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三晋文化>>正文内容

实业晋商刘笃敬:嘉惠儒材

嘉惠儒材

上一讲,主要为大家讲述了刘笃敬的实业救国道路,他开煤矿、办电厂、修铁路,以一个个惊人辉煌的业绩开创了近代民族工商业的新纪元。然而他的爱国心不仅仅体现在他投身实业的一系列创举中,花甲之年的他还把自己的余生精力投向了家乡的教育事业。那么,在寻求教育救国的路途上,刘笃敬又将用怎样的行动实现理想呢?而他的不懈努力又对当时的教育事业有着怎样的影响呢?《实业晋商刘笃敬》系列节目第四集 《嘉惠儒材》,为您讲述。

这一讲,我要给大家讲讲刘笃敬在教育、文化方面所做出的贡献。1909年山西成立了咨议局,这是西方现代民主政治在我省的第一次实践。这个咨议局虽然没有什么现实作用,但是对山西省政治产生了深远影响。刘笃敬当时是出任了副议长。1911年辛亥革命后,山西成立了议会,刘笃敬又当选为副议长。我们虽然不知道刘笃敬在早期革命中的所作所为,但是如果在革命党中没有一定的影响,那是不可能当选为副议长的,也不可能在同盟会山西支部欢迎孙中山到山西考察时,坐在孙中山的旁边。1916年,时任山西议会副议长的刘笃敬告老还乡,这一年他68岁。还乡后的刘笃敬,仍然心系民族兴衰,他把余生之力投入到了家乡的教育事业上,又走上了教育救国之路。他以全新的教育观念对创办于清中期的刘家书院进行彻底改造,兴办了闻名三晋的寄宿制南高私立高级小学,受到当时山西省教育厅“嘉惠儒材”嘉奖,表彰他对教育事业所做出的贡献。我们前边说过,刘家一向非常重视教育。刘笃敬创办南高私立高级小学是对家风的延续。与前辈不同的是,刘笃敬有着更为高尚的办学主旨和更为宏大的胸襟气魄。当时,学校有一首校歌,歌词是这样写的:“吾晋不乏富翁,仗义首推刘君,私立学校广招生,省县界无分。愧煞那争权争利人,名利双失一场空。眼光要丰!气量要宏!今日世界竟存,须与欧美人相争!我辈当自发奋,莫辜负刘君苦心!”刘笃敬的办学宗旨和大家对他的评价在歌词里面说得很清楚。

在政界和商界打拼了多半生的刘笃敬,在告老还乡后他依然心系民族的兴衰,投身于家乡的教育事业。他亲手兴办的这所寄宿制南高私立高级小学不仅有着全新的教育理念,而且还具有相当的规模和档次。

我们先来看看学校建得如何。学校门是西式的,门边有一副石刻对联,上联是“勿坠薪传教宜分孔耶”,下联是“欲开知识学必统中西”。这副对联也是刘笃敬“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思想的直接体现。校内建有西式两层教学楼一幢,为高级班两个教室,另外还有中西式混合建筑大厅一幢,为初级班一个教室。学生吃饭和住宿的地方,分为南北两院,大大小小15个房间。另有礼堂院一个,为中式方形四面檐廊台榭式建筑,北边的正房是开会用的,东西厢房是供教职员办公住宿之用。礼堂院内的空间挺大,中间建了一个大鱼池,上边有砖石拱桥,四周有花草树木。院内景观虽然不多,但是颇有韵味,特别是春夏季节,花草争艳,树木争绿,五颜六色,郁郁葱葱,让人赏心悦目。在礼堂院的南侧,还建造了一个石柱伞顶结构的“爱山亭”。亭内南墙之上镶有三米高、两米宽的石碑一方,上面铭刻的是明代大书法家董其昌在担任礼部尚书时所书的《昼锦堂记》。这块碑是阴刻,书法端重,气势宏大,是现在国内董其昌书法最大的一块石刻。《昼锦堂记》大家都知道,是宋代大文学家欧阳修为魏国公韩琦在后园建“昼锦堂”写的一篇颂文。文章说,一个人如果功成名就,就快意于感恩报仇,夸耀名誉地位,那是令人菲薄的;而应把功劳和人们的夸耀作为对自身的激励和警醒。

由于各种原因,刘笃敬当时所建的这所小学的原貌已经无法再现,但从现存的校址来看当时的建筑格局依然清晰可见。特别是礼堂院南侧的“爱山亭”,它历经风雨却依然挡不住昔日的典雅别致。而关于亭内那块石碑的来历,刘家还有这样一个传说。

关于这块碑,还有个传说,说是在刘体正这一代,刘家的少爷要娶师庄尉家的小姐,就派了媒人去说媒,但是人家尉家说了,钱咱们两家都有,但是你们家没有文化品位,我们家有郑板桥教过书,并且有他的书法墨宝“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你们家有吗?刘家脸上挂不住,就花重金买来了董其昌的书法巨作《昼锦堂记》。董其昌的书法在清代那可了不得,康熙皇帝最喜欢董其昌的书法,并且提倡考秀才、考举人、考进士都用董其昌的字体,也就是清代的馆阁体。这样刘家才与尉家结了亲。不过传说的可信度是有限的,南高人,在南高小学上过学的原兰州军区副政委李宝祥将军,专门考证过这块碑的来历,说是刘笃敬建碑的可能性最大。不管是刘家谁手里立的这块碑,目的是一样的,就是要激励后辈好好学习,将来以便“荣归故里”,同时警醒刘家人要树立正确的富贵观,不要有钱有地位了,就小人得志,骄奢淫逸。在碑的前面立有四根石柱,刻有两副孩童体草书对联,一副为“看公语”:上联是“拙之一字免了无千罪过”,下联是“闲之一字讨了无万便宜”;另一副为陈眉公句:上联是“当为天下必不可少之人”,下联是“莫作天下必不可常之事”。这两副对联都好懂,意思就是说要做正经人,干正经事,胸怀宽阔,轻松处世。四根石柱上承五根横梁,升斗叠涩,辅作严谨,重檐简瓦,构成半圆形穹窿顶。这座“爱山亭”以及董其昌《昼锦堂记》碑刻、碑前的四根柱子,现在就在南高小学的南墙根上,保存基本完好。

不管这块石碑出于刘家何人之手,它作为目前国内董其昌书法最大的一块石刻,无疑是刘家留给后人的一件珍贵文物。而在这所私立小学,除了这些古朴典雅的建筑外,刘笃敬还制定了一系列严格而又充满仁德的规章制度。

另外,校内还建有校长院、饭厅、茶炉房以及占地数亩的大操场。纵观学校的整体建筑,呈中西结合风格,既有古典之美,又具现代气象,既有优美风景,又富有人文气息,既有和谐之韵,又含勃勃生机。学校为初、高两级小学,凡新生入学须在初级班预习半年,方可入高级班。学校开设有国文、经学、英文、算术、史学、国画、艺论、修身、体育等课程,备有风琴、哑铃、跳高栏、跳远沙池、军乐器等教具。任课教师如举人王尔籁、拔贡高某、禀生师某、保定军校毕业生贾怀义等,都是本地名流。学校还制定了一系列的规章制度,对师生进行严格管理。如规定每晚九时半学生必须回宿舍按时休息,老师要“查号子”点名;学生出入学校,必须向监学请销假。对差劲的老师,学校则毫不客气予以撤换。传言一貌不惊人身有残疾的学生,曾在课堂之上问老师华盛顿是何许人士。老师无以对答,该生便当堂向他讲述一番,老师甚感扫兴,就打了学生一教杆。事后,校方立即将老师辞退。在南高私立小学就学的学生,享受着非常优厚的待遇。凡通过考试就学之人,月缴一斗粮食即可,其余如书费、校服费、住宿费及斋室灯油、取暖柴炭等,皆由刘家一应负担。一时,全县子弟都争着竞考南高私立小学,以上此学校为荣。一流的设施,一流的师资,一流的生源,一流的管理,自然成就了一流的学绩。其毕业生升学者大都一试即中,有的还跳级考入专科学校。从1916年刘笃敬创办学校至1935年改为县立第四高小,共有12个班400多人毕业。原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全国政协副主席任建新,原陆军14军政委、贵州省军区政委原增禄等知名人士曾就读于此。任建新和原增禄都不是南高本村人,都是南高小学所收录的外地学生。从这里走出去的刘家后人,在解放前就有大学生、留学生二十多人,比较有名的如著名画家刘锡永、水利专家刘锡田,还有刘锡嘏老先生,国学功底非常深厚,给熊十力、马一浮当了多年的助手。

一流的设施,一流的师资,一流的生源,一流的管理,自然成就了一流的学绩,而这便让刘笃敬兴办的这所高级小学闻名三晋。然而刘笃敬在教育方面所做的贡献不仅仅是创办这所小学,他还大力资助山西省的其他教育机构。

事实上,刘笃敬早就倾心于教育事业,尤其关心西学,曾大力资助过山西大学堂。宣统三年(1911年)八月,山西大学堂庆祝西学专斋和中学专斋合并时,就邀请刘笃敬撰写了《山西大学堂设立西学专斋始末记》和《山西大学堂西学专斋教职员题名碑》,由校方刻碑于山西大学堂主楼一层进门处两侧墙壁上,同时制作了两块银版(110×121cm),交由西斋总教习苏慧廉带到英国赠送给西学专斋创始人李提摩太先生。宣统元年,他还捐助成立了太原女子学校,当时的《晋阳公报》曾给予报道。陶富海先生手头就有这张报纸,我们来看看当时是怎么报道的。宣统元年六月十六日(1909年8月3日)的《晋阳公报》第四版刊登了这则消息,标题是《京卿维持女学》,内容是这样写的:本省富绅刘筱渠京卿笃敬,于地方一切公益均捐有巨资,其对于省垣女学曾助开办经费三百元。近闻该堂款缺,京卿云:诸君只须认真办理,款项之缺,弟当勉为筹划。当即加捐银二百两。日昨已饬该堂照数收拨,以应急需云。省垣女学就是成立于1907年的太原私立光华女子学校,是太原的第一所女子学校,也是现在的太原五一路小学的前身。五一路小学号称百年老校,就由此得名。当时学校创办后,经费十分紧张,校长孟步云先生为了筹措经费,往返奔走,舌焦唇干,还遭到了许多官绅的嘲笑。当他找到刘笃敬的时候,刘笃敬当即表态,学校你好好办,费用我来出,第二天就拨过去二百两银子,女学才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从这则消息上,我们可以得到这样几个方面的信息:一是刘笃敬一向热心公益事业,报纸上说他“于地方一切公益均捐有巨资”;二是刘笃敬十分支持开办女子学校,说明他是个开明绅士;三是刘笃敬这个人,性格直爽,办事很痛快,大家看他对校长孟步云怎么说的,“诸君只须认真办理,款项之缺,弟当勉为筹划”,并且当即又拿了二百两银子。

在民族工商业极度衰微的局势下,刘笃敬大胆投资、力挽狂澜,由此成为现代民族工商业和山西近代史上兴办实业的先驱。而如今,他又热衷于祖国的教育和公益事业,为民族的崛起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他会经商、会办学,而且还会一手漂亮的书法。

在文化方面,刘笃敬堪称是一位教育家,同时,他也是一位书法家。刘笃敬的书法也是有家传的。你别看刘体正、刘向经没有考过功名,可是他们的字写得非常漂亮。进士孙成基说刘体正“法帖必尊二王”,我们前边说过的古城镇“川心店”的石匾就是他写的,上面的楷书端端正正,行书苍劲有力。刘向经的书法也很好,光绪老师林天龄说他“素工书法”。刘笃敬的弟弟刘笃恭是善写行书。和他们相比,刘笃敬的书法写得更好。他的字是先宗颜柳,后师褚遂良,笔力苍劲,既有章法,又很脱俗。其书法作品,在他做京官的时候就很有名,可谓闻名京都。民国期间曾任故宫博物院秘书的著名书画篆刻家、书画鉴赏家吴景洲就曾经收藏过刘笃敬的书法作品,并于1958年捐献给了故宫博物馆。同一批捐献的还有文征明、董其昌、恽寿平、郑板桥、翁方纲等大师级人物的书画作品100多件,可见刘笃敬书法在吴景洲先生心目中的分量。1995年故宫博物院编辑出版的《吴景洲捐献文物图集》中登录这件作品。刘笃敬的书法作品在省内的评价更是多有称道。现在存放于太原侯家巷师范专科学校西院内的《山西大学堂设立西学专斋始末记》和《山西大学堂西学专斋教职员题名碑》以及山西工会成立时门口牌匾的“山西工会”四个大字、山西省议会成立时的石刻“达与情”,均是他的作品。由于刘笃敬是一个著名的大财主,在革命时期包括解放后的很长时间内,都被说成是当地剥削阶级的代表,身份特殊,所以他的书法作品大都被损毁,存世的很少。据说他晚年所书条幅、对联在北京民间有一些收藏。1993年,书画大师也是刘笃敬晚辈亲戚的董寿平曾发现其作品。我在网上见过他写的一副行书对联,是写给同盟会会员王化南的,内容是“名美欣得闻过友,寸高不废等身书”,写得非常潇洒。丁村博物馆也收藏了刘笃敬的一副行书对联,内容是“一片花影云拖地,半夜书声月在天”,这幅对联被定的是二级文物。《襄汾县志》里边记载了他的一副楷书作品,写得那是非常工整,可见其深厚的传统书法功夫。

刘笃敬特殊的身份使得他的作品在民间几乎绝迹,然而当真正看到他的作品时我们不由得感叹,这样的大手笔竟出自一位商界巨擘简直令人叹服。与此同时,刘笃敬还是一个珍爱古玩的收藏家。

刘笃敬不仅是一个书法家,还喜爱各种古玩,尤其喜爱字画,家藏珍玩无数。但凡碰见喜欢的东西,都是不惜重金收购。我们前边说过,董其昌的《昼锦堂记》可能就是他花重金买来的。刘笃敬对古玩也有研究,曾经著有《金石录》,可惜已失传。解放后,刘家房屋充公分与农户,很多人都从刘家宅屋顶棚上取下成捆成捆的字画,但无人珍惜,均当废物处理。还有一件事能说明刘笃敬对书画的喜爱。被称为太平县“三百年来之第一画家”的本县画家李轶如,曾经被刘笃敬聘请到家里,管吃管喝,经常与他一起研习书画。刘笃敬去北京做官时,把他请到北京呆了十来年。后来在太原任职时,又把他请到太原住了两年。目的就是要让李轶如陪他一起研习书画。刘笃敬还十分热心家乡的文化事业,他是光绪八年版《太平县志》的主编之一。这一讲里,我们又看到了一个作为教育家和书画家,具有相当的文化层次的刘笃敬。这一点,是我们现在的绝大多数企业家所不具备的。教育和文化都是关系民族发展的长远大计,都是体现一个人档次的事情。我们的企业家发展经济的同时,一定要多关注我们的教育、文化事业,如果有条件的话,还应该想办法提高自己的文化素质,做一个像刘笃敬那样的“儒商”。 下一讲,我们主要谈谈刘笃敬以及南高刘家的为人处世之道,特别是他的财富观念。

刘笃敬他以一个企业家、教育家和书画家的身份向我们揭示了一代富商的人生历程,在他家资千万之时他选择了实业救国,而在他告老还乡后他又选择了教育救国,可以说他的这种人生境界和爱国情怀绝不是一般富商所能相比的。那么,面对人生低谷,面对巨额财富,刘笃敬和刘家又会是怎样一种财富观呢?《实业晋商刘笃敬》系列节目第五集 《财富聚散》,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