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明探源>>正文内容

良渚玉版书面世意义之我见

编者注:

  《中华探源》(2015三秦出版社)一书作者李侃良先生,就良渚玉版书面世的解读文章颇有新意,十分清晰地阐释了中原文明与江南良渚文明之间原本同源一体的发展脉络和相互关系,现特转发关心中华文明探源之诸位好友、学者以分享研讨。

                                    

 

 

良渚玉版书面世意义之我见

——李侃良

 

   厦门一民间收藏之良渚玉版书的面世,使考古界的学者们惊喜万分,也使我们坚持寻根探源的民间草根深感振奋。

   长期以来,由于西方将有无文字作为文明起源的硬性标准,使得在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历史文明不曾中断的中国,却位列末位。

   于是,最初便有人喊出“中国东周之前无历史”,将中华历史文明的上限定在了有文字记载的公元前之841年。后来殷墟甲骨文大量出土,我们的疑古派专家们才不得不认定,中华历史文明不会超过3600年,而对于此前关于三皇五帝甚至夏朝的口头传说,他们认为只是并不存在的“神话”。

   其实,殷墟甲骨文已经是十分成熟的文字了,它决不可能是在一夜之间诞生的,一定有一个此前形成和使用的过程。现在,比殷墟甲骨文还要早一千多年的良渚玉版书出世了,而且这一玉版文字也已成熟到与殷墟甲骨文几乎同体。这就不仅进一步证明了比此更早千年的黄帝时代仓颉造字之传说的真实性,更证明了比此稍晚而以文字记载三皇五帝传说的《山海经》与记载从尧帝起当代史料的《尚书》之真实性。此前有人认为《山海经》与《尚书》是战国时代人所写,理由是尧舜禹时代尚无文字,故无可能。

    传承有序的中华历史文明,是由尚无文字时代的口头传说与文字诞生后的史料记载两部分组成的。玉版书成熟文字的面世,使未曾中断的中华历史文明得以实证,也使那些疑古派的胡言乱语得以廓清,其意义非凡。

 

   其实,玉版书之意义还不仅仅局限于它是最早成熟文字的实物载体,更是体现于它所载文字的内容上,体现于它作为前《尚书》其所记亲身之历史,竟与《山海经》所追记之此段历史完全吻合。让我们先将其古文字注释如下,看其到底说了些什么:

 

教儿木从非凡子,

万昆同心山化缘。

自黄帝古今五千,

神州邑二()妝邛。

東炯先行成射好,

各子好蒲多获益。

名宿高年多益寿,

攻门燕今天弧辛。

凤邑大登三千日,

汝暮成出歹人少。

强千人协力国盛,

郁水回边月初妆。

百姓讴二美庄園,

由北追下获利多。

名汰管师终有成,

吉人妣廪取纳祥。

六()山眾封益享,

()()寿八百禾少。

 

   此玉版书为墨玉质,是一套墨玉质扁锺之大型礼器的铭文,共18行,每行7字,计126字。其中有4字无法释读,但已不影响对全文之理解。总括起来所传递信息有以下四点:

 

一、关于黄帝族的历史记载。

   黄帝族起源于何时,玉版明确地说:自黃帝古今五千(年)”。我们平常总说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而“上”五千年的出处应就来自这时先民的常识。由于这里说的是黄帝族的“古今”,故黄帝族的起源至少要从生他的少典伏羲算起。考古出土的距今8000多年之石摆龙,是已处于伏羲时代兴盛期的图腾物,而伏羲父系诞生于距今9000多年,应该是相对准确的。

   此文只单提黃帝而不见其他古帝,是因为以此铭文记述自族际遇的作者,正是黄帝族的后裔。

   他的母族是文中所载之“吉人妣”,吉人之“吉”正是黄帝之“姬”姓所衍生。他的父族是文中所载之“辛”,为帝喾高辛氏,他是黄帝的儿子玄嚣之孙。

 

二、关于所历重大历史事件的记载。

   玉版载:“东炯先行成射好,各子好蒲多获益”,说的究竞是什么?原来我们认为“羿射十日”只是一个神话,经以上具体表述方才明白,在帝喾时代的末期,北方的大旱之灾先从东夷太昊族(东炯)发生,于是“十日”的众族,群龙无首地涌向西边的帝喾之地,受到尧与羿族的抵挡。于是调转方向,最早来到多雨的南方才安下身来。而此后的大旱蔓延到了整个北方,北方各族也在自己的首领(各子)带领下,相继来到南方江汉,找到了新的生存空间以渡过难关。这也便是后面“由北追下莸利多”一句,概括而所要表达的。

   这一中华史前因大旱而由北自南的民族大迁徒,是一个大的历史事件。时间点应在帝喾时代之结束,代之以龙山文化起点的距今4600年。而南方相应的也是在这个时间点上,由石家河文化取代了屈家岭文化。此后石家河文化以及它此前已形成的南方政治中心良渚文化,其所出土的大量北方龙山文化实物;东夷族及帝喾族皆与南方祝融族同婚,所生之“陸终六姓”;南方直到商周之时还存在的“百蒲”之族;还有重黎及廪君虎族进入巴地,蚕丛、魚凫、及杜宇望帝、开明帝入蜀立国等,都应是这一民族大迁徒大融合的后续发展之结果。过去许多历史谜团无法破解,当与对这一历史大事件的认知缺失有关。

 

三、关于南北家園的记载。

   当我们知道了此文所述之大的历史背景,是由北而南的民族大迁徒大融合,便对“百姓讴二美庄園”之所指了然于胸。原来“二美庄園”就是自巳民族先后休养生息的南北之故園。

   文中的“神州邑二()妝工”,其“工”原文由工与囗组成(口代表地域,工是为地名),实为《山海经》所载“玄嚣降处江地”之“江”(亦读为工)。《古今地名考》云: “安阳,古之江地也”。在黄河北流入海所经的安阳“江地”两边,东为泰山之下以曲阜为中心的“东昆仑之墟”,西为华山之下以晋南为中心的“西昆仑之墟”。这里不仅是华胥女娲与父系伏羲诞生肇族之地,更是后世炎帝、黃帝、东夷太昊之族,生存繁衍并不断融合的中心地域。

   如果以上所说为北方故地之邑,那么“攻门燕今天弧辛”说的就是南迁故园之邑了。这里出现了“燕”与“辛”两个名子,我们前边已知“辛”就是高辛氏帝喾之族。而“燕”古称玄乌,《诗经》有云“天生玄乌,降而生商”,看来他是商人之祖“契”的父族。如果你看了商代青铜及玉质礼器上,遍布的实为牛首的兽面纹(饕餮)图腾,就会知道商族所祀之玄乌与牛之“双图腾”的祖宗,唯一的选项便只有蚩尤了。

   与商代礼器上完全相同的牛首兽面纹,亦出土于比其更早的南地良渚遗址中。过去我一直怀疑良渚文化的主人(王者)应是蚩尤,但只有单图腾无法确证。今天,良渚文化出土的扁鐘礼器铭文中,终于出现了“燕”字,这一千古之谜便由此得解。

   当我们知道了这里的“燕”就是蚩尤,凡熟悉《山海经》者,便对铭文中“攻门燕”的称谓不难理解了。因为蚩尤曾率领炎帝族攻入北地涿鹿,大战轩辕黄帝,战败后逃亡江汉祝融之地。而且,后来又因颛顼帝镇压居于江地之共工,遂率领南方三苗(重黎)攻打“天子”颛顼,结果被黄帝族的颛顼率领帝喾之师,赶到了更远的南地。

   正是因为这场战争,在距今5300年的时间点上,不仅北方宣告仰韶庙底沟文化的终结,南方也宣告了屈家岭文化与良渚文化的崛起。如果你了解到至今南方的三苗众族仍将蚩尤当其共祖,也就会知道上古之蚩尤比之祝融,所在南方后期的领袖地位变化了。

   玉版铭文为了表明“辛”人今南迁的家園,就是他们父族曾与之作战的蚩尤天下,却仅用“攻门燕今天弧辛”一句,将如此长久而复杂的历史关系悉数道尽,其对祖宗各族心口相传的历史如此烂熟于心,令今人惊叹而自愧。

 

四、关于所处时代的记载。

   此铭文开头出现的“非凡子”一词十分眼生,专家释之为“天子”之意,我半信半疑。因为“天子”一词在上古之时,不是谁都可以乱用的。此前也只有黄帝并只在其实现了“大天下”那个时间段才配使用。但当我看到“凤邑大登三千日”一句时,才知其解释是准确的。

   中华民族有三大图腾: “华”(花)图腾是华胥女娲时代所造,代表族之“华(花)源”。“龙”图腾为伏羲时代所造,代表族之“龙脉”。“凤”图腾为黄帝“天子”所造,代表“大天下”之国魂。可见“凤邑”与“天子”一样,都是天下一家时代才能称的专用词。

   其实在天下大旱南北民族大迁徒大融合之后,是帝尧看到了此前夏夷之分的危害,又像当年的轩辕黄帝一样,领导夏夷各邦实现了第二次大联合的“大天下”,于是“万民皆喜,置尧以为天子”(见《淮南子》)。

   明白了这些,再来看“凤邑大登三千日”,就不仅告诉了我们玉版铭文所处的正是帝尧“大天下”之时代,而且具体到是在帝尧“大登”“天子”位的十年(三千日)之际。

   黄帝“大天下”究竟是个什么样,我们只能从“黄帝华胥梦”的传说中去领略。对于帝尧“大天下”究竟是什么样,我们却从远在南疆的良渚之邦极富情感的对时代与家国的赞颂中,真切地看到了:   “教儿木从非凡子,万昆同心山化缘”。“凤邑大登三千日”,“百姓讴二美庄园”。“名宿高年多益寿”,“吉人妣廪取吉祥”。“强千人協力国盛,()水回边月初妆”。“六()山众封益享,()()寿八百禾少”。

 

祖述尧舜的儒家孔子,把这一“天下为公,社会大同”的大时代,作为他一生追求的大目标。处于“大道既隱,天下为私”之乱世的孔子,临终前仍念念不忘地慨叹道:“凤鸟不至,吾已矣夫”!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玉版铭文将这一“大天下”的“大同”时代,真切的告诉了我们。我们要象孔子那样,一代接一代的去追求。

 

   传承至今的远古史,是活在今人心中的民族魂。为了击碎疑古派虚无民族历史的挑战,中华探源赋于自己的重要使命,是对上古之传说给予物的实证。然而百年来考古所发掘的达百余万年来的遗址遗物,不可能自己开口说话,告诉你它的主人是谁,结果造成虽本为一体的有序地下历史遗存与有序中华历史传说,却难以无缝对接。

   良渚玉版书面世的消息不久前在社交媒体上发表,我见到它的真容照片也仅有十多日。实物不会说话,实物上的珍贵文字却是会说话的。当我用当年王国维将甲骨文上列祖列宗的名字与典籍所载加以对接的“双重证据法”,尝试对此良渚玉版书给予解读时,我震撼了。情感驱使,遂仓促成文以表愚见,目的在于广而告之,抛砖以引玉。企盼能够对此玉版书在更大范围更高层面,开展更深入的研究与探讨。

    证史释史,护根铸魂,是中华民族必须打赢的文化救亡之战。不能输,也输不起。

   良渚玉版书的面世,与民间当年出售甲骨文于京城药房一样,将会成为一个标志性文化事件,并促使我们的上古历史文明研究实现新的突破。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