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山西娃娃”老红军一一王东平轶事

 

“山西娃娃”老红军

一一王东平轶事

郭兆宁

 

1936年岁末, 国际友人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 在陕北革命根据地采访时, 为一位年仅12岁身着军装仪态英俊而天真的小红军“山西娃娃” 拍摄了一张照片, 并刊登在斯诺名著《西行漫记》一书中, 还记述了一段文字:“他的绰号叫'山西娃娃'。 我问他为什么当红军, 他说红军替穷人打仗, 红军是抗日的队伍, 所以我要当红军。” 但文中没有记述这位山西籍小红军的具体籍贯和姓名。《山西政协报》于1987年5月9日以《'山西娃娃'今在何处》为题载文 (并附登'山西娃娃'的照片), 寻访这位小红军的踪迹和晚年安置情况。 之后,在社会有关部门关心支持下, 终于找到了“山西娃娃”的下落, 他就是安置在襄汾县城区居住的老红军、老干部王东平同志。

王东平同志, 原名王月, 乳名月娃子, 1924年生于洪洞县 北官庄村。 幼时家境贫穷, 父母亲早逝。 为了糊口, 月娃子10岁上就到洪洞县城一家作坊当童工, 每天从早到晚干着难以承受的杂务活, 挨打受气, 吃不饱穿不暖, 过着苦难的日子。

1936年春, 中国工农红军东征抗日, 来到了洪洞一带, 发动群众, 反奸除霸, 宣传抗日主张, 解救穷人苦难。 王东平听到这些好消息, 他悄悄地逃出县城, 回到北官庄村, 找到了红军。 开始时他给红军送信、带路, 接着他硬缠着给红军的王连长当了小通信员。这年, 他才12岁, 光荣地当上了红军小战士。

入伍不久, 随红军战略转移, 回师陕北, 离开了家乡洪洞。 在行军中, 起先他的任务是保管和随带邓华首长交给他的“干粮袋”(实际是装的军需银元), 不论是爬山涉水, 那个袋子从不离身, 夜行军或宿营时, 他就用绳子把袋子绑在自己身上,  一直把袋子安全地带到了陕北根据地。

王东平随红军到了陕北保安后,被选调到内务警卫连, 先后给杨尚昆、何长工、滕代远等当过勤务员。 他那时说话操着满口娃娃腔的山西口音, 因此, 很长的时间首长都亲切地唤他“山西娃娃”。

更使王东平难忘的, 他有幸经常能见到毛主席、周副主席。 有一天, 毛主席还赠送他一张照片, 并指着照片上的人说:“这是您阿姨贺子珍,这是毛岸英·...”。 毛主席还在照片背面签了名。他当时高兴地拍手跳了起来。 对那张珍贵的照片,他如获至宝, 随身保存了几十年。最令他遗憾和难过的是在文化大革命中,照片在“造反派”抄家时丢失了。

在陕北住了一段后, 首长交给了王东平一项特殊任务, 让他负责照护美国记者斯诺先生的生活起居。 周副主席郑重地嘱咐他:“小鬼,斯诺先生是外国记者, 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你一定要好好照护他!" 开始时,他俩说话互相听不懂, 只好打手势比划, 但双方都能理解, 感情也很好。斯诺的个子高,床板短,睡觉时只能屈着腿将就。王东平就想法在床头又接了一截木板, 斯诺睡觉时舒服地说了几遍“OK! 谢谢!”。他俩成了忘年交的异国朋友。 后来, 斯诺将要离开陕北时, 拉着“山西娃娃”的手亲切地说:“我给你拍张留念照片吧!” 王东平高兴地整了整军装, 扎好了武装带, 笑嘻嘻地把头一歪。 只听见“卡嚓”一声,相就照好了一一这就是本文开头所说的那张照片。后来, 何长工首长亲笔签名赠送给王东平一本《西行漫记》, 他看了书后才知道斯诺先生把那张照片刊印到这本书中了, 并且在书中还叙述了《山西娃娃》的简况。

王东平同志, 1938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9年又被推荐到“抗大学习”。学习结束后,他随八路军一二九师东进抗日,转战华北战场, 担任某部警卫连连长等职。先后参加过神头岭战斗、上党战役、临汾战役, 曾三次负伤. 一九四八年下半年, 他转业到地方工作, 曾任襄陵(今襄汾)县公安局副局长、区长等职。 晚年离休后, 享受厅级待遇, 安置在襄汾城区居住, 此时, 他还受聘当了校外辅导员, 关心青少年下一代的成长, 进行革命传统教育。

1988年6月, 老首长何长工逝世后, 他应邀赴京参加何老的遗体告别追悼会。 会后, 时任国家主席的杨尚昆同志在国防部第二招待所接见并勉励了他。

王东平同志, 于1999年10月15日病故于襄汾县, 享年75岁。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