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书画·戏剧·文坛>> 文坛>>正文内容

工作经验

工作经验(小说)

 

崔泽波

 

招聘广告发出足足一个星期了,只有一个青年来应聘,而且他学的并不是设计专业,而是搞美术的。不要吧,连一个报名的人都没有,留下吧,这美术和设计根本不是一码事。这可把经理刘世忠着急坏了,早上刚上班就把办公室主任白景林狠狠地训斥了一顿。

“你是怎么当办公室主任的?咱们公司不大不需要专门设人力资源部门,你办公室就全管了。”刘世忠把手中多半截烟扔在地上狠狠地说,“都这么长时间了,自从小王走了连个设计人员都招聘不到,好几家都送来广告样品让制作。”

白景林也不敢落座,虽然房间里开着空调,他还是满头大汗,也只好站着任凭经理啰嗦。

其实,作为公司的办公室主任,白景林心里最清楚,说是个公司,不过是他刘世忠私人办的个制作广告的摊子,满共不到十个人,只有一个搞设计的,其余都是外出安装的劳力工。不管摊子大小,设计那可是广告制作的核心岗位。前二年随便招聘个设计人员很不费劲,即便是不招聘也不断有人来咨询。当前却今非昔比,有不少毕业回来的学生除了报考国家正式单位,对私人公司失去信心。

“经理,这报名是人家个人的事,你说我能不着急?”白景林话语不硬不软地辩解着。

刘世忠在房间里转了几圈说:“景林啊,你能不能先让你妹妹来给咱们搞几天设计,要不眼下这业务就由其他公司干了,招聘下人后她可以走?给你三天时间必须招聘到设计人员!”

“我妹妹?”白景林木然地看着刘世忠。

第二天正好是白景林母亲的生日,妹妹白景梅也回来了。白景林知道他妹妹不会来他们公司帮忙的,可是一时半会找不到人,只好喝点酒壮壮胆探探妹妹的口气。

白景梅却说:“哥呀,你们公司招聘不到设计人员那很正常。”

 “啊?你说什么?”白景林听妹妹这么说真是有些不解便说,“你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到我们公司搞几天设计,这是经理说的。”

“哈哈”,白景梅笑得几乎向后仰倒,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哥呀,你们公司的刘经理除了寻花问柳还会干什么?他办公司挣点钱都养了情人,这次不是要到外地去吗?”

白景林越发对妹妹不解地问:“你怎么啥都知道?”

白景梅又笑了起来说:“告诉你吧,刘世忠的情人和我在一起上班,她呀,啥都不瞒我。”

白景林说:“我管不了人家私生活,这和招聘有什么关系呢?”

“你们经理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我还不知道?竟敢打‘老娘’的主意!”白景梅说,“哥,你几个月了没领工资了?”   

白景林说:“这和工资有什么关系?”

白景梅:“刘世忠有俩钱都给了情人,不给员工发工资,你有体会吧?”

白景林酒醒了许多说:“我只知道公司困难我还有三个月工资没领。”

“这都不是主要的。”白景梅说,“你们招聘启事太缺德,能招到人吗?”

白景林更惊讶了,他瞪大眼睛问:“缺德?我头一次听到这个词。这是我拟的内容,跟平常招聘启事没有区别呀!”

“气质佳,形象好,这是什么词?谁敢报名?录不上社会上、同事之间就会说她形象不好,你们是招设计人员还是招演员,应该是给刘世忠选美吧!”白景梅十分认真地说,“形象、气质你们内部掌握么,行留下,不行让她等候通知不就完啦!” 

白景林恍然大悟,猛拍后脑门对妹妹说:“还是妹妹社会经验多,我怎么没想到呢?”

白景梅哈哈大笑道:“这还不是关键的呢?”

白景林眼睛瞪得更大了,诧异地问:“还有?啥呀?”

“工作经验,这是最关键的一条。”白景梅严肃地说,“学校刚毕业的哪来什么工作经验?有工作经验的都在单位工作,你们不觉得把人家单位正在工作 ‘有经验’ 的技术人员聘到你公司,道德吗!这叫不正当竞争,懂吗?”

“可这也是啊!”白景林怎么觉得自己没有妹妹对这个问题看得透,没人来公司报名应聘的原因原来是这么回事。

“哥。”白景梅看着呆了似的白景林故意说道,“你在刘世忠公司也干了好几年了,也有了工作经验了。那能不能到我们公司工作呢?我们公司也需要个忠心耿耿的办公室主任?”

“妹啊,啥也别说了。怪不得搞设计的小王姑娘连欠下的工资都不要了,非要离开!”白景林陷入了沉思,他考虑三天后怎么和经理刘世忠交代呢!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