了总办一职。经刘笃敬之手,同蒲铁路修筑了太原至榆次段的7.5公里,虽然只有短短的7.5公里,但是却为山西铁路交通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一个世纪以来,贯通山西南北,堪称“山西经济大动脉”的同蒲铁路对山西的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可以说,没有同蒲铁路,就没有今日之山西。

为抵制列强资本主义的经济侵略和渗透,发展山西现代民族工商业和交通事业,刘笃敬可谓是付出了极大的资金、智慧和心血。他修筑山西南北大动脉的这一创举将会永载史册。而这只是其一,他还大胆投资现代工业,兴办了山西第一座电厂。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的九月,他集资20.9万银元,在太原市内南肖墙街东段路北,创办了山西历史上的第一家电力企业 太原电灯公司,安装了一台60千瓦的直流发电机。这个发电机由蒸汽机牵引,属于火力发电。公司于1909年十月建成发电,供市内附近的商店和街道照明之用。当时,夜晚降临,街灯一亮,市民争相观看,无不称奇。你想想,点了几千年油灯的老百姓,忽然见了电灯,不要说在清末,就是在改革开放以后,有些地方刚通上电的时候,老百姓见了电灯也是稀罕得不得了。不是有老头、老太太想灭电灯,不会拉开关,用嘴吹的笑谈吗?那是几十年前的真事。太原电灯公司的开办,开创了山西电力工业发展的新纪元,刘笃敬成为山西办电第一人。民国三年(1914年),刘笃敬又投资创办了太原电灯公司附属面粉厂,厂址设在晋生路,占地30亩,安装有德式磨粉机一部,后增加为三部,并从上海聘请陈乾荣技师指导生产。面粉厂很快投入生产,获得利润。该厂面粉每袋44.16斤,分为一、二、三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刘笃敬为面粉设立了商标,分别为绿、红、蓝“电灯牌”,与他的电灯公司互为宣传,显示他超前的广告意识和精明的商业头脑。1920年,刘笃敬去世后,阎锡山将电灯公司收为官办。今天,我们在太原南肖墙12号晋能集团院内,还能看到当年的电灯公司的大烟囱。这个大烟囱上有若干个1949年解放太原时炮弹击中后留下的弹痕,它既是山西省清末工业发展的有力见证,也是刘笃敬作为山西办电第一人的实物例证。

刘笃敬开创了山西电力工业发展的新纪元,而他的名字也以山西第一个办电人的光辉称号被载入了桑梓史志。他以一个普通商人的辉煌代表着平阳商帮的辉煌,更代表了山西在清末时期工业的崛起。

除了以上说的这些,在其他近代工业上,刘笃敬还有投资。早在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刘笃敬就买下了濒临倒闭的官办“绛州纺纱厂”的全部资产, 创办了“新绛工艺公司”,也就是现在的“新绛纺织厂”。 从1907年正式开工,到1920年刘笃敬去世后破产倒闭,新绛工艺公司先后经营了13年。公司有制造、织布、轧花三个车间,员工不到200人。产品有平纹布、斜纹布、绉纹布、线哔叽、罗纹布、毛巾、大提花被面等,当时热销本省各市县,其中平纹布曾在1919年山西省第一次实业展览会上荣获优质布类奖。1906年,刘笃敬还同张兰亭、赵永义等人合资,在太原开办了新晋书社印刷厂。这个厂子后来一直为同盟会山西支部的会刊《晋阳公报》提供印刷服务。今天,我们说刘笃敬是山西煤炭、铁路、电力的开创者,是山西工业的奠基人,近代民族资产阶级的楷模,真的是一点都没有高抬他。对于刘笃敬的这段历史,我们每个企业家都应该很好地回味借鉴:一个企业家要瞄准发展方向,大胆开拓创新,不断在新的领域里谋求发展,更要在关系国家和民族利益的关键时候有所担当,有所作为。这样,才能义利兼顾,流芳百世。

刘笃敬一系列投身近代工业的创举,以及在“争矿运动”中的爱国行动,进一步确立了他在清末民初山西工商界的领军地位。然而此时的他并没有止步,1916年他又在创办于清朝中叶的刘家书院基础上,兴办了闻名三晋的南高私立高级小学。那么,他在教育和文化方面又做出了哪些突出的贡献呢?《实业晋商刘笃敬》系列节目第四集 《嘉惠儒材》,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